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预算>

走一步故意深深地撞总裁,坐在发紫的巨龙上写作业

发布时间:2022-08-20 15:15 已有: 位 网友关注

 江蓝一口老血卡在喉头,这不是咒着他死吗?

  “大胆逆女!”

  “逆女?我吗?”

  江轻舟指着自己的鼻子,绕着江丞相走了两圈,一边走,一边念念有词,“虽然初来乍到,可是也知道,江家的大小姐五年之前就暴毙身亡。江丞相难道是思女心切,导致精神失常?要不然,怎么连自己的女儿都能认错?”

  周遭早已经围满了看热闹的人,不停的有人指指点点。

  “是啊,五年前大婚前夕,江大小姐不就是暴毙身亡了吗?听说还是因为第二天要嫁给沈侯爷了,高兴过了头,一下子就没了!”

  “这五年来,一直没有听说那江大小姐还活着,怎么今儿个竟然冒出来了?你说这个人是不是江轻舟?”

  “我看不是吧?那江轻舟据说无德无能,相貌平平无奇!你看这个小姐,若她是江家大小姐,怎么可能不在京城百花榜上有一席之地?”

  每年开春,京城风雅人士都会评选出京城才貌俱佳的二十名女子。

  这江轻舟别说进榜了,就连评选的资格都没有!

  可是眼前的女子,肤白如雪,明眸皓齿,那通身的气质更是超凡脱俗,说是仙女下凡都不为过!

  若她真的是江轻舟,怎么可能不能入选百花榜?

 “你是我养大的女儿,就算是化成灰我也能认识,你耳后有一颗黑痣,你下巴处的伤疤是小时候爬假山的时候不小心跌倒的。”

  在见到江轻舟之前,江丞相也怀疑,他不信什么鬼神之说,更不相信已经死了五年的人还能起死回生!

  可是在见到江轻舟之后,种种迹象表明了,此人不是江轻舟还能是谁?

  他不知道哪里出了岔子,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江轻舟并没有死!

  “呵呵,真是好笑!我耳后的黑痣又没有藏着掩着,大家都能看到,江丞相不能仗着自己距离近,就以为只有你能看到吧?还有,谁的伤疤不是不小心弄的?难道还有人自己故意把自己给弄伤吗?”

  众人哄堂大笑,江丞相没想到五年之后的江轻舟这么伶牙俐齿,他说一句话,他就有数句话在那里等着。

  堂堂一个丞相,在这里居然沦为了笑话!

  江蓝气得面红耳赤,凶神恶煞的瞪着大眼睛说道:“江轻舟,我不管你有何居心,只要我有一口气在,就绝对不会让你的阴谋得逞!江家和沈家是百年世交,又岂能因为你三言两语的挑拨而关系破裂!你别痴心妄想!”

  “哦,既然如此,江丞相那么气急败坏又是为何?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江丞相是一个小肚鸡肠,喜欢斤斤计较的人呢!”

  江轻舟总是能够三言两语就能勾起江蓝一肚子的火!

  气得他发怒也不是,不发怒也不是,只能涨红了脸,浑身气得发抖。

  “江轻舟,你怎么可以这么说爹呢?我知道你生我的气,可是再怎么说,你都是江家的人!”

  在这里,最没有资格教她做人的人便是江轻云了!

  江轻舟一步一步走到江轻云跟前,似笑非笑的问道:“江二小姐口口声声说我是你的姐姐,难道,江二小姐是准备将姐夫还给我?”  江轻舟一语双关,一是她江轻云道貌岸然的指责别人,而自己呢,还不是抢了自己的姐夫,简直是五十步笑百步!

  二是提醒江轻云,她要是咬着自己不放,自己也不会让她好过。

  凡事讲究个向来后到,沈家和江家这门婚事,按理说,也是先落到她的头上!

  果然,江轻云嘴角抽了抽,瞬间变了脸色,一时之间支支吾吾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了。

  什么她都可以接受,可是如今让她让出沈浪,她是万万不会答应的!

  “姐姐,你怎么可以说这样的话呢?如今你已经有了孩子,一女不能侍二夫,这是大家都知道的啊!”

  在江轻云口中,江轻舟变成了那个不知廉耻,道德败坏,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坏女人!

  围观的吃瓜百姓又被带跑了,今天的热闹看得也太值得了,堪比一场大戏,精彩纷呈,处处高潮!

  “你怎么知道,这孩子就不是沈浪的呢?”

  想看她江轻舟笑话,门都没有!

  她和沈浪从小订下的娃娃亲,若是在成亲前已经有了亲密的接触,在大梁朝也不算是什么稀罕事,既已订了婚,那便是以只脚迈进沈家的人了!

  自古母凭子贵,在大梁也不例外!

  如果这孩子真的是沈浪的,那岂不是?

  只有江轻云心里知道,这事绝对不可能!

  五年前,江轻舟被她下了合欢散,她明明是在山洞里被人毁了清白。

  这个时候,居然把这个锅往沈浪头上扣!

  “你胡说,五年前——”

  江轻云欲言又止,紧要关头,还是把到嘴边的话给咽下去了。

  她不能不打自招,自己可是京城有头有脸的名门闺女,怎么可以不打自招自己给自己的亲姐姐下药这样见不得人的事情呢?

  “五年前,爱女沈轻舟突发恶疾,暴毙身亡,五年来,老夫日日思念爱女,食不知味,夜不能寐!老夫思女心切,这才错认了姑娘!”

  江蓝拱手作揖,彬彬有礼。

  江轻云瞬间傻了眼,爹不是说来清理门户,给她做主的吗?怎么转眼之间就变了卦了?

  “爹!”

  江轻云娇嗔的叫了一声,若是平时,江蓝最吃女儿的这一套,只要江青云一撒娇,不管是多贵的东西,多难办的事情,他都会一一满足她!

  可是今日不同,大庭广众,那么多雪亮的眼睛盯着,他可不能出了一点纰漏!

  若是让人知道他堂堂一个丞相大人,居然为了江家的颜面,竟然将自己的亲生女儿沉了江,他的一世英明岂不是就全毁了!

  他可是德高望重,人人敬仰的江丞相啊!

  果然,一听到江丞相这么说,大家纷纷对这个发迹斑白,一生为朝廷做贡献的老人致以了十二万分的同情。

  “江丞相,人死不能复生,节哀顺变!”

  江轻舟不禁佩服姜还是老的辣,江蓝就这么轻而易举的就扭转了局面。

  可是,对上她江轻舟,就想这么轻而易举的完胜,未免也太简单了一些吧?

  “既然是误会,我自然是不会和丞相大人计较。我看着大人面慈心善,就想起了我那不幸暴毙身亡的爹爹。既然我们同病相怜,不如江丞相收我为义女如何?”  百姓们一片叫好声,如此一来,岂不完美?

  江轻语吃惊的瞪大了眼睛,还可以这么操作?

  就连见惯了风风雨雨的江蓝一时之间都不知道如何回答才好,应下吧,那不是引狼入室吗?

  他心里清楚,眼前的人就是对他怀恨在心的江轻舟。

  不应吧,自己前一刻情深款款的表达对爱女的思念之情,这不是自己狠狠的打了自己一耳光吗?

  江轻舟看到江蓝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的模样,顿时心里大爽。

  什么江家,王家,她才不放在眼里!

  她只不过想让江家的人不痛快罢了。

  如今看到他们心里添了堵,她心里便痛快了!

  “我不过就是说说而已,江家是高门大户,繁文缛节一定众多。我不过就是一介草民,闲云野鹤惯了,定也不会习惯!只是一句玩笑话而已,江丞相不必如此为难!”

  “星辰大夫!马车已经到了,是不是可以走了?”

  江轻舟一转身,居然看到康王身边的小卫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身旁。

  而他的身后,是一架华丽的马车,枣红色的高头大马就像是威风凛凛的将军一般俾睨天下,好不威风!

  “这是怎么回事?”

  今天的“惊喜”是不是也太多了一些。

  “康王交代,星辰大夫是贵客,从今往后,这台马车就专供星辰大夫使用!”

  “娘亲,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马车呢!”

  孩子就是容易高兴,看到新鲜事物,立即就被吸引了过去。

  他绕着马车转了两圈,这里摸一摸,那里看一看,金丝银线绣着繁复的花纹,那盘旋而上的金龙栩栩如生,眼珠子是用黑曜石镶嵌而成,仿佛随时可能从帘子上一跃而下,飞上九霄云端!

  “娘亲,你看,这里还有康王府的标志!九爪为龙,八爪为蟒,一,二,三,四——还真的是八只爪!”

  “啧啧啧,还真的是康王府的马车,这一架马车,全京城独一无二,据说上头的珍珠,都是南海进贡的,还有这云绸,据说冬暖夏凉。这姑娘能得到康王的青睐,难怪看不上江家!”

  “可不是吗?我听说,这星辰大夫,医术精湛,千金难求。只要她愿意,想挣多少银子没有啊!”

  “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难怪江家的人这个时候跑来认女儿呢,原来是想搭上康王这条船啊!”

  原本恭维江家的人,如今因为这一台马车的出现,全部一边倒向了江轻舟。

  好事谁会嫌多?

  江蓝气得脸都绿了,一副春来江水绿如蓝的绝美画卷,看得江轻舟心里一阵痛快。

  她虽然不知道二皇子康王怎么突然这么好心,还派了马车来接她,但是不得不承认,康王的的确确是做了一件大好事!

  “星辰大夫,小公子,请上马车吧!康王已经恭候多时了!”

  “娘亲,坐马车咯!”

  小子昂牵着娘亲的手来到了马车跟前,与其在这里浪费时间,不如早点去给二皇子看病!

  帘子放下的刹那,江轻云投过来了两道阴狠的目光,为什么,江轻舟总会轻而易举的赢得所有人的目光!

  明明她比江轻舟聪明,比江轻舟漂亮!


[返回]

温馨提示 所有数据信息 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