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预算>

被强开花苞的女明星小说 娇妻与公全集长篇

发布时间:2022-08-20 15:10 已有: 位 网友关注

“就是那个常年在国外发展的季白宵?京都最想嫁单身汉排行榜第二的季白宵?”第一,是传闻中鼎盛的幕后九爷,虽然很少有人拍到他的正面照。

但不妨碍花痴蹲守,还是能偶尔拍到一两张。虽然他没有豪门世家有钱。

但耐不住他帅的人神共愤,更何况以鼎盛的发展趋势,成为顶级豪门也不是没有可能。

林薇薇絮絮叨:“表姐,我看他对你有兴趣想送你回家,你怎么不答应。”

“钓大鱼需要耐心。”苏云梦最后看了眼身后的男人,启动油门,离开了庄园。

——

季白宵在管家的带领下走进庄园。

管家温和的提醒:“二少,少爷不是很喜欢你。”

“谢谢李叔提醒,他不喜欢我也不是一年两年,我已经习惯了。”吊儿郎当丝毫没当一回事的走到书房,刚推开门在男人看见他的第一眼,果不其然听见了万年熟悉的怒吼声。

“滚!”

“滚!”季流年和季白宵异口同声说道。

季流年顿了一秒道:“我这里不欢迎你。”

季白宵同时异口同声道:“我这里不欢迎你。”

季流年又道:“季!白!宵!!”

季白宵同声道:“季!白!宵!!”

丝毫不在乎他的怒吼和驱赶,反而找了个沙发坐下,还优雅随意的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翘着二郎腿在茶几上:“我说大哥,你这都多少年了。每次见我,能不能换个新鲜点的词,这些词我都听腻了。”为了配合自己的话,他还特意掏了掏没有的耳屎。

管家默默退出了战场,每次二少一来,几百年没有脾气的季爷就能暴跳如雷。

但偏偏自从十几年前的自相残杀的事件后,季老爷子大义灭亲把自己挑事的子孙亲手送进去改造。更是严格命令底下的子孙不准有内部小动作,这才勉强保住了二少的小命。

季老爷子都已经良苦用心的把水火不相容的两人分了两地,但偏偏逢时过节二少还是会回来挑衅季爷。

每次被骂被赶走,但他好像乐此不疲,还上了瘾。

“大哥,我这次来是给你送新婚贺礼,爷爷都准许了。”季白宵好像没看见大哥浑身散发的寒意,自顾自悠闲的吃着水果:“哥,你这水果昨天的吧!都不新鲜了,你就算瘸了也不能不好好生活,生活还是很美好的。”

季流年深呼吸一口气,压着怒吼声音低沉:“说完,滚。”

“大哥,爷爷说了一家人得相互友好交流才能增进感情!你这样对我不友好,我可要告诉爷爷了。”还没等季流年回话,季白宵紧接着又狠狠插了一刀。

“大哥,我真替你不值。你说你就算瘸了还是个丑八怪,但以季家的彩丽,你怎么也能娶到一个漂亮知书达理的漂亮媳妇。爷爷居然让你娶了一个乡下来的野丫头,看来爷爷对你也没那么偏心。”

“要我说,这件事就是爷爷的不对!再怎么样,也不能让你娶个又丑大哥,我们一年难得见几次面!你也不用这样热情的对我表达喜欢吧!”季白宵当做没看见他气到恨不得掐死自己的气场,他反而把这当作乐趣。

凭什么季家让一个瘸子来主持大局,明明他也不差。

爷爷这么偏心,还不能家族内斗,他只能气气他出出气。

哪天如果把他给气死了,那他肯定做梦都会笑醒。

“大哥,你这么激动干嘛,我又不会跟你抢大嫂。”一个乡下粗俗无知的女人,不看也知道是上不了台面的丑八怪。

“滚!!!”季流年闭目不想搭理他。

“你凭什么让我滚,这里是季家祖宅,也是我的家!你一个瘸子凭什么掌控家族这么多年,如果不是我给你在国外安定局面,你能安稳的坐在这里享受这一切吗?”

季白宵把心底的不满全宣泄了出来。

“你有本事,就让爷爷把位置传给你。”季流年声音淡漠,话语简短嚣张的让季白宵气的恨不得上前掐死他。

两人剑拔弩张,大有大打一架的气势。

此时,苏羽芯出现在书房门口:“什么时候能开饭,我肚子好饿。”

今天已经过了饭点一个小时了还没开饭,她想到刚才季流年帮自己的事情,想顺便来跟他说句谢谢。

但好像此时来的不是时候,发现房内气氛安静的诡异。

望向坐在沙发上一身白蓝格子衬衫,给人公子温如玉的感觉,那狭长的桃花眼跟季爷如出一辙,看来这也是季家的公子爷。

突如其来温润空灵的声音让季白宵精神一振,情不自禁抬头看,结果却紧紧盯着苏羽芯的脸看痴了,眼睛都不眨一下,就差流口水。

他好歹是季家公子爷,国内国外他看过不少美人,天然的整容的,各式各样的美女。

但这样出尘如白莲,眉眼间又带着一抹骨子里的媚,水眸清澈但又仿佛蒙上一层让人看不透的东西,让人越发的着迷。

本来以为外面遇见的苏家大小姐已经够美艳了,但对她那简直没法比。

就一眼,他觉得此生的挚爱,已经找到了。

痴痴的起身,走到她身边,伸出手:“你好,我是季白宵,冒昧问句有没有机会请这位美女吃顿饭。”

“你是……”苏羽芯看向季流年,无声的询问。

季流年面具下的脸色铁青,咬牙切齿道:“季!!白!!宵!!!不想死,赶紧滚!!!”

在美女面前,季白宵保持着自己一贯的绅士风度:“哥,你结婚了不幸福,也不能阻止我寻找幸福的脚步。美女,你是谁家千金,我这就去叫爷爷给你家下聘。”这么漂亮有气质的美女,肯定是哪个家族的千金没错了。

“季!!!白!!!宵!!!!”

“哥,在美女面前你别这样凶悍,会吓到人家美女的。”季白宵时不时整理头发,随时散发着自己的男性魅力:“你以为每个人都是你家那个乡下野丫头,粗俗不堪还长得丑,无知无畏的不怕你这样凶。像她这样的美女,就该百般呵护,万般疼爱才对。”

粗俗不堪!!

长得丑!!!

无知!!!无畏!!!

这好像描述的是自己吧!!!

季白宵还想进一步跟美女友好的沟通,却被大哥无情的推到一旁,眼睁睁的看着美女直接被他牵住,两人把他无情抛下,走出了房间。

“大哥,你有大嫂了,就算大嫂再怎么不堪你也不能有辱季家家风。你居然还把美女养在家里,你这样我去告诉爷爷,爷爷肯定会打死你。”他不服气的紧跟着两人身后。

季流年黑眸望向苏羽芯:“你告诉他,你是谁。”

苏羽芯很识时务的说出自己的名字:“我叫苏羽芯,苏家二小姐!好像就是你口中那个粗俗不堪,无知无畏的乡下野丫头。”

季白宵整个人傻了,直到听完她说的话,他们两个远去,他都还没反应过来。

“需要管他吗?”

“不用。”两人一唱一答,俨如恩爱的两夫妻。

季白宵反应过来,小跑几步跟着两人进了电梯,脸皮厚的问道:“大嫂,你那乡下真是人杰地灵的宝地,居然养出你这样的美女,你那乡下还有没有你这样水灵的美女。”

“我那乡下美女粗俗不堪,还无知无畏,你不介意?”苏羽芯笑着反问。

“谁这样说大嫂,我第一个不放过她。你告诉我,我这就去弄死他。”季白宵装腔作势的生气询问。

他凑近头还想近距离多看一眼美女,人刚凑近,就被季流年猛地一拳击在高挺的鼻梁上。

痛的他捂住鼻子后退了几大步。

“哎哟,我的鼻子。哥,我不就想多看一眼大嫂,你至于下手那么狠吗?”

感觉到鼻子流出液体,看了看手里的鲜血从指缝流下,恼羞成怒,扬起拳头猛地朝着他脸砸去。

扬起的拳头在半空中被季流年握住,他想用力却发现拳头无法进分毫。

叮咚……

电梯刚好打开。

季流年一用力,轻而易举把他丢出电梯:“丢出去,以后不许他进来。”

季白宵被保镖赶出去,他没有走远,而是看着庄园的大门沉思了一会。

他这次看似鲁莽,其实就是想试试季流年的底。虽然不平季老爷子让一个瘸子掌管季家,但老爷子偏心归偏心还不至于让季家这么大一个世袭企业让一个废物掌管。

这么多年,他一直想探季流年的底。

但每一次无论他怎么激怒他,言语说的再难听,也只得到几句不耐烦的滚,无功而返。

这次没想到他会因为一个女人,对自己还手,而且一只手居然能轻而易举让自己无法动弹还被丢出了电梯。

他可是常年经受锻炼的健康人,居然不如一个瘸子,这让他一直以来骄傲的内心受到了打击。

或许,他不如表面自己想的那么不堪一击,这么多年季家在季流年的掌控下一直在稳定发展,甚至比自己国外的企业还发展的好。

这也是他每次都只能愤愤不平,但终归不能跟爷爷叫板不公平的原因。

季流年父母早逝,由爷爷带大更不与人接触,毫无软肋不说还让人看不出情绪。

这样的人才是最让人可怕的,但这次那个女人或许是他的突破口。

你以为你就能顺利嫁给泽信哥哥吗?只要我不同意,谁也别想将他从我手里抢走!”

  江轻舟还没反应过来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林冰不知道从哪里抽出了一把匕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一下子扎到了自己的小腹上!

  疼,钻心的疼!

  她看到无数的鲜血从捂着小腹的手背上流出,转眼之间,白色的婚纱就被染成了鲜红色。

  她拼命张开嘴巴想要呼救,却是一个字也喊不出来,眼皮就像是千斤重一般,怎么睁也睁不开。

  仿佛做了一场噩梦,头痛欲裂的她睁开眼睛,却依稀看到一个剑眉星目的男子伸手要解自己的衣服!

  想占她便宜?休想!

  她咬紧下唇,强迫自己清醒过来。

  可是还等她的拳头触碰到男子的身体,她的手腕却是被牢牢抓住,扣在了头上。

  男子低沉的说道:“我会报答你的!”

  报答?谁稀罕她的报答?

  她刚微微张开嘴,还没说出一个字来,一个吻便如同狂风暴雨一般落了下来,席卷她仅存的理智!

  云雨过后,男子取下随身的玉佩放在昏迷不醒的江轻舟身边,黑色的身影消失在了伸手不见五指的深夜里!

  .......

 阴冷潮湿的山洞里,一位衣衫不整的女子躺在冰冷的地上。

 “找到了!找到了!大小姐在这里!”

 数把熊熊燃烧的火把将阴暗的洞穴照得犹如白昼,一身红衣的女子走了进来,看到地上紧紧闭着眼睛,香肩外露的江轻舟,不经意间嘴角勾了勾。

 不过,那笑容却是转瞬即逝!

 “姐姐这是怎么了?不会是被人?玷污了吧?”

 江轻云捂着嘴,瞪圆了葡萄一般的眼珠子,一副吃惊不已的模样。

 洞内原本就安静,只听到泉水滴落的声音。

 如今她这么一喊,数十位家丁就全听到了。

 他们不约而同的将目光落在大小姐的身上,头发凌乱,如羊脂玉一般的皮肤上印满了星星点点的吻痕,可不是与人云雨过的模样?

 “这可怎么办?明日,可就是大小姐和侯爷成亲的日子了!”

 “没想到平日端庄的大小姐会做出如此伤风败俗的事情来!”

 “这事要是传出去,丞相大人如何自处啊?”

 头痛欲裂江轻舟只听到耳边一阵嘈杂声,原本就不舒服的她就这么被吵醒了过来。

 “姐姐,你醒了?”

 江轻云接过身边家丁的火把,命令道:“你们都出去!这件事情,一个字也不能对外泄露!否则,家法伺候!”

 在外人面前,江轻云依旧端着一副知书达理,大顾全大局的模样。

 “是,二小姐!”

 家丁们不约而同的应道,低着头鱼贯而出。

 唇亡齿寒,这样的道理他们懂!

 家丁们才一走,原本看起来楚楚可怜的江轻云就换了一副嘴脸,眼底的寒光让人不寒而栗。

 “姐姐,你以为你能逃得过我的手掌心吗?到头来,还不是被野男人破了身子!”

 刚醒来的江轻舟一开始还有点懵,慢慢的回过神来,记起了江轻云在自己的饭菜里下了迷药,记起了她找来男人想要毁了自己的清白。

 她咬破了嘴唇,强迫自己清醒过来,一路踉踉跄跄逃了出来,想不到还是——

 “我从小就把你当成自己的亲妹妹,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返回]

温馨提示 所有数据信息 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