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预算>

校花被C得合不拢腿,清纯校花高潮娇喘喷白浆

发布时间:2022-08-27 13:51 已有: 位 网友关注

时御寒的言辞之间,谈条件的意思格外明显。

慕倾城愣了片刻,本能的双手环抱胸前:“我拒绝。”

一起洗澡要脱光光,一起睡觉好歹还有睡衣被子不是?

对比之下,洗澡起睡觉可是尺度大多了。

“二选一。”

他在逼她,她知道。

下意识的拧了拧眉,慕倾城小声嘟啷:“我可不可以选择第三种?”

“你以为呢?”

这意思,就是没得商量咯?

慕倾城缩了缩脖颈,看着厉斯沉的眼眸里满是防备。

她明明一个字都没说,时御寒却从慕倾城的眼神和神情时御寒就能看出她心里所想,他俊眉微蹙:“收起你龌龊的心思,我暂时对你提不起兴趣。”

时御寒的话,可谓是分外的不留情面了。

只是听着,慕倾城突然没来由的觉得生气,然后炸了毛。

她拉近和时御寒之间的距离,双手叉腰没好气的质问:“怎么就提不起兴趣了?姑奶奶长得如花似玉,沉鱼落雁,闭月羞花,身材更是万里挑一,你自己不行就说我心思龌龊?有没有天理?”

说话的时候,慕倾城还刻意的挺了挺胸。

时御寒眸光微闪过讶异,随即似笑非笑:“身材确实不错,然而……”

男人欲言又止,慕倾城等了好一阵没等到他的下文,焦灼询问:“然而什么?”

“真的没兴趣。”

慕倾城:“……”

没兴趣?

没兴趣的好,她还怕他有兴趣侵犯她呢!

心想着,慕倾城突然咧开嘴角笑了起来:“时先生的身份,对我一个已婚妇女确实是不该有兴趣,这样太掉价了。”

“这样,我选陪你睡。”

说完慕倾城话音微顿,几秒钟后又道:“时先生,你先稍等一下,我去为你准备新的毛巾和洗漱用品。”

说罢,没等时御寒开口应答慕倾城已经徐步而去。大概五分钟后她回来了客厅,将一张干干净净的浴巾,一条毛巾以及新的牙膏牙刷剃须刀放置在沙发上,笑盈盈的说:“时先生,你可以先去洗澡了。”

时御寒本来情绪没有任何问题,但是在看到慕倾城早就已经准备好了男人用的东西后,突然心底滑过丝丝不悦。

慕倾城准备的这些东西,是为她陆沐风?

时御寒思绪到一半之际,慕倾城突然开口唤他:“时先生,你怎么了?”

男人没作任何反应,只是目光深邃不见底的盯着慕倾城的脸看。

大概盯着她看了一两分钟后,男人喉结微动,鬼使神差的问:“慕医生,你这些东西是为谁准备的?”

为谁准备的?

并没有特定为谁,就是习惯性的在家里备着而已。

“我如果说是惯性准备,你会信吗?”

时御寒饶有深意的“哦”了一声:“真的只是惯性准备?”

“如果时先生调查的更深入一些,应该会知道我跟我老公的状态。”说着慕倾城一顿,片刻后继续:“另外我还有个弟弟,我准备这些东西无可厚非。”

慕倾城话落,时御寒径自拿了慕倾城为他准备的东西进了浴室。

随着浴室的门关上,有细微的流水声滴滴答答的落入慕倾城的耳畔。

她的心里慌乱无措的很,满满都是时御寒的身材和不可描述的位置。

这个男人,可真是妖孽。

这才多久的时间,居然就让她险些要为他痴迷了。

慕倾城你清醒一点,你是有夫之妇,逢场作戏可以,当真就不好玩了。

时御寒洗完澡出来,慕倾城还坐在客厅里。他迈步过去,语调自然而然的像是曾经说过无数遍一样:“给我吹头发。”

慕倾城明显的愣了一下,后才目光落到时御寒身上。

男人只裹了一条浴巾,完美的人鱼线没入腹部,往上一点就是轮廓分明的八块腹肌,再往上是胸肌……

时御寒的身材,真的是足以让所有女人为之神魂颠倒了。

本能的吞咽了一口唾沫,慕倾城小声的嘟啷:“为什么?”

男人冷冷掀唇:“没有为什么。”

然而即便如此,慕倾城倒也没说出拒绝的话来,不是不想,而是她的身体已经情不自禁的作出了反应。

她像是一个局外人,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拿了吹风机插入电源,望着时御寒微笑:“过来。”

时御寒很配合,三两步走过去在沙发上落座,任随慕倾城为他吹头发。

“嗡嗡……”

吹风机的风筒的声音,有些吵。

但慕倾城也好,时御寒也好,都觉得这声音分外动听,犹如天籁。

如此倒正好应了那一句:听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跟你一起听的人。

时御寒是干脆利落的一头短发,吹干只需两分钟。

关掉吹风机的瞬间,慕倾城好像是找到了自己,她急忙抬起手抚了抚耳畔的发丝,然后略微不好意思的低喃:“我去放吹风机,时先生可以先去房间里睡觉。”

时御寒轻轻摇头:“不困,我陪你。”

“……”慕倾城嘴角几不可见的抽了抽,小声拒绝:“我家里,我轻车熟路,你还是先去房间里睡觉吧。”

慕倾城刚说完,男人略凌厉的语调落入她耳畔:“说过的话,我不喜重复第二遍。”

时御寒都这么说了,慕倾城自然是不好再说什么。她悻悻的“哦”了一声,应了好便去放吹风机。

放好后一个侧身,慕倾城和时御寒身体来了个亲密接触。

他坚硬如铁的胸肌腹肌紧紧靠着她,惹得她浑身一阵轻微的颤栗。

本能的退了两步,慕倾城红着脸低喃:“我去下洗手间。”

时御寒没说话,慕倾城权当他是默认了。

她迈了步伐就要走,男人却是圈住她的腰肢一带,将她整个人再次拥入怀里。

她的脸紧紧贴着他的胸膛,他胸腔里那乒乒乓乓跳个不停的心跳声,都能被她清晰不已的听了去。

尴尬,慕倾城觉得此刻无限尴尬。

该死,为什么要答应他啊?明知道他不行,无法对自己做什么,但是竟然该死的期待呢!

慕倾城啊慕倾城,你不只是有病,还病的不轻啊!

“倾城。”

时御寒唤了慕倾城的名字,毫无征兆的那种。

慕倾城听过很多人唤自己的名字,可是从来没有人唤这个两个字唤的如同时御寒一样好听。

他好像天生就是比别人拥有更优越的一切,金钱,权势,地位,外貌,声音……等等。

慕倾城想:像时御寒这样的男人,便是所谓上帝的宠儿吧。

下意识的“嗯”了一声,慕倾城反问时御寒:“时先生,怎么了?”

“你真是人如其名。”

EXM?

人如其名?

这个时御寒,是在撩她吗?

这……这听起来俨然是情话的节奏啊。时御寒是在撩她吗?这听起来俨然是情话的节奏啊。

咕噜咕噜的转了转眼珠子,慕倾城暗自思索了好一阵,方才小声的试探性的出声:“人如其名?”

慕倾城本以为时御寒会否决,他应该只是一时冲动。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时御寒不只是没有否决,还大大方方的承认了。

他不以为然的挑着眉眼,目光灼灼的盯着慕倾城白里透红的小脸:“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额……”

慕倾城抽了抽嘴角,禁不住的腹诽:这不是李延年歌吗?这个时御寒,怎么还吟起诗来了?

人如其名?

这是在夸她好看?

虽然她的确是长得美若天仙,但被时御寒这么夸,还用李延年歌来夸,实在是……好害羞呢!

面颊愈发红了,同时慕倾城看着时御寒的眼神里都透露着浓郁的期待。

至于那期待从何而来,又是尚未可知。

慕倾城眼里的期待时御寒清晰的捕捉到了,他突然的垂下头去,唇瓣落到了慕倾城的唇瓣边上。

隔着一公分的距离,慕倾城和时御寒能够清晰的感知到对方的呼吸和身上的气息。

暧昧,肆无忌惮的蔓延开去。

慕倾城不只是脸颊红,滚烫滚烫,连带着身上都是。

她眨了眨眼睛,想要让自己稳住思绪,不要溃败不成军,却不得果。

最终只得呼吸紊乱,面红耳赤的提醒时御寒:“时先生,你……你能不能离我远一点。”

慕倾城身上也好,嘴巴里也好,都有一股淡淡的香气儿。因为离得近,所以她一说话时那些香气儿就直往时御寒的鼻息之间钻。

时御寒身体里隐藏的浴望被唤醒,他的呼吸跟着急促起来,开口的话语带着丝丝警告:“慕倾城,你在玩火?”

玩火?

她什么都没做,算是哪门子的玩火?

思绪至此,慕倾城本能的摇着头:“我才没有。”

“哦?”时御寒意味深长的掀了掀唇角:“那你就是在勾弓丨我?”

“……”慕倾城觉得自己像是听到了什么很好笑的笑话一般,先嗤笑了两声,而后才是唇瓣微动:“勾引?时先生,你对勾引是不是有什么误解?”

男人没吭声,只是看着她,似乎是在等她说。

慕倾城也没扭捏,清了清嗓子便是继续开着口:“即便是我饥不择食要勾引一个男人同我发生点什么,也要找对人才是,像是时先生你这样的男人,我怎么可能明明知道你不行,却还是要勾引你呢?这不是自讨没趣吗?你说呢?”

这世界上,但凡是个雄性,就忍受不了被质疑他的雄风。

时御寒听着慕倾城一来二去的话,顿时脸色一变,眼神里有浓郁的嗜血光芒四下蔓延开去。

他没说话,慕倾城却是觉得背脊直泛凉。

这个男人,想要做什么?

这么看着她,好渗人啊。

“时先生,你……”

慕倾城话未说完,时御寒突然的开口打断了她,寒气逼人的眸眼里满是不见底的讳莫如深:“慕倾城,你竟敢说我不行?”

EXM?

她说他不行?

明明就是时御寒自己到医院来找她治疗那方面的隐疾,是他自己先承认了他不行好不好?现在她这么说无非是顺应他的身体状况……

他呢?

他倒好,竟觉得是她在说他不行。

这逻辑,分明很有问题啊。

“时先生。”慕倾城唤了时御寒,一本正经的想要跟他说道清楚:“我觉得你可能是误会了,不行是你带给我讯息,我不过是……”

奈何,某男人并没有任何要跟慕倾城说道清楚的想法。

她说到一半他突然将她拦腰扛到肩膀上,直奔卧室。

将她瘦弱娇小的身体丢掷到床上,他也随之俯身压了过去。

男上女下的姿势,显得时御寒身强体壮。

慕倾城在他的臂弯里,小脸上布满了慌乱:“时御寒,你干什么?”

这不是慕倾城第一次叫他的名字,但却是时御寒最喜欢的一次。

他终于在她的脸上看到了不一样的情绪,虽然是凶他的,但好在不是伪装出来的。

“干……”时御寒欲言又止,沉默大概五秒钟后,又继续:“你。”

“额……”

慕倾城以为自己听错了,怔怔的盯着时御寒那魅惑众生的绝世容颜看了好一会儿,才后知后觉的找到了自己的思绪和声音:“你……你就是个混蛋。”

“很久以前,有个女人也这么说过我。”说着时御寒话音一顿,他看着慕倾城的眼神都显得愈发灼热了些:“慕倾城,你认识她吗?”

认识她?

她是谁?

“时御寒,我认识你大爷的。”心想着,慕倾城没好气的怒呵:“我告诉你,你最好快点从我身上下去,不然我告你强抱我……”

“强抱?”时御寒低喃了一遍慕倾城的话,看着她的眼神俨然是一副看白痴的姿态:“你觉得偌大的A市有人敢管我时御寒的事?嗯?”

这话还真不是时御寒开玩笑,而是真的。

慕倾城的张牙舞爪被她不情不愿的收敛了起来,她闭着嘴巴不吭声,但是那眼神里却是一刻都不曾离开过时御寒的脸。

她倒要看看,好好看看这个男人要对她做什么,能对她做什么。

其实慕倾城也很好奇,一个那方面都不行的人,面对女人到底会做些什么呢?

两个人四目相对了大概半分钟的样子,慕倾城突然觉得大腿上有什么坚硬的东西顶着自己。

她的大脑有一瞬间的当机,后才恢复正常的思绪。

EXM?

那是……时御寒的某个不可描述的东西?

他……他对着自己有了反应?

真的假的?

本能的睁大了眼瞳,慕倾城看着时御寒的眼神里满是欣喜之色:“时先生,你……你是不是有反应了?

时御寒当然知道自己有反应了。

他只是对别的女人没兴趣而已,不是对她没有。

不过面对慕倾城有些欣喜的询问,时御寒还是做出一副很意外的模样:“好像是。”

慕倾城推开时御寒,然后翻身坐起来仔细的盯着他那将浴巾撑了个小斗篷的地方:“时先生,你为什么会有反应你还记得吗?”两个人说话的功夫,慕倾城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了纸笔:“你仔细跟我说说,我做个记录,对你的治疗想来会很有帮助。”

慕倾城很美,倾国倾城的那种美。

她此刻看着时御寒,面带欣喜拿着纸笔的模样,更是别有一番韵味。

只是看着,时御寒就没来由的觉得愉悦。

他不动声色的弯了弯唇角,而后故作不知懵懂的状态:“我不记得了。”

说着他从床上下来,走到窗户边将窗户打开。与此同时,他磁性性感的嗓音落入了慕倾城的耳畔。

他说:“把我外套里的烟跟火拿过来。”

慕倾城握着纸笔的手因为时御寒的话猛地一紧。

这男人,是把她当成他的佣人了吗?

吹头发?

拿烟和火?

心里吐槽着,实际上慕倾城也是悻悻的“哦”了一声就去给时御寒拿了。

大概两分钟左右,慕倾城走至时御寒的身侧,将烟和火递给他:“喏。”

男人接过烟,抽了一根含在嘴里,后才接过火点燃了烟。吸了一口,他把烟和火放置在慕倾城的手心里:“放回去。”

慕倾城抽了抽嘴角,没好气的腹诽:放你大爷的,时御寒,我只想撕烂你的脸。

不过想象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慕倾城一个字都没说就去给时御寒放烟和火了。

时御寒靠在窗户边上,看着了一眼慕倾城的背影就移开视线落到了窗户外边。

此时,夜已深。

因为天气很好的缘故,月明星亮的很。

时御寒夹着烟的动作格外的优雅,有魅力。他只是站在那儿,周身就有浓郁的惑人的气息四面八方的蔓延开去。

慕倾城放完烟和火进入卧室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这样的时御寒。

很唯美,如若是一副画卷一般。

虽然他要隔一会儿才吸一口烟,但那吞云吐雾的呼出烟圈的样子,真的是足以摄了慕倾城的心魄。

是错觉吗?

为什么她有种这样的时御寒似曾相识的感觉?

可是具体是在哪里见过呢?为什么印象那么薄弱?

慕倾城皱了皱眉头,深入的去想却又是完全不着痕迹了。

她摇摇头,暗自自嘲:慕倾城,你是疯了吗?你和时御寒分明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个极端,怎么可能似曾相识。你一定是被他所蛊惑,都产生幻觉了。

时御寒一根烟抽完,一个转身侧目就与慕倾城怔怔望着他的目光相对视上。

他不动声色的扬了扬眉梢,随之迈步靠近她,以极近的距离询问:“看够了吗?”

男人说话的时候,温热的气息都洒在了慕倾城的脸上,她感受着那专属于他的气息,脸颊刷的一下爆红了。

她张了张唇瓣,想要为自己辩解。

可努力组织词汇好半天,她又发现自己说不出一句辩解的话来。

终归,她只能不情不愿的应承下来:“我是在观察你现在的情况。”说着慕倾城一顿,片刻后又继续:“你是我的病人,我自然应该尽心竭力一些。”

说完以后,慕倾城都快要被自己的话所感动了。

唉,像她这么敬业的医生哪里去找?大晚上的都不忘记观察病人的情况。

“慕医生对每个病人都是这样吗?”边说,时御寒边似笑非笑的挑起她的下巴,强迫她迎着自己的目光,不能避开:“每个病人都能有此待遇,跟着慕医生回家来,用你精心准备的洗漱用品,睡你的床,抱你的人?嗯?”

“额……”

这个时御寒,是得了便宜还卖乖是不是?

要不是他死乞白赖,半胁迫半强硬的姿态,她能让他来?

他倒好,居然还用这样的语气来跟她说话。

“时御寒,你别太过分。”

于时御寒而言,慕倾城明明在生气,却要强忍着张牙舞爪的模样隐忍质问他时,简直是足以激起他最原始的浴望。

刹那间,时御寒身体的反应更甚之前,连带着他开口的语调都沾染了情浴:“慕医生,我想我大概知道为什么会有反应了。”

能够快点治疗好时御寒,对慕倾城而言百利而无一害,他话音刚落她便急切询问:“为什么?”

“因为……”

时御寒说了两个字就止了声。

慕倾城急的不行,眨巴了两下乌黑亮丽的大眼睛,继续:“因为什么?”

“因为你。”

慕倾城诧异的睁大了眼瞳:“额……因为我?时先生,你不是在开玩笑吧?你之前不是说,你只对……”

“现在多了一个你。”时御寒不等慕倾城的话说完,凛声打断且吐字清晰:“慕医生,你说我们是不是很有缘分。”

What?

很有缘分?

有个毛线的缘分哦。

她怎么有种时御寒是有了反应,精虫上脑想要套路她的感觉?

“时先生,你冷静一点。”边说,慕倾城边伸手抵靠在时御寒的胸膛上,小声的提醒:“你在来我家之前说过不会对我做什么的,你可别食言。”

时御寒没有理会慕倾城。

慕倾城心里没底,便是有些慌不择言了:“时先生,虽然你权势滔天,身份尊贵,不是我这样的小人物能够开罪得起的。但……”

慕倾城欲言又止,暗自组织了下语言,继续到:“但我慕倾城就不是怕事儿的人。你今天要是真的对我做了什么,我就算是捅破了天,我也要告你强抱。”

“你确定?”

三个字,时御寒问的格外有深意。

慕倾城因为慌乱没太注意,不禁连连点头:“我有什么不确定的。”

“那你最好是真的能够把这天捅破了。”

话音落下,时御寒在慕倾城目瞪口呆之际再次将她抱去了床上,然后准确无误的含住了她的唇瓣,展开了一阵漫长的亲吻。

这个吻,时御寒吻得格外用力,好像是要把慕倾城吞入腹中那般。

慕倾城的挣扎完全没有用,还被时御寒轻而易举的将她的双手举过头顶。

这个姿势,使得偌大的卧室内气氛愈发暧昧了。

慕倾城虽然对陆沐风没有什么念想了,也对这段婚姻不再抱有任何期待,但婚内出轨这种事情,她不屑于做。

她在等,等时御寒松开她。

五分钟的样子,时御寒的唇瓣从慕倾城的唇瓣上移开,他似乎本来也没打算对她做什么。


[返回]

温馨提示 所有数据信息 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