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风格>

放荡人妻全记录1一19 人妻少妇精品系列短文

发布时间:2022-09-02 11:45 已有: 位 网友关注

总统套房。

一室旖旎。

火热的吻,热切的纠缠。

散落一地的衣服。

不知道过了多久……

简云希终于安静了下来,疲惫得睡了过去。

傅禹风一身薄汗,他侧头温柔的望着简云希,伸手温柔的将她额头的一缕发丝撩至耳后。

他轻声说:“睡吧,睡醒以后,一切都会变得美好!”

他伸手扣住她的腰,心满意足的闭上眼睛。

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傅禹风突然醒了过来,看到身侧是空的,他一把掀开被子,满房间寻找简云希的身影:“简云希——简云希——”

没有任何回应,他周身的气息顿时变得冷沉。

然而,这个女人就像没有来过一般,消失得无影无踪。

傅禹风沉着脸,视线落在地毯上一只精致的玻璃小瓶上。

小瓶下面,压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涓秀的字迹:宝贝,昨晚你很棒,有取悦到我,山高水长,咱们有缘江湖再见啦,拜拜!

宝贝?取悦?拜拜?

傅禹风气得脸都青了。

找了六年,终于找到了,他以为,昨晚这样激烈的把生米煮成熟饭了。接下来,他们就是理所当然的结婚生孩子过着没羞没臊又恩恩爱爱白头到老的美好生活了。

他以为,他的宠妻之路终于可以开始了。

结果,她跑了?跑了!

捡起小瓶,闻了闻,里面似乎还带着淡淡的香味。迷香?难怪他会昏睡这么久。

他气得将牙齿磨得咯咯作响。年纪不大,本事不小,学人家用迷香了。

电话响起来,他赶紧接起。

以为会是简云希打来的,结果是郑欧。

他没好气:“什么事?”

郑欧在电话那头激动不已:“大哥,看新闻了吗?你上头条了啊,啧啧,我怎么不知道你有八块腹肌,你是什么时候练的啊?身材太好了啊!”

“虽然没露正脸,但我一眼就看出来是你。啧,真是劲爆啊!嫂子好美,哈哈!看得我都眼热了……”

“赶紧给我找人!”傅禹风咬牙说。

“啊?找谁啊?”

“你嫂子!”傅禹风说。

“不是,我嫂子不在你身边?”郑欧惊呆了,随即噗的喷笑,“噗,嫂子睡了你,然后跑了?”

傅禹风脸色黑如锅底:“立即找人,封锁机场和所有的交通要道。她叫简云希……”

郑欧立即说:“不用介绍,现在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昨晚简家大小姐简云希找了个少爷绿了邓氏总裁邓宝格。那一脖子的草莓啊,激烈的……”

少爷?

傅禹风的脸色更难看了。

挂断电话,他点开新闻。

头条上,全是他与简云希的照片。

他赤果着上身,闭着眼,简云希抱着他的头,吻他的脸,一脸迷离的神情。

她拍的时候故意挡住他的脸,怎么,他见不得人吗?

他看得一肚子的火,这种照片,她竟然让别人看。

他立即再拨了个电话出去:“新闻看了吗?我和简云希的新闻,全部黑掉。照片全部发给我!”

他和简云希的照片,只能他和简云希两个私藏。

打完电话,他又点开新闻。

小编煽动的写着:

#劲爆!简家大小姐简云希结婚前夕绿了邓氏集团总裁邓宝格!

#先是换新娘,又是绿新郎,简家意欲何为?

#卷走新郎天价首饰,简家新娘失踪,邓氏总裁何处维权?

#邓氏总裁盛怒,简氏路在何方?

#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到底是谁策划了这起惊天狗血大剧?

傅禹风的视线落在这些标题上,双眸不自禁的眯起来,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又拨了个电话出去:“我要简云希从小到大所有的资料。”

他迫切的想要知道,她从小到大都经历了什么?

一个小时以后,傅禹风收到了简云希的资料:

简云希,女,20岁。

1岁丧母,母亲苏文贞死因:产后抑郁,发现丈夫出轨保姆后跳楼自杀。

简云希父亲简明峰是典型的凤凰男,出身农村,家境贫寒,大学时与校友孙莉恋爱。之后机缘巧合认识名门千金名媛苏文贞,对苏文贞穷追猛打,终于掳获苏文贞的芳心,恋爱三个月闪婚。

简明峰是彻头彻尾的伪君子,瞒着妻子苏文贞脚踏两条船,与孙莉藕断丝连。

一面对苏文贞呵护有加,一面与孙莉暗通款曲。

简云希外公苏梁生育一儿一女,儿子十三岁时不幸车祸身亡,只余苏文贞一女,对苏文贞宠爱有加。

见简明峰对苏文贞呵护备至,苏梁随即把苏氏转手给了苏文贞夫妇,正式更名为简氏香业,苏文贞占股33%,简明峰占股37%,另有一些股份在别的小股东手里。

这样分配,也是为了给苏文贞最大的生活保障。哪承想,苏文贞发现简明峰出轨以后,精神崩溃选择了跳楼自杀。

苏文贞自杀以后,苏母受不了打击,心脏病发身亡。苏梁一夕痛失爱女和老伴。

料理完妻女的后事,苏梁出家遁入空门。

最可怜的,是简云希。

小小的她,才一岁就失去了妈妈。

老人说,有了后妈就有了后爹。

明明是简家的千金大小姐,之后的日子却活得像个佣人,没娘爱没爹疼。

她的玩具,只要简雪菱想要,简明峰就会勒令她把玩具交给简雪菱。

后来,更是发展到她捡简雪菱的剩衣服穿……

十二岁那年,她还险些出车祸死了。

十三岁,她前往意大利留学。

意大利的生活细节,郑欧暂时不得而知。

十七岁,她回国。之后认识了傅南玺,与傅南玺一见钟情,迅速成为情侣。

一直感情稳定。

就在前几天,傅南玺出轨了她的继妹简雪菱……

狗男女!

傅禹风眼眸危险的眯起来。

他随即给傅南玺打了个电话。

傅南玺的声音恭敬又不确定的传过来:“小叔?”

“谢谢!”傅禹风短短的吐出两个字,沉着脸挂断了电话。

傅南玺确实渣,但是这个谢谢他应该说,要不是傅南玺出轨,他哪有机会?

不过,想到简云希这死丫头又悄悄跑掉了,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他脸色又变得难看。

他接着往下看,简氏的股权情况。

苏文贞当年自杀之前,找律师公证了遗嘱,她名下33%的股权全部归她的女儿简云希所有,简云希满20岁可继承。

简云希前几天20岁,她继承股权的同时,简明峰又给了她5%的股权。相当于她拥有38%的简氏股权。

傅禹风看到这里,脸色稍稍缓和。小丫头继承了简氏香业38%的股权,她总得回来打理,他盯紧简氏就能逮到她。

电话响起来,是郑欧。

他立即接起,激动的问:“是不是找到人了?”

郑欧说:“找不到,没有航班信息也没有列车信息,甚至没有班车信息,她是预谋好的,估计是打车离开滨城的。只要离开滨城,就很难再找到她了,我现在正让人排查各路段的车辆。大哥,她手里的股权发生变化了,那股权是她妈妈留给她的,她竟然转出去了,她这是打定主意要远走高飞了。”

“转给谁了?”傅禹风额角突突的跳动。

死丫头,睡了他想要不负责,他就是掘地三尺也要逮到她。五年后。

滨城机场。

路边一前一后的停着两辆黑色的卡宴。

简云希拉着行李箱带着三个宝宝从机场走出来。

三个宝宝一出现就吸引了很多人的眼球。

实在是他们的颜值太高了,大眼睛,长睫毛,粉雕玉琢,简直就是上帝的宠儿。

三个宝贝两儿一女。

大宝和二宝是男宝,长得一模一样,穿着也一模一样,只有最熟悉他们的人才能从眼神上分辨他们的不同。

大宝的眼神较冷,看任何人任何事都是一副疏离且漠不关心的样子。

二宝则不同,二宝的眼神很暖,仿佛对什么都一副极有兴趣的样子。

三宝就像简云希的缩小版,又萌又奶又可爱。

他们一走出来,就引无数人侧目。

“天哪,是三胞胎吗?也太可爱了叭!”

“这绝对是我见过的颜值最高的三胞胎!啊啊啊,快看快看,那个小女孩笑了啊,笑起来竟然有小酒窝,好可爱啊!”

听到议论声,接机的傅禹风下意识的看过去,便看到三个可爱的孩子。

两个男宝穿着合身的小西装,一派小绅士的样子。

女宝穿着粉色的公主裙,头上戴着小皇冠,精致得跟瓷娃娃似的。

三胞胎?

谁的福气这么好?

一胎三个就算了,还个个都长得这么精致,还是两儿一女?

也不晓得谁的基因这么好,生出这么漂亮的孩子?

又想简云希那个臭丫头了。

天晓得他这些年是怎么熬过来的?

前面找她的六年,没有开荤,日子还能熬。

后面这五年,想她想得简直发疯。闭上眼就是那次热烈的画面。

命运到底和他开的什么玩笑?

十一年前,在意大利。

他遭遇黑手党,他以为他要死了。

她像个天使一样出现在他的世界里,救了奄奄一息的他。

他都来不及谢谢她,就昏过去了。

再醒过来时,她已经不见了。

他在地上捡到一枚佛牌。握着佛牌,翻遍意大利,找不到她。

五年前,他母亲遭遇意外摔下了山崖。

在山崖下面怎么都找不到尸体,他去寺里找先生算卦,遇到一个高僧,一眼认出了他脖子上的佛牌。

高僧问这佛牌怎么在他身上?

他说,佛牌是他的救命恩人落下的。

高僧叹息说,大概这是缘分,是造化。

高僧告诉他,佛牌主人叫简云希,是他尘世的外孙女。是个可怜的孩子,他每天颂经愿她平安喜乐。

他终于知道了她的名字,还是在她嫁给邓宝格那个老东西之前。

并且,他与她有了最亲密的关系。

他以为,他终于迎来了春天,从此可以过着琴瑟和鸣的宠妻生活。结果,是更可怕的煎熬。

这五年……他从来没有停止过找她,就是不知道,她在哪里?会不会偶尔想起他?

“爹地!”突然,熟悉的声音响起。

傅禹风收回思绪,就看到路薇薇踩着高跟鞋戴着墨镜抱着少钰走过来。

傅禹风对着路薇薇微微颔首,伸手自然的接过4岁的少钰,宠溺的问:“想爹地没有?”

少钰其实是郑欧的孩子,郑欧出事的时候,少钰还在路薇薇肚子里。

“嗯,想。”傅少钰搂住傅禹风的脖子。

傅禹风唇角便微微扬起。

他抱着孩子走向路边的黑色卡宴,路薇薇踩着高跟鞋紧跟在他们身后。

保镖们分立两旁开路。

有路人拍照,傅禹风视若无睹,没有他的允许,没有哪家媒体敢找死发他的新闻。

“爹地,那几个小朋友好漂亮啊!”少钰指着不远处的几个孩子说。

“嗯。”傅禹风应了一声,又下意识的看向孩子们旁边的女人。

女人背对着这边,他连侧脸都看不到,但他的脑海里,自然的浮现五年前简云希的样子。

她热情,她俏皮,她狡黠,她主动,她迫切……最后,她绝情的离开!

他脸色陡然冷沉,他是疯了,才会看谁都觉得像简云希那个死女人。

他收回视线,抱着孩子径直走向车子。

听到傅禹风离开的脚步声,简云希猛的松了一口气。

丫的,冤家路窄,一出来就看到傅禹风,吓得她魂都差点飞了,赶紧转过脸背过身。

她生怕他发现她和孩子。

幸好,他走了。

“妈咪,你怎么了?”三宝简妍初奶萌的关心道。

“妈咪没事,刚刚行李箱的轮子卡住了,走,乔阿姨在等我们。”

轮子卡住了?大宝和二宝看了看平整的地面,突然想到什么,对视了一眼以后,立即朝相反的方向看过去,看到一个男人的侧脸,妈咪在躲刚才那个男人?妈咪这种无所畏惧的性格在躲一个男人,难道?

大宝和二宝又对视一眼,眸光同时闪了闪。

简云希带着三个宝贝奔向路边的卡宴。

另一辆卡宴里,傅少钰指着窗外说:“爹地,你看,是那三个小朋友呢。”

傅禹风下意识的看过去,就看到简云希带着三个孩子上了一辆卡宴。

幻觉?

他用力的闭眼,倏尔睁眼。

眼之所及,越发清晰。

不是幻觉,真的是简云希。这个女人,真的回来了?!

他眼睛死死的盯着简云希那张脸。

不是她又是谁?

五年了,这个该死的女人终于回来了。

那么,三个宝宝是?

他脑海里又一次浮现五年前的场景。

所以,那三个宝宝是他的孩子?是那晚的结晶?

他激动的心跳陡然加速。

难怪,他一看到孩子就想到简云希。

他眸子里闪动着深邃的幽光。

简云希!

这一次,我要是再让你脱离我的掌控,我就管你叫奶奶!

他吩咐司机:“老袁,调头,追上那辆卡宴!”

“是,总裁!”司机老袁立即调头,朝着黑色的卡宴追过去。

傅禹风记下车牌,拨出一个电话:“查MA45723车主的信息,我要所有的。”

……

另一辆卡宴里。

乔唯恩亲自开车,一边开车一边喜笑颜开:“宝贝们,咱们神交了这么久,终于把你们盼回来了,今天晚上你们都跟乔阿姨睡好不好?”

“不好!”三个宝贝异口同声。

“呃。”乔唯恩被嫌弃了,伸手摸了摸鼻子,又转头看了一眼三个宝宝,越看心里越喜欢,“嗷嗷嗷,你说你们怎么长得这么好看啊?简直太完美了!你们真的不和乔阿姨睡嘛?乔阿姨给你们讲睡前故事?”

“不!”三个宝宝态度很坚定。

乔唯恩继续拐:“不跟乔阿姨睡,那帮乔阿姨公司拍支广告好不好?沐浴露广告,全果出境,嘻唰唰,嘻唰唰,噢噢……”

“幼稚!”大宝说。

乔唯恩嗷嗷叫起来:“宝贝,你们才四岁,答应乔阿姨,以后不要那么老气横秋的好不好?”

大宝突然敏锐的往后面看了一眼,沉声说:“我们被跟踪了!”闻声,所有人都心生警惕。

简云希往后看了一眼,脸色就是一变,傅禹风?!

乔唯恩眉眼飞扬:“跟踪姑奶奶,是不知道姑奶奶这辈子最爱的是什么吗?希希,给孩子们拴好安全带。”

简云希立即给孩子们拴好安全带。

乔唯恩突然一脚油门下去,车子顿时狂飙了起来。

机场高速上,两辆卡宴在路上疯狂的追逐着。

路上的车辆见状,吓得赶紧避让。

乔唯恩的车速飙到起飞。

简云希一张脸绷得死死的。

她一声都不敢吭,生怕唯恩分心导致出事。

自从有了孩子以后,她就变得格外怕死。

简云希将三宝简妍初抱在怀里,三宝不敢看,一张脸埋在妈妈怀里。

大宝和二宝胆子大些,一边看着窗外,一边凝神思考着什么。

唯恩的车速实在是太快,渐渐的与后面的车子拉开了几十米的距离。

然而,距离才拉开一点,后面的车子又快速的追了上来。

“靠!”乔唯恩骂咧咧的将车子飙得更快。

这已经飙到她赛车史上的极限了,莫不是后面开车的是个职业赛车手?

……

后面的卡宴上。

“总裁,他们的车速太快了,你们坐稳!”司机老袁脸色有些难看,准备再往死里飙一把。

毕竟,他曾经是个战无不胜的职业赛车手啊!

“降车速!”傅禹风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前面的车子,沉声命令。

他盯着前面车辆的车尾,火气莫名的蹭蹭上涌,飙得这么快,不要命了?

“啊?”老袁一度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说降车速!”傅禹风声音拔高。

他的女人和孩子全在那辆车上,万一追出什么事,他怎么承受?

老袁听清楚了,不解,却还是执行命令,缓缓的降下车速。

傅禹风一肚子的气,这死女人,是发现他了?飙得这么快,不要命了?也不晓得开车的是谁?他要是知道,不扒了开车者的皮。

几个瞬息间,前面的卡宴就消失在他们的视线里。

老袁叹息说:“总裁,跟丢了!”

傅禹风拨电话,不满的催促:“查到没有?”

电话里传来键盘噼噼啪啪的声音,紧接着,陆宴钊的声音响起:“查到了,车主叫乔唯恩,是乔氏集团唯一的千金……”

“她现在的住址!”傅禹风脸色铁青,声音从齿缝里挤出来。

乔唯恩!

简云希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

五年前,简云希的股权就是经乔唯恩之手转给简明峰的。

当时他让人把乔唯恩关起来审,问简云希去了哪里?

乔唯恩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疯狂摇头说她真的不知道。说她与简云希虽然是朋友,但是简云希是铁了心要离开,切断了和所有人的联系方式,没有任何人能联系上她。

他居然信了,呵呵!真是好样的。

陆宴钊立即报地址:“梓园路……”

傅禹风打断:“发我手机上!”

挂断电话,傅禹风让司机停车,他交代司机把路薇薇和少珏送回去,他自己在路边拦了个车亲自赶往乔唯恩的住处。

……

另一辆车上。

大宝简熙辰说:“那辆车没跟了!”

“呼……”乔唯恩猛的舒了一口气,撇嘴说,“丫的,算他有自知之明。”

简云希微微眯了眯眼,说:“唯恩,现在不能去你家了。另外,这辆车子短时间内不要开了。还有,你的手机重置一下,手机卡先拿出来单独放一边。”

“啊?为什么?”乔唯恩诧异的转头看着简云希。

对上简云希一脸凝重的神色,她突然明白了什么,吓得心脏莫名一颤,立即将车子开往另一个方向。

然后,把车子停在了4S店保养,再带着简云希几人在路边打了个车,前往郊区,从郊区绕了一圈,避开监控以后,再重新换了个车,前往时代家园。

她在时代家园有一套房子,不在她名下,在她四哥名下,原本是打算送给四哥女朋友的,后来四哥分手,她房子没有送出去。

看简云希脸色有点凝重,乔唯恩安慰道:“放心,这房子不在我名下。”

简云希点点头,带着孩子与乔唯恩一起走进电梯。

……

傅禹风赶到梓园路乔唯恩的住址。

他沉着脸不停的摁门铃,里面没有人回应。

傅禹风眯起眼睛,这是没有回来?

乔唯恩在外面给简云希接风?

很有这个可能!

他立即拨了个电话:“查MA45723车子现在的位置。”


[返回]

温馨提示 所有数据信息 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