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预算>

小兔子乖乖无删减全文阅读,塞酒的长颈一点点的没入

发布时间:2022-08-20 15:14 已有: 位 网友关注

“星辰大夫,我娘被气得卧病在床,一直咳血不止,烦请星辰大夫到府上看看!”

 沈浪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打探到了星辰大夫的行踪。

 王府的下人说了,星辰大夫是个小娘子,带着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

 他虽然不知道小男孩为什么见到他就像是见到了敌人一样,但是他敢肯定眼前的两个人就是他要找的人!

 “生病了就去找大夫啊,找我们孤儿寡母有什么用?慢走不送!”

 江子昂使尽了吃奶的力气要合上门,可是门被沈浪大手撑着,怎么关也关不上。

 “你找错人了!”

 江轻舟终于知道江子昂为什么那么着急赶人了,原来是故人!

 只不过,并不是所有的他乡遇故知都是令人欣喜的!

 “江轻舟?”

 沈浪目光直了,吃惊的看着江轻舟,虽然她肤色变白了,脸上的黑斑也不见了,浑身散发出来的气场更是不能同日而语,可是这五官,分明就是江轻舟的模样!

 “你认错人了!”

 母子心有灵犀,就连说出的话也一模一样。

 沈浪不知道该怎么理解这句话,她是说自己不是星辰神医,还是说,自己不是江轻舟?

 也对,五年前大婚前夕,江家的人分明说了,江家大小姐暴毙身亡,人死不能复生,既然已经死了,又怎么可能站在自己面前?

 物有相似,人有相同,眼前的这个姑娘可比自己那命薄的未婚妻漂亮多了!

 “多有得罪,只是姑娘长得真的很像我的一个故人。”

 沈浪回过神来,他没忘记自己此行的重要目的。

 “请星辰大夫为家母治病,请笑纳!”

 别人的医术或许他不相信,但是星辰大夫的名气早就被传得神乎其神,江湖上甚至传说,没有星辰大夫治不好的病,只有她想救或者是不想救!

 为了表示自己的诚意,沈浪恭敬的将一张一百两的银票送上。

 江轻舟看着那一张银票,却是没有伸手的打算。

 她微微勾了勾嘴角,笑了笑,不急不缓的说道:“公子恐怕是误会了,我既不是你口中所说的故人,更不是什么大夫。公子的家人若是生病了,还是赶紧去药馆请大夫比较合适!慢走不送!”

 难道真的是他弄错了吗?

 沈浪难掩脸上的落寞,撑着门的手却是不舍得放下。

 “公子若是再纠缠不休,小女可要喊人了!”

 江轻舟的目光仿佛像是淬着冰一般,冷漠而又响起的盯着沈浪。

  终于,沈浪的手慢慢的放了下来。

  江子昂生怕沈浪冲进来一般,不假思索的把门合上。

  “娘亲,你没事吧?”

  江轻舟陷入了回忆里,直到儿子叫了她两声,她才回过神来。

  “没事,娘亲是想,昨天晚上配的药,不知道对二皇子有没有效果!”

  是才怪呢,娘亲一说谎就不敢看他的眼睛。早上不愉快的小插曲就这么被过去了,母子两在路口的小面馆吃了一碗面,这才不紧不慢的来到了二皇子府。

  昨日来的时候,康王府的大门紧闭,看门的家丁甚至都不愿意替她们传话。

  可是今日,江轻舟一来就看到朱红色的大门敞开着,院子里头的假山流水,亭台楼阁,一览无遗。

  远远的看到母子两的身影,家丁立即热情的迎了上来:“星辰大夫,您总算是来了,二皇子等你很长时间了!”

  可是谁让她有本事呢?二皇子从来没有等过谁。

  “这不是来了吗?”

  江轻舟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仿佛等她的人不是二皇子,只不过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平民百姓罢了!

  “二皇子,你一会仔细看看,那孩子和你长得一模一样,奴才昨天看到的时候,吓了一大跳!”

  屋子里,小卫子站在二皇子身边,不停的念叨,

  自从昨天星辰大夫走了之后,这句话他不知道说了多少遍。

  他就不相信了,一个小毛孩和自己能有多像?

  再怎么说,自己都是龙子龙孙,不是他自吹自擂,皇家子孙的样貌和气度,那都是万里挑一的!

  可是被小万子念叨多了,他也开始疑惑起来,到底是有多像,才会让平日里训练有素的小卫子乱了分寸,甚至忘记了自己的身份!

  这一早上,他走到大门口两次,与其说是关心星辰神医来了没有,倒不如说是他也想看看那孩子到底长得什么样?

  “星辰大夫来了!”

  话音刚落,江轻舟领着江子昂走了进来。

  二皇子的眼神落在江子昂身上,眼睛眨都不眨。

  小卫子说得没错,这孩子浓眉大眼,鼻梁高挺,俨然缩小版的自己。

  “这孩子是?”二皇子指着江子昂问道。

  “是我的孩子,子昂,给康王请安!”

  江子昂毫不怯场,落落大方的双手合拳,“子昂给康王请安,康王吉祥!”

  “好,好,免礼!”

  康王冷峻的眉眼之间难得的染上了一丝笑意,面对一个和自己长得这么像,又这么彬彬有礼的小萌娃,换做是谁,应该都会心花怒放吧?

  “你叫子昂?”

  为了更方便的和孩子说话,康王蹲下了身子,平视着孩子亮晶晶的眼睛。

  “是,江子昂!”

  “子昂,好名字!你几岁了?”

  “四岁!”

  四岁?不知为何,康王想起了五年前洞穴里的那一幕。

  掐指一算,如果,那女人怀有子嗣,那孩子应该也有四岁了!

不过这个念头只不过一闪而过,便被康王掐死在了摇篮里。

这天底下,哪里有那么巧合的事情?

  “康王殿下,康王殿下!”

  接连叫了两声,康王这才回过神来。

  “小卫子昨日说星辰大夫带来一个孩童,和本王长得极其相似,本王还不相信。今日一看,本王却是不得不信!”

  康王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江轻舟,希望从她的表情里看出一丝一毫的蛛丝马迹,可是事实上,江轻舟非但没有慌乱,恰恰相反,还笑嘻嘻的调侃道:“好在年龄不相似,要不然,岂不是乱了套了?” “孩子的爹是谁?”

 江轻舟行针的时候,墨修寒忍不住问道。

  他心里有太多的疑问了,为什么他对江轻舟会有莫名的熟悉感?为什么那个孩子和自己长得那么像?为什么他是四岁?

  是自己想太多了吗?

  可是天底下哪里有这么巧的事情!

  “啊!”

  江轻舟故意狠狠的扎了一针,教训道:“我说过,我施针的时候任何人不要打扰,否则很容易出错,明白?”

  墨修然疼得倒抽一口冷气,心里明知道她是故意的,可是却也只能将这口气咽下。

  她以为她不说,自己就没有办法知道吗?

  “星辰大夫!”

  江轻舟刚和江子昂走出王府,就遇到了阴魂不散的沈浪。

  “我知道你就是星辰大夫,你要你能将家母治好,诊金多少,随便你开!”

  还真是一个孝子!

  可是江子昂却是不吃这一套,他小小的身躯像是男子汉一般护在娘亲跟前。

  有钱了不起啊?只要娘亲治好了二皇子的病,要多少钱有多少钱!

  “我娘亲没空,你没看到吗?我娘亲正在给康王殿下治病,康王殿下你知道吗?他的病有多棘手,你知不知道?我娘亲一宿没睡,哪里还有时间给别人看病?你还是去请别的大夫吧!”

  江子昂说完这一席话,立即抓起娘亲的手,“娘亲,我们走!”

  别的大夫若是有办法,他何至于非要找到星辰大夫!

  “请留步!我不知道哪里得罪了星辰大夫,不过,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还请星辰大夫慈悲为怀!”

  原本要离开的江轻舟突然停下了脚步,沈家家母她是见过的,据说和原主的生母还是手帕交,正是因为她的缘故,江轻舟这才有机会和沈家结下亲家!

  “娘亲!”

  一看到娘亲这副模样,就知道她动了恻隐之心。

  江子昂急得一直皇宫娘亲的手,就算沈浪是他爹又如何?

  “娘亲,我肚子饿了!”

  关键时刻,江子昂只能这么催促。

  “星辰大夫——”

  沈浪还在身后紧追不舍,就在这个时候,一辆马车突然停在了他们身边,差点就撞到了小子昂。

  “沈哥哥!”

  从车上跳下来一个熟悉的身影,不是江轻云还能是谁?

  真是冤家路窄!

  显然,沈轻云也看到了沈轻舟!

  “江轻舟,你又想干什么?沈哥哥,你别相信她说的话,那天就是这个孩子,在我们成亲的时候抱着我喊娘,让我们成为了京城的笑话!江轻舟,她居心叵测!”

  “你误会了!星辰大夫虽然和你姐姐长得很像,但是,她真的不是你姐姐,人死不能复生!你姐姐五年前就已经死了!”

  她也以为江轻舟已经死了,她明明亲眼看到江轻舟被装进了麻袋,扔进了冰冷的江水里。

  可是也不知道哪里出了错,眼前的人就是江轻舟啊!

  就算是她活着回来了又如何,她绝对不能让她抢走自己好不容易得到的幸福!

  “沈哥哥,实不相瞒,姐姐她当年并没有死。事实的真相是,她与人私奔了!你相信我,这就是她和别的男人生的孩子!”

  江轻云眼底闪过一丝狠厉之色,五年前,她没有将她除掉,五年后,她一样可以把她推下火海!

  大梁朝是个礼仪之邦,女子要是失了贞洁,那可是要浸猪笼的!

  虽然江轻舟和沈浪没有成亲,可是在大婚之前竟然和别的男人私通,换做是任何一个男人那都是接受不了的!

  沈浪瞬间变了脸色,他墨黑的眸子像是一口枯井,让人看不透他内心的想法。

  “你真的是江轻舟?”

  广袖下,沈浪捏紧了拳头。

  这就是五年期他那突然暴毙身亡未过门的妻子?

  江轻舟不置可否。

  她不想承认,徒增是非。

  在她看来,她和沈浪之间,最好的相处方式便是从此陌路,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

  可是,俨然不能事事如意,就算她不想承认,江轻云也不同意!

  “真的,沈哥哥,难道我还能骗你不成?这个孩子就是她的亲生骨肉。江轻舟,是你对不住沈哥哥在先,如今我和沈哥哥两情相悦,你又何必才拆散我们?就算你现在后悔了,沈哥哥也是绝对不会娶你的!”

  江轻舟哑然失笑,不得不佩服起江轻云颠倒是非,混淆视听的本事!

  “五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难道你心里不清楚吗?”

  江轻舟勾了勾嘴角,轻轻笑着,可是那笑意却是不达眼底,她往前走了一步,清冷的目光直直的望着江轻云的眼睛。

  江轻云心虚的缩了一下脖子,可是转念一想,她有什么好怕的?

  如今她才是江府的大小姐,虽然那日的婚礼并没有成功进行,但是事后喜婆也证实了她江轻云就是一个黄花大闺女,在不久的将来,她就要嫁给沈浪,成为沈家的少奶奶!

  按照惯例,说不定,皇上还会亲自册封一个诰命夫人给她!

  什么是云泥之别?这就是!

  “姐姐,你和别的男人私通,被我撞见了!我知道你怨我,可是,当时在场的那么多家丁都看到了,就算是我有心想要帮你隐瞒,也堵不住悠悠众口啊!况且,就算是我不说,就算你顺利嫁进了沈府,沈哥哥迟早也会知道的,纸终究包不住火的!”

  好一个纸包不住火!

  江子昂耐着性子听了一会,算是听明白了江轻云说的事情。

  这恶毒的女人为了能顺利嫁给沈浪,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居然这么往自己娘亲身上泼脏水,当他不存在吗?

  “你胡说,我爹分明就是——沈”

  江子昂的目光望向沈浪,可是还没等他把沈浪这个名字说出口,江轻舟就捂住了他的嘴巴。

  “大人说话,小孩子别插嘴!”

  江轻舟不想惹事,可是不代表她怕事!

  既然敌人都已经爬到她头上来了,她要是再不给她一点颜色看看,就真的太对不起自己了!

  “沈侯爷,你不是想让我救沈老夫人吗?只要你退了和江轻云的亲事,我就答应你!”


[返回]

温馨提示 所有数据信息 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