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行情>

边做边讲荤话H失禁 日本被黑人强伦姧人妻完整版

发布时间:2022-08-26 11:01 已有: 位 网友关注

陶羡鱼怔了一下,似乎没明白他这话的意思。

报仇?跟谁报仇?霍司捷?还是陶家?以她现在这样的境遇,用什么报仇?

“我是被全世界抛弃的人,我死,就是为了不想再被控制……”陶羡鱼说得有气无力。

她现在真的无能为力,就算心中怨恨,却依旧什么都做不了,别说报仇,她现在想逃离这里的可能性都没有。

唐印睨着眼睛看她,唇畔漾开的笑容,脸上的表情带着一股痞痞的邪气。

“看来你还没想明白。陶家做足了准备,才敢用你来顶替,但是,这个世界上,只要存在,必定会留下痕迹,我想,现在陶家也并不安心,毕竟,霍司捷的能力,迟早会查到什么,而这个时候,你若是死了,就真的什么都没了,陶家才会真的安心。”

说着话,他伸出修长的食指,在陶羡鱼脑门上点了点。

“所以,你死了,正好就遂了陶家的心,陶家给了霍家一个解释,霍家也不能再揪着不放,你的死,成全了所有的人,还真是伟大啊!只是,你甘心吗?”

他的话,好像在陶羡鱼心上重重的敲了一下,一下子将她敲醒,震惊的瞪大了眼睛。

她只看到陶家为了让自己替陶羡羡顶罪,做足了准备,却没想到,还有这层深意。

对啊,她死了,就真的抹杀了她的痕迹,这个世界上只有陶羡羡的出现,她闭上了嘴,没有人再管什么双胞胎,事情都依照陶家准备好的剧本发展。

他们之前毁了她的嗓子却没要她的命,是因为要给霍家一个交代,她自杀,对于陶家来说,是求之不得的事情,

不,不甘心!怎么可能甘心!

既然他们不给自己留活路,那大家都不要好好活着了!

想明白了这个点,之前发生的事情在陶羡鱼脑子里翻滚,她双手攥着被角,不自觉的用力,用力到手指关节泛白。

唐印看着她的反应,很满意,弯着腰靠近她的脸,正要说话,却听到医院走廊传来脚步声。

“小野猫,我还会再来看你的,下一次,别再让我看到你这样作践自己!”

话音落,唐印突然低下头,凉唇在她的嘴角贴了过去。

熟悉的味道传来,陶羡鱼浑身一僵,等她反应过来,人已经不见了,只有唇畔留下淡淡的味道。

咔哒——

房门打开,陶羡鱼吓得一激灵,抬起头,就看到霍司捷那萧挺冷肃的身姿站在门口。

他的气场很强,周身散发着一股淡漠冰冷的气势,像一座冰山一样,让陶羡鱼莫名的更加紧张了。

“你醒了?”

冷漠的声音从霍司捷口中飘出。

许是不想看到陶羡鱼现在虚弱苍白的样子,他没有开灯,直接走了过来。

“嗯。”

陶羡鱼动不了,下意识往被子里缩了缩,沙哑的嗓音在半遮掩的被子里,更多几分沉闷。

霍司捷走到病床边上,看她这样畏畏缩缩,下意识拧了拧眉头。

明天有一个早会,这个时间,他本应该睡觉了,可躺在床上一闭上眼睛就是陶羡鱼那张惨白的脸和手腕上深深的一道。

他睡不着,就过来看看,没想到,她醒了。

此刻,他的心情有些复杂,亦或者说,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在意。

是因为宁溪吧?毕竟,陶羡鱼若是真的死了,宁溪接下来的手术没办法进行。

嗯,一定是因为宁溪!

“陶羡羡,我应该警告过你,别再耍花样,但是,昨晚为了救你,用掉了宁溪的备用血。”

他尽量让声音平静,只是靠近看到陶羡鱼那下意识躲避的反应,周身的气场更冷了。

“别忘了你存在的价值,如果你没有任何价值,我不介意再将你送进监狱,那个地方,你去过,知道是什么样的生活。”霍司捷咬牙切齿。

监狱,对于陶羡鱼来说,那就是地狱,生不如死,她这辈子都不想再靠近那个地方。

“对不起三少,是我冲动了,以后这样的事情不会再发生。”

她认错的态度认真诚恳,也很积极,倒是让霍司捷有些诧异。

从医生的诊断来看,陶羡鱼这次自杀,真的是命悬一线,并不是故意演戏,可她现这样一副乖巧听话的样子,又让霍司捷莫名的怀疑了。

霍司捷不知道陶羡鱼又在打什么算盘,只记得她是听到陶家要赔偿两亿之后,表情开始变化的,所以,她是用自己的性命威胁他放过陶家?

想不明白,事情一涉及到这个女人,霍司捷就会有种莫名的混乱,她有两副面孔,分不清楚到底那一个才是真正的她。

“陶羡羡,你到底想做什么?”他目光如炬,死死的盯在陶羡鱼身上。

“我现在想活着。”

陶羡鱼强打着精神对他露出一个笑脸,想了想,又说:“我希望你妹妹能醒过来,到时候,把血还给她。”

那个女孩被陶羡羡害得成了植物人,这件事跟陶羡鱼没有关系的,可是这场自杀,她用了原本给霍宁溪留的血浆,她不想欠别人的,用了人家的血,也要还。

然而,这样的话听在霍司捷耳朵里,却自行多了一层讨好的嫌疑。

他看着陶羡鱼,忍不住冷笑出声:“不要以为这样,我就能放过陶家,这是你欠宁溪的,她最好能醒过来,恢复如常,否则,我会让你,还有陶家,下地狱!”

冰冷的警告在耳畔擦过,陶羡鱼暗自叹一口气,地狱还能有多可怕,她现在不就在地狱里吗?

“你愿意怎样对付陶家,那是你的事情,跟我希望你妹妹醒过来没有任何关系,我现在不想死了,我想好好活着。”

说完,她用能动的那只手将被子往上拽了拽,似乎又想起什么,“上次宴会,我的衣服坏了,是夏知忆把衣服借给我的,宜尚最新款,羽颈的那套,如果可以,你能买一套新的还给她吗?”

她偏着抬头看向霍司捷,她的声音依旧有些虚弱,但能听得出来,她的语气似乎变得轻快,是一种积极的语气。

她没管陶家的赔款,也没有任何其他要求,只是让他还一套礼服?

这一刻,霍司捷的思绪是乱的,他开始怀疑对陶羡鱼的判断。

他相信一个人经历大风大浪之后会有所改变,可她的变化,很明显是不符合常理的。

审视的目光落在陶羡鱼身上,良久,他点点头,冷漠的应了声,“嗯。”

“谢谢。”陶羡鱼强撑着露出一个笑容。

这个笑容,让霍司捷怔了一下,随后收回视线准备出去,可刚一转身,袖口被拽住,他低头,看到陶羡鱼讨好的目光。

“你做什么?”冷漠的声音脱口而出。“我……饿了,能给我点吃的吗?”

陶羡鱼沙哑着声音,有气无力,听起来有些可怜,像个小乞丐一样,拽着霍司捷的袖子。

霍司捷脸上的表情有些僵硬,以他对这个女人的厌恶,明明应该甩开她,可不知怎么,那只手却一直没动。

“好,我让吴妈做好了给你端过来。”

“谢谢!”

陶羡鱼立刻松开了手,心满意足的躺好。

谢谢?

这个词,他还是第一次从她嘴里听到,向来颐指气使的陶羡羡,也会对别人说谢谢?

一会儿功夫,吴妈端来了一碗清粥和两个小菜,和平常一样,里面加了各种补血的东西,带着一股药材的味道。

陶羡鱼不喜欢这浓烈的药材味,可现在也是饿坏了,端起来就喝,很快,一大碗粥和两个菜都吃完了。

除了闻起来药材味道浓烈了些,味道还是很可口的。

“吴妈,谢谢你照顾我。”

陶羡鱼擦完嘴,认真的跟吴妈道了一声谢。

不管以前陶羡羡是怎么样,现在她在这里,受吴妈的照顾,这声谢谢就应该说。

吴妈抬眼看了陶羡鱼一眼,眼底有复杂,虽说监狱的生活能磨平人的棱角,可眼前的陶羡羡变化太大,并不是被磨平棱角之后才有的温和与乖巧,好像不是一个人。

“陶小姐能吃进去就好。”

吴妈淡淡的回了一句,过去收拾碗碟,知道陶羡鱼是用摔碎的盘子割了手腕,如今给她送饭用的碗筷碟子都换成了硬树脂,摔都摔不碎的那种。

陶羡鱼吃完又躺下,正要闭上眼睛,就听门口处传来吴妈的声音。

“陶小姐,人就这一次的生命,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如果良心真的不安,就算为了赎罪也请你好好活着,毕竟,宁溪小姐还需要你的血。”

吴妈的声音不大,却带着一股说不上来沉重。

吴妈是厌恶陶羡羡的,可是当看到陶羡鱼受伤那道深深的伤口时,心里还是揪了起来,不光是因为担心霍宁溪的血源没有了,而是不忍心看着一个年轻的生命就这样没了。

陶羡鱼睁开了眼睛,她本来想侧过身体,可是动了动,手腕疼得厉害,也就不动了。

“我知道了,我现在不想死了,我想活着。”她说。

吴妈没再说话,等了一会儿,关门的轻微声音传来,她已经走了。

很难得,这一晚陶羡鱼睡得很好。

清晨的阳光透过玻璃照了进来,带着暖暖的明亮,落在陶羡鱼脸上,光辉之中尘埃毫无规律的跳动着,更给这明媚的清晨添了一丝活力。

吃过饭后,主人带着两个护士过来查病情,陶羡鱼积极配合,倒是让主人松了一口气。

陶羡鱼不喜欢闻医院的消毒水味道,左右自己住的地方就在医院旁边,检查结束后,便回了自己的住处。

吴妈已经清理过浴室,如今她的房间里没有任何一种能伤害到自己的东西。

这让陶羡鱼看着自己手腕上的伤口,有些无奈,之前是她自己想不开,还以为死了是为自己争口气,如今思路通了才知道,自己真是傻的可以。

唐印说的对,她不能作践自己,就算不能证明自己的身份和清白,至少还活着,所有的事情还能有转机,死了就什么都没了。

好好活着,即便是现在这样,至少还活着。

接下来的几天,陶羡鱼乖乖的在小院里养病,带着浓烈药味的饭菜她都尽量吃完,每天积极配合做检查,这样的转变,却让吴妈心里更不踏实了。

前几天还是割腕自杀命悬一线的人,这一转眼就变得这样积极向上,阳光静好,因为她是陶羡羡,这样的转变让人下意识认为她又打什么主意。

然而,几天过去,风平浪静,什么事情都没发生,陶羡鱼积极配合治疗,身体逐渐恢复。

听着吴妈的汇报,霍司捷深邃幽沉的眸中更添了一丝复杂,这场自杀,真的没有什么目的?

这日,霍司捷比平常回来的都早一些,他到小院的时候,就看到陶羡鱼在院子墙角处蹲着,花圃里,多了几颗新发的嫩芽。

“你在做什么!”

清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陶羡鱼吓了一跳,本能的转身,却不想蹲着的时间太长,脚麻了,一下子坐在了霍司捷的脚上。

霍司捷脸色一沉,下意识抬脚,不过用力气之前,还是压住了。

陶羡鱼慌乱之中紧忙站起来,缩着往后退了两步。

“对不起,三少,我不是故意的。”她低头咬着嘴唇,准备迎接暴风雨。

然而,等了好一会儿依旧没有动静,她抬起头来,正好撞进了霍司捷那沉冷的眸子里。

漆黑的瞳孔,如浩瀚无垠的星空一般,那股幽沉几乎能将人吸进去一般,那一刻,陶羡鱼的心跟着一晃,紧忙别开了视线。

这样躲闪的表情,让霍司捷有股莫名的不悦,他皱了皱眉头,拿过无咎手里的盒子,拿给陶羡鱼。

“这是你的手机,卡已经办好了,里面有我的电话,从今天开始,要随叫随到。”他的声音清冷梳理,这不是商量,而是命令。

陶羡鱼看着手机楞了一下,似乎有些不解。

“随叫随到?三少要我做什么?”

为什么要随叫随到?她的作用不就是养好身体的血,等霍宁溪醒来的时候能供足她的用量吗?

霍司捷眉头拧得更深了,心口腾起一团莫名的怒意,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发火。

“别忘了,你现在是我的未婚妻,既然在这个位置,就要扮演好这个位置的角色!”他冷着脸,忍住想要一拳头敲在这个女人脑袋上的冲动。

这么一说,陶羡鱼想起来了,此刻她的身份还是霍司捷的未婚妻。

“哦。”

她应了一声,拆开盒子。

里面是艾弗刚上市的最新款手机,卡是用陶羡羡的身份证办的,里面存了两个手机号,一个是霍司捷的,还有一个是无咎。

霍司捷盯着她,发现她拆开手机,看了存储的联系人,脸上表情几乎没有什么变化,太过于平淡。

要知道,这款手机可是限量版,也是陶羡羡最喜欢的牌子,之前为了抢发布会的新机,还让陶老爷子专门走了人情,可是现在她这表情……无所谓?

“你不喜欢这款手机?”霍司捷沉冷开口,目光之中带着一丝探究。“没有啊。”

陶羡鱼回答得随意,娴熟的录入指纹,转过身来,“通讯的工具而已,只是为了方便,不过,这款倒是挺好看的。”

其实,她对这类通讯工具并不敏感,用的是功能而已,不过,既然是霍司捷送过来的,她也不好说不喜欢。

这个回答,霍司捷显然很不满意,他目光幽沉的看着她,开口:“你以前只用这个品牌的手机,这个款式预售之前,你就已经很喜欢了。”

陶羡鱼又看了看手里的手机,仰起头迎着他的目光,微微一笑。

“所以,我说我不是陶羡羡,她喜欢的东西,我不一定喜欢,可是你不相信,那么,就当我换了品味吧。”

事情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她也不想解释了,左右他是不相信的,那还废什么话?

霍司捷视线凝聚,他发现现在越来越看不懂这个女人了,有时候真的分不清楚她到底是在演戏还是真的。

片刻,他收回视线,看似漫不经心开口:“你要还的那款礼服已经订好了。”

“这么快?”

陶羡鱼眼中总算闪过一道光芒,只是,这道光芒,让霍司捷莫名有些不悦。

她没在意霍司捷的表情,只是觉得欠着别人的东西总要惦记着,赶紧还了心里轻松。

“那你能帮我联系夏知忆吗?”她又问。

霍司捷皱了皱眉头,拿出自己的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出去,又交给陶羡鱼。

电话很快打通了,传来夏知忆那好听又治愈的声音。

“喂。”

“喂,夏小姐,我是陶羡……陶羡羡。”陶羡鱼不再挣扎了,索性认了这个名字。

“嗯,你最近还好吗?”

夏知忆大概猜出是陶羡鱼,并没有什么惊讶,只是礼貌的问候一句。

陶羡鱼下意识看了看自己手腕上包扎的纱布,不由得苦笑一声。

这算好吗?

“我还好。”

陶羡鱼应一声,直接说还礼服的事情,夏知忆倒也没有客气,问过助理之后,定了下午六点吃饭,在御鼎的VIP见面。

手机是外放的,听夏知忆说完,她看向霍司捷征求意见,霍司捷没说话,她便应了下来。

“晚上让无咎送你过去。”

霍司捷拿过手机,冷冷开口,看不喜怒。

“哦。”

陶羡鱼应一声便没了声音。

霍司捷不说话,她也不说,两个人就这样面对面的站着,她知道霍司捷盯着自己看,却不敢抬头。

不知道为什么,她现在对霍司捷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要说怕也不是怕,就是不敢靠近他,他的气场太强,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片刻,霍司捷收回视线,一言不发的转身走了出去。

脚步声渐远,陶羡鱼这才抬起头来,那身影挺拔修长,此刻,从她的角度看去,仿佛看到了小时候的影子,可是,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下午五点,无咎准时过来接陶羡鱼,礼服放在后座上,陶羡鱼检查了一下,就是那晚宴会穿的那套。

无咎开车很稳,五点半到了御鼎,陶羡鱼去了预定的VIP包间,是霍司捷订的,她可没钱请夏知忆吃饭。

随着服务员进入包厢,陶羡鱼四处看着,高档场所,应有尽有,服务人员的素质也很高,不愧是锦西市最大的娱乐酒店。

不过,这最大的娱乐酒店,既不属于霍家也不是秦家的产业,御鼎的老板很神秘,几乎没有人知道究竟是什么人。

陶羡鱼在包间等了一会儿,门口传来脚步声,夏知忆进了包间转手关上门。

她今天穿着紧身皮衣和牛仔裤,包裹着她那魔鬼般惹火的身材,脚上一双黑色的小牛皮靴,衬得人更高挑有致,进来,将那遮住半张脸的鸭舌帽摘下,一头棕色的波浪卷发散开,周身透着一股优雅大气的女人味。

陶羡鱼又看了看自己,上次穿高跟鞋走回去,伤了脚,只能穿运动鞋,加上手腕上的伤口,只能穿长袖的运动服才能压住,这样一比较,她就像是在天鹅面前的丑小鸭一样。

“陶小姐,等很久了吗?”

夏知忆进来跟陶羡鱼打招呼,她的声音还是那么好听,人长得漂亮,也很温柔,像阳光一样。

这样的清切感,让陶羡鱼很享受,仿佛是她黑暗人生中的一丝光明。

“没有,我也是刚来。”

陶羡鱼笑了笑,摆摆手请夏知忆入座,很快有服务员拿着菜单过来。

两人各自点了东西,陶羡鱼将礼服拿给她,“上次真的谢谢你了。”

“没什么,举手之劳而已。”

夏知忆接过礼服,也没看,就放在了身边,视线却是落在陶羡鱼身上。

她喝了一口咖啡,开口:“那天宴会,舞会开始后,姜娴从二楼滚了下来,当着众人的面儿,衣服都扯破了。”

聊天的语气,和平常一样,可听在陶羡鱼耳朵里,惊得她瞪大了眼睛。

之前姜娴弄坏了她的裙子,害得她差点在众人面前走光,不用想,姜娴的出丑是被报复的,而能对姜娴出手的人……

“是……霍司捷?”

她下意识开口,却依旧不敢相信,而夏知忆却点了点头。

“你是三少的未婚妻,他这样做是为你出气。”夏知忆端着咖啡杯,优雅的抿了一口。

这话擦过耳边,陶羡鱼心里莫名的晃了一下,不过很快又摇了摇头。

“他只会为了自己出气吧,当时的情况我若是出丑,霍司捷就成了笑话,姜娴对我出手不看场合,连他也得罪了。”她不相信。

夏知忆抿了抿唇角,道:“三少是在乎你的。”

在乎?怎么会呢?

谁会将自己在乎的女人送到别的男人身边?

“他那么恨我,怎么可能会在乎我呢?”

陶羡鱼唇畔的笑容带着一丝自嘲的味道,说完,端起杯子抿了一口茶。

花茶口味清淡香甜,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喝进嘴里有股苦涩的味道。

夏知忆看着她,漂亮的眼中透出一股复杂的神色,停了一下,又说:“那天你不见之后,三少疯了一样到处找你,要说他不在乎你,我是不信的,只是,我不明白的是,既然在乎你,为什么还要把你送到小让的房间里?”


[返回]

温馨提示 所有数据信息 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