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行情>

禁欲律师高H 激情偷乱人伦小说视频在线

发布时间:2022-08-26 10:44 已有: 位 网友关注

听到萧白这番话,大厅中的人都满眼惊色,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这幅字帖何等珍贵,只要是个智商正常的人都不会不知道,可是这小子依然毫不犹豫地送出去了,这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难道真因为是刚才云德出到了最高价,这小子心里觉得感动,艺术无价,才赠送的?

早知如此,自己刚才也该玩命地往上报价才是。

薛伯跟夏浅菲两人听到萧白的话也是一脸的惊措。

“这家伙还真是够大方的,连这欧阳询的《兰亭序》摹本都能随便送。”薛伯苦笑着摇了摇头。

“他大方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夏浅菲也淡淡地笑了一声,看着萧白的眼里闪过一丝奇异的色彩,她发现自己越来越看不懂这家伙了。

王建国满眼的瞠目结舌,过了一阵子之后才满脸惊叹地深深呼出一口气,至于场中最沉稳,脸色很少起波澜的五爷,这时候又深深地看了萧白一眼,意味莫名。

“没错,就是送给您的。”萧白大大方方地点头,“从今以后,这幅字帖就属于您了。”

云德却并没有立即答应,他定定地看着萧白,沉声道,“小伙子,你真的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他显然也有点难以置信,之前他从未遇到过这样的事情,所以觉得萧白可能是在玩弄他。

“当然,我现在脑子很清醒,做出的一切决定也都是能负责任的。”萧白十分认真地看着他。

云德没有结果那张字帖,而是静静地看着萧白,眼神虽然平淡,但是却如同浩瀚的星空一般,无比地深邃,如果有人久久跟他对视,很容易就会陷进去,不过萧白却一脸平静,眼神清澈,脸上带着十足的真诚,显然并没有任何的胡言乱语,就这样跟他对视着,毫不避讳。

其他人心里却羡慕死了,心里愤愤不平,为什么这样的好事就落不到自己的头上?

而刘大鹏跟刘威父子二人也有点懵了,他们万万没想到这小子竟然连价值三亿五千万的传世之作都能随便送人!

不过他们心里此刻最郁闷和最想不通的是,为什么萧白手里的这幅字帖也是真的?

过了大约一分钟之后,云德的目光这才稍稍收敛了一点,点点头,“既然如此,那老夫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老先生不用客气,这幅字帖虽然珍贵,但也不是单纯能用金钱来衡量的,只有在懂它,爱护它的人手里,它才算是物尽其用,我想老先生一定会好好保护它的吧。”萧白淡淡地笑道。

“那是自然,老夫十分喜欢《兰亭序》,书圣王羲之的原作早已被毁,在后世之中又以唐代欧阳询的临摹本最得王羲之的神韵,所以老夫对这幅字帖可谓是神往已久,也下定决心,不管花多少钱,也一定要将这幅字帖得到,小兄弟放心,老夫一定会对其珍而视之,绝不让它受到半点损害!”云德此刻心里十分激动,再三向萧白保证道。

“老爷子的话我自然不会怀疑。”萧白摆了摆手。

“不过老夫也不能白拿你这么名贵的东西,这样吧,这张铂金卡你拿着,这是我们云氏集团最高权限的贵宾卡,你只要拿着这张卡片,以后在我们云氏集团旗下的任何店铺以及公司,有任何消费,不管是吃饭还是买东西,或者是住酒店,统统费用全免,有效期不限。”云德从自己的衣服口袋里掏出一张白光闪闪的卡片来,双手递给了萧白,认真地说道。

“云氏集团的铂金卡?”在场众人听到这三个字,一个个又不淡定了,纷纷倒吸一口凉气。

云家在北海市的地位和实力甚至比夏家还要强上一点,是名副其实的北海市第一家族,而这张铂金卡在整个北海市的范围之内,拥有的人不超过两个,它的权限很大,拥有的人可以享受云氏集团旗下所有产业极其尊贵的服务,所有花销完全免费,并且还能得到云氏集团各个方面的无偿援助,强大到逆天,而如今,萧白是这张卡片的第三个主人,这如何不让他们感到震惊!

“铂金卡?”萧白微微皱眉,“听上去好像很厉害啊。”

“厉不厉害,你要用了才知道。”云德轻轻摆手,笑道,他对萧白的印象极好,不仅仅是因为他赠送了自己这么名贵的一幅字帖,更因为他那颗不贪财的心,在现在的社会上,像这样的年轻人,已经是极少了。

“萧白,你就收下吧,这张铂金卡可厉害着呢,有了它,你可以在最短的时间里调动云家在全国范围内的所有资源和人脉。”夏浅菲这时候也走了过来,笑看着萧白,轻声道。

“好。”萧白压根就没想过拒绝,很自然就接了过来,见他收下了,云德脸上的笑容也变得愈加浓郁。

“恭喜云董喜获宝贝啊。”五爷走了过来,脸带笑意。

“五爷客气了。”云德毫不掩饰内心的喜意。

五爷这时候缓缓走到萧白的面前,淡笑道,“还真是小瞧你了,现在的年轻人当中有此魄力的人,很少。”

“物尽其用罢了,如果刚才五爷能在最后关头再将价格加个一千万,说不定我就将这幅字帖送给你了。”萧白笑呵呵地看着他。

见他竟然敢拿五爷开涮,在场众人个个都面如土色。

这小子是活得不耐烦了?

不过出乎他们意料之外的是,五爷却并没有生气,相反脸上还真带有一点遗憾之色,“是啊,我也正后悔着呢,如果当时我能提个价,哪怕只有一百万,想来这幅字帖就是我的了,而且还不用花一分钱,现在想想还真是挺后悔的。”

五爷此言一出,这些人顿时石化。

五爷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

“没办法,下回您赶早吧。”萧白却挑了挑眉头,笑呵呵地说道。

“以后这座宅院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你想什么时候来都可以,不需要任何人带,我保证不会有人拦着你。”五爷显然也对萧白来了兴趣,满脸古怪地笑了起来。

“别,这种高大上的地方是用来鉴赏和买卖古董的,我只是一个学生,这种地方可来不起,今天来开开眼界就行了,以后少来。”萧白摆了摆手。

听到他这话,这些土豪一个个都嘴角一抽。

刚才是谁动不动就把价值三亿五千万的宝贝随手送人了?你来不起,我看这里这么多人,就你小子最有种了。

“我们走吧。”夏浅菲见事情已经结束了,笑道。

“我们一起走吧,而且我有车,我送你回去。”云德让人小心翼翼地将摆在桌子上的那幅字帖收了起来,视若珍宝地仅仅拿在手里,生怕别人来抢一样,他听闻萧白一行人要走,连忙说道。

“云老爷子觉得我们会是走路来的吗?”夏浅菲失声笑道。

“呃——”云德顿时语塞。

“等等,我刚才撕掉了他们的那幅赝品,还欠他们两千块呢。”萧白将目光投在刘大鹏父子的身上,冷笑道。

“两千块而已,我给了。”夏浅菲耸了耸香肩,歪了歪脑袋,这时候薛伯走了出来,从包里掏出两千块现金,摆在了刘威的面前,淡声道,“你的东西只值两千块,拿好了。”

刘威看着身后被撕成碎片的那幅字帖,以及眼前的这两千块现金,怒火攻心,一时间气儿没上来,眼睛一闭,就晕过去了。

“父亲,父亲!”刘大鹏顿时就被吓了个半死,赶忙摇了摇他父亲的手臂。

“你父亲受了点刺激,一口气上不来,晕过去了,不过麻烦你们以后到这里来带点真品,不然以后可有得你们晕了。”薛伯满脸嘲笑地看着他们父子二人,随即就率先走到门前,为夏浅菲推开了门。

坐在车上之后,面对旁边夏浅菲目不转睛的直视和前方时不时转过头来看他一眼的薛伯,萧白苦笑道,“你们从刚才上车起就一直看着我,别这样好吗?”

“三亿五千万啊,你是哪儿来的勇气敢说出那种话的?”薛伯满眼怪异地看着他。

“对我来说,那幅字帖跟送你们的那块玉玦和珍珠手串一样,不管再贵,对我来说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萧白很认真地又一次解释道。

而且他分分钟都能再次招来欧阳询为他再写一幅字,所以这玩意对他来说真的没那么珍贵,只是会付出扣除五点功勋点的代价而已,除此之外没有任何成本,自然也没有他们这么在乎了,当然,如果他们知道萧白拥有批量生产传世名作的能力,只怕也不会再这样感慨了。

“你厉害。”薛伯也不得不在心里对他写个服字。

“对我来说,赚钱这种事情慢慢来,一夜暴富对我来说也没有那么大的吸引力。”萧白摇了摇头。

“对了,你之前不是说要送我祖母一份生日礼物吗,你准备好了没?”夏浅菲这时候忽然想起来这件事,忍不住问道。

“早就准备好了,不出意外的话,老人家应该会喜欢的。”萧白点点头。

想来没有哪一个老人会不喜欢玉如意吧?

“可以透——”夏浅菲眼珠子微微一转,试探着问道,不过萧白似乎猜透了她的心思,果断地摇了摇头,“不行,不能提前透露,到时候了你自然知道。”

“小气。”夏浅菲撅起了小嘴,将小脸转到一边去了,假装生起气来。

不过萧白似乎没有注意到她脸上的表情,只是望着窗外,眼神有点发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夏浅菲见他坐在旁边,也不出声来哄一下自己,忍不住转过头来,偷偷地看了萧白一眼,这种想看萧白的反应,又不想让他知道的小女儿家的表情让开着车的薛伯嘴角不由勾起一丝浅浅的弧度。

小丫头动心了呢。萧白回到学校之后,慢悠悠地在校园里闲逛着,想发现一些不平之事,自己再来个见义勇为,不仅可以打抱不平,而且还能顺便挣一下功勋点,他现在的三界功勋点还是负的呢,也实在太难看了,不管怎么着也得弄成正数啊。

不过他已经在学校里来来回回逛了一大圈了,愣是连欺负女生的事情都没有发现,让他心里十分失望。

靠,难道真的要去公安局逛逛吗?那地方有不少的案子,犯罪分子也不少,如果能成功解救一个人质之类的,那三界功勋点还不得哗哗地往上涨啊?

萧白心里暗暗想着。

正当他真的打算去公安局逛一圈的时候,耳朵忽然一动,隐隐约约听到了一点声音。

小树林那边传过来的?

萧白心头一动,他没有多少犹豫,立即就跑了过去。

在一片茂盛的小树林里,一群凶神恶煞的男子正将一个女孩围在了中间,那女生年纪不大,跟萧白也差不多,长得美貌异常,虽然赶不上夏浅菲,不过也算是顶尖的美女,只是夏浅菲出身富豪之家,虽然天生丽质,但是华贵的服饰和昂贵的化妆品以及护肤品让她更加光彩照人,女神范十足,不过眼前这女孩虽然美则美矣,不过却不施粉黛,衣着朴素,身上穿着一条洗得发白的连衣裙,不过饶是如此,却也明艳动人,处处透出一种清纯和淡雅的美,反而美得很别致。

此刻女孩一脸的惊恐,一双眼睛里尽是惊慌和无助,她想后退,不过却已经被周围这些人围住了,退无可退,她死死地抱着自己的双胸,眼圈有点红肿。

这不是外语系的系花孟子涵吗,怎么会被堵在这里?

萧白站在他们的身后,看到这一切,有点奇怪。

孟子涵可是学校出了名的好学生,从来不翘课,从来不迟到,也从来不早退,每年各种奖学金拿到手软,因为都在校学生会中任过职,所以两人也认识。

不仅如此,孟子涵虽然出身贫困,不过却生有一副绝美的长相,在学校里的人气也仅仅比夏浅菲低而已,也是无数男生心目中的完美女神,并且因为孟子涵的出身更接地气,所以甚至更受男生们的追捧和欢迎。

不过孟子涵为什么会惹上这些人渣呢?这没道理啊。

这些人一个个都痞里痞气地,一点学生的样子都没有,显然都是社会上的二流子,但不知道为什么,竟然会来找孟子涵的麻烦。

“小妞,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如果你今天不拿出十万块钱来你就别想离开!”一个为首的黄毛小子自从来了这里之后,一双眼睛就从来没有从孟子涵的身体上移开过,他贪婪地打量着孟子涵的身体,不过嘴上却满是恶狠狠的语气。

孟子涵听到这话,眼里顿时一阵绝望。

她还只是学生而已,怎么可能拿得出十万块呢?

身后的萧白有点奇怪,孟子涵会欠别人钱?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不会是这些家伙在故意讹诈她吧,不过如果是讹诈的话,为什么孟子涵又不说话呢,难道是默认了?

他觉得这件事情有点蹊跷,但是无论如何,他都不相信孟子涵会欠别人这么多钱,孟子涵虽然出身贫困,不过性格却极好,本来学校每年都有贫困生助学金的名额,以孟子涵的情况完全可以申请的,不过她却还是将这个机会让给了其他比她更困难的同学,而这笔钱她是唾手可得的,可见孟子涵绝非贪财之人。

“我都说了,十万块钱是笔巨款,我一时半会根本就凑不齐,能不能再宽限一段时间?”孟子涵见他们一个个都凶神恶煞地,心里也害怕,有点胆怯地说道,而心里也十分无奈,自己那不争气的弟弟迷上了赌博,还欠上了高利贷,如今被对方控制了,如果自己不还上这笔钱,她弟弟就会被对方砍掉双手双脚,她虽然很不想管这件事情,之前她弟弟也是因为好赌,已经欠了其他人不少的钱,也是她帮着还的,不过她父母已经过世,她弟弟如今是她在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所以不管那个弟弟多么不堪,她也只能一力扛下来,但是没想到这一次她弟弟竟然还敢借高利贷去赌博,并且一借就是五万块,仅仅过了一个月不到,利滚利下来,竟然本息就翻了一倍,总共要还十万块,这实在让她有心无力了。

“哼,我们已经宽限了你们两个礼拜时间了,而且你可要想明白,时间拖得越久,利息就越高!”那个黄毛哼了一声,提醒道,随后又冷笑道,“你要怪,就怪你那个不争气的弟弟吧,说起来那小子胆子也挺大的,竟然敢借高利贷去赌博,不过这种人我们也见多了,不奇怪,但是今天不管怎样,十万块钱我们一定要拿到手!”

萧白这回总算是听明白了,原来是孟子涵的弟弟因为赌博欠了高利贷。

这姑娘还真是倒霉啊,竟然摊上那么一个烂泥扶不上墙的弟弟。

萧白也听过孟子涵的那个奇葩弟弟的事迹,绝对是坑姐的典型。

“那就再宽限两个礼拜吧,到时候该付多少利息我照付就是了,我也需要点时间去筹钱的。”孟子涵缩着身子,怯弱地说道,此刻的她看上去无助而悲哀,绝美的脸蛋上早已盈满了泪水,楚楚动人,让人十分心疼。

“那可不行,这样吧,之前也是跟你说过的,只要你愿意陪我们老大一个礼拜,这笔钱就马上一笔勾销,怎么样?”黄毛眼珠子一转,又嘿嘿笑道,声音里透出毫不掩饰的淫靡的意味。

“我们老大说了,只要你点个头,你弟弟欠下的所有钱,他都可以不要你还,不仅不用还,而且还会再额外给你一大笔钱,这笔买卖你怎么样都不会亏吧?”另一个小弟也笑嘻嘻地劝说道。

听到这话,孟子涵顿时满脸惊恐,她颤抖着声音说道,语气十分坚决,“你们休想,除非我死,否则你们别想碰我一下!”

“哼,死丫头,敬酒不吃吃罚酒,既然这样的话,那你就还钱吧,当然,你也可以不还,不过你那个可怜的弟弟就要没手没脚啰。”黄毛满不在乎地耸了耸肩。

“我——”孟子涵此刻真的是进退两难,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笑话,凭本事借的高利贷,凭什么要还?”这时候,一阵声音在黄毛等人的耳畔响起。

“谁?他妈的是哪个混蛋在说话,站出来!”黄毛先是微微一怔,但很快就反应过来,一脸的狰狞,骂道,他一双眼睛扫视着四周,看到一个年轻人正缓缓朝他们走来,微微眯了眯眼睛。

“萧白?”孟子涵也认出了萧白来,不过眼里却依然看不到一点希望,她对萧白多少也有点了解,直到对方的情况也跟她差不多,自然也帮不了她,他轻轻摇头,“你赶紧走吧,不然他们连你都不会放过的。”

“可是我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一个女生被一群流氓欺负而无动于衷吧?”萧白脸上却没有丝毫惧意,他笑眯眯地看着孟子涵,又漫不经心地瞥了身边的这群人一眼,说道。

“哟,原来是打算来英雄救美的是吧?“黄毛不屑地看着萧白,“不过小子,在学人家英雄救美之前,得先看看自己有几斤几两!”

“一百三十五斤零八两。”萧白很自然地脱口而出。

黄毛见自己被涮了,眼里也变得愈加阴沉起来,他转过头,看着身后的一群小弟,厉声道,“给我废了这小子!”

“是!”众人纷纷应道,然后就一窝蜂地冲了上来,将萧白团团围住了,眼里都带着狞笑,用一种看白痴的眼神看着萧白。

“刚才跟你说了让你快走,现在你想走都走不掉了,这帮人没人性的,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孟子涵有点急了,赶忙走了上来,还将萧白挡在身后,虽然自己也是一个娇弱女孩,但还是决定保护萧白,毕竟对方是因为自己的原因才走过来的,而且萧白在学校是出了名的弱,体育年年挂科,自己要是不看着点,这家伙就倒霉了。

萧白看到前面虽然还是有点害怕,但却坚决维护他的女孩,淡淡一笑,很随意地将她拉到了自己身后,轻声道,“男人打架,女人站后面。”

忽然,萧白的气势一下子就变了,先前慵懒的气质转瞬间就变得肃杀起来,一双眼睛极具杀气,整个人看起来宛若一柄尖锐无比的刀,让正打算动手的黄毛等人都不由微微一愣。

这小子感觉跟之前……不大一样啊。

萧白歪了歪脑袋,身形一闪,身体就一步跨了出去,直接一拳轰到了黄毛的小腹上,将他打飞出去四五米远,重重撞到一棵树上,随即坠落在地上,当场就晕了过去,口中还毫无意识地淌出一丝血迹来,看得其他人惊恐无比。

黄毛在他们里面是出了名地能打,以一挑五完全没有问题,可是在这小子手底下,却是被秒杀的结果!

而且黄毛身体十分健硕,少说也有一百六十斤,这小子一拳就能将他打飞出去,这力道之强远远超乎他们的想象。

原来这小子竟然是高手!

身后的孟子涵这时候也看呆了,有点不敢相信地看着表情平淡的萧白。

这家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了?

不过萧白心里却暗暗想着,二郎神实在太强,即便是十分之一的力量也能秒杀地球上的任何人,刚才还好自己留手了,不然的话只怕今天就要出人命了。

“这小子太弱了吧,还好我及时住手,没有用尽全力,不然今天就闹出人命了。”萧白看到那个被他一拳打晕过去的黄毛,忍不住抱怨道。

众人顿时无话可说,看着萧白的眼睛里也慢慢升腾起一丝畏惧。

“回去跟你们老板说,如果他下次再叫人来骚扰孟子涵,我就一个个地打断你们的腿,我想你们如果残废了,你们老板不会坐视不管吧,医药费什么的也应该是你们老板出吧,这笔钱只怕就不止十万块,你们自个儿好好掂量一下,是打算让你们老板花十万块当作你们的医药费,还是让她还这十万块钱!”萧白淡声道。“你——”那些人听到这话,一个个都怒不可竭,有一股无名之火从心头升起,这小子实在太狂妄了!

不过一想起之前萧白所展现出来的超强实力,他们的语气一下子就蔫了,说话都没什么底气。

“萧白,你为什么突然就——”孟子涵看着整个人气势都变了的萧白,有点发呆。

“别这么看着我,这帮人就是欠收拾。”萧白以为她是觉得自己出手打人有点不太合适,挠了挠头,解释道。

“没有,我是说,你怎么突然之间变得这么能打了?”孟子涵摇了摇头,眼中带着些惊奇之色。

“哦,最近练了一点。”萧白微微一怔,讪讪说道,这种事情实在解释不清楚,他总不能跟她讲自己现在有二郎神的力量附身吧。

“你们是听不懂人话吗,还不快滚!”萧白见他们这些人还一个个都愣愣地呆在这里,眉头微微一皱,厉喝道。

“小子,这……欠债还钱,天经地义,难道你还有力了?”另一个小混混满眼惊惧地看着萧白,色厉内荏地说道。

“那你们这笔钱就问她弟弟去要吧,这本来就是他欠的钱,凭什么让一个女孩来还?”萧白微微皱眉道。

“哼,要是她弟弟有钱的话,我们也不会追债追到学校里来了。”那个小混混哼了一声,然后又看着孟子涵,狠声道,“你可要考虑清楚了,就算有这小子为你出头,但是你弟弟还在我们手里,如果你不还钱的话,你弟弟身上就要缺手缺脚了,你可要考虑清楚。”

孟子涵听到这里,脸上又是一阵愁苦之色。

“那笔钱无论如何我都要还的,不过还是很感谢你帮我这个忙。”孟子涵十分无奈地说道。

听到她这样说,先前还有点惧怕萧白的那群混混脸上这才又得意起来。

萧白对此也感到很无奈,就算这帮人以后不再来找孟子涵的麻烦,但是她弟弟也还是有危险,而孟子涵也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她弟弟断手断脚,所以这笔钱,还真要算在她的头上。

“这样的话,那这笔钱,我帮你还吧。”萧白轻轻摆手,满眼同情地看着孟子涵,叹了口气道。

“你帮我还?”孟子涵有点惊讶,但很快就摆了摆手,“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自己会想办法的。”

她也知道萧白的情况,对方的家庭状况比她也好不了多少,十万块对她来说是一笔巨款,对他而言又何尝不是呢,她不想将萧白也卷进来。

“不就是十万块么,有什么大不了的。”萧白却毫不在乎地耸了耸肩,之前他连三亿五千万都听过,也差点就属于他了,所以他现在对于十万块钱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就是一个很一般的数字,稀松平常。

“哼,小子,这时候说大话,待会可别拿不出钱来。”那个小混混冷笑道。

切,只要我愿意,小爷差一点就成亿万富翁了,还会在乎这十万块钱?

“萧白,这件事情你就不要管了,我自己可以处理的。”孟子涵见状,赶忙说道。

“你能怎么解决啊?十万块你从哪儿来?难道又去借高利贷来赌上这里的缺?”萧白摇了摇头,轻声说道,“相信我,我可以帮你的,我不缺那十万块。”

然后他又转过头来,看着身边的那群混混,淡声道,“你们给我一个银行账户,我把钱转给你们。”

“小子,你真的有本事帮她还这十万?”那小混混皱了皱眉头。

萧白懒得跟他废话,又重复了一遍,“把银行账号给我。”

于是那个家伙这才将信将疑地给他说了一个银行账户,萧白记住之后,立即就用手机转给了对方十万块。

收到转账通知之后,那个小混混一下子就傻眼了。

“收到了钱就赶紧滚吧,警告你们,以后别再来这里纠缠孟子涵!”萧白歪了歪脑袋,淡声道,不过他的声音虽然平淡,但是话语中却蕴含着深深的煞气,听得那群小混混心里微微一抖。

“我们走!”小混混知道萧白不好惹,也不打算多呆,对着身后的其他人喊了一声,然后就抬着之前那个昏过去的黄毛离开了这里。

萧白这才微微松了口气,当他回过头的时候,发现孟子涵直勾勾地盯着他,满眼的震惊。

孟子涵没想到萧白竟然真的可以帮她还这笔钱,心里讶异万分,虽然她不知道萧白这笔钱是从哪儿来的,但是来得想必也不会太轻松,她深深吸了吸口气,说道,“这笔钱我会还的,不过需要一点时间。”

“不用还,小钱而已。”萧白漫不经心地说道,“行了,以后跟你弟弟好好沟通一下,不要再沾赌了,那玩意儿只要一沾上,很可能一辈子就毁掉了。”

“我会的,不管怎样,多谢你了。”孟子涵满眼感激地看着他,轻轻点头。

“那我先撤了。”萧白朗声一笑道,然后就转身走了。

孟子涵看着萧白离去的身影,眼睛里亮晶晶地。

萧白走出小树林之后,脑子里忽然出现了一阵声音,“宿主帮助凡人逃过一劫,增加十点三界功勋点,如今总共剩余一点功勋点!”

什么?十点功勋点?

萧白顿时瞪大眼睛。

这也太神奇了吧,一下子就增加了十点?

之前做件好事无非才增加一点而已,难道是因为今天对付的是一群混混,而不是单独的一个,所以才会增加十点这么多?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以后还真该到处去看看什么地方在以多欺少。

接下来应该是没什么事了,不如这就联系一下太上老君,看看他老人家有没有什么比较好的功法,以此来提升一下自己的战斗力,毕竟玉清战符始终有限,加上刚才用掉的一张,他现在也总共只剩下两张了,如果再不好好增强一下自己本身的力量,只怕以后再遇到这样的事情就搞不定了。

不过太上老君平时忙得很,也不知道有没有空搭理自己,如果自己发过去一条信息人家不理会,那就尴尬了。

算了,还是尝试一下比较好,然后他就在脑子里点开了太上老君的头像,发过去一条信息,“老君,在吗?”

出乎他意料的是,太上老君竟然也是秒回,“道友有何事?”

太上老君的声音听上去十分温润,显然是一个涵养很好的人,萧白现在已经在脑补太上老君典型的白发白须,仙风道骨的形象了。

“老君有礼了。”萧白赶忙回道,态度十分谦恭,半点都不敢怠慢,开玩笑,眼前这位可是道家始祖,三清之首,三界之内惹得起这位的估计就只有昊天玉帝和如来佛祖了,“小仙才疏学浅,修为低微,听闻老君道法高深,仰慕已久,如若老君不嫌弃的话,希望可以聆听老君的教诲。”

“道友客气了,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世间万物都超脱不了一个‘道’字,看来道友也是一个勤学好问之人。”太上老君似乎平时很少遇到像萧白这样“勤学”的神仙,心情显得很愉悦,笑道,而且这时候声音里还透着一丝怪异的意味,“今天老道闲来无事,占了一卦,早已猜到今天有一位有缘人出现,想来就是道友你了吧。”

什么鬼?太上老君早就猜到自己会出现?

萧白心里十分惊讶。

不愧是太上老君啊,这种未卜先知的本事还真是厉害。

萧白不得不在心里写个服字。

“看来我与老君还真是有缘分啊,不过小仙籍籍无名,实在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来孝敬您啊。”萧白赶忙回了一句,不软不硬地拍了个马屁。

“道友说笑了,你的那两件宝物如今在三界可谓是闻名遐迩,说自己籍籍无名实在太过谦虚。”太上老君的声音里充满了淡淡的笑意。

萧白听了这话,心里更是惊讶。

我去,难道太上老君说的竟然是自己的电击棒和灭火器?

“不过既然道友刻意保持低调,老道自然不便多问,这样吧,既然我俩有缘,那老道就送道友一本上清仙炼术,这是我们道家的基础修仙术法,修炼此法,可以让凡人脱胎换骨,精气神也能为之一变,道友不妨一炼。”

听完太上老君的话,萧白顿时就被吓出了一身冷汗。

凡人?难道太上老君已经知道自己只是凡人,并非是仙人吗?

不过也是,太上老君是何等人物,远非二郎神等神仙能比的,怎么可能连这种小问题都看不出来?

这回算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了,干嘛要来找太上老君要修行方法啊。

萧白心里十分郁闷和懊悔。

完了完了,这回自己恐怕要被踹出三界神网了。

正在萧白心里惴惴不安的时候,太上老君的声音这时候又响起了,似乎也能猜到萧白心里所想,老君的声音里充满着深意,“道友不用心里不安,你的真实身份在整个三界神网中,就只有我,还有我那两位师弟知道,所以,你不用担心会被其他神仙看穿。”“咳咳——”萧白干咳了一声,有点尴尬,“原来老君什么都知道了。”

“这个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有一颗善良,而积极向道的心。”太上老君的声音又传来,一如既往地宽厚和温和,听得萧白心里好感大起。

“这本修行术法你拿去吧,虽然这对于仙家而言没有任何价值,不过对你来说,却再合适不过了。”太上老君又说道。

“多谢,不过老君放心,我绝对不会扰乱三界神网正常秩序的。”萧白赶紧承诺道。

“这我自然不会担心,天蓬和二郎神都对你赞不绝口,足见你的人品没有任何瑕疵,值得信赖。”太上老君的声音宛若从天际而来,像是空谷之音,听起来十分神圣,又带着一种极为深刻的洞察力,似乎任何人在他面前都无所遁形,“老道还有事情要忙,道友请便吧。”

之后太上老君的声音就消失了,而萧白这时候也发现,在他脑子里的物品栏中,出现了一本薄薄的书籍,萧白赶紧翻阅了一下,发现在书的首页上,赫然用篆书撰写着几个古朴的大字……

上清仙炼术!

这些文字虽然使用小撰写就的,不过萧白因为平时涉猎比较广泛,所以也懂一点。

终于到手了,这可是太上老君亲手给的宝贝啊。

萧白此刻兴奋地无以复加,虽然自己的身份已经被太上老君和元始天尊,以及最屌的通天教主看穿了,不过以他们三位老人家的身份,自然不会跟自己过不去,嚼舌根说出自己的秘密。

“有了这个东西,以后就能脱胎换骨了,虽然当不了神仙,但是扮一下神棍还是毫无问题的。”萧白心里暗暗想到,脸上都快笑开花了。

“老么,你在这里傻笑什么呢?”正当他笑得起劲的时候,一阵声音忽然将他唤醒了。

“啊?”萧白这时候才反应过来,他转过头,看到李峰站在自己的身边,一脸的疑惑。

“哦,没有,就是突然想起一个笑话,笑死我了,所以忍不住笑出声来。”萧白不动声色地解释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这时候李峰看着他的眼神慢慢变得古怪起来。

“你……干嘛这样看着我?”萧白见李峰的神色有点复杂,心里就知道铁定又出什么事了,而且还跟自己有关,连忙问道。

“老幺,之前就没听说过你跟孟子涵很熟悉啊。”李峰一脸怪异地看着他,言语间还带着一丝淡淡的羡慕。

“哼,确实不是很熟,也就打过几次交道。”萧白下意识就说道。

“那你跟我解释一下,为什么孟子涵会特意来男生寝室来找你?”李峰这时候脸色慢慢就有点变了,有些抽抽,“感概的时候孟子涵来到男生寝室,那帮男性牲口瞬间就疯了,整栋宿舍楼的雄性动物们个个都站在阳台上,要知道孟子涵之前从来没有来过男宿舍楼下找过任何人,可她这次来就是为了找你的!”

“找我?”萧白有点呆愣。

“哼,你少来,前段时间你还跟夏女神在一起呢,怎么,现在就又跟孟女神走这么近了,做人可不能这么赶尽杀绝,至少得给我们留点念想吧。”李峰撇了撇嘴。

“那她说了找我有什么事吗?”萧白怔了怔又问道。

“请你吃饭!”李峰脸上的表情已经快变成咬牙切齿了。

还真是低估这臭小子了,没想到竟然还来了一个通吃!

“哦。”萧白挠了挠头。

“我劝你现在最好不要回宿舍,我担心你会被他们活活打死!”李峰脸上激动的表情稍稍缓和了一点,好心好意地劝道,“作为兄弟,我只能帮你这么多了。”

“我去,有没有这么夸张啊?”萧白微微皱眉。

“相信我,现在整栋宿舍楼那些男生的情绪之高涨比你想象的还要夸张一百倍。”李峰摇了摇头,“你还是晚些时候回去吧,都时候他们估计都已经散了。”

“嗯,那我先走了,还有点事情呢。”萧白刚好要去修炼一下这本上清仙炼术,还真没功夫回宿舍,而且学校宿舍本来就人多眼杂,在那样的环境下能练出个什么来才是见了鬼了,“还有,如果孟子涵再来的话,你就告诉她,有什么事情打我电话就好了。”

对于那位楚楚可怜的姑娘,他自然是记忆尤深,不可能会忘记。

然后他就告别李峰,直接出了校门。

萧白径直地走向了一间宾馆,宾馆的环境倒是比较安静,也是蛮适合他的,不过当他大白天一个人进宾馆开房的时候,前台小姐看向他的眼神不免有点古怪,显然想知道这家伙白天的时候一个人来开房是什么情况。

萧白自然也察觉到了前台小姐的异样眼神,不过这事儿还真没法解释,只能在她那怪异的眼神中满心憋屈地走进了房间。

关上门之后,萧白急不可耐地将这本太上老君亲赐的宝书拿了出来,这本古籍在空气中竟然闪烁着淡淡的光芒,一股清新的气息从这本书上蔓延而出,整个房间都弥漫着一股淡淡的仙气。

“不愧是太上老君的私家珍藏啊,果然厉害。”萧白心里暗暗赞叹道。

他小心翼翼地翻开这本书,虽然里面写的都是小篆,不过这却也难不住萧白,毫无阻碍地观看了起来。

这本上清仙炼术共分上下两部分,上部分的修炼功效,主要是让凡人可以逼出体内的杂质和毒素,让整个人都脱胎换骨,焕然一新,而下部分的修炼功效,就是让人延年益寿,也就是说,只要将这部宝书吃透了,就能脱胎换骨,延年益寿,长命百岁都是对自己的侮辱。

果然是好东西啊。

萧白心里大喜。

虽然这并不是直接让其提高武力值的功法,不过他也知道做什么事情打好基础的重要性,只有基础牢固了,以后不管练什么都会很快,他虽然惦记着太上老君的道家修行之法,但是二郎神身上的功法显然也不少,到时候再找个机会给二郎神送一瓶二锅头过去,想要什么厉害的功法没有?到时候就能凭借自己的力量赚取三界功勋点了,哦不对,打抱不平了。

他静静地坐在床上,双手慢慢地重叠着,学着电视里面那些道士平时修行的样子,看起来倒的确有几分修行的感觉,他又缓缓闭上眼睛,照着这本修行之术上的方法,呼吸也变得绵长起来,很快,他整个人就像是跟整个世界融为了一体一样,他的身体也没有动,像是变成了一尊不会动的雕塑似的。

他感觉自己体内有一股实实在在的气流沿着整个经脉运行了一个周天,然后就感觉整个人跟之前都不一样了,身体变得暖和了许多,他甚至现在有一种感觉,就算此刻是冬天,自己穿一件单薄的衣服就能在大冬天里行走而不会感觉到寒意。

这仙炼术果然厉害啊。

萧白缓缓睁开双眼,满眼的惊叹。

然后他又闭上双眼,感觉到那股气流又在身体里缓缓地流转着,再次经过一个完整的大周天之后,他这时候又有点惊奇地发现,自己的身体外面竟然有一种粘糊糊的东西从皮肤中慢慢流出来,一种腥臭的气味在房间里四处飘荡着,萧白问了之后都忍不住皱眉。

他看着自己衣服上被沾染上的这些黑乎乎的杂质,连自己都感觉恶心,他急忙站了起来,脱掉了衣服,然后钻进浴室里,打开莲蓬头,清洗了一下自己的身体。

随着水流流出来,这些黑乎乎的东西也随之被冲洗掉了,流在地上,整个浴室都变得黑乎乎的一片,让萧白无语死了。

没想到自己的身体竟然这么肮脏,要不是自己修行了仙炼术,还不知道在身体里面竟然会有这么恶心的东西呢,难怪人类会生病,会得癌症,有这么多脏东西在体内,能健康长寿才怪呢。

于是他就在不断的嫌恶中,不断清刷着自己的身体,过了大概十分钟之后,身上总算是洗干净了,萧白心里也重重地松了口气。

然后他关掉水,下意识地走到镜子前,对着镜子看了一眼,这不看不要紧,一看之下,他有点惊讶地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变得这么光滑白皙了?

此刻的他,全身的肌肤就宛若婴儿一样,光滑无瑕疵,整张脸也变得光彩照人,十分透亮,他本来就属于那种清秀型的,不过之前的时候由于缺乏保养,所以看起来并不显得如何瞩目,不过现在却完全不一样了,即便是跟皮肤最好的女生相比也丝毫不逊色,整个人气质一下子就提升不少,不过他虽然皮肤超好,就像是牛奶一样,不过却不会给人一种小白脸的感觉,反而平添一种阳刚之气,让人不经意之间就深陷其中。

现在可以用帅得掉渣来形容自己吗?

萧白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十分满意地想到。

帅!

不过,自己的衣服肯定是不能穿了,现在该怎么出去呢?

萧白光着身子走出浴室,看到地板上脏兮兮的衣服,微微皱眉。

算了,还是打电话给前台,让他们买一身衣服吧。

穿着一身新衣服之后,萧白神清气爽地走出了宾馆,而这时候天色已经黑了。

他走出去之后,萧白的手机忽然响了。

夏浅菲?

萧白看着来电显示,心里微微一愣。

这么晚了,那姑娘打过来干什么?

不过他还是摁下了接听键,“有什么事吗?”

“萧白,后天就是我祖母的生日了,我是来提醒你的,准备的礼物可以亮出来了。”夏浅菲在电话里面十分欢喜地说道。

“后天就是老太太的生日啊?”萧白有点惊讶,他还以为还要过一段时间呢,没想到竟然这么快!

“嗯。”夏浅菲有点兴奋,“到时候我就去学校接你,呃,你现在已经不差钱了,所以就尽量买一身比较好的衣服,虽然我跟薛伯对此不是很介意,但后天可是很隆重的场合,如果太随便的话可不太好。”

“行,我知道了。”萧白随意地点点头,现在的他的确不差钱。

“还有,到时候云老爷子和五爷也会来,他们应该对你会比较感兴趣。”夏浅菲似乎想到了什么,又说道。

“他们对我感兴趣?我有什么能让他们感兴趣的地方?”萧白有点奇怪。

“你上次在五爷地盘上的大手笔震惊全场,让人记不住你都难好吧。”夏浅菲说道。

“就因为这个啊。”萧白无语地耸了耸肩,那玩意儿在他看来真不是什么要紧的东西,想要多少要多少。

“你别把话说得这么云淡风轻好吧,那可是价值三亿五千万的传世名作,怎么听上去在你这里就变成了随处可见的地摊货了?”夏浅菲比他还要无语,“反正你到时候就准备好,把自己打扮地帅帅地,我们来接你就是了。”

“嗯,明白。”萧白嗯了一声,随即就挂断了电话。

他看着脑子里那支美轮美奂的玉如意,满意地笑了笑。

而在这时候,二郎神忽然给他发送了一条信息。

“道友?”二郎神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兴奋。

“不知道真君有何事啊?”萧白眉头微微一挑,不知道二郎神找自己有什么事,连忙回道。

“道友,本神之前得到道友一瓶琼浆玉液,对于其他的酒再也无法入口了,所以这才腆着老脸来问问,道友是否还有那种美酒?”二郎神显然爱酒成痴,急忙问道。

“呃——”萧白没有立即回答,支支吾吾了起来,显得有点为难。

“本神知道那种美酒必定极为珍贵,而且产量也极少,奈何本神没别的爱好,就喜欢喝酒,所以道友看能否——”二郎神见萧白似乎有点为难,也觉得自己的要求有点强人所难了,赶紧说道。

“不瞒真君,这种酒的确很少,所以我手里目前也只有不到十瓶而已。”萧白假装十分为难,无奈地摇了摇头。

“还有十瓶之多?”二郎神一下子就兴奋了,赶忙说道,“如果道友肯割爱的话,本神愿意付出任何代价来交换!”

任何代价?

萧白心里微微一动。

他这样说,无非就是想得到二郎神手里的那些顶级功法罢了,现在光是有修行之术还不够,更重要的就是提升自身的战斗力,这对于他来说才是目前最紧要的。


[返回]

温馨提示 所有数据信息 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