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预算>

收三个校花做性奴寝室 娇妻与公全集长篇

发布时间:2022-08-20 15:13 已有: 位 网友关注

“康王,不好了!康王!你快来看看!”

  走进院子的小卫子看到小奶娃的样貌惊了一下,他不禁怀疑,眼前这个小孩是不是二皇子流落在外的私生子,要不然,这世间怎么可能有那么相像的两个人!

  可是当他不顾一切的冲进屋里,看到眼前的一幕,不禁傻眼了!

  星辰大夫半蹲在二皇子的跟前,两只手放在二皇子的两腿之家!

  他到底看到了什么?

  二皇子不是禁情禁欲,不近女色的吗?

  怎么就——

  “滚出去!”

  墨修寒磨着牙挤出了这三个字,他是太纵容小卫子了,才会让他如此肆无忌惮。

  日后,要是他成亲了,那还得了?

  “是!”

  小卫子低着头立即像是做错了事情一般灰溜溜的退出了房间。

  谁能想到不近女色的二皇子居然如此开化,还有那星大夫,更是让人匪夷所思!

  比起二皇子的着急和窘迫,相形之下,江轻舟却是出乎意料的淡定!

  别说是解裤腰带了,就算是看男科,那她也是游刃有余!

  “别动!”

 江轻舟恶狠狠的命令,虽然她穿越到这大瑞国已经五载了,可是解男人的裤腰带那还是头一回,也不知道这死结是怎么打的,怎么解都解不开,索性,她顺手拿了一把手术刀,手起刀落,只听到“哗”的一声,裤腰带就断了!

  “你居然——”

  敢解他裤腰带的人,她是头一人!不经过他允许,就把他裤腰带给割断了,他敢说,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裤子重要还是命重要?”

  她这是在救他,他居然还敢和他计较一条裤子!

  真的是不分轻重,颠倒是非!

  当然是命重要!

  江轻舟才不搭理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她聚精会神,心无旁骛的将一根根银针扎了进去。

  行针走穴,最忌讳的就是分神。

  江轻舟聚精会神,丝毫不敢懈怠,转瞬之间,她的额头已经布满了细密的汗水。

  而她就像毫无知觉一般,目光紧紧的盯在银针上。

  “疼吗?”

  她已经尽量控制力道了,可是因为扎的地方特殊,肯定不会没有知觉!

  “不疼!”

  比起他承受过的痛苦,这一点小小的疼痛压根就算不了什么!

  一盏茶的功夫后,黑血慢慢的从针口沁了出来。

 墨修寒只觉得身体前所未有的轻松,就连呼吸也畅快了不少。

  “康王中毒的时间太久了,已经根深蒂固,我只能依靠银针入药,慢慢的将毒素逼出。这噬情毒易解,可是这蛊毒,我还得再想想法子!”

  江轻舟实话实说,她也是来到了大瑞朝,才知道传闻的蛊毒是真实存在的。

  听闻是应该找到蛊母才能解毒,她还没有得到考证!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已经尝到甜头的王爷一开始还对江轻舟抱着怀疑的态度,这一刻俨然把她当成了唯一的希望。

  放眼整个皇宫,还没有哪个太医敢说噬情毒好解的!

  “明日这个时候,我再来!”

  说话间,江轻舟已经将银针用一块白色的棉布擦干净,一根根的放进一个檀木盒子里。

  收拾好了东西,她麻利的拎着药箱站了起来,头也不回的就朝门外走去。

  “星大夫!诊金还没有付你呢?”

  王爷想要追上去,却发现自己的裤腰带被剪断了,压根就见不了人。

  江轻舟背对着王爷挥了挥手,她星辰大夫的规矩是,治好了病再收钱,若是治不好,分文不取“臭小子,我终于找到你了!”

  无端端自己的大婚被破坏了,江轻云一夜之间成为了盛京最大的笑话。

  就算是她磨破了嘴皮,也没有人相信她是清白的!

  她寻遍了所有地方,就是找不到那个孩子。

  就在她准备要放弃的时候,没想到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江轻云冲了过来,一把就抓住了江子昂的胳膊:“昨日我大婚,是你来搞破坏的是不是?你老实交代,是谁让你这么做的?”

  江轻舟一回头,看到一个满头珠钗的死死的抓着自己儿子的手臂,说话恶声恶气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你干什么?放开我儿子!”

  江轻舟将药箱扔到地上,用力捏住了江轻云的手腕,狠狠的将她往后一甩。

  江轻云只觉得手臂一麻,像是触电了一般,不等她将手省回来,立即就被一股蛮力甩了出去!

  若不是有身边婢女扶着她,估计她这一会已经狼狈的跌倒在了地上。

  上一世,她可是军医出身。

  没事的时候,随着士兵们一块操练,这手脚功夫可不像他外表看起来的那么柔弱。

  “儿子?”

  昨日这个小孩还抱着自己的大腿,认定了自己就是他的娘亲。

  今日,突然又冒出了一个娘亲?这就好办了!

  “你是这孩子的娘?”

  可是当江轻云抬头望向江轻舟的时候,像是见到鬼一般,脸色“刷”的一片惨白。

  眼前的女子面容白皙,脸上的黑斑也不见了,可是那清秀的五官,分明就是江轻舟的模样。

  “你是人还是鬼?”

  虽然说长得很像,可是光天化日之下怎么可能有鬼?

  江轻云心虚得很,面上却是故作镇定。

  “你说我是人,便是人!你说我是鬼,便是鬼!”

  江轻舟不置可否,她此次进京,是受故人委托,进京城给一个病人看病。

  本不想多事的,可是没想到冤家路窄,还是遇到了!

  反正这笔账,她迟早得算!

 这声音,她从小听到大,怎么可能有错。

  江轻舟居然没有死!

  可是看到她身边的孩子,江轻云突然明白过来。

  “这就是你当年留下的野种吧?没想到你居然把他给生下来了!”

  江轻云鄙夷的看着江子昂,犹如看惹人讨厌的苍蝇一般。

  那是她的宝贝儿子,岂能让人嗤笑玷污?

  况且,江子昂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世!

  说时迟那时快,江轻舟手心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两根银针,手一挥,扎到了江心琪的大腿上,她只觉得双腿绵软无力,一点也使不上劲,扑通一声,双腿无力的跪在了坚硬的地板上。

  这还是过去那个任她欺负,毫无反抗能力的怂包江轻舟吗?

  江轻云望着江轻舟的眼神格外的恐惧,犹如看到一个恶魔。

  而自己,就是那案板上的鱼!

  “小姐!”婢女着急的涌了上来。

  自从大小姐江轻舟暴毙之后,江府就只有这么一个小姐,大家自然而然的把“二”字给去掉了。

  “江家就这么没有规矩吗?二小姐就是二小姐,庶女就是庶女,回去和你们老爷说,江家大小姐就要回来了!”“子昂,我们走!”

  康王墨修寒的病情比她想象中的还要严重许多,别看只是普通的扎针,那针头上都沾着特制的解药。

  今日回去,她还要配药,熬药,还有一堆事情要做呢!

  至于收拾垃圾这样的事情,只好等她忙完这一阵再说!

  “娘亲,我爹到底是谁?”

  这个问题,自从懂事以来,一直盘旋在江子昂的脑袋里。

  可是他每一次问起娘亲的时候,娘亲总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不是含糊其辞,就是顾左右而言他,久而久之,为了不惹娘亲不痛快,江子昂就识趣的没有继续再问了。

  有爹和没爹,对于他来说没有什么不同,反正有娘亲在他的身边,他过得很幸福也很快乐!

  江轻舟抿着嘴唇,不知该如何说起?

  和一个四岁的孩子说,你爹是个强奸犯,是个无恶不作,见钱眼开的坏人,是不是太残忍了一些?

  总之,江轻云找来毁她清白的人,不是地痞流氓,就是乞丐无赖,还能是什么好货色?

  这样的爹有还不如没有!

  “我爹,是沈浪吗?”

  关于娘亲的过去,小子昂还是知道一些的,想来想去,也只有这种可能了!

  这个沈浪,简直就不是人!

  “娘亲,你放心!就算他是侯爷又如何?就算是他有家财万贯又如何,在我的眼里,他连一只老鼠都不如!我是绝对不会认他的!更不会弃你而去!”

  小子昂信誓旦旦的说道。

  江轻舟哭笑不得,虽然沈浪是她曾经的未婚夫没错,可是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他们连手都没有牵过,又怎么可能生孩子呢?

  可是看到江子昂一脸坚信的样子,江轻舟干脆将错就错,什么也不说了。

  “二皇子中了两种剧毒,这噬情毒娘亲还有办法解,可是这蛊毒,那可就麻烦了!要想挣这黄金万两,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今天晚上,娘亲得熬夜了!”

  江轻舟故意转移话题,果然小子昂的注意力就被吸引了过去。

  “蛊毒?那是什么毒?”

  这一夜,江轻舟彻夜不眠,不是忙着熬药就是忙着试药。

  殊不知,一夜之间,星辰大夫到了盛京的消息就传遍了大街小巷。

  “咚咚,咚咚!”

  翌日天一亮,江轻舟还没来得及梳洗打扮,就听到了敲门声。

  对于这样的情况,他们母子两早已经见惯不坏。

  毕竟救人如救火,哪里还顾得上是早上还是晚上!

  “娘亲,你去更衣,我来开门!”

  小子昂经过那么多年的耳濡目染,又看了那么多的医术,一般疾病的望闻问切基本难不倒他!

  可是门才打开了一条缝,小子昂立即傻眼了,那不是他的渣爹——沈浪吗?

  “请问,这是星辰大夫的住所吗?”

  看到开门的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孩子,沈浪也愣了一下。

  “不是!”

  江子昂不想见到他,也不想让娘亲看到他。

  这样的负心汉,有多远给他滚多远,最好一辈子都不要见到!

  正在他打算把门合上的时候,江轻舟已经换好了一声淡紫色的百步裙款款的走了过来!


[返回]

温馨提示 所有数据信息 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