首页>行情>

一次又一次有力的冲刺 粗大浓稠硕大噗嗤噗嗤H

发布时间:2022-08-26 11:07 已有: 位 网友关注

但很可惜,叶玄接都懒得接。

直接挂断了。

……

“武无敌,你们是怎么做事的?那套房子,是李茹一六年才买下的,在此之前,房主是什么人?那才是我要找的人!”

此时的叶玄,正隔着电话,劈头盖脸地训斥着自己的下属。

“战神大人,是我们疏忽了,不过根据最新资料显示,那房子在那两年,连转三手,且都是私下交易的,所以……”

“所以你们查不到?”

“不,您放心,只是要给我们点时间,一定都调查清楚!”

“嗯,但再有任何纰漏,你就给我滚回北域,当个炊事员吧!”

“是!”

叶玄直接挂断了电话,他也没想到,自己手下的人,在战场上叱咤风云,怎么一回城市,竟然搞出这么大的乌龙。

另一边,医院里。

苏小小因为叶玄的针灸,伤情好转许多,苏梦漓眼看女儿好了起来,脸上的笑容也多了起来。

此时,苏小小突然道:“妈妈,我想叶叔叔了,你可以给他打个电话吗?”

苏小小也不知道为何,对于只见了一面的叶叔叔,念念不忘。

苏梦漓听了女儿的话,抚摸着女儿的小脑袋:“小小,叶叔叔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他昨天才来看过你,我们不能老是麻烦别人。”

苏小小有些不情愿,但是她自小和母亲相依为命,年龄虽小,但却很懂事,因此她点头道:“妈妈我知道了。”

正在此时,病房门开了,只见李茹走了进来。

苏梦漓看着李茹,脸色微沉:“你来做什么?”

事情的真相,警方已经通知过苏梦漓了,她已经知道了,是李伟撞了苏小小,李茹还将此事推给别人,意图诬陷叶玄。

对于叶玄,苏梦漓很是感激,但是李家人,呵呵,她怎么可能对他们有好感呢?

而李茹看着苏梦漓,似乎也没有道歉的意思,只是淡淡道:“苏梦漓是吧?你们家的情况,我已经查的一清二楚了,你和你女儿在租房子住。

你女儿马上就要就读幼儿园了,你在一家装修公司做设计,拿着微不足道的工资,你应该很缺钱吧?”

苏梦漓美目看着李茹:“你什么意思?”

李茹取出了叶玄送她的金条,在手中掂量着,道:“我们家不缺钱。你要是同意给我弟弟开具谅解协议书。

你女儿的医药费我们都出了,并且再额外给你一笔补偿。

你要是不同意,哪怕法院判下来的民事赔偿,我们家宁愿当老赖也不会给你一分钱。

到时候,你女儿的医药费,就足以压垮你吧?该怎么选,你比我清楚!”

苏梦漓绝美的脸上流露出愤怒之色:“你在威胁我?”

李茹脸上带着一丝嘲讽,道:“与其说是威胁,不如说是陈述事实,签下这份谅解协议,你能拿到钱,我弟弟也不用坐牢,大家双赢,何乐而不为呢?”

苏梦漓冷声道:“不可能!因为你弟弟,让我女儿受了这么多罪,他要受到应有的惩罚,至于我的经济问题,不用你担心!”

李茹也怒了,她因为叶玄是隐形富豪的事,现在心情非常差。

而眼前的苏梦漓,竟然还这么不识趣。

她顿时没了耐心,直接威胁道:“苏女士,我告诉你,我们家可不是好惹的,秦大少是我现在的男朋友,你要是让我弟弟坐牢,那我们说不定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到时候,你别后悔!”

苏梦漓听了这话,愤怒的指着李茹,道:“混蛋!你们全家都是混蛋,你给我滚!”

李茹嚣张道:“行,咱们走着瞧!”

李茹说了一句狠话,便嚣张地走了。

苏梦漓听了这话,气的胸膛不断起伏着。

她实在没想到,自己竟然会遇到这种蛮不讲理的人。

明明是酒驾伤人还逃逸,本该受到法律的惩罚,李茹这个当姐姐的,没有一句正儿八经的道歉不说,还直接放狠话威胁,简直是太过分了!

李茹离开后不久,病房门再次被推开,来人正是叶玄。

叶玄和李茹离婚后,不知怎么,他第一时间就想到了之前叫自己一声叶叔叔的丫头,苏小小。

这个小姑娘,叶玄也很喜欢,冥冥中感觉和她很投缘。

既然没事儿做,就来看看她吧。

苏梦漓眼中带着敌意,看着叶玄:“你来做什么?”

苏梦漓自然不知道,叶玄和李茹已经离婚,在她看来,两人依然是夫妻。

“我来看看小小,怎么了?”

苏梦漓冷声道:“不必了!你们这是想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好让我签下谅解协议书吗?我告诉你,不可能!谅解协议我不会签,你们的钱,我也一分钱不要!”

叶玄一听,顿时就明白了。

看来李茹应该刚刚找过苏梦漓,而且以李茹的性格,应该还逼迫了苏梦漓!

因此,叶玄解释道:“苏女士,我想你应该误会了,就在不久前,我和李茹离婚了,我跟他们已经没有了任何瓜葛。我今天来,只是想看看小小,完全没别的意思。”

苏梦漓听到叶玄的解释,脸色缓和了不少。

其实,她从叶玄的话中,就能够看出来,叶玄和李茹,完全不是一类人,三观完全不同。

而这时,病床上的小小顿时非常的开心:“叶叔叔,你和那个坏女人离婚了,那你是不是可以和我妈妈结婚啊?叔叔,你当我爸爸好不好?”

苏小小这话一出,苏梦漓绝美的脸上顿时满是尴尬:“小小,你乱说什么?叶先生,不好意思,我女儿乱说的,您别放在心上。”

叶玄看着这一幕,愣了愣,苏梦漓生的极美,身材前凸后翘,一张脸更是堪比那些当红小花旦。

而且,她的气质更是独特,清纯之中带着妩媚,此刻因为女儿的一句话,一脸尴尬和娇羞。

这对男人的杀伤力,简直爆表。

“小小,这种话可不能乱说,你爸爸要是听到了,会很伤心的。”叶玄笑道。

苏小小顿时反驳道:“小小没有爸爸!”苏梦漓脸色微微变了变,忙道:“小小的爸爸去世了。”

“抱歉,是我唐突了。”

苏梦漓摇了摇头:“没事儿,我们已经习惯了。”

随即,病房里安静了下来,气氛似乎有些尴尬。

叶玄转开话题,道:“小小,你身体现在感觉怎样?要不叔叔替你按摩一下吧?”

苏小小开心道:“好啊!”

叶玄看向了苏梦漓,苏梦漓点了点头,她现在对叶玄的医术,还是很信任的。

随即,叶玄来到了苏小小身边,轻柔的帮她按摩了起来。

叶玄的手法高超,主要帮助小姑娘活血化瘀、疏通气血,这能让她身体更快的恢复。

仅仅十多分钟的时间,苏小小的气色,肉眼可见的好了起来。

她整个人都精神多了,说话都听起来中气十足:“妈妈,我好像已经好了,我们回家吧?”

叶玄笑道:“没这么快,我的按摩只是让你精神头更好了,你身上的外伤,还是需要再住院调养两天的。”

苏小小担心道:“可是,住医院要花很多钱的……”

苏梦漓听了女儿的话,感觉心中酸楚,忙道:“小小,不用担心,妈妈有钱,等你病好了再出院,听话!”

叶玄看着这对母女,不由心疼道:“苏女士,我这边有点儿积蓄,要不先拿出来点,帮助你们渡过难关吧?”

苏梦漓立刻摇头道:“不用了,你已经帮了小小很多,我怎么能拿你的钱?”

叶玄见苏梦漓神色坚决,便道:“好吧,如果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尽管开口。”

警察局,李茹来探望自己的弟弟李伟。

李伟忙问道:“姐,怎么样了?他们签下谅解协议书没有?”

李茹语气颇为不满,道:“没有,那个贱女人,软硬不吃。”

李伟听了这话,压低了声音,道:“姐,她们要是不配合,你就去找盛世集团的林总。”

李茹愣了一下:“盛世集团林总?你傻了吧,人家会多看我一眼吗?”

盛世集团,是江城的巨无霸企业,横跨地产、医疗、超市等多个行业,实力雄厚。

李茹和盛世集团,可没有交集。

李伟却道:“姐,总之你听我的就行,林总会帮我的。”

李茹见李伟自信满满的样子,道:“行,那我替你跑一趟。”

当天下午,李茹便去了盛世集团,见到了李伟口中的林总,林哲宇。

林哲宇三十来岁,一身西装,发型整齐,一副成功人士的派头,他坐在老板椅上,打量着李茹。

李茹尊敬道:“林总您好,我是李伟的姐姐,我叫李茹,我弟弟遇到了点麻烦,他说林总您会帮他的。”

林哲宇脸上流露出一丝不悦,道:“让我帮他?我安排的事情,他做好了吗?败事有余的东西!”

李茹顿时畏畏缩缩了起来:“啊?林总,我弟弟……”

林哲宇瞥了眼李茹,淡然道:“滚!回去告诉李伟,管好自己的嘴。不然,你们全家就等死吧。”

李茹被林哲宇的话吓了一跳,慌忙道:“抱歉林总,打扰了。”

李茹说完,便慌忙离开了。

而林哲宇则是打开了电脑,看着电脑上一段视频。

视频之中,李伟开着车,撞向了一对母女,那对母女正是苏梦漓和苏小小。

眼见就要撞上小女孩,但车突然猛刹了一下,而旁边的苏梦漓,更不知怎么爆发出了力量,直接将苏小小抽了回来。

因此,苏小小伤的并不算太重。

林哲宇看完视频,骂道:“真是废物!”

接着,林哲宇关了电脑,离开了集团大厦,前往盛世集团所创办的盛世医院。

盛世医院,特护病房,一个年龄六十来岁的老者躺在病床上,不少的医护人员照顾着老者。

这老者,就是盛世集团的创始人,林盛世。

手腕出众,威严极高。

林哲宇进了病房之后,道:“你们都出去吧,我和我爸单独聊几句。”

病房之中很快清空,老者看着林哲宇,道:“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林哲宇看着林盛世威严的目光,道:“爸,事情搞砸了,我找的那个人不靠谱,仅仅把那个小丫头撞伤住院了。”

林盛世眼中露出了一丝冷厉之色,道:“自己给自己十个耳光,打出血为止!”

林哲宇不敢有任何反抗,他一巴掌接着一巴掌,重重的扇在了自己的脸上,仅仅三四个耳光,便出血了,他却不停手,一直扇够了十个为止。

林盛世看着这一幕,缓缓道:“医生说了,我的身体,再不做移植,坚持不了一个月了,我死了,你是不是很开心?”

林哲宇慌忙道:“爸,哲宇不敢,我只希望您能长命百岁,有您在,盛世集团才能屹立不倒!”

林盛世缓缓道:“既然制造意外不行,那就直接动强吧,把人带到咱们盛世医院,提前安排好心腹,活体取心!”

林哲宇此刻有半张脸都肿了,嘴角还流着血,但仍毕恭毕敬道:“我知道了爸,我尽快安排。”

林盛世在心脏出了问题之后,当即便开始寻找合适的心脏供体,只不过,现在心脏移植手术,供体紧缺,而且还需要进行配型。

林盛世哪怕在江城富可敌国,想要买到一颗适合自己的心脏,也不容易。

因此,林盛世安排下去,对整个盛世集团上下,所有员工进行免费的抽血体检,甚至这些员工的家属,都能进行免费体检。

苏梦漓所在的装修公司,也是盛世集团的附属公司之一,同样安排了免费的体检。

苏梦漓不知道这里的阴谋,她想着自己女儿很少做体检,万一体检出女儿的身体有什么小毛病,也能及时治疗,就带着小小去了。

而这,也给苏小小带来了灾难,心脏移植,需要用血液进行HLA配型,盛世集团进行的这次体检,一部分血液,正常的进行体检。

另一部分血液,则被拿去配型了,苏小小和林盛世配型成功,她的心脏,可以进行移植。

之后,林哲宇便安排了李伟,想着制造一起意外,撞死苏小小,苏小小死后五小时内,都可以作为心脏供体,移植给林盛世,让已经濒死的林盛世拥有一颗健康的心脏,继续活下去。

可惜,李伟虽然坏,但是怂了点儿,关键时刻踩了一下刹车,苏小小也仅仅是轻伤。

林盛世身为盛世集团创始人,手腕极强,为了自己续命,可以说是不择手断。

既然制造意外失败,那就直接暴力强抢,活体移植!随后的两天,叶玄每天都来探望苏小小,对于这个小姑娘,他是发自内心的喜欢,每天都带来丰盛的营养品,还给苏小小进行按摩,调理身体。

苏梦漓有些不好意思,推辞过几次,不过叶玄告诉她,这是给孩子的,自己只是喜欢小小,苏梦漓也就没有过多推辞了。

两天相处下来,叶玄和苏小小越发亲近了,这天,叶玄陪了苏小小一个多小时,准备离开了。

苏梦漓看着叶玄的背影,道:“叶先生,请等一下。”

叶玄回头道:“怎么了?”

苏梦漓道:“小小的身体,已经没什么大碍了,晚点可能就会出院,明天你来,就见不到小小了。”

叶玄听了,内心有些怅然若失,嘴上却道:“是吗?这是好事。”

这时候,苏小小道:“叶叔叔,你给我当干爸好不好?干爸也是爸爸!”

叶玄喜出望外道:“当然可以啊!来,叫声爸爸听听。”

“爸爸!”苏小小脆生生道。

听着这话,叶玄内心有种莫名的血脉悸动之感,好似眼前的小姑娘,真的是自己女儿一样。

他也开心的回应道:“哎,小小真乖!”

苏梦漓看自己女儿这么开心,脸上也露出了笑容:“叶先生,谢谢你,我们留个联系方式吧,以后你要想来看小小,就打个电话。”

此刻三个人在一起,真的很像是一家三口,郎才女貌,小小又那么的可爱……

叶玄存了号码之后,便离开了医院,而苏小小,则是期待道:“妈妈,将来干爸可以像别的小朋友的爸爸一样,和我们一起生活,每天接我放学,送我上学吗?”

苏梦漓听了,伸手摸了摸苏小小的头发,道:“这个恐怕不可以,他以后会有自己的家庭和生活,你就不能老占用干爸的时间了。”

苏小小有些失落道:“好吧!”

很快,苏梦漓开始收拾苏小小的东西,然后带着女儿去办理出院手续。

一切办理完之后,苏梦漓带着女儿离开了医院,然后上了一辆出租车,准备回家。

只是,出租车开了一段后,苏梦漓发现,车子开的方向似乎有些不对,她脸色微变,道:“师傅,您是不是走错路了?麻烦停一下车。”

开车的司机听了苏梦漓的话,直接从副驾驶的位置拿起了一罐喷雾,然后对着苏梦漓的口鼻按了下去。

强烈的麻醉性气体直接喷了苏梦漓一脸,她直接失去了全身的力气,软倒在了后座上。

苏小小担心道:“妈妈,你怎么了?妈妈……”

司机嫌苏小小太吵,同样让苏小小麻醉昏迷了。

出租车开了一段路之后,有一辆黑色的奥迪车过来接引,苏小小被抱到这辆车上。

接着那个相貌猥琐的出租车司机看着苏梦漓,咽了咽口水:“这可真是个尤物啊,老大,要不给我玩玩?”

黑色奥迪车的车主冷声道:“闭嘴!你知不知道我们是在替什么人办事情?按他说的做,不要多生任何事端,否则的话,没有人能救得了你!”

猥琐男听了这话,一脸的不舍,但是,林盛世的威名,实在是太响亮了,得罪了盛世集团,他在江城,绝对是十死无生。

因此,他只能按照放过这块到嘴的肥肉,将苏梦漓从车上抱了下来,然后开车离开。

喷雾麻醉剂是有时效性的,半个多小时后,苏梦漓恢复了意识,她第一句话就是:“小小……小小……”

虽然恢复了意识,但是麻醉剂残留效果,让她浑身无力,她勉强站了起来,举目看着四周,周围,有不少路人在指指点点的,他们还以为苏梦漓是喝醉酒,才躺地上呢,没几个人同情苏梦漓的,都在笑话她。

然而,此刻的苏梦漓顾不得这些,她的女儿小小,失踪了!

她慌忙掏出了手机报警,声嘶力竭道:“警察同志,救命,快救救我女儿!我女儿被人绑架了,对,在一辆出租车上,你们一定要救救我女儿啊……”

苏梦漓在电话里将自己遭遇说了一遍,然后急匆匆赶往警察局。

而也在苏梦漓去警局的路上,叶玄也接到了武无敌打来的电话。

“主上,当初房主的事,我们已经查明了。”

“快说。”叶玄竟有了些紧张。

“她叫苏梦漓,资料和照片都已经发到您的手机……”

“什么?她叫什么?”叶玄失声质问。

“主上,她叫苏梦漓,当初那事之后,苏梦漓便卖掉了房子,并且搬了家。”

“大概十个月之后,苏梦漓的女儿苏小小出生了,而苏梦漓也因为未婚先孕,和家里人闹翻了,一个人,既要照顾孩子,又得赚钱养家,过着非常不容易的单亲妈妈的生活。”

轰!

这些信息,宛若惊雷。

叶玄彻底愣住了。

是她!

而那件事之后,十个月之后,小小出生了?

那岂不是说,自己的干女儿,其实是自己的亲女儿?


[返回]

温馨提示 所有数据信息 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