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风格>

公交车纯肉超H莹莹;长篇强奷h系列小说校园

发布时间:2022-09-02 11:44 已有: 位 网友关注

男人指节修长的大手轻轻地将药膏涂在她的伤口上,“我不是程轩。”

“不需要你这么辛苦地赚钱。”

“辞职后,你可以安心在家照看星云和星辰,孩子们开心,你也不必受伤。”

上完药,他淡漠地将药盒盖上,“我养得起你。”

苏辞月连忙摇头,“我做这份工作,挺开心的。”

秦墨寒眯眸,唇边带着讥讽,“伤成这样,很开心?”

“这是意外啦。”

苏辞月尴尬地笑了笑,“我平时不会伤成这样的。”

她扬起脸,认真地看着秦墨寒,“照顾好星云和星辰,和我出去工作并不冲突。”

她那双清澈见底的眸中带着点点的星光,“我喜欢我现在的这份工作,也喜欢自己为了未来奋斗的感觉。”

秦墨寒淡淡地扫了她一眼,没说话。

以前想嫁给他的那些女人,每一个,都是冲着他的钱来的,每一个,都期待着能够过上不上班,不奋斗的富太太生活。

可苏辞月,和她们不一样。

“睡吧!”

见他不说话,苏辞月深呼了一口气,抱着枕头和被子下了床。

她蹲下身,刚将被子铺好,手臂就猛地被抓住了。

秦墨寒将她拉上了床。

苏辞月抿唇,“我还是睡地下吧……”

“你受伤了。”

秦墨寒声音低沉,“如果你只是不想和我睡一张床的话。”

他迈开长腿下了地,“我可以睡地上。”

“不不不!”

苏辞月连忙拉住他的手,“你不能睡地上。”

他是这里的主人,这是他的家。

她才是这个家的外来人员。

哪有她睡在床上,他睡地上的道理?

犹豫了一会儿,她抿唇,“好吧。”

她和他是夫妻,睡在同一张床上,也不是不可以。

只是……

想到他之前吻她样子,还有那个晚上,她的脸就忍不住地开始高烧。

秦墨寒回到床上躺下。

灯关了。

卧室的床很大,苏辞月躺在大床的这一端,秦墨寒在另一端。

两个人之间的距离甚至还能塞下两个人。

但即使是这样,夜深人静的时候,苏辞月还是能够感受到秦墨寒均匀的呼吸声。

体温逐渐升高,心脏的频率也开始加快了。

她抓着被子,脸红心跳,横竖都睡不着。

直到天色开始泛白,困得昏昏沉沉的苏辞月才打着哈欠睡了过去。

*

七点钟,闹钟响起。

苏辞月打了个哈欠,从床上爬起来,下楼给两个宝贝做饭。

她将饭菜做好的时候,秦墨寒刚好下楼准备出门。

女人热情地招呼他过来一起吃饭。

“你做的?”

在餐桌上坐下,男人的眉头微微皱起,冷声问道。

苏辞月点头,“嗯。”

男人深邃的眸在她脸上逡巡了一圈。

“手不疼了?”

“肩膀不疼了?”

苏辞月被他看得有些局促,“不疼了。”

男人冷哼了一声,转头看了一眼餐桌上正在吃饭的两个小家伙,“家里佣人做的饭不能吃?”

星云和星辰怔了怔,互相对视了一眼。

“爹地。”

星辰瞪大了水汪汪的眼睛,“你这是在……心疼妈咪?”

小家伙的话,让秦墨寒的身子微微地一顿。

片刻后,他转身出门。

“等等。”

身后,星云放下碗筷,“妈咪受伤了。”

“送她去上班。”

秦墨寒微微地皱了眉。

星云极少对他提要求,他当然不会拒绝。

男人转头看了苏辞月一眼,“走吧。”

“不用麻烦了。”

苏辞月连忙摆手,“不顺路,我自己坐公交去就可以了。”

星云捧着牛奶喝了一口,幽幽道,“妈咪,你是不是嫌弃我爹地?”苏辞月连忙摇头,“不是,我只是……不想太招摇。”

“这样啊。”

星辰转头看了一眼远处的管家,“管家爷爷,去车库里面,找一辆最便宜,最差的车,让爹地开着送妈咪去上班!”

苏辞月:“……”

秦墨寒:“……”

十分钟后。

苏辞月看着停在别墅门口的那辆宝马,怔了。

管家抹着头上的汗水,“先生,太太,这真是咱们家里最差的车了。”

秦墨寒倒是没什么意见,直接拉开车门,上了车。

苏辞月无奈,也只好跟着上了车。

车里的空气有些沉闷。

深贵孤傲的男人握着方向盘,冷漠地目视前方,“想当女主角么?”

苏辞月差点没拿住手机。

她诧异地转头看他,“什么女主角?”

“这么辛苦地做一个替身演员,是因为没有机会成为正式演员吧?”

秦墨寒淡淡地开口,“我可以让你直接去做女主角。”

“想做演员,我可以捧红你。”

既然她不想辞职,那他就帮她平步青云。

这对他来说,并不难。

苏辞月震惊地说不出话来。

半晌,她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你大概是……误会了。”

“我不想做主角,也没想过要成为正式演员。”

“我做替身,蛮开心的。”

男人墨色的眉狠狠地拧了起来,“这种工作,开心?”

他只看到了她的伤痕和苦痛。

苏辞月皱了眉,笑了,“你不懂的。”

其实,她也不是没想过要做演员,想做镜头下最美的那个女主角。

但,这几年看着程轩和向晚晴一步一步向上爬的样子,她对娱乐圈,也有了畏惧。

她是个曾经诞下死胎的代孕妈妈。

不管什么时候,只要有人把她的黑历史翻出来,都可以让她坠入万丈深渊。

与其担惊受怕,承受那些不该有的恶意,她不如继续做一个简单的替身演员。

能赚钱,没烦恼。

没多久,车子就到了影城门口。

即使苏辞月万分小心,还是被眼尖的同事发现了她的踪迹。

“辞月,傍上大款了?”

同事揶揄她。

“没有。”

苏辞月一边换装,一边无奈地笑着,“人家只是好心送我一程而已。”

“苏辞月,导演找你!”

戏服还没换完,远处就响起了场务的声音。

苏辞月皱眉,跟着场务到了导演面前。

“你别干了。”

导演拧眉看了她一眼,“从今天开始,你以后都不可能做武替了。”

“为什么?”

苏辞月满脸的不解,“我是哪里做的不好么?”

导演烦躁地看了她一眼,“哪有什么为什么?上面有人下了死命令,不允许任何人再用你做武替。”

“有时间在这问我,不如好好想想,你到底得罪了什么人!”

说完,导演恨铁不成钢地看了苏辞月一眼,“从今天开始,你就做文替吧,虽然赚得少,但还算清闲。”

“你也可以好好想想,你到底得罪谁了!”

苏辞月满脸郁闷地回到了后台。

福千千安慰她,“其实做文替也很好啦。”

文替,就是拍戏的时候,给当背景板的演员做替身。

太阳毒辣。

苏辞月站在太阳底下,晒得浑身是汗。

她一边像个木头桩子一样地站着,一边苦思冥想,到底是谁在这么整她?

向晚晴还是程轩?

……“玺哥哥,你说,你爱我还是爱姐姐?”

“行动还不能证明?嗯?”

“那你说爱我嘛!”娇滴滴的女声。

“我爱你,小妖精!”

简云希一回家,就听到这样不堪入耳的声音。

她热恋三年的男朋友,竟然与她的继妹搅在了一起。

这熟悉的程度,显然不是第一次了。

如果不是收到简雪菱说她外公来了的短信,她会继续被蒙在鼓里。

所以,简雪菱是邀请她看戏吗?

偷得不过瘾,还要让她看个直播?

如她所愿!

砰——

简云希一脚踹开了虚掩的房门,唇角勾起嘲讽:“这戏真是精彩啊,收门票吗?”

“希希,你怎么回来了?”傅南玺没想到简云希会提前回来,他脸上闪过片刻的慌乱,迅速拉被子将两个人盖起来,“希希,不是你看到的那样……”

“哦?那是哪样?”

简雪菱一把从身后抱住傅南玺的腰,白莲的语气说:“姐姐,你不要怪玺哥哥,都是我的错,我们是真心相爱的,求求你,成全我们吧……”哼,就是你看到的那样。

“成全你们,那谁嫁到邓家去呢?”简云希好笑的看着简雪菱。

“我爱的是玺哥哥,我不会嫁到邓家去的,邓宝格已经57岁了。”简雪菱说。

简云希更好笑了:“这不是你妈为你求来的婚事么?彩礼就十个亿呢。还是说,你们算计着想要让我嫁呢?”

傅南玺已经从床上下来了,整理好了衣服,没有了刚才的慌乱和狼狈,他说道:“希希,你就当这一切都没有发生,我们的婚礼,如期举行,你不用嫁到邓家去。”

说着,傅南玺就过来牵简云希的手。

砰——

简云希直接一个窝心脚将傅南玺踹回了床上,撞得简雪菱痛得嗷的一声尖叫,可见力道之大。

当一切没有发生?婚礼照常举行?哈哈,真是好大的恩赐啊!

“肮脏如你,配吗?”简云希居高临下的看着傅南玺,“我们的婚礼,取消了。傅南玺,是我简云希不要你的!”

“希希,我毕竟救过你的命,你就一次机会都不肯给我?”傅南玺问。

“你应该庆幸你救过我的命,要不然……”简云希手一甩,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枚硬币,硬币甩飞出去,砰一声将条柜上的一个花瓶击得粉碎。

傅南玺双眸不自禁的一眯。

与简云希恋爱三年了,他发现,他一点也看不透她。

三年来,她一直对他温柔体贴。

他第一次见到她如此冷漠如此暴力的一面。

“发生什么事了?”简云希的身后响起匆匆的脚步声。

简云希的父亲简明峰和继母孙莉匆匆赶了过来。

“雪菱……”

“爸,我在这里,呜呜。”简雪菱哭着喊。

孙莉仿佛这时候才看到简雪菱,她冲了进去,随即气得声音发抖:“你们……这,傅南玺,你,你怎么能做这样的事情?你是希希的男朋友,你让雪菱怎么见人?你这样,你让雪菱怎么嫁到邓家去?啊?我雪菱是个清清白白的姑娘,这件事情,你一定要给我们一个交代。”

“阿姨,是雪菱自愿的。”

“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你是不想负责了?那我就去找傅老爷子评评理!”

“阿姨,您不用找爷爷,希希和雪菱,我肯定是会娶一个的。”

傅南玺离开之前,又看了简云希一眼。

偌大的客厅就剩下简明峰大发雷霆的声音:“胡闹!简直就是胡闹!我脸都给你丢尽了。”

孙莉劝着:“老简,你消消气,雪菱也是年轻不懂事。”

“不懂事?19岁了不懂事?她不知道傅南玺是希希的男朋友?啊?”简明峰一副维护简云希的样子。

简云希看着这一幕,觉得好笑。这双簧,演了多少年了?

他们演得不腻,她看得都腻了。

简明峰质问孙莉:“现在弄成这样,雪菱怎么嫁到邓家去?”

“这……”孙莉一脸为难。

简云希双手抱着肩,淡淡的说道:“邓宝格今年57岁了,比爸爸你都大几岁,他又是个丧偶的,还有三个孩子,怎么,他还要嫌弃雪菱是个残花败柳啊?”

“你骂谁残花败柳?”简雪菱就急了。

简云希冷笑一声,鄙夷的看向简雪菱:“怎么,做得还说不得?”

“你,你……”

“行了,不要吵了,现在是要解决你们结婚的问题。希希,爸爸问你,你还愿不愿意嫁给傅南玺?”简明峰看向简云希问道。

“我从来不捡掉在屎上的钱。”简云希说。

“你给个准话,你到底嫁不嫁傅南玺?”简明峰问。

“不嫁!”简云希说。

“那就雪菱嫁。”简明峰说。

“哦?那邓家十个亿的彩礼,你们不要了?”简云希不禁好笑。

她就静静的看着他们继续演。

孙莉为难的说:“老简,不行啊,邓家那边明年三月的婚期都定了,这要是不嫁,不光是十个亿彩礼的事。还有先前说好的邓氏与简氏的合作也得黄了。不光这样,搞不好邓宝格一生气,还会针对简氏。咱们简氏哪里是邓氏的对手啊?”

“要不然,我嫁到邓家去?”简云希说。

简明峰、孙莉几人闻声,惊讶的看向简云希,似乎是想要通过她的表情来确定她是开玩笑还是认真的?

简云希冷笑:“不用绕圈子,把我妈的香方给我,另外,你手里的股权再给我5%。我嫁!”

以她对他们的了解,不管拐多少弯,最后还是要算计到她头上来。与其被算计,不如,她主动出击。

简明峰就急眼了:“你说什么?你妈已经给你留了33%的股权,你还要我再给你5%?雪菱和勋勋都不要了?”

简云希笑得更冷了:“雪菱和勋勋也可以让他们的妈留啊!一会儿把香方给我。明天,我让律师过来办理股权过户手续。我嫁邓家。这买卖,不是很划算吗?简雪菱嫁到傅家去,不是又可以捞一大笔?同不同意,你们考虑吧。”

绕这么大一个圈子算计,不就是想要让她嫁到邓家去么?

简直欺人太甚!

他们以为她是妈妈吗?被欺负了痛苦得抑郁自杀?

她不会,她会让所有居心叵测的人付出代价。

他们会做局,她不会吗?

13岁被送到意大利留学,她经历了人性最残忍,最阴暗,最不堪的一面,她早已经不是当年那个不谙世事任人欺负的小姑娘了…“我同意!”几乎没有犹豫太久,简明峰就同意简云希的提议。

简明峰想的是,先让简云希嫁过去,拿到彩礼和邓宝格承诺的项目。

至于简云希拿走的股权,呵呵,他会有办法拿回来的。

……

翌日。

简云希办理完股权手续,就刷到铺天盖地的新闻,全是关于邓氏总裁邓宝格将与简氏长女简云希大婚的标题。

简云希唇角扬起冷笑,简明峰还真是不折不扣的商人,任何时候都不忘利益最大化。

这是要告诉所有人,简氏和邓氏将以联姻的方式合作共赢了。

可惜,她不会如他所愿的。

明天她就出国,让简明峰鸡飞蛋打。

一个陌生的电话打了进来,简云希接起,是傅南玺的声音:“希希,你不要冲动,你就算不愿意嫁给我,也不要嫁给邓宝格那样的人渣……”

云希嘲讽出声:“如果邓宝格是人渣,你连人渣都不如。”

说完,直接挂断电话。

17岁时,她从意大利平安归来,遇到傅南玺,看到了他手上的飞鹰戒指,那个在她8岁那年将她从泳池救上来的人手指上戴的就是这枚特别的戒指。

找到了救命恩人,她激动不已,她主动走向他……

他们从相识到相恋,一路走过三年。

她从一个清冷疏离的女孩,变得有人气有光。

他将她拉离深渊又将她推向黑暗。

从小到大,没有妈妈疼,没有爸爸爱,她的世界里,只有无尽的算计与拼命的求生。

她以为,他是她的太阳,是她的港湾,是她最后的救赎。

原来,不是!

擦干眼泪,简云希用力的吸了吸鼻子,眼眶依然泛红,嘴角却噙起了笑容。

她再给自己一天的时间整理心情。

今天以后,她不会再为了任何人而委屈自己。

渣男,不配!

渣父,同样不配!

……

酒吧。

简云希坐在角落里,一杯接一杯地喝着酒。

这顿酒之后,她就彻底和过去说再见了。

突然,有人带着一群小弟过来搭讪:“嗨,美女,一个人啊?你好,认识一下,我叫虎哥,这一带我罩的……”

虎哥伸手的同时,一枚小药片悄无声息的落入简云希的杯子里。

简云希眯了眯眼,这种小儿科的手段,她在意大利的时候,几乎每段时间都会见证一次。

“你好啊!”简云希微挑眉梢。

正好心情不好,她拳头痒了,想畅快淋漓地干一架。

“美女,一起喝一杯呗。”虎哥端起杯子邀请简云希。

“不了,我等人。”简云希说。

虎哥身后就有兄弟跳出来了:“别给脸不要脸,虎哥亲自敬你你敢不喝?”

“虎哥是吗?要不然,我们去外面小巷子里喝?”简云希朝着虎哥抛媚眼。

虎哥心神一荡,顿时大喜:“都听小美人的。”

啧啧啧,他就知道,来酒吧里喝酒的都是骨子里空虚寂寞冷,急需男人安慰的。

看,这话还没有说两句呢,就邀他去巷子里野战了……

简云希微微一笑,起身伸手一撩卷发,酒杯一搁,径直往外走。

她那一撩头发一抛媚眼,虎哥眼睛都直了。饶是长期混迹于酒吧,见证美女无数,还是被撩得心猿意马。

虎哥立即带着兄弟们跟上去,还不忘搓着手跟兄弟们说:“一会儿我先。”

“好勒,大哥。嘿嘿嘿,大哥吃肉,我们喝汤!”

“嘿嘿嘿……”

“哈哈哈!”

傅禹风修长的腿一迈入酒吧,就看到了这一幕。

简云希被一群男人簇拥着。

他的视线,落在简云希的脸上,定定的打量。

他的心脏,激动得狂跳。

是她!

果然是她!

历时六年,翻遍半个地球,终于找到她了。

她的容貌变化不大,只是蜕去了六年前的稚气与青涩,现在的她,更加美得让人移不开眼。

“小美人,别走这么快呀,等等我们哥几个。”虎哥追着简云希。

砰——

傅禹风一个窝心脚直接将虎哥踹得飞出去四五米远。

砰的一声落在了一张酒桌上,直接砸翻了桌子,又碎了几个啤酒瓶。

“啊啊啊——”几个女人尖声叫起来。

虎哥的兄弟迅速将傅禹风围拢了:“敢动虎哥,你小子找死,哥几个,动手!”

简云希的视线落在傅禹风的脸上。

看到傅禹风这张天妒人怨的脸,她眉眼染笑:“这位先生,你坏我事了,你知道吗?”

傅禹风望着简云希,一步一步的朝着简云希走来。

几米的距离,仿佛跨越了世纪。

他紧紧的望着她,眼睛一眨不眨。

虎哥的人将傅禹风围住,傅禹风身边的一众保镖直接冲了上去,摁住虎哥的人就是一顿爆打。

傅禹风丝毫不受影响的一步一步迈向简云希。

他深深的看着简云希。

简云希竟然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半步。

那是怎样一双深邃的眼眸?

她一辈子没有见过这样的眼睛。

他的眼神深邃复杂得让她想要逃离。

“算了,今天的事情我不和你计较了,再见哈。”简云希见势不妙,赶紧开溜。

下一刻……

简云希的手腕被傅禹风扣住。

“松开!”云希随即一脚踹向傅禹风,同时另一只手的手肘撞向傅禹风的心窝。

傅禹风身体一侧,轻松的避开了简云希的攻击。

再伸手一扣,直接把简云希扣进了怀里。

他低喊她的名字:“简云希!”

如果仔细听的话,能够听出他的声音里夹杂着一丝丝的颤抖。

“你是谁?”简云希眸子里闪过警惕的光芒。

这个男人怎么会知道她的名字?

“为什么要来这种地方?”傅禹风问。

云希冷嗤一声:“我去什么地方,关你什么事?你是我的谁?是我爸还是我妈?哦,对了,我爸不配管我,我妈已经死了,你想做他们中的谁?”

犀利的言语,还带着对父母不敬的味道,很有攻击性,又仿佛是哪家受了委屈正叛逆的孩子。

可是听在傅禹风耳里,他的心脏,却是猛的一痛。

他从来没有想过,她的世界竟满是伤痛。

他扣在她腰间的手下意识的收紧。

“还喝吗?我陪你喝!”他的声音,放缓了很多,“以后,不会再有任何人欺负你忽略你了。”

温柔的声音,让简云希有片刻的迷离,她抬首看向他,她的视线微微有些模糊,她的呼吸,也变得有轻微的急促。

简云希顿时瞳孔微缩。

她不太对劲,药片她明明避开了,难道是整瓶酒都有问题?

“你怎么了?”傅禹风也发现了简云希的不对劲。

简云希就笑了,笑得魅惑,她伸手揪着他的领带:“帅哥,你现在马上松开我,要不然,你会后悔的。”

“不松!简云希,你的后半生,我负责!宠你护你,你想要的,我能给的,都给你!”找了六年,他怎么会后悔?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简云希热得满脸潮红,她嘲讽的笑着。

“那是别的男人!”

“是吗?那我们在一起啊!你证明给我看啊!”

“好!”傅禹风郑重的说。

他弯身抱起简云希,大步离开酒吧……


[返回]

温馨提示 所有数据信息 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