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行情>

全黄h全肉细节文玩雏女 女人私密地方裸露

发布时间:2022-08-26 10:45 已有: 位 网友关注

“你又想耍什么花招!”

霍司捷进来,一把拽住她的衣领,往上提。

陶羡鱼本来就瘦,在监狱里被折磨了三个月,现在八十斤都不到,直接被霍司捷拎了起来。

“难……受!”

陶羡鱼顿时呼吸困难,惊恐的抓着他的手臂,蹬着腿挣扎。

听到这个让耳朵难受的声音,霍司捷下意识拧起了眉头。

陶家给的说法是,陶羡羡自知罪孽深重在家引火自焚,人没烧死却熏坏了嗓子。

霍司捷接受这个说法却没有任何同情,她是自作孽,若不是霍宁溪需要她的血,他恨不得杀了她偿命。

呼吸越来越困难,就在陶羡鱼以为自己快要死了的时候,霍司捷却松开了手,满脸厌弃的将她扔在了地上。

“我警告你,别想耍花招,你若不能供足宁溪需要的血量,我就再把你扔回监狱!”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眼中只剩冰冷厌恶。

陶羡鱼趴在地上大口的喘气,半晌感觉自己似乎又活过来了,抬起头,不知怎么,眼泪抑制不住的流了出来。

“我不是……羡羡……我是……羡鱼……陶……羡鱼!”

一句话断断续续,艰难的从喉咙里挤出来。

不是她,所有这一切都不是她做的,从小到大,她都是被伤害的那个人,从来没有伤害过别人!

她的话,让霍司捷脸上的表情凝滞僵住,定定的盯着她!

“嗤!”

片刻,他一声嗤笑,笑意阴寒,幽深眸中带着无尽的鄙夷。

“陶羡羡,你真是够了!这种谎话你都能说的出来,你还真是不择手段!”

见惯了陶羡羡耍心机说谎,他怎么可能相信她?

陶羡鱼感觉心口被猛烈的撞了一下,她捂着胸口从地上爬起来,爬到他脚边。

“对……神明……起誓,双胞……胎……我是……陶……羡鱼……咳咳咳……”

一句话几乎用了她所有的力气,说完,忍不住喉咙的刺痛,猛烈地咳嗽起来。

霍司捷低头看着她,脸色阴沉的可怕。

霍家和陶家相交十几年,他从来不知道陶家有一对双胞胎!

陶羡鱼?这个名字也从来没有听过!

她若是陶家的女儿,为什么所有人都不知道她的存在?

疑惑在眼底一闪而过,最终只剩下嘲讽,霍司捷盯着她,声音如淬了冰碴子。

“陶羡羡,收起你的伎俩,这样只会让你更惨!”

说完,他抬脚将陶羡鱼踢开,转身出去。

陶羡鱼被踢中肩膀,一个趔趄,又趴在地上,大口的喘着气。

他不相信,陶羡羡在他眼里都是虚伪和不堪,只是空口白话,让他相信太难了。

她需要证据,一个证明自己和陶羡羡不是同一个人的证据!

厨房重新做了菜,这一次菜里没有猪肝,但菜里添加了其他补血的草药,透着一股子中药味,味道就别奢望了,目的是补血。

霍司捷怒气冲冲的从小屋出来,正好看到吴妈端着新菜过来,他低头看一眼,眉头蹙起。

“她不吃就硬塞,不用对她太好!”冰冷的字眼从他口中传来。

吴妈应声,眼底闪过一抹迟疑,想了想,说道:“看她刚才的反应,不像是装的,万一引起不良反应,恐怕得不偿失。”

让她吃才是目的,若是硬塞给她,吃不进去还吐,倒是更麻烦。

“随便吧!对她看紧点,这个女人向来喜欢耍心机。”

霍司捷淡漠开口,说完,抬脚往外走。

“三少。”

吴妈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我觉得,陶小姐好像变了个人,和以前不一样了。”

以前的陶羡羡,仗着她是霍家未来的儿媳妇,嚣张跋扈,甚至还跟霍宁溪这个大小姐抢东西,更不会把她们这些佣人放在眼里。

可现在这位,眼睛里更多的是懵懂和紧张,别说对着霍司捷,就算对着她也一样,像只受了惊的兔子,眼中充满了无辜,有几次,吴妈甚至都要怀疑那些坏事究竟是不是她做的。

霍司捷看了吴妈一眼,脸色更沉了几分,“监狱里的三个月,不是让她去度假的,变了也正常。”

从特刑牢房出来,她的棱角也是该被磨平了,现在,她也应该看清现实,知道谁都帮不了她,若还指望像以前一样,那只会让她更惨。

吴妈没再说什么,应声端着饭菜进去。

霍司捷盯着关上的门看了一会儿,冷冷开口:“无咎。”

无咎是霍司捷的助理,快步到跟前。

“三少!”

“去给我查陶家和陶羡羡,另外,把当年肾脏移植的资料给我找出来。”霍司捷面上的冷厉一闪即逝。

“是!”

无咎应声,转身离开。

霍司捷不自知的攥紧了拳头,眼底漾起一片化不开的阴霾。

后面送来的饭菜,陶羡鱼强忍着中药味吃光,又喝了一碗汤药,吴妈这才放过她,收拾了碗筷离开。

折腾完,天逐渐黑了。

陶羡鱼住的这里是一个废弃的二层小楼,连家具都没几件,吃饭在一楼,卧室在二楼,这小楼应该是很长时间都没有人住,地板都泛着一股腐旧的感觉。

这一天吃的喝的都加了中药,现在还是浑身药味,陶羡鱼不喜欢这个味道,去浴室冲了个澡换上睡衣。

月光透过二楼的玻璃撒下来,仿佛在她身上披了一层朦胧轻纱,美轮美奂,只是,她没有心思欣赏月色,只看到眼前无尽的黑暗。

她不甘心被人拿捏在掌心,不甘心这样暗无天日的人生,她是陶羡鱼不是陶羡羡,不背这个锅!

可是要怎样证明?

陶家把她扔出来给陶羡羡替罪,就算回了陶家,也一样会再被送回来。

逃出去?

霍家的安保系统强大,每一处进出口都有电子监控,还有安保巡逻,凭她,插上翅膀都飞不出去。

或许是累了,亦或者是那些药材的作用,就在陶羡鱼越想越绝望的时候,迷迷糊糊睡着了。

睡梦之中,似乎有一双手落在她身上,从肩膀处缓缓移动,摩挲着她嫩滑的皮肤,竟让她莫名有些燥热。

这样真实的触感……

陶羡鱼突然意识到什么,猛地睁开眼睛,就看到那张熟悉的脸出现在眼前!

是唐印!“别动!”

唐印下意识捂住她的嘴,随后想起她是哑巴,根本出不了声,又松开。

陶羡鱼瞪大眼睛看着他,满脸惊恐。

他不是在监狱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难不成,逃狱?

可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霍家的安保系统那么厉害,他是怎么进来的?

一瞬间,陶羡鱼脑子里闪过无数的问题,却忘了他的手还在自己身上,就在她错乱的时候,唐印恶趣味的在她腰上抓了一把。

她一个激灵反应过来,紧忙往后挪,却被他一把拽了回来,长臂一圈,直接将她箍在了怀里,她越想逃,却被搂得越紧,最后两人几乎贴在了一起。

“别反抗了,你觉得你能从我手里逃开吗?”

邪魅的声音带着温热气息擦过耳边,磁性撩人,让陶羡鱼瞬间绷紧神经,红着脸不敢再动。

唐印邪魅的勾起唇角,低头看她,笑意却散了。

“怎么又成了这个鬼样子?”

一个月没见,她脸上的伤是好了,可脸上没有光泽,惨白如纸,黑眼圈又深又大,眼神看起来也木然无光,整个人看起来人不人鬼不鬼的,虚弱又颓废。

陶羡鱼楞了一下,扯了扯嘴角,笑得苍白。

本来就营养不良,被带出来后直接抽了那么多血,可不就是这个鬼样子?

唐印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皱起眉头,虽然她满脸青紫的时候他都见过,可相比之下,他更不喜欢她现在病怏怏的,好像要死的样子。

“猫儿,想不想离开这里?”他挑了挑眉毛,问道。

陶羡鱼愣住,抬起头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个笑容邪魅的男人,他能带自己出去?

或许可以的,他能进来,应该也能出去。

想到这里,她似乎看到了光明,用力的点点头,扯着嗓子吐出一个字。

“想!”

“你能说话?”唐印惊讶出声。

第一次听到她发出声音,虽然听起来沙哑刺耳,却听得真切——她是会说话的!

陶羡鱼点点头,随后又摇摇头,指了指自己的喉咙,艰难开口:“疼……”

一个字,唐印却明白了,她说话嗓子会疼,而且,很明显能听出来,这嗓子是被伤到了。

下意识里,他以为是霍司捷做的。

“他们把你害成这样,你一定很恨他吧?怎么样,要不要跟我联手,弄死霍司捷,然后我带你离开这里?”他勾起唇畔,言语之间带着魅惑。

如果说监狱是地狱深渊,这里也好不到哪去,霍司捷本来就是恶魔。

陶家已经舍弃她了,想凭自己从这个恶魔身边逃走是不可能的,她现在唯一能指望的,就只有他唐印了。

唐印看着她,就像看一只落入牢笼的小兽,无助可怜的小东西,只能向他求救。

然而,等了半晌,陶羡鱼却只摇了摇头。

她知道唐印在那些男囚里是老大一样的存在,除此之外,对他丝毫不了解,可她对霍司捷却知道的很清楚。

霍家的商业帝国占据了大半个锦西市,而霍司捷是霍家的太子爷,不光商场,就连官场上也是朋友遍布,所谓一手遮天,唐印区区一个逃出来的囚犯,能有什么本事跟他抗衡?

维持现在的状态,她还有一丝活路,甚至或许能证明自己清白,可若是对付霍司捷,她几乎能想象到等待自己的会是何种绝望。

所以,她拒绝了。

她竟然拒绝了?

唐印脸上的笑意逐渐散去,盯着她,额头青筋绷起,嗓音愈发低沉,“你不同意?难不成,你还妄想嫁给她?”

从监狱出来之后,他调查了陶羡羡,知道她无路可走,本以为人的求生欲会让她立刻攀附自己,却不想,这女人竟然拒绝了她!

“斗……不过……不想……死!”

陶羡鱼艰难的吐出一句话,嗓子被扯痛,让她不由得皱紧了眉头。

几个字,却激怒了唐印。

“呵,还真是被你小看了!”

唐印目光一凛,欺身向前,将她压在了被子上。

“呜呜……”

陶羡鱼惊恐出声,伸手去推他,反而被他抓住了手腕,往上一提,胳膊被压在了头顶,整个人动弹不得。

“看来,我对你太好了,以至于,让你小看我!”

话音落,他低下头,微凉的唇带着滚烫的气息落她的脖颈上。

肌肤触碰,让陶羡鱼身体一僵,浑身的血都凉了!

“呜呜……呜呜呜……”

陶羡鱼拼命的晃着脑袋躲避,可她这虚弱的身体根本用不上力气,在他看来,反抗反而更添了几分刺激。

“看来,你也很想啊……”

温热的气息擦过耳边,带着让人联想的旖旎,陶羡鱼嗡的一下,大脑一片空白,酥麻的感觉传遍全身的神经末梢。

“不,不要……”

陶羡鱼声音嘶哑,因为激动,声音更多了几分撕裂感,让唐印停了下来。

漆黑幽冷的目光盯着她沾染泪水的脸,眼神逐渐变冷。

她这是在为了霍司捷守身如玉?

唐印咬着牙,声音冷厉,“你可真是……”

“三少!”

这时候,楼下传来吴妈的声音。

陶羡鱼猛地一僵,急忙朝唐印摇头,“你走……”

她让他快走,他本来就是逃犯,还跟霍家有仇,万一被霍司捷发现,就死定了。

然而,她的紧张看在唐印眼里,却是害怕被霍司捷误会,不知怎么,一股邪火从心底蔓延上来,伸手将她拎起来,带着她往门口走。

“不……不行!”

陶羡鱼吓坏了,扯痛嗓子发出声音却又不敢大声,想反抗却根本没有力气,任由唐印将她带到了门口。

唐印一手揽着她的腰,将人压在门口的墙面上,在她发出声音之前,封住了她的唇。

没有来得及发出的声音被堵回了喉咙,陶羡鱼瞪大眼睛看着他那张放大的脸,天旋地转!

咔……

一楼传来开门的声音,随后,脚步声音传来,从一楼门口,逐渐靠近二楼的楼梯,脚步声,急促而沉重。

完了,要被发现了,要被发现了!

陶羡鱼心脏怦怦乱跳,一颗心都跳到了嗓子眼,而房门的另一边,脚步声已经到了门口。

她情急之下一把推开唐印,就听砰的一声,房门被一脚踢开!陶羡鱼一个趔趄摔在地上,惊慌错乱中下意识看向唐印的方向,却发现,人已经不在了,走廊的窗户半开,一阵风吹来,窗帘缥缈晃动。

他跑了,幸好走廊的窗户就在旁边……

陶羡鱼忍不住松一口气,然而,这口气还没呼出来,抬头就撞上了霍司捷阴翳冷戾的眸子。

他眼底一片烧红,明显的杀意蔓延开来,让陶羡鱼心底生寒,不由自主的往后缩了缩。

然而,她脸上的恐惧慌乱看在霍司捷眼里却是做贼心虚,他一步跨进来,大手如铁钳一般抓住她的胳膊,将人拎了起来。

“陶羡羡,你可真是什么事都能干得出来!那场绑架,是你策划的!”

陶羡鱼一脸迷茫,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可不管是什么,都不是她做的!

她无辜摇头否认,却让霍司捷目光逐渐侵染了杀意,“你不是为了逃出来,而是因为被宁溪发现了端倪才把她推下楼!你还真是够恶毒!”

话从牙缝里挤出来,带着咬牙切齿的愤怒。

事情的起因,就是一场绑架,人质是陶羡羡和霍宁溪,索要赎金两个亿,霍司捷一边筹备赎金,背地里派人营救,在双方僵持时,陶羡羡为了逃命,将霍宁溪从三楼推下去,摔成了植物人。

本以为陶羡羡只是为了自己活命才对宁溪动手,却没想到,那场绑架原本就是她策划的!

呵,说起来也真是好笑,他原本是要验证陶羡羡的身份,却没想到,从绑匪隐藏的休息室里,找到了一根长头发,DNA化验,就是陶羡羡的!

霍司捷的话,让陶羡鱼震惊无比,她也没想到,陶羡羡竟然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可那是陶羡羡做的,不是她!

看到霍司捷眼中明显的杀意,陶羡鱼惊恐之下只能拼命摇头,“不……不是……不是我……我是……”

“还想说你不是陶羡羡?呵,你以为这样的谎话能骗得了谁!”

话音落地,霍司捷猛地一甩手,手里的文件夹直接摔在了她脸上。

钳制的手松开,陶羡鱼咕咚一声摔在地上,她顾不得疼,爬起来去拿文件,然而,目光触及上面白纸黑字的鉴定结果,仿佛一盆冷水劈头泼下,让她遍体生寒。

鉴定结果,为什么会是陶羡羡?

文件很厚一沓,从出生的信息记录,八岁那年肾脏切割手术,入学个人档案记录,这些年所有足以证明身份的医学信息备案,其中资料有她的,也有陶羡羡的,可上面所有的验证名字都是陶羡羡!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难道因为她们是双胞胎,同卵双胞胎,所以,血液和DNA也是一样的?

难怪……难怪陶家把她的肾移植给霍司捷后,明目张胆的让陶羡羡顶着她的功劳和霍司捷订婚!

正因为DNA都一样,所以,霍家这样严谨的家族都没有查到任何异常!

呵……

陶羡鱼盯着手里的文件,双手忍不住颤抖,忽然,她笑了,眼泪从眼角流出,啪嗒一声,落在了文件上。

此刻,她有种往地狱深渊坠落的绝望,DNA都验证不出来,她还拿什么证明自己的清白?

霍司捷低着头,看到文件上被眼泪浸湿的一片,压抑的怒火反而蹭一下烧了起来。

“到现在,你还跟我装可怜?”

他伸手,一把捏住陶羡鱼的脖子,“要不是因为留着你还有用,我一定立刻弄死你!所以,你最好小心保留你这点价值!”

她想要挣扎,可是根本挣扎不开,越挣扎,卡在喉咙上的力道越大,渐渐的,呼吸困难,脸色憋红。

“我……不是……不是……”

艰难的挤出几个字,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检验结果就在眼前,现在再说她不是陶羡羡,霍司捷一点都不会再动摇,冷厉的目光落在她身上,眼底尽是无边寒凉。

这么多年,他一直都记得当初和他住在同一个病房,脸色苍白却漂亮如画的小女孩,她分了一个肾给他,他下定决心以后要照顾她。

十八岁那年,爷爷做主,陶羡羡成了他的未婚妻,他也一直尽力对她好,可不知道为什么,原本那么善良美好的小姑娘却突然变得骄纵霸道,他忍着,只当自己欠她,可万万没想到,她竟然自演自导一场绑架,把宁溪害成这样!

恨意腾起,不自觉的加大了手上的力道。

陶羡羡的话卡在喉咙里,连带着空气被带走,窒息让她在死亡边缘挣扎。

“三少!”

这时,无咎的声音传来,将霍司捷的理智唤回来,低头看到陶羡鱼已经开始翻白眼,这才松了手。

宁溪还没脱离危险期,随时需要这个女人的血,现在,还不能让她死。

陶羡鱼像个破口袋一样被扔在地上,重新涌来的空气让她顾不上身体的疼痛,大口大口的呼吸。

在监狱的时候,不是想过死吗?死了就能解脱了!可是,为什么当死亡来临的时候,却又那么害怕?

她还是不想死的,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什么事?”

霍司捷没再理会陶羡鱼,掏出帕子擦了擦手,厌弃的扔在地上。

无咎面无表情的朝地上扫一眼,进门将一个精致的邀请函递过来,道:“三天后,秦小爷的接风宴,送了邀请函过来。”

秦家,是锦西市唯一能跟霍家抗衡的财团,从老一辈起,秦霍两家的生意几乎占据了整个锦西市,两家既是合作伙伴又是竞争对手,这么多年,依旧没有分出个胜负。

秦小爷名叫秦让,是秦家最受宠的小儿子,上个月刚从国外回来准备接手家里的生意,这场接风宴,请了不少有头有脸的商圈人士和当红明星,就是为了宣告他的身份。

霍司捷伸手接过邀请函,看着邀请函上“携带女伴”四个字,脸上更添了一层冰霜。

霍老爷子没松口,两家的婚约还在,现在,陶羡羡依旧是霍司捷的未婚妻。

扭头看向还趴在地上大口喘气的陶羡鱼,霍司捷厌恶的拧了拧眉头,冷冷开口:“三天后,跟我参加秦让的宴会,到时别再让我看到你这副要死的样子!”

说完,起身往外走。

陶羡鱼还没缓过来,捂着胸口躺在地上大口喘气,张张嘴,只有沙哑刺耳的声音发出,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听到那难听的声音,霍司捷停下脚步,冷戾的目光在她身上扫过,片刻,跟无咎吩咐道:“安排医生给她治嗓子。”


[返回]

温馨提示 所有数据信息 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