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预算>

如何自罚必须非常疼可动隐私,神女h玉腿抽搐泄

发布时间:2022-08-20 15:15 已有: 位 网友关注

  沈浪的脸色就像是调色盘一般,所以,眼前的人既是江轻舟,也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星辰大夫?

  “如何?”

  江轻舟胜券在握,若是一般的小病小灾,沈浪也不会大费周章的找到自己。

  但凡找到自己的,又岂能那么容易放弃?

  看到沈浪没有当机立断的拒绝,甚至是出现了一份迟疑,江轻云顿时慌了!

  等了这么多年,她可不能输!

  “沈哥哥,你信我,她都承认她是五年前与人私奔的江轻舟了,又怎么可能会是赫赫有名的星辰大夫呢?她连医书都没有看过一本!”

  一时之间,沈浪也不知道自己应该相信谁说的话了!

  “星辰大夫?需要帮忙吗?”

  康王府守门的家丁远远的看到星辰大夫和两个人说话,一开始并不想多事的,可以当她看到江轻云狰狞的表情时,就意识到了事情不妙!

  星辰大夫可是康王殿下的座上宾,她要是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出了什么事情,康王首先饶不过的就是自己!

  “不需要,谢谢!”

  该说的她都已经说了,相信沈浪也听明白了,至于相不相信,也不是自己能左右的!

  “子昂,我们走!”

  “好!”

  江子昂脆生生的应道,昂首挺胸的跟在娘亲身后,头也不回。

  “娘亲,沈浪到底是不是我爹爹?”

  在今天以前,他真的以为沈浪这个负心汉就是自己的亲爹!

  可是今天听江轻云那个坏女人说的话,再看到沈浪的表情,又觉得好像不是那么一回事。

 江轻舟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孩子长大了,会独立思考了,自己就算是想敷衍也敷衍不了了!

  “子昂,娘亲今天和你实话实说,沈浪是和娘亲有过婚约,可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他并不是你的亲爹爹。至于你的亲爹到底是谁,娘亲也不是很清楚!”

  说谎太难了,说了一个谎言总要想方设法用另一个谎言去掩盖,与其这么辛苦,倒不如一开始就坦白,哪怕事实的真相是这么的残酷和不堪!

  “什么是不清楚?”

  江子昂疑惑的眨巴着水灵灵的大眼睛,自己不清楚那还说得过去,娘亲怎么会不清楚呢?

  除非,她是不想提起那个人,不想告诉自己!

  江轻舟知道,这个年纪的孩子对什么事情都充满了好奇心,更何况是自己的亲爹!

  “娘亲说的是实话,大婚之前,娘亲被江轻云下了药,虽然说后来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侥幸逃到了后山,可是还是被人给玷污了。江蓝,也就是江轻云的爹觉得我的存在,是江家的耻辱,于是将我装进了麻袋,沉了江!”

  “好在你娘亲福大命大,逃过一劫!最后,还生下了你!”

  往事不堪回首,江轻舟不想回忆这几年过得多辛苦,她只知道,凭借自己的双手,自己不但带大了一个人见人爱的孩子,而且还成为了江湖中小有名气的大夫。

  从此以后,她们母子的日子只会越过越好!

  江轻舟说得云淡风轻,小子昂却是听得热泪盈眶,牙齿磨得咯咯作响。

  他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来安慰自己的娘亲好,他只恨自己的力量太渺小了,没有能力好好保护自己的娘亲。

  “娘亲,抱抱!”

  小子昂伸出了肉嘟嘟的小手,紧紧的搂住了娘亲的脖子,他搂得紧紧的,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将自己的力量和好运传递给娘亲。

  “娘亲现在有了你,就什么也不害怕了!都过去了,现在不是挺好的吗?”

  “嗯!子昂一定会保护娘亲的,不会让娘亲再受人欺负!”

  小小的男子汉一边抹着眼泪,一边信誓旦旦的保证。

  “好!娘相信你!”

  康王府,康王面无表情的坐在太师椅上,一身玄色的衣裳更衬得他身姿挺拔,气质出众。

  “回康王,奴才刚刚听得不是很清楚,可是隐约听到那沈侯爷质问星辰大夫,是不是江轻舟!”

  江轻舟?江丞相家的长女!

  这个名字估计很多人都忘记了,可是五年前的时候,这个名字却是一夜之间爆红,成为大家津津乐道的对象。

  想不到一个已经暴毙五年的人,突然之间又活了过来,摇身一变,就变成了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大夫!

  有趣,实在是太有趣了!

  “你再好好想想,还听到了什么?”

  什么时候,他们王爷也变得这么八卦了?

  家丁绞尽脑汁,冥思苦想,突然想到了一句话,“我听到那姑娘指着孩子说,这就是星辰大夫和别人私奔生下来的孩子!”

  康王的心不知为何,突然就像针扎了一般,抽痛了一下!

  私奔,这么看来,是有男人的.

  或许,真的是想多了!

  “没事了,你下去吧!”

  墨修寒往后一靠,疲惫的合上了眼睛。

  他是有多久,没有这么心累了! 夜里,小子昂好不容易睡下,门外突然响起了“咚咚”的敲门声。

  担心敲门声把孩子给吵醒,江轻舟一边走到门边一边问道:“谁啊!”

  “是我,沈浪!”

  “沈侯爷有何要事?”

  他来找她还能有什么别的事情,总不能是谈天说地,吃菜喝酒吧?

  明知道江轻舟这是在明知故问,沈浪还是耐着性子的回答道:“家母日日咳嗽,今天甚至是咳出血来了,还请星辰大夫出手相救!”

  江轻舟顿了顿,慢慢的打开了房门,一字一句慷锵有力的说道:“沈侯爷记性真差,你难道忘记了吗?今日我才说过,若要我出手,条件只有一个,那就是沈侯爷退了和江轻云的婚事!”

  她说话,向来说一不二!

  若他不是江轻舟,又怎么会如此计较他和江轻云之间的婚事?

  五年前,他虽然对江轻舟不甚满意,可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毕竟娶妻要娶贤,谁说一定要貌美如花的?

  可是如今时过境迁,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他怎么可能会娶一个残花败柳,还带着一个拖油瓶的江轻舟!

  他可是堂堂一个侯爷,不要面子的吗?

  “江轻舟,五年前,怎么说也是你负了我。我不与你计较,这事就算是过去了。但是现在,你孩子都这么大了,无论如何,我都不可能与你成亲的!”

  沈浪深思熟虑,家母正是以为那一日大婚之时婚事被搅,气得卧病在床。

  如今,就算是星辰大夫治好了沈老夫人,日过,若是看到他娶了一个不干不净的女人,也是会气晕的!

  “呵?我什么时候说过要你沈侯爷娶我的,是没错,五年前我是和你和有婚约,可是也是我选择不嫁给你的。五年后,我功成名就,身为江湖上赫赫有名的神医,你觉得我可能会吃回头草吗?”

  原本沈浪还担心自己说的那一席话太过尖酸刻薄,现在才知道,比起江轻舟的说的话,自己说的话那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看来自己的担心不仅仅是多余,而且还是累赘!

  “如果是我说得不够清楚,那我再说一遍,如果让我出手救沈老夫人,不是不可以,条件就是沈侯爷退了和江轻云的婚事,至于沈侯爷要娶当朝公主也好,青楼女子也罢,我绝不过问!”

  江轻舟说得明明白白,沈浪也听得清清楚楚。

  他嘴角不自觉的抽了抽,他之前还以为江轻舟是对他念念不舍,原来到头来,是他自作多情了!

  沈浪心里莫名一阵失落,许多日子过后,他才明白,或许在这一刻,他就已经对江轻舟动了心。

  “轻云怎么说也是你的妹妹,若是这个时候我去江家退亲,她的名声,江家的名声可就坏了!”

  再怎么说,她都是江家一份子,再怎么说,江轻云都是他的亲妹妹?

  她非得赶尽杀绝吗?

  沈浪“善意”的提醒,话里话外,仿佛她就是一个不顾骨肉亲情,自私自利的无耻小人!

  可是沈浪的话对江轻舟却起不了丝毫作用,当初,江轻云毁了她的清白的时候,可想过姐妹之情?

  在她最痛苦最无助的时候,江浪,那个道貌岸然的丞相大人,可想过父女情深?

  自己能活到今天,真的是劫后余生!

  沈浪不提起什么骨肉情深还好,一提起这个,只会令她反胃!

  江家不仁,就不要怪她不义!

  她的仇,还有她娘亲的仇,她都要一笔笔算清楚,为自己,也为枉死的娘亲讨回一个公道!

  “那是江家的事情,沈侯爷未免太操心了一些?”

  言外之意,你沈家自己的事情还没有理好呢,管得还真是宽!

  沈浪嘴角抽了抽,话谁难听,说的却是这个理。

  看来,江轻舟的态度坚决,若是不答应她,她真的不会出手相助。

  “你让我如何能够相信你,我是说你一定能治好我娘亲吗?”

  在不知道她就是江轻舟的时候,自己还对神秘的她多几分崇拜,可是现在,知道他就是五年前的江轻舟时,他不禁对她的医术抱着些许的怀疑。

  五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难道真的能让一个平平无奇的深闺女子变成一个医术高明的神医?

  这也太让人匪夷所思了一些!

  “那就请沈侯爷回去好好考虑考虑,夜深了,我该歇息了!”

  既然不相信她,又何必来找她?

  大半夜的,她可没有时间和心情和一个所谓的前任秉烛夜谈!

 话音刚落,江轻舟毫不客气的“砰”的一声关上了大门。

  沈浪看着紧闭的大门,讪讪的摸着鼻头。

  举起的手又突然放了下来,人家说得也没错,既然不相信她,又何必来找她呢?

  “娘亲,你眼睛怎么红了?”

  翌日一早,小子昂看着娘亲小兔子一般又红又肿的眼睛,心疼的抱着娘亲。

 “没事,就是昨夜没有睡好!”

  江轻舟轻轻揉了揉眼睛昨夜也不知道为何,沈浪离开之后,硬是辗转难眠一个晚上。

  大仇不报,心里就像是压着一块大石头一般,怎么睡都睡不好!

  “江轻舟,你给我出来!”

  一大清早的,就听到门外不停的有人叫嚣。

  江轻舟揉了揉突突直跳的太阳穴。

  看来,她们又是时候要搬家了,要不然这三天两头有人找上门,如何扛得住?

  “爹,那个人真的是姐姐,千真万确!”

  江轻云楚楚可怜的站在江丞相身边,泪眼婆娑,看起来我见犹怜。

  他也不知道江轻舟给沈浪吃了什么药,向来谁的话都不听的沈浪居然到江家退亲。

  别说江轻云不同意,首先江丞相就一万个不愿意!

  事关女儿的幸福,更是关乎江家的名声,他可不想走到大街上,被人戳着脊梁骨指指点点!

  擒贼先擒王,他今天来倒是要看看这个死里逃生的“江轻舟”到底有多大本事!

  “大清早的,怎么这么热闹?”

  紧闭的大门终于打开了,江轻舟不紧不慢的走了出来,目光轻飘飘的从江蓝头上飘过,最后落在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江轻云身上。

  “呦,江二小姐怎么哭得这么伤心?是江家死了人吗?”


[返回]

温馨提示 所有数据信息 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