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预算>

疯狂做爰小说细节描写 滚烫 灌尿 宫交高h

发布时间:2022-08-20 15:08 已有: 位 网友关注

季流年望着钥匙扣,淡淡的说道:“好。”

阿杜在一旁一脸茫然:“九爷,什么好?”

“阿杜,你去查简言和苏羽芯还有她的所有资料。就算动用全部关系网,挖地三尺也要把他们资料全部查清楚。”

阿杜愣了几秒:“九爷,您是说利用隐藏在黑暗的所有关系吗?”

“嗯。”男人声音清冷,但坚定,深黑的眸光有图火光在跳跃。

——

苏羽芯在房间洗好澡,吹好头发,刚准备打开电脑,问问简言跟鼎盛合作进一步的计划。

就听见敲门声,管家在门外说道:“安小姐,季爷让我给您送东西过来。”

“进。”她疑惑这时候季爷给自己送什么过来。

“这个放这里,那个放那里,你们小心点。”管家指挥者佣人把一排排的移动衣架还有移动鞋柜,从外面一排排送进来。

架子上都摆满了用保护罩套好一件件崭新的衣服,包包还有鞋子。

有些茫然的看着管家带着佣人,走到房间里面,然后推开一扇她以为是墙的门。

里面居然是一个超大的衣帽间,看着佣人鱼贯把东西都放在里面,她有些不懂季爷那个男人在搞什么。

明明说好的合同上协议婚姻,这个男人怎么会送自己这些东西。

“安小姐,这些都是最新款的衣服,包包,鞋子还有珠宝。这些是所有品牌商的画册,您如果有喜欢的可以告诉我一声。”

“这些都是季爷的意思??”

“是的,季爷说了,您现在是季家的少奶奶,衣服得得体,不能出去丢了季家的脸面。”想起下午一身狼狈回到家的苏羽芯就露出鄙夷的眼神:“安小姐您以前如何我无权涉,但现在您是季家少奶奶就算是名义上的。您也不能在出现今天上午的事情,这样很让季家名誉受损。”

苏羽芯刚想怼回去,就看见门外站着一个老者。

“安小姐,老爷子让我给你带句话。”陈老面无表情说道:“请您以后出去谨记季家少奶奶的身份,今天这样的事情不要再发生第二次。”说完,直接转身离开。

身后的管家和佣人,也紧接着跟着离开。

这一系列事情发生的让她很窝火,但找不到地方发泄。

第二天醒来玩电脑,居然没有看见自己的新闻头条,只有一条自己跟季流年秀恩爱的头条新闻。

自己在苏家发生的一切,好像从未发生一样,看来是季老爷子用势力压了下去。

从这天后,她反而出奇的自由。

季流年也早出晚归整天不见人影,自己一个人反而实现了自由。

整个庄园下人对自己说不上当主人,当最起码对自己也是有求必应,想去哪都可以。

吃得好住得好穿得好,对大部分人来说,已经是很幸福奢侈的事情了。

刚好可以有更多的时间跟简言商量接下来跟鼎盛的合作。

她难得安静画设计稿,管家小喘着气找了好久终于在庄园外的花园找到了她:“少奶奶,您娘家来客人,要见您苏云梦和林微微站在金碧辉煌的大厅里,只觉得眼睛不够用,眼睛里的贪婪显而易见。

苏家在京都勉强算得上二流,林薇薇是林佩云的侄女。林家也在苏家的提携下,勉强算得上三流。两人也算见过一些场面的人,但面对季家这样壕无人性的庄园,还是让她内心狠狠震撼了一下。

相比之下,她以前认识的那些富豪子弟家境,都不值一提。

苏云梦好歹是名媛圈内上得了名次的美女,见识比林薇薇多,也比她能装就算心里嫉妒,羡慕也没有表露出来。

反正苏羽芯嫁的是个又丑又瘸的废人,就算有这些东西也享受不了有些乐趣。而季家二少爷就不一样了,风度翩翩为人温柔还有能力,一直管着国外的产业。

传闻他近期要回国,那样的人才是配得上她苏云梦的人。

她端庄的坐在沙发上,优雅的喝着茶。

而林薇薇就没苏云梦淡定,从进庄园开始就眼珠子不停打转,就差上手摸了。

佣人看向林微微的眼神,带着鄙夷。

苏云梦很得意,她喜欢带着她原因就是因为她长得平平无奇还脑子笨,没见识。

这样才能更加衬托她优秀,不像苏羽芯就算是父母特意把她放在乡下寄养,只偶尔带来家里玩。

但她身上与神俱来的气质和容貌,让她在她面前就显得黯淡无光。这也是让她更加讨厌她的原因,她才是苏家的大小姐,她才是那个娇生惯养的苏家公主,她一个乡下的野丫头居然比自己漂亮。

她记得小时候就算苏羽芯在农村读书,都比自己成绩好,更是得了京都作文比赛第一名。

父亲对她笑着奖励,她直接让哭闹着让母亲背着父亲不让她读书,更是跟父亲说是她自己不读书的。

她倒要看看一个不会读书的废物怎么跟自己争父亲的宠爱。

从那以后,果然她就变得越来越废柴,父亲也终于把全部的重心偏向自己。

野丫头从楼上下来了。

“羽芯,我想死你了。”苏云梦热情的扑上去,想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却被苏羽芯给躲闪了过去。

苏羽芯淡淡的,对她的‘热情’不买账:“你找我有什么事。”

据她对她的了解,她没事不会来找自己,更别说是想自己了。

苏云梦愣了,在她的记忆里从来都是苏羽芯上赶着巴结讨好她,只要给她一点好脸色她就会像哈巴狗那样黏上来,拼命对自己摇尾巴,从来没有对自己这么冷淡过。

林薇薇却在一旁气的准备给大表姐出气,她撸起秀子就打算冲上去打她:“你恬不知耻抢了大表姐的未婚夫,大表姐好心原谅你。你还恩将仇报,如果不是姑姑一家好心收养你,你早饿死在外面了。苏羽芯,你这样的人活该父母不要你。”

一记清脆的耳光响彻安静的大厅。

林薇薇不敢置信的捂住自己的脸看向打自己的人,那个一向被自己欺负都不敢还嘴的野丫头:“你打我!!!”

“你敢打我!!”

“打的就是你!”苏羽芯慵懒的眸光变得犀利,冰冷的眼神犹如看死人般望向她:“你胆敢再说我父母半个字坏话,我现在就弄死你,信不信。”“我跟你拼了……”林薇薇虽然家里不怎么富有,但也算殷实也算娇养长大的就没受过这样的委屈。

叫嚣着就要冲上去,撕碎那个野丫头让人讨厌的脸。

一旁的保镖及时的抓住她冲上去的双臂:“给少奶奶道歉。”

季爷吩咐过,少奶奶不能被欺负。更何况还是个不知名的女人欺负他们季家的少奶奶,这事要传出去,季家的面子往哪搁。

“疼……疼,放开我……”林薇薇此时人被保镖如小鸡一样被人拎在手里,人家还没怎么用力,她已经疼得直冒冷汗,五官扭曲。

林薇薇没办法,只能道歉:“对不起二表姐,我再也不敢了。”

见她道歉了,怎么也是少奶奶的亲戚保镖也没有在为难。

松开她,高大的身子候在一旁。

林薇薇眼神闪过恨意,又低头掩饰了过去。

苏云梦终于认真打量坐在自己对面的苏羽芯,认真一看,气的她差点抽过去。

脸上优雅的笑容也快维持不下去,变得僵硬。

苏羽芯现在浑身上下都是国际顶尖大牌,这些牌子她都要省吃俭用才能勉强买的上一两件来撑场面。

而她小到头发上的发卡和脚上的拖鞋,都是顶级潮牌,那个发卡更是全球限量款。

而林薇薇认识的奢侈品不多,加上刚才被保镖吓到了不敢轻举妄动。

这些别人梦寐以求的奢侈品,却被她拿来随便穿搭,连搭配都不会,真是乡下来的野丫头。

她不配拥有这些奢侈品,给她这样的野丫头就是浪费,不如让她物尽其用。

“妹妹,你不是一直喜欢姐姐这个项链吗?姐姐今天把她送给你。”说着,苏云梦直接把自己普通的项链戴在她脖子上。

顺手把她她脖子上昂贵的限量款项链给取了下来,戴在了自己脖子上:“你这条项链跟你不搭,姐姐就帮你收下了。你戴我的项链就好看多了。”

苏羽芯把她眼底的贪婪看在眼底,没有吭声。

却不想她得寸进尺:“妹妹,你的外套跟姐姐今天的衣服比较搭,不如姐姐跟你换件,怎么样!”

“不怎么样!”

苏云梦没想到会被她当着这么多人面拒绝,脸上的表情更加僵硬。

“苏羽芯,你什么意思!云梦姐好心把她昂贵的外套给你穿,你不仅不感恩还不愿意,你良心被狗吃了吗。”林薇薇叫嚣着,碍于一旁的保镖不敢有过多的举动。

她这样一帮自己,苏云梦脸上的笑容更加端不住了。

她不知道奢侈品很正常,但旁边的佣人管家保镖,肯定知道。

她随便身上穿的都这么多奢侈品,作为季家的少奶奶衣柜里肯定还有不少的奢侈品。

这些她就勉为其难帮她用了,顶级奢侈品也只有穿在她这样高贵的人身上才能体现它们的价值。

赶紧转移话题:“妹妹,我们以前一直在一个房间打闹。如今,你嫁人了。姐姐想来看看你过得好不好,也很想念曾经跟你在一个房间打闹的时光,我们一起去你房间参观下。


[返回]

温馨提示 所有数据信息 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