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预算>

春药高潮抽搐流白浆在线播放 翁公吸乳婷婷

发布时间:2022-08-20 15:12 已有: 位 网友关注

这是江轻舟绞尽脑汁怎么想也想不明白的,她们可是从小在一个被窝里长大的姐妹啊!

 “为什么?你还好意思问我为什么?好,那我清清楚楚的告诉你为什么?你是丞相府的嫡女,是大小姐,而我只是庶女,凭什么我要矮你一头?我比你聪明,我比你漂亮!凭什么你能嫁给沈浪,而不是我?”

 沈家和江家交好,打小起,江轻云就喜欢沈浪了。

 而如今,就因为江轻舟是嫡女,她就能嫁给沈浪了吗?

 这一次,她忍不了了!

 “就因为这个?所以你就不顾我们姐妹的情谊,置我于死地吗?”

 “姐妹情谊?我和你算是什么姐妹?我娘是官家小姐,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而你娘呢,不过是一个出生卑微的乡野女子!你也配和我称姐妹?”

 江轻云鄙夷的望了一眼江轻舟,又在她的心口扎上了一刀,“你不是觉得你娘亲死得蹊跷吗?我现在明明白白告诉你,你娘不是不小心落水,是被我娘推下水的!”

 江轻舟气得瞪红了眼睛,恨不得将眼前的恶魔碎尸万段,可是偏偏迷药的药效还没有褪去,她浑身无力。

 用尽浑身的力气,她终于拔下了头上的珠钗,正当她准备刺向江轻云的胸口的时候,江轻云却是反手夺下了她手中的珠钗,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扎到了江轻舟的心窝。

“想杀我?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你娘不是我娘的对手,你以为你就是我的对手了吗?你不是想念你娘吗?正好去和她团聚,侯爷,我会替你好好照顾的!哈哈哈哈!”

 江轻云冷笑两声,又将扎在江轻舟胸口的钗往里狠狠一推。

 江轻舟刚一张嘴,一口暗红色的鲜血就喷了出来!

 “来人啊!快来人啊!大小姐自尽了!”

  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的刹那,江轻舟看到意想不到的一幕,就像是古装电视剧一般,眼前的人穿着古香古色的衣裳背对着她。

  正当她撑着地,挣扎着准备坐起来的时候,一股不属于她的记忆像是电流一般强行输入她的大脑里。

  感觉到天旋地转的她又轰然倒地!

  这边的动静引来了江轻云的注意。

  “爹,姐姐醒过来了!”

  江丞相疾步走了过来,恶声恶气的问道:“那个野男人是谁?”

  他们江家家风严谨,谁不说他江之航治家有方,如今竟然出了这样的丑事!

  明日就是江家和沈家大喜的日子,这让他怎么和江家交代!

  胸口的疼让她倒抽一口冷气,江轻舟疼得咬紧了牙关,哪里还能说出一个字来。

  她想说她也不知道是谁,是她,是江轻云陷害的她,可是还没等她想好怎么说的时候。

  江轻云抢先一步说道:“爹,如今不是纠结和姐姐苟且的那个男人是谁的时候,当务之急,是去向沈家说明情况啊!等到明日,八抬大轿到了江家门口,那可就迟了啊!”

  可不是嘛,不管是沈家,还是江家,都是有头有脸的,可丢不起这个人!

  “江管家,拿着我的名帖,去和沈家请罪,就说大小姐江轻舟暴毙身亡!明日的婚事取消!”

  江轻云眼底闪过一丝得意之色,她就说吧,出了这样的丑事,江轻舟就算能捡回一条小命又能如何?

  结果,还不是如她所料!

  江轻舟忽的瞪大了眼珠子,她好不容易转世而来,还没有好好的看这个世界一眼?丞相大人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意识到危险的江轻舟忍着疼,大汗淋漓的说道:“爹,是她江轻云陷害我的,我没有和男人苟且,我是冤枉的!”

  再怎么说,眼前的人也是原主的爹,总不至于这么狠心吧?“爹,你别听姐姐胡说!姐姐,我知道你恨我没答应你帮你保守秘密,我也想帮你隐瞒,可是那么多家丁都看到了,纸终究包不住火啊!”

 江轻云扁着嘴,一脸的委屈。

江丞相面露难色,轻舟素来老实,从来不会说谎。

  可是,轻云和家丁是后面才赶到的,哪里有时间陷害她?

  再说,轻云是妹妹,怎么可能会陷害自己的姐姐!

  他到底应该相信谁呢?

“既然你说是轻云陷害你的,你可有证据?”

口说无凭,江丞相心里起了疑。

“我亲耳听到轻云说她从小爱慕沈侯爷,只有我失了清白,丢了性命,她才有机会嫁给沈侯爷。这就是她陷害我的动机!爹,女儿说的句句属实,还请爹为女主做主!”

江轻舟捂着伤口,嘴边渗出了一丝血丝

  “你胡说,沈侯爷是我的姐夫,我怎么可能会惦记他?爹,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怎么可能如此无耻,和自己的姐姐抢男人呢?姐姐这么说我,这让我如何自处?我还不如死了算了!”

  江轻云泪光涟涟,做势要去撞墙,却被江蓝一把拽住。

  他膝下两个女儿,大女儿性格文静,却是貌不惊人,资质平庸,二女儿姿色过人,聪明伶俐。

这貌不惊人的大女儿都能嫁入侯府,更为出众的二女儿还能嫁得更差?

当下,他便更愿意相信江轻云说的话!

  “你一失踪,你二妹就召集家丁,四处寻你。而你就是这么恩将仇报?”

  呵呵?恩将仇报?

  若不是她,原主会失了清白?原主会命丧黄泉?

  她原本以为等来了原主的爹,会替她伸张正义,可是现在看来,一切都是她自己的痴心妄想。

  饭要自己吃,仇也要自己报!

  江轻舟怒极反笑,干脆不再做无用之功:“你要是愿意当傻子,我也不拦着你!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

  可是在江之航看来,江轻舟这是心虚了!

 江轻云的生母见状,凑到江丞相的耳边提醒了一句,江丞相立即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突然之间就果断的说道:“轻舟,无论如何,你失贞是真!你这一辈子算是完了!可是我们江家还有希望,你不能拉着江家给你陪葬!”

  “爹!你这是要做什么?我是冤枉的!”

  还没等她把话说完,丞相手一挥,两个壮实的家丁一左一右的走了过来,按住了她的肩膀,将一块白色的破布塞进了她的嘴里,最后装进了一个麻袋里扛上了马车。

  “就这吧!大小姐你也别怨我们,这是老爷的命令!冤有头,债有主,你要是变成厉鬼,也别来找我们兄弟两!对不住了!”

  马车在桃花江边停下,两个家丁对着麻袋说了一通的话,最后,两人合力将麻袋“扑通”一声扔进了江水里!

  漫无边际的水灌进了麻袋里,江水刺骨的冰凉,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不断的下沉,被困在麻袋里的她越是挣扎,沉得越快。

  难道,她就这么含冤而死了吗?

  如果这个时候,她要是有一把手术刀就好了!五年后,熙来攘往的大街上,一个穿着白色对襟衣裳的小男孩戴着斗笠,仰着脑袋,瞪着黑溜溜的大眼睛,看着贴在布告栏上的布告,一字一句的念道:

  悬赏:二皇子康王身患奇疑难杂症,若有神医能够治愈二皇子,赏黄金万两,良田千亩,豪宅一座!

  小男孩二话不说,立即往前一步,踮起了脚尖揭下了布告。

  “你这孩子,要玩到一边玩去!这是皇榜,可不能乱揭,可是要掉脑袋的!”

  一旁看热闹的大娘左看看右看看,压低了声音提醒道。

  小男孩却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拍着胸脯保证道:“放心吧,大娘!若是我娘都治不好,那这天下就没有人能够治好这二皇子了!”

  在他看来,不管是什么疑难杂症,到了娘亲的手里,都会药到病除!

  这么多年来,他不知道看到娘亲救下了多少人,创造了多少奇迹!

  如今提起星辰神医,谁不竖起一个大拇指!

  没错,他江子昂的娘亲就是江湖上大名鼎鼎,神龙见首不见尾,据说千金难求的星辰神医是也。

  “你娘亲是谁?”

  大娘显然不相信这小孩还说的话,这天下的神医凤毛麟角,哪里说在大街上随随便便就能碰到的?

  “我娘亲就是——”

  江子昂突然响起娘亲的叮嘱,不要抛头露面,像他长得这么秀色可餐人见人爱的小美男,很容易被人贩子盯上,更不要泄露娘亲的身份,省得为自己惹来麻烦。

  虽然眼前的大婶看起来不像坏人,可是娘亲说了,坏人的脸上不会写着坏人两个字,恰恰相反,有的时候还写着好人!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我娘亲又不是你娘亲,你问这么多干什么?”

  大娘嘴角抽了抽!

  看起来天真可爱的一个小孩子,怎么这么腹黑呢?

  一转眼的功夫,江子昂便拿着皇榜,蹦蹦跳跳的离开了。

  黄金万两,良田千亩,豪宅一座,若是娘亲把那个患有疑难杂症的二皇子给治好了,岂不是他们从此之后就有家了?从此吃香的,喝辣的,再也不用四海为家,娘亲也不用那么辛苦的治病挣钱了!

  他迫不及待的想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娘亲,可是正当他经过一家高墙大院的时候,听到了吹吹打打的声音,欢快的乐曲好不热闹!

  “这江家二小姐温柔贤淑,貌若天仙,和沈侯爷简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可不是嘛,姻缘天注定,要不是那无盐的大小姐突然暴毙,也不会凑成这桩好姻缘!”

  “咳咳,要我说啊,这就是生命无法承受之重,像沈侯爷这样的名门之后,翩翩公子,又岂是谁都能惦记的?”

  江子昂原本雀跃的心瞬间跌入了谷底,他们口中所说的无盐女就是她的娘亲——江轻舟!

  一个陷害娘亲的蛇蝎女子,一个是背弃娘亲的负心汉,他要是不个他们一点颜色看看,他怎么对得起这五年来娘亲对他的养育之


[返回]

温馨提示 所有数据信息 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