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风格>

偷朋友人妻系列H文 少妇肉欲小说200篇

发布时间:2022-09-02 11:43 已有: 位 网友关注

“三爷,查到了。”

冷言敲了敲门,将一份资料递给秦墨寒,“太太之所以会出现在那个小巷子里面,是因为她的亲生父亲简城,就住在那附近的贫民窟。”

“他是个酒鬼,欠了一屁股的债,太太这次过去,应该也是给他送钱的。”

“还有,今天酒店的监控都被破坏了,但从周围的街道监控中,我们还是查到了,太太的妹妹苏沫曾经去过酒店。”

“要针对一下苏家么?”

男人淡淡地摆了摆手,“先等等。”

*

“妈咪,这边!”

晚饭时间,星辰小心翼翼地给苏辞月拉开椅子,安顿她坐下来。

星云则是贴心地将苏辞月面前的餐具摆好。

坐在苏辞月的对面,秦墨寒看着眼前的这一幕,眉头再次狠狠地皱了起来。

这两个小家伙的表现,让他这个亲生父亲觉得自己像是个外人。

但,他抬头,看着苏辞月右手手腕的纱布,又觉得愧疚。

半晌,男人执起筷子,夹了块青菜,放到了苏辞月的碗里。

“谢谢。”

苏辞月低下头,道了一声感谢之后,便开始拿筷子。

右手手腕受伤,她只能用左手拿筷子。

但她是个右撇子,左手拿筷子,连平衡都保持不了,更别说是夹东西了!

看她笨拙的样子,星辰脑袋转了转,“爹地,妈咪受伤了,你喂妈咪吃饭吧!”

“妈咪的手受伤了,你是她老公,要照顾她的!”

小家伙的话,让苏辞月的脸猛地红了起来。

更让她脸红心跳的是,坐在她对面的秦墨寒真的站起身,走了过来。

男人高大挺拔的身子走近,他身上那种凛冽的男人味也扑面而来。

最后,他在她身边坐下,动作优雅地执起碗筷。

……他真的要喂她吗?

“不不不,不用了!”

苏辞月连忙摆手,“我自己可以的!”

光是他靠近,她就已经呼吸不畅了,如果他再喂她吃饭,她会窒息而死的!

“撒谎。”

星云淡淡地看了她一眼,“连筷子都拿不起来,你要怎么吃?”

“就是!”

星辰扁了扁唇,贼兮兮地看着她笑,“妈咪,你要乖哦。”

“韩剧里面的男女主都是这样的。”

苏辞月小脸红烫地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别过脸去,做出一副家长教育孩子的样子,“你以后少看点韩剧,多学习你哥哥,稳重一点……”

话音落下,星云慢吞吞地抬起头来,“我觉得弟弟说得对。”

“爹地就应该喂妈咪吃饭。”

苏辞月:“……”

“张嘴。”

身边响起男人低沉磁性的声音。

苏辞月张嘴,刚想说什么,一口米饭已经被塞进了她的嘴巴。

嘴巴被塞得满满当当,她根本连话都说不出来。

无奈,她只好将这口饭咽下去。

可再次张嘴想说话的时候,又是一筷子的菜塞了进来。

就这样,秦墨寒的饭菜一口一口地喂了过来。

开始的时候苏辞月还想拒绝,后来也就接受了。

毕竟她的手的确是不方便,而且也的确是秦墨寒弄伤的她。

抬起头,她一边吃着饭,一边看着身边的这个男人。

他沉默内敛,气质冰冷孤傲,但手上给她喂饭的动作却无比地优雅温柔。

灯光照在他那张线条冷冽分明的脸上,让他的五官更加深邃迷人。

这个男人,就是秦墨寒。

她的现在的丈夫。

苏辞月看着他,看得呆了,愣了,连张嘴的动作都忘记了。

“妈咪,爹地有这么好看么?”猛地,耳边响起星辰带着笑意的童音。

苏辞月连忙回过神来,才发现此刻,秦墨寒还执着筷子在等她张嘴。

他看着她的眼神里面,带了几分笑意。

很显然,他发觉了,她是在看着他出神。

女人的脸瞬间红透。

她支支吾吾地别过头去,“我,我饱了!”

“好。”

秦墨寒动作优雅地将苏辞月没吃的饭塞进了自己的嘴里。

然后,他直接用着之前喂苏辞月的碗筷,开始吃饭。

苏辞月脸红心跳。

她和他这算是……

间接接吻么?

“不舒服么?脸这么红?”

星云看了苏辞月一眼,唇边难得地扬起了一抹笑意。

苏辞月下意识地伸手去摸自己的脸。

灼热的温度烫得她连忙将手缩回来,“那个……我先上楼休息了!”

说完,她便一路小跑,飞快地上了楼。

大概是太紧张了,苏辞月在上楼梯的时候,缠着纱布的右手不小心撞到了楼梯的栏杆。

“嘶——!”

脱臼加上撞击,她疼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妈咪!”

身后的星云和星辰同时放下筷子,担忧地从椅子上下来。

“我没事。”

苏辞月捂住脱臼的手腕,连忙回头安慰他们,“只是不小心啦,我又不是小孩——”

说话的时候,她的脚踩了空,最后一个字还没说出来,整个人就向着楼梯下面摔了下去。

苏辞月闭上眼睛,本能地护住自己的脸,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疼痛。

她肯定是会从楼梯上滚下去的。

丢人丢大了!

一只灼热的大手扣住了她的纤腰。

下一秒,她整个人被拉进了一个宽厚温暖的怀抱里。

秦墨寒矜贵冷傲的气息充斥着鼻腔。

苏辞月连忙睁开眼睛。

面前,是他冷峻线条勾勒出来的下颌线。

“爹地好帅!”

楼下的餐厅里,星辰重新爬回到椅子上,一边喝着果汁,一边朝着秦墨寒竖了个大拇指,“真男人哦!”

“老哥你说是不是?”

“嗯。”

星云低下头,一边吃饭,一边闷闷地开口,“如果把妈咪抱回房间,就更帅了。”

苏辞月:“……”

她怎么觉得这两个小家伙,是故意在激秦墨寒抱她回去呢?

“年纪不大,心思倒是很多。”

秦墨寒轻哼了一声,直接将苏辞月打横抱起来,步伐稳健地上了楼。

男人身上的温度和气息,让苏辞月浑身的血液都开始横冲直撞。

她……这是第一次被一个男人这样抱着。

五年前那件事之后,她就开始抗拒和任何一个男人近距离接触。

程轩表面上尊重她,其实背地里早已变心,对她更是从来没有过亲密的举动。

可是为什么,她对相爱了五六年的程轩的接触都会抗拒,却从来都不曾对秦墨寒的接近反感过?

想到这些,苏辞月的心脏就跳得更快了一些。

秦墨寒抱着她,走到了卧室门口。

男人腾出一只手去开门的时候,她的身体晃了晃。

几乎是本能地,她扑上去,伸出手抱住他的脖颈。

在扑上去的那一刻,她的唇擦到了他冷厉的颊。

两人都有那么一瞬间的怔忪。

最后是秦墨寒先回过神来。

男人动作不轻不重地将她放在大床上。

“苏辞月。”因为刚刚的触碰,苏辞月感觉自己的唇像是着了火,正心慌意乱之间,她听到他冷沉的声音带着笑意问她:

“你这么笨,是怎么做武术替身的?”

她怔怔地抬起眸,对上的,是他含笑的双眼。

那双平日里深邃冷漠如深不见底的潭水一般的双眸里,此刻居然带了几丝的笑意。

她有些呆了。

原来这男人的眼睛,还能这么漂亮……

半晌,她才想起他刚刚的问题。

女人抿了抿唇,“我平时不笨的。”

只是在面对他的时候,她的脑子总是转不过来。

“所以现在是在装笨?”

他心情不错地打趣道。

苏辞月连忙摇头,“不是!”

秦墨寒唇角轻扬,“那是什么?”

苏辞月怔了怔,忽然就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

正在她茫然无措的时候,门外响起了“咔”地一声。

有人把卧室的房门反锁了。

“爹地,妈咪都受伤了,你要好好地陪着她哦!”

门外,星辰古灵精怪的声音响起。

苏辞月顿了顿,连忙起身,“星辰,你别闹!”

“你爸爸说不定晚上还要加个班开个会什么的,你不能把他锁在这里!”

“你把门打开!”

她满是抗拒的眼神和焦急的声音,让秦墨寒不由地皱起了眉,“你似乎很不希望和我住在一起?”

被说中了心事,苏辞月顿了顿,连忙摇头,“我没有。”

“我只是……担心你今晚会很忙。”

“不忙。”

男人缓缓地靠过来,双臂撑在她的身侧,身子倾下来。

他身上极富侵略性的气息,让苏辞月本能地向后躲着他,最后她躺在床上,躲无可躲。

秦墨寒抬手扣住她的下颌,“我不忙。”

“不加班也不开会。”

“今晚有的是时间陪你。”

说着,男人的目光扫过她性感的锁骨,以前在浴室的回忆席卷而来。

他看着她,声音低沉喑哑,“那天晚上,你还记得多少?”

苏辞月起初不懂他的意思,但在看向他那双眸的时候,她却猛地明白了!

她紧张地吞了吞口水,“我……”

话还没说完,男人薄凉的唇却已经吻了上来。

男人的吻让苏辞月完全无法抗拒。

她被动地承受着他的吻,直到——

“嘶——!”

在秦墨寒的大手扣住她肩膀的时候,苏辞月忍不住地倒吸了一口凉气。

暧昧的氛围瞬间消散,秦墨寒起身,皱眉看着她,“怎么了?”

即使是之前有些不由自主,但秦墨寒还是贴心地没有去碰她受伤的手腕。

单单是按着肩膀,怎么会疼成这样?

“没事。”

苏辞月疼得躺在床上爬不起来。

刚刚秦墨寒的手,刚好卡在了她肩膀的伤口上!

觉察到不对劲,秦墨寒伸出手来,一把将她的衣服扯下来。

女人肩膀上缠着的纱布,已经被渗出的血丝染红了。

秦墨寒的眸色猛地一顿!

“那个姓王的弄的?”

“不是。”

“是工作的时候不小心弄伤的。”

左边整个肩膀暴露在空气中,苏辞月有些不自在,她想起身,却被秦墨寒按了回去。

男人小心翼翼地解开她的纱布。

里面的刀口虽然不大,但白嫩外翻的皮肉,还是让他眸色一紧。

从苏辞月的包里找出药来,他一边给她上药,一边皱眉,“辞职吧。”


[返回]

温馨提示 所有数据信息 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