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风格>

沉沦同学胯下的美妇 公车撩开裙摆直接进去

发布时间:2022-09-02 11:54 已有: 位 网友关注

两个壮实如牛的武装押送员从囚车上走了下来,朝夜寒霆和凌薇走去。

“夜少!”二人朝夜寒霆深鞠了一躬。

“这个女人就交给你们了,至于她的罪行,明天一早我会通过记者会向东都公众公开,顺便结束我和她之间有名无实的婚姻关系!”夜寒霆一字一顿,残忍地说道。

“可是......”押送员想说什么,对上夜寒霆幽黑迫人的眸光后,便什么话都说不出口了。

眼前这个男人根本就是傲睨一世的修罗王,眸中透着绝情嗜杀的冷酷,覆手便可定人生死!

他们可不敢惹他。

衣不蔽体的凌薇给押上了车,车门即将关紧的那一刻,她失控般大笑了起来。

夜寒霆看着她,深邃的双眸中寒芒闪烁。

“笑吧,等你被关进殇狱,等凌家因你而一毁俱毁,我倒要看看,那个时候,你还笑不笑得出来!”他低吼。

“夜寒霆,如果有一天你发现你冤枉了我,你发现留在你身边的才是心狠手辣的蛇蝎之辈,你会不会心疼,你会不会后悔,你要怎么弥补自己的过错,你要怎么......”

“砰”一声巨响,囚车门紧紧关闭,夜寒霆再听不到凌薇后面的话,他站在囚车外看着凌薇在车内挣扎,心里终于有了一丝复仇后的快感。

可是,为什么他心底的某个地方,有种不安的感觉呢?

......

殇狱是比监狱更恐怖的地方。

殇狱与世隔绝,暴戾血腥之甚,堪比人间地狱。

被扔进殇狱的人,命贱如蝼蚁,轻则百骸惧裂,重则尸骨无存。

凌薇被扔进了一间肮脏恶臭的土窑里,和她关在一起的,是几个穷凶极恶的女人。

“新来的,懂规矩吗,见了前辈得下跪磕头!”一个满脸刀疤的壮女人狰狞地冲着凌薇叫嚣。

浑浑噩噩间,凌薇没有任何反应,那壮女人火冒三丈,猛一下扯开凌薇衣领,然后抓过一旁的水壶,去掉壶盖。

下一秒,壶里滚热的开水朝着凌薇的胸口浇去。

“啊!”凌薇惨叫一声,被开水浇到的娇嫩肌肤发出一阵滋滋声,跟着,皮肉被烫熟后散发出的奇怪气味充斥着整间土窑。

被监管官送往殇狱医院的时候,她隐约中听到了两个监管官的对话声。

“要是闹出人命,夜少不会宰了我们吧,这女人怎么偏偏就怀孕了呢?”

“没事,这恶妇顶多被刮掉二两肉。再说了,夜少巴不得她死,哪会在意她肚子里的小贱种?”

“也是,夜少交代了,好好‘伺候’她!”

夜少巴不得她死!

夜少交代了,好好‘伺候’她!

她凌薇究竟做了何等伤天害理之事,竟能让东都之王,那个权势滔天,强大到几近无敌的男人亲自下令,对她痛下杀手,对她和他的孩子痛下杀手!

她不过是错爱了他,将自己的一生幸福错押到了他的身上。

泪水终于不受控地夺眶而出,夜寒霆清晰的轮廓在她的眼前渐渐变得模糊。

“夜寒霆,是我错了,如果时间能倒流,我希望我从未遇见过你!”

七个月后,伤痕累累的凌薇冒着生命危险在殇狱里诞下了儿子陌陌,看着陌陌小小的,漂亮的脸蛋,凌薇浑身充满了力量。

“我要活下去,我要带陌陌离开这里,我要向陌陌,向世人证明,他的妈咪是清白的,她的妈咪没有害过任何人!”凌薇低头看了看胸口上那片丑陋至极的伤疤,暗暗发誓。

五年后,初夏,东都第一综合医院。

凌薇推着轮椅,从消化科主任医生办公室里走了出来。

站在电梯间外,她轻轻擦了擦眼角。

凌子陌扭头,朝妈咪望去一眼。

“妈咪,你别哭,子陌不会有事的,子陌会一直陪着妈咪的。”凌子陌软糯糯的声音在轮椅上响起。凌薇轻轻揉了揉子陌柔顺的头发。

“妈咪没有哭,是陌陌看错了,还有,陌陌当然会一直陪着妈咪,没有什么能把我们分开!”凌薇强压着心底的痛,对陌陌笑了笑。

出了电梯间,凌薇推着凌子陌朝医院大门走去,一辆黑色迈巴赫轿车擦着他们疾驰而过。

夜寒霆皱了皱眉,侧目朝车窗外望去,跟着,他朝司机喊了一声:“停车!”

夜清楞了楞,随后猛踩下刹车。

夜寒霆放下车窗,朝外望去,刚才那个推轮椅的女人已经不见了去向。

“是我眼花了吧,居然把别人看成了那个恶毒的女人!”他皱了皱眉。

顿了顿,他伸手朝前指了指,“开车吧,别让薇儿和小莜等太久!”

“是,夜少!”夜清应了一声,重新发动了汽车引擎。

凌薇和子陌刚走出医院大门,一辆白色大众汽车便朝他们驶了过去。

“大小姐,陌陌!”坐在驾驶室里的男人朝那对母子挥了挥手,眉目清俊的脸庞上挂着敦厚的笑容。

听见男人的喊声,凌子陌伸出小手,朝他晃了晃。

“炀叔叔!”

凌洛炀出了驾驶室,朝凌子陌走了过去,将他从轮椅上抱了起来。

“陌陌今天打针没有哭鼻子吧?”凌洛炀问道。

陌陌摇头,那张像极了夜寒霆的小脸上透着自豪,“当然没有,陌陌是男子汉,将来要保护妈咪的。”

“陌陌真棒!”

凌洛炀将陌陌抱上车,随后朝凌薇走了过去。

“大小姐,上车吧,我送你们回去。”

凌薇望向凌洛炀,“洛炀哥哥,凌家早已不复存在,你也别再叫我大小姐了,就叫我凌薇吧,还有,要不是你倾尽所有救我们出来,我和陌陌也许早就死在殇狱里了,说起来,你可是我们的救命恩人。”

“别这么见外,要不是老爷为你藏起了一笔秘密资金,我也没办法救你们出来。”

“我爹他......”想到父亲,凌薇的心口撕裂般的痛,眸中,悔恨的冷光隐隐闪动。

要不是她不知死活地爱上了夜寒霆,凌家也不会变成今天这样。

凌家果如夜寒霆说的,因为她,一毁俱毁。

凌洛炀冲她笑了笑,安慰道:“大小姐你要相信,凌家不会一直没落下去,或许某一天凌家的噩运突然就终止了,所有的谣言都被打破,老爷也会回来,一切就都回到正轨上了。”

凌薇苦笑,没有作声。

她曾暗自发过誓,要自证清白,要找到失踪的父亲,要夺回凌家的一切,要做回那个惊才绝艳、高贵不凡的凌家大小姐,让那些害过她的人跪在她的脚下颤抖。

可是,现实的残酷和陌陌的降生,以及陌陌突然发作的恶疾让她变得胆怯了,更教会了她低头,现在的她愿意放下一切,远远地避着这座城,只要陌陌能重获健康。

凌薇上了车,在凌子陌身旁坐下,凌洛炀重新发动了汽车引擎,载着他们母子,朝城北而去。

从第一综合医院到城北凌薇租住的那个小破屋有十几公里的路程,凌洛炀驾着车穿过市中心东都广场向北而行,经过东都广场巨幅广告屏附近的路口时,大众车被红灯拦了下来。

凌薇抬头朝广告屏望去,那里正在播放一条广告,英俊尊贵的夜氏总裁夜寒霆陪在新晋东都名媛,新锐珠宝设计师沈薇妍的身旁,为夜少旗下薇儿珠宝的一款定制对戒做着宣传。

凌薇盯着对戒的眼色渐渐暗淡了下来,正准备关上车窗,一旁的凌子陌探出头,指着广告屏上的男人说了一句:“妈咪,那个男人就是夜寒霆吧,他眼光那么差,不配当我爹地!”

一辆颜色骚气的法拉利小跑在大众车旁边停了下来,开车的男人朝旁边扫去一眼,看到趴在大众后座,凌子陌的小脸后,他倒抽了口气。

“雾草,那小子居然跟老夜长得一模一样!”坐在法拉利驾驶室内的端木瑾小声嘀咕一句骤然而响的敲门声惊得凌薇心口砰砰直跳,不好的预感袭上了心头。

下意识的,她瘦削的身子微微抖了抖。

察觉到妈咪的恐惧,陌陌伸手,抱住了她。

“妈咪不怕,说不定是收水费的,陌陌去看看。”陌陌乖巧地说道。

“不要,陌陌,不要去!”凌薇抱紧了儿子。

儿子是她的唯一,假如门口站着凶险的洪水猛兽,那她真的会崩溃的。

陌陌紧挨着妈咪,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正想安慰她,又一波敲门声响了起来。

“妈咪,兴许人家有急事呢,你先歇会儿,陌陌去看看就好。”话音落下,凌子陌松开了妈咪,朝房门走去。

顺手,他抓起了妈咪用来顶门的木棒。

“谁,谁在外面?”陌陌隔着门板问。

没人回话,跟着,更猛烈的一轮敲门声响了起来。

“知道了知道了,这就开门。”陌陌踮起脚尖,扒了下房门上的把锁,房门掀开了一条缝。

陌陌凑近那条缝隙,正想看看究竟是谁站在外面,小脸才贴近门,马上被一道强劲的冲力给弹开,下一秒,小小的他被一道挺拔高俊的黑影彻底笼罩。

“夜,夜寒霆!”陌陌喊出一声,跟着,他一副措手不及的模样站在原地,惊讶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而眼前的男人,也正用同样惊讶的眼神打量着陌陌。

这是他第一次看见夜寒霆本尊,难免有些好奇,盯着他看了一阵,陌陌摇了摇头。

“你这是什么态度?”夜寒霆冷冷问道。

“没什么,就是没有想到,妈咪当初怎么会看上你这样的男人,粗鲁、残暴、自以为是......”

“臭小子,你知道我谁吗就敢这么胡说八道,你想死吗?”夜寒霆咬牙切齿地瞪着他,第一次见面,这小子居然给了他堂堂夜氏总裁一堆差评。

不过,经过这么一分钟的对视,和简单的见面语,他基本上可以确实,眼前的小男孩就是自己的血脉。

这小子看起来弱不禁风,面相和谷子里透出的霸道之气简直和自己一模一样。

当然,他讲求证据,这小子究竟能不能进夜家大门,还得经过DNA比对。

想到他居然有了儿子,这让他有些小激动,可是,一想到这小子狠毒恶心的亲妈,想到她留了自己的种背着自己偷偷生下这个孩子,他便觉怒火中烧。

凌薇,你特么究竟让这小子在殇狱里吃了多少苦,才让他看上去跟颗黄豆芽没啥区别!

凌薇坐在餐厅里,既没见儿子跑回去找她,也没听到玄关那里发生过激的争执,便出来找他,刚走到客厅,那张再熟悉不过的俊脸就这样毫无预兆地撞入了眼底。

惊慌和害怕一起出现在凌薇的脸上,她朝后小退去两步,身子微微发着颤。

“滚,滚出去,不许伤害陌陌,不许伤害我的儿子。”她情绪激动地喊出一声。

心口上,那好不容易才凝结的痂,因为夜寒霆的出现,被生生撕裂开了。

尖锐的痛,又一次在她周身蔓延开来。

想起医生告诉她,陌陌的肝衰竭和母体自身免疫力有关,和母亲的遭遇有关,和母亲的心情也有关,她的心口就痛得如刀割石刮。

而那个给她和陌陌招来噩运的始作俑者无数次出现在她梦中不够,现在居然出现在了她和陌陌的家里。

我已经尽最大努力躲开你,逃到这座城市的边缘了,你为什么不肯放过我?

陌陌的嫌弃已经让夜寒霆很不满了,此时,他看到了什么?

他居然看到凌薇眼底深深的恨和恐惧。

“凌薇,你这恶毒的女人居然还活着!”

他一步一步将她逼至墙角,然后死死盯着她,墨黑的双瞳里透着迫人的幽光。凌薇警惕地望着他,瘦得让人心疼的脸庞上写满了惧意。

夜寒霆倏地伸手,掐住她的脖颈,莫名的,他感觉她的脖颈细得轻轻一拧就会断掉。

当然,他不会因此而心疼她。

就算她立刻死在自己面前,他也不会有任何的感觉。

“松,松开!”凌薇伸手去掰他的手指。

无奈,她太瘦了,又一身的伤病,被夜寒霆这么一掐,别说掰开他的手,就算是喘口气她都觉得困难。

瞥见妈咪被那渣爹欺负,陌陌很生气,他扬起手中的木棒,想砸夜寒霆救母,转念一想,他人小体弱,这一棒子砸下去,别说是救妈咪,只怕他自己都得吃亏。

眼珠子咕噜一转,他转身朝房门跑去,推开了房门,抓着木棒便往隔壁邻居家的内廊玻璃窗砸去。

“哗啦!”邻居家的玻璃窗碎了一地,下一秒,一个穿坎肩,肌肉群发达的男人走了出来。

“小孩,这是怎么回事?”他瞪着陌陌,满脸怒意。

“噜噜噜......”陌陌朝他比了个鬼脸,转身跑回了自己家,男子皱了皱眉,追了过去。

“喂,那小孩,你给我站住,干了坏事就跑,你没爹没妈吗,没人教吗?”男子冲入凌薇的家中,扯开嗓子喊了一句。

夜寒霆扭头,瞟向男子,眸色森冷。

“你说什么?”他松开凌薇,转身望向男子。

“我说什么,我说你家那小兔崽子是混蛋!”男子自认为自己壮过夜寒霆,翻了翻白眼,骂出一句。

听到这话,夜寒霆那张俊脸越发的黑了,他嗤笑一声,朝男子走了过去。

真特么活见久了,这家伙骂那小子也就算了,还不忘带上他,既然他想死,那他成全他好了。

男子本以为自己能占到上风,没想到夜寒霆靠近自己时,他居然被夜寒霆强大到无敌的气场给震怂了。

“那个,其实吧,我就想告诉你们这些家长,有,有的时候呢,家长对孩子不能太过宠溺和放纵,不然......”话音至此,他后退一大步,出了凌薇的家门。

夜寒霆跟了过去,正想出手教训他,忽地,他感觉后面有人推了自己一把,还没来得及回头,便听到“砰”一声响,凌薇家的房门居然被人关上了。

这是怎么回事?

权势滔天、矜贵不凡的夜氏集团总裁夜寒霆被人撵出门了,撵他的还是一个像极了自己的小子和那个曾像影子一样追着自己不放的恶毒女人。

夜寒霆狷狂俊美的脸庞上阴云密布,阴鸷的双眼中尽是杀意。

“凌薇,不想死的话马上把门打开!”他一边捶门一边喊。

房门那头,蜷缩在墙角的凌薇不停瑟瑟发抖,美丽的双瞳中满是绝望。

五年了,她以为她可以忘记自己爱过夜寒霆,她以为她可以逃出夜寒霆的掌控,可是,她和陌陌才离开殇狱几天他就找来了!

“走,你走,我死都不会给你开门!”凌薇喊道。

“该死!”夜寒霆看了看站在楼道暗处偷看的几个吃瓜者,低骂一句。

转念想了想,他试着和陌陌进行沟通。

“小朋友,你开开门好吗,我有话和你妈咪说。”他又一次拍了拍门。

“不必,我们和你没什么好谈的,你赶快离开,否则,我就给警察蜀黍打电话了!”陌陌堵着门喊道。

听到陌陌的话,夜寒霆心中怒意更盛了几分,他沉着嗓子喊出一句:“小鬼,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知道,你是伤害我妈咪的坏人,我劝你赶快离开这里,否则等警察蜀黍到了,你可就走不了了!”陌陌吼道。


[返回]

温馨提示 所有数据信息 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