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行情>

我在写作业叔叔在上我,挽起裙子跨开双腿坐下去

发布时间:2022-08-16 15:46 已有: 位 网友关注

“今日是家宴,大家都不必拘谨!”王诲乐呵呵的,由着自己的小孙子给自己敬酒,一杯敬,接着又是下一杯,好不热闹。

桂喜儿亲自端了一壶好酒,给次桌的二人斟满,“两位少侠,这是老爷子特意吩咐我拿出来的,上好的竹叶青!”

“不了不了,我们还是想多吃点菜。”程淼淼自上次吃醉了酒,长了记性,再加上怕误了事,便没有喝。

她夹起一个肉丸送到叶清平的碗中,“喏,我看那个肉丸子就不错。”

她装模作样夹了一个肉丸子,小声道:“可以了吗?”

“嗯。”

二人一前一后,借故离开酒席。

此时,春姑已在西苑内接应。

“那至阴法阵我已问过师父,只需书写四道火符,再以精纯内力催动,即可破解!”

叶清平手掌一翻,四道赤色火符已然出现,不等春姑开启机关,火符便先一步没入墙壁,他作为破阵人,感应到那端触动,立时发力,直觉法阵动摇,瑞粼亦在努力挣扎。

就快成功了!

忽然,在众人兴奋之余,春姑面色一变,又变成原先那副活死人的样子,“喜鹊……喜鹊来了。”

喜鹊?

程淼淼回过头去,见到桂喜儿那张虚浮的笑脸。

“哟,二位少侠怎么在这儿啊?”

桂喜儿自顾自走进来,白了一眼春姑:“你这疯婆娘,还不快滚?”

春姑直挺挺走开了,嘴里仍叨叨着:“喜鹊,喜鹊的爪子最厉害了。”

“喜鹊的爪子……要小心……”

“二位少侠,酒都没喝呢,怎么就走了?”

桂喜儿仍拿出先前那玉壶竹叶青,直直递到二人面前:“这么个破院子,有什么好稀罕的呢?”

喜鹊的爪子……要小心?

程淼淼觑着桂喜儿那双骨节分明、筋脉凸起的手,忽拉着叶清平往后倒退。

“小心!”

那竹叶青,已自对方手中抛出,再用力一催,酒浆破壶而出,四散溅射,所及之处,无一不暗沉难闻。

叶清平迅速弹出一粒香丸,再以剑光闪了桂喜儿的眼睛,反手带着程淼淼冲到院子里。

“二位少侠这么着急,是要去哪儿啊?”

不知何时,院子里已聚集了一帮人,王家的人。

王诲微微侧着脸,眼皮耷拉下来,因而显得很阴森狡诈,“酒席还未用完,二位少侠就急着走了?也太不给老夫面子了。”

“前辈的厚爱,晚辈消受不起!也请前辈好自为之,莫要沉迷旁门左道!”叶清平直言归劝道。

“哦?你们知道了?”王诲笑了,笑得很阴险,“既然知道了,就怪不得老夫手狠,桂喜儿!杀了他们。”

他的眼神忽然附上无限贪婪:“不过,要留这小子一个全尸,他的修为体魄,可比那妖物强多了!”

“我靠!你这死老头可真孙子!”程淼淼破口骂了一句,手上布条转动的更加剧烈,直欲成为一股旋风,临了还不忘对叶清平道:“小叶!现在就是迫不得已之时!打呀!”

叶清平目光如炬,挽了个剑花,暂且回击了一下桂喜儿,“此处对我们不利。”

“那你是想?”

程淼淼当即领会,二人迅速交换眼神,并肩飞身离开院落。

桂喜儿在后面紧追不舍,掌风一道道袭来,留下漫天墨绿色的风气。

“要想生活过得去,头上怎能没点绿!桂喜儿管家,你这招是否叫‘原谅绿’?”

“黄口小儿!竟敢如此戏谑我们碧水门的掌法!”桂喜儿瞬间被激怒,出招比原来快了十倍不止,绿光层出不穷,让二人目不暇接。

程淼淼意在让他怒中出错,自曝其短,她一边周旋,一边学着桂喜儿之前劝酒的贱样:“哟~瞧您说的,碧水门这名字一听就全是绿,难不成你们门派都所有人都被绿过才会想到这个绿水门的门派名?”

程淼淼的这一番话成功的让桂喜儿愤怒了起来,他用尽全身力气去追赶程淼淼,有一种不将程淼淼打死不罢休的感觉。

他们的打斗引起了很多人的观看,只是热闹不是那么好看的,由于三人的内力强势,闪躲之余竟有掌风落下,向下面的众人袭来。

众人纷纷四散开来,生怕那些不长眼的光一不小心就向自己身上袭来。

底下场面混乱起来,桂喜儿仍与程、叶混斗不止。

王府里,王诲因年事已高,不便走动,只能找个看似安全的地方躲着,其他的人为了不殃及自己,都逃散了。

慌乱之中,谁都没注意到,有个人的身影正在渐渐逼近。

王诲感觉背后发凉,他一转头,一道寒光闪过,他连忙闪躲,躲闪之中又因年迈而摔倒在地。

他看着挥刀之人,竟是那个疯傻的春姑,连忙阻止,“春姑,春姑,我是王诲,我是你主子。”

“呵。”春姑冷笑一声,“主子?春姑可不记得有您这位主子,春姑只记得大夫人是奴婢的主子。”

说话间,春姑的眼神越发的狠厉了起来,手中握着刀向王诲步步紧逼。

赶来的大少爷带着一群人看见这一幕,急忙叫住了她:“春姑,住手。”

春姑见他这样为王诲担心,不禁有点心凉,手中的匕首一下子抵在了王诲的脖颈处,“大少爷。奴婢今天就让你看看,这王诲,不,这无耻老贼,他到底是怎样个面目。”

说完,她恶狠狠在王诲脸上啐了一口:“说!当初,你是怎么逼死正妻,又厚着脸皮把那贱人扶为正室的。”

王诲眼神躲避着,不敢与春姑对峙,“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呵。”春姑冷笑一声,“怎么?不敢承认了吗?”

“还是说你已经忘记了当年那些事情?要我一五一十的说出来吗?大少爷的亲娘是怎么死的?二夫人又是怎样踩着大夫人的尸骨上位的?难道这些老爷不是比我更清楚吗?”

她的质问声响彻了这个庭院,把年轻一辈的人都听懵了。

“父亲,春姑所言,可是事实?”

大少爷呆愣住了,他感觉自己才刚刚认识他的父亲。大少爷老奴今日就将所有的事情告诉你。你的亲娘,府中的大夫人,就是被你的这个畜生爹给活活逼死的……”

“住嘴。”王诲不知是心虚还是生气,连忙看向大少爷,“儿啊,不要听她胡说八道,我怎么可能害死娘亲呢?根本就是污蔑。”

“胡说八道的倒是是谁?你在外头养着小妾可是假?日日不着家,欠了一屁股债惹得那帮人来府里胡闹是假?”

春姑语带哽咽,嗓子也哑了,“可怜了夫人,为了你,她没日没夜的操心,最后因为那帮人的惊吓动了胎气,你敢说,夫人难产而死不是你的原故?”

此时的王诲已经浑身瘫软,微微闭着眼睛,不敢面对厉声质问他的春姑以及脖子上那把寒浸浸的刀,但嘴里却字句清晰的说道:“那并非我本意,春姑,很多事,你并不清楚。”

“当年我白手起家,不惜借钱做生意,就是为了让玉芬过上好日子,我不敢回家,是怕追债的人堵到家里,我几次三番,过家门而不敢入,就是为了不让别人发现我回家了,但我也在暗中接济家中,却不想他们还是找了过去。”

“至于二房……”王诲浑浊的老眼动了动,“她是第一个支持我做生意的人,我一直视她为红颜知己,绝没有纳她为妾的意思。之后,玉芬就发生了那种事,若不是二房伴我左右给我支撑,我只怕早就撂下家里,追随玉芬去了。”

春姑一字一句听下来,只觉得心里那堵长满阴郁青苔的墙正在崩塌,怎么会是这样?

怎么会是这样!

二房上前几步,只是对着王诲,无言流泪。

王诲回以她安慰的眼神,二人都没再多言,默契如同一人。

“春姑,这些事,其实父亲都告诉过我。”

大少爷的话,无疑是对春姑心中危墙的最后一击,“二姨娘一直待我很好,在我弱冠之时,便将过往的一切悉数告知于我,父亲也晓得,也同我讲了许多……何况这么些年,二姨娘始终只是个姨娘,并不是父亲的续弦,而我生身母亲的正室之位,从未动摇过。”

“大少爷,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春姑仍不愿意相信,“夫人是因他而死的啊!”

“我……晓得。”男子面上显出悲容,但很快便压了下去,“但逝者已逝,再去追究又有何意义呢?”

春姑犹豫了。

“春姑,你杀了我吧!这么多年过去了,每当午夜梦回,我总能见到玉芬的脸,她还是像当年那么美,你杀了我吧!也好让我去见她!”

春姑双眼失神,这就是真相?这竟是她心心念念了数十载的真相?

手中的刀,似乎有些握不住了。

可是,王诲到底是对不起夫人!

还有他暗中做的缺德事……

春姑蓦地回神,正要下杀手,却被人狠狠推了一把,身体失衡,向后猛退几步,刚想卷土重来,已被几个年轻力壮的家丁包围了起来,也不知是谁先踹了一脚,她猛地跪在地上,接着一顿拳脚相加便向她袭来。

晃动的人影中,大少爷只甩了她一个冷眼,便扶着王诲离开了。

春姑渐渐露出自嘲的笑。

王诲啊王诲,你真不愧是收买人心的高手……

房屋上空,三人仍在缠斗,桂喜儿觉出自己力怯,忽而瞥见被家丁殴打的春姑,计从中来,连忙抽身,自袖中甩出一把匕首,直指春姑。

“不好!”程淼淼立即转向,布条紧随而去,打掉他手中匕首,却不曾想,对方就势打出一掌,仍要置春姑于死地。

无论是程淼淼还是叶清平,都来不及去解救。

空气凝结,所有人都来不及反应,唯有那道绿光畅通无阻。

但出乎意料的是,一抹炽热明烈的颜色,迅捷地对上那绿光,如烈火对上浮冰,轻松便化解了。

一声通透嘹亮的鸣叫,穿透人间,直达苍穹。

王家人俱都面色大变。

只见一兽影自废弃房屋中奔出,直向太阳,周身现出无限光芒。

那炽热明烈的颜色,在可憎之人看来,刺眼无比,而在善良之人看来,却是柔和温暖。

王诲和桂喜儿,深受其害,竟至于双眼灼痛不能视物,痛得几乎要满地打滚。

还有的王家子弟,脸颊仿若被三昧真火烧过,哭叫着自己毁了容。

瑞鹿之火,照尽人间善与恶。

看见此景,程淼淼欣喜又激动,忙唤道:“瑞粼!”

听见交换声,那通身温暖的小兽便来到她身边。

“瑞粼,你没事就好……”程淼淼抚着他的兽角,一时欣慰,情难自抑。

叶清平审时度势,万分冷静,“此地不宜久留,趁他们分神,快走!”

“那春姑怎么办?”程淼淼的目光向下找去,却已不见春姑人影。

这次大战带来的影响,直接掀翻了离国,无论是贵族皇室,还是坊间平民,都在议论那天看到的绿光和后来出现的通天神迹。

不同版本的说书戏剧,在茶馆、酒楼、甚至是妓院,日日夜夜地流传着。

而王家无论如何掩饰,也敌不过流言蜚语,平日那些看王家不顺眼、或是真真正正受其荼毒的人们,都来为王家目前的骑虎之势添一把火,短短几日,王家的主心骨王诲便病倒了,而这次,似乎难以回天。

因影响过大,身为离国君主的离明公,不得不上告朝歌,下以慰民,把王家的全部产业暂且交由皇室子弟打理,自己则亲自对王家子弟进行会审。

听到这些消息时,程淼淼正在山洞里,给瑞粼熬草药。

“来,瑞粼,乖乖把药喝下去,姐姐给你做果汁喝。”

自从那日瑞粼拼尽全力助他们逃离,之后便再没什么精神了,火焰花纹直接变成一道再普通不过的红褐色印子,兽角与眼睛也再无之前的光泽。

看上去,就像一只寻常的虚弱的小兽。程淼淼心知这草药不过是杯水车薪的调理品,一时有些感伤,又怕瑞粼瞧出来,便拍了拍叶清平:“小叶,这两天王家有消息没有?一想到王诲那糟老头子我就来气!”

“据说三日后,便是离明公提审王家老小的时机,看样子,王家算是栽了个大跟头。”

“能让一国之君亲自提审,也算是他们的殊荣了。”说着程淼淼忽然想起了什么,摸着下巴笑了:“那你呢?王诲可是想把你……”

“我已经传书给师父了,师父说,会以伏蕴派的名义,向王家问责。”叶清平精神一振,只觉得神清气爽,心中快慰不少:“如此一来,王家牵连甚广,就算离明公有意包庇,也不能够了。”

“可以啊小叶,你总算不那么意气用事了。”

叶清平失笑,合着自己之前都是在意气用事?又仔细想了想,好像也没什么毛病。

“以前我一直觉得,路见不平,必当拔刀相助,如此方能还这世间一个太平,但是这几日下来,我才发现自己想的太简单了。

程淼淼挑挑眉,看到叶清平的进步也是很欣慰的:“嗯,你能这样想,也算很好。”

接下来的几天,程淼淼留下照顾瑞粼,叶清平则作为证人之一奔赴提审现场,为什么说是证人“之一”呢?那是因为除了叶清平,春姑、李洪安,还有那天被迫害的夫妇一家,以及若干跟王家结过梁子的人,都去现场作证了。

听叶清平说,一开始,离明公还对王家的罪证持有怀疑态度,并不相信这等世家大族竟做出过如此伤天害理之事,但随着一条条铁证的显现,离明公不信也信了。

“王诲!你可知罪!”

“罪民……知罪!”

王诲一把年纪,还坚持跪地不起:“罪民辜负了王上的期望,还给王上惹出这许多麻烦,以致让您分心朝政,罪民,罪该万死!”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离明公高坐宝殿之上,君主的威严当即便出来了,面对王诲这大大小小的恶行,他不惜怒骂:“孤当真是错看了你,错看了你们王家!”

而后,离明公几乎是想也没想,就下达了判决旨意:“商贾大家王氏,伤天害理,仗势欺人,可谓德不配位也,兼其子孙不肖,为祸民间,目无法度,着其满门抄斩、曝尸七日,其余九族流放为奴!”

“王上!王上开恩啊!”王致汾屁滚尿流爬出来求情,“小人有话要说,小人知道不少内幕,小人愿意揭发,小人愿意将功折罪啊王上。”

“小人也愿将功折罪。”

“小人也愿。”

随着王致汾的起头,平日里好吃懒做专靠王家养着的亲戚赶紧出来揭发,以求自保。

“这些人平时也没少吃王家的好处,一到关键时刻,却是倒戈最快的。”叶清平有点唏嘘,“不过最后离明公也没有应他们的愿,该罚的都罚了,不得不说,他是一个英明的君主。”

“哼,王家这也算是报应到头了!不过,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难道是觉得离明公的判决太严重了?”

“不是。”程淼淼轻轻摇了下头,沉吟道:“就是感觉不对劲,但又说不上来。”

“哎呀不管了!得赶快把这个消息告诉瑞粼!”

程淼淼一气儿奔到树下,今天阳光甚好,她特意把瑞粼抱出来晒太阳,瑞粼也很开心,还说要尝尝她做的“冷饮”。

程淼淼只觉此话渐渐虚无,不由得喊了一声,“瑞粼?”

瑞粼微笑不语,身上皮肤血肉快速消散着,成为万千光点飞速逝去。

“瑞粼!”

程淼淼连忙抱住他,叶清平跑过来一看,却愣住了,末了,只是站在原地扼腕叹息。

“瑞粼……”

她明白了,草药的确没什么作用,只不过是瑞粼强撑着一口气而已。

现在王家得到处决,它心愿已了,就该走了。

“谢谢你们……”

瑞粼的道别,随风化作一股淡淡的青烟,程淼淼仍保持着抱的姿势,一颗泪珠落在草地上。

“瑞粼……再见……”

青天白日,城郊墓前。

这里是王家的私人墓园,因抄家尚未波及到这一处,是以此地还是一块净土。

“大夫人,从今以后,春姑不能来祭拜您了……”

纸钱一张一张,放进破旧的火盆里,随着平静女声的诉说,很快燃烧殆尽。

那因焰火灼烧而卷曲的纸钱,很像是不得已的人生。

“春姑恨了这么多年,事到如今,也该放下了。”春姑对墓碑磕了头,眼中一片清净。“我想开始新的生活,忘了王家,也忘了您。”

她眼前忽然浮现以往大夫人的音容笑貌。大夫人因长她两岁,二人又亲密,是以一度以姐妹相称。事到如今,也算是用自己的方式,为姐姐报了仇吧。只不过代价是辜负了青春,满头华发罢了。

春姑站起来,又对着墓碑鞠了一躬,转身欲走……

却迎面吹来一阵突如其来的攻击,是强劲的罡风,直直扑到她头脸上,引得她狠狠向后一翻,栽了个跟头,仿佛五脏俱碎。尘土飞扬,她再也没有爬起来的力量。

鲜血,缓缓从她七窍中流出。

“是……你……”

程淼淼如愿以偿得到了这次任务的奖励:法器、大门、金条。

“这玩意儿怎么跟乾坤圈似的。”

走在离开离国的小路上,程淼淼把那法器,一对金镯对准太阳,仿佛在玩套圈游戏,不一会儿又往胳膊上一套。

“呵,好家伙,我是哪吒呀。”

叶清平瞧见她对两样好物儿咋咋乎乎,也没多问,只是静静走着,却听不远处有人招呼:“两位客官,这大暑天的,何不坐下来吃碗茶呀!”

“哎,好啊好啊!”程淼淼见这招呼的老伯亲切,自己也确实是渴了,就赶紧小跑过去,挑定一个凉快地方坐下,“小叶!快来


[返回]

温馨提示 所有数据信息 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