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风格>

厨房挺进旗袍班主任 征服艳妇系列短篇500目录

发布时间:2022-09-02 11:42 已有: 位 网友关注

星瀚酒店的走廊。

苏沫冷眸看着已经晕倒的苏辞月,唇边扬起一抹冷笑来。

“常年在影城做武替,我以为多耐打呢,就这么就晕了?”

“苏小姐,现在怎么办?”

那几个将苏辞月打晕绑过来的大汉低声问道。

“送到1102房去,王董马上就到。”

“是。”

那几个大汉闻言,直接拖着苏辞月去了隔壁的房间。

苏家需要王董的项目合作,但王董这个人又偏偏好色。

苏家一合计,脑筋又算在了嫁到了秦家的苏辞月身上。

女人被拖动的时候,身上掉出一块玉佩来。

那块翡翠质地的玉佩,在走廊的暖光灯下格外地耀眼。

苏沫皱了皱眉,走过去,将那块玉佩捡起来,“原来那烂酒鬼把这个给苏辞月了?”

她冷哼一声,将玉佩收起来。

十八岁以前,她和简城一直生活在一起,也见过这块玉佩。

简城有一次无意中说过,这玉佩,是她以后找到亲生母亲的信物,还说她亲生母亲身份很不一般。

她离开贫民窟的时候,想带走这块玉佩,到处找都没找到。

没想到简城居然舍得将玉佩给苏辞月那个蠢货。

冷哼一声,她将玉佩收起来。

苏辞月,你想找到亲生母亲?

做梦!

“苏小姐。”

一分钟后,脑袋半秃的王董挺着啤酒肚走了过来,“人准备好了吗?秦家不知道吧?”

“放心。”

苏沫得意地挑唇笑了笑,“王董放心,一切顺利,人就在里面了!”

王董兴奋地搓搓手,接过苏沫递过来的合约,在上面将名字签下,“只要她把我伺候好了,以后我每年都和你们苏氏合作!”

“那真是谢谢王董了。”

苏沫唇角扬起一抹冷笑来,“春宵一刻值千金,您快进去吧。”

老男人淫邪地笑了起来,大步地走了过去。

看着王董的身影进了苏辞月的房间,苏沫冷笑着转身离开。

苏辞月应该感谢她。

别人都说五年前的那场大火,不但毁了秦三爷的脸和脾气,还毁了他的下半身。

他之所以对女人那么残暴,是因为他不行!

王董虽然老了点,但起码还算中用。

*

“唔...头好痛......”

苏辞月捂着头,艰难的从床上爬起来,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隐约认出这里是一个酒店。

是谁打晕了她?她怎么会在这里?

正想着,忽然酒店的门被人一脚踹开。

大腹便便的王董搓着手走进来,看到躺在床上的苏辞月,小眼睛里精光乍现。

“果然是个好货色!小美人,你醒啦!赶紧来,让我亲一口!”

苏辞月警铃大作,翻滚下床,躲过了王董的袭击。

她脑袋里一阵阵晕眩,强撑着不让自己闭上眼睛,警惕的看着房间里男人,

“你别,别过来!”

王董更加兴奋,“脾气还不小!不过刚好,爷就喜欢辣的!”

他抽了自己的皮带,淫笑着再度扑了过去,“我劝你少挣扎,我一会儿还能对你温柔点儿!”

苏辞月惊恐的摇头,连滚带爬的朝外跑。

这地方是苏沫精心挑选的,目的就是为了让王董玩的开心,隐私性做的很好。

苏辞月死死的握着门把,房间被人从外面锁死,她无论如何都打不开。

正在此时,脑袋里又一阵晕眩袭来,苏辞月闭上眼睛,还没反应过来,身后的王董就已经扑了上来,猛地抱着她的腰,就将她往房间里拖。

“啊——放开我!”

“你喊吧,就算是喊破天,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今晚你注定要属于我,哈哈哈哈哈......”

王董兴奋的大叫,整个人压了上去,伸手开始粗鲁的撕扯苏辞月的衣物。

“撕拉”一声,身上一凉,男人的臭嘴就朝她拱来。

“不要,不要!”

苏辞月用尽全身的力气抵抗,但是她才中过安眠药,哪里敌得过一个成年男人的力量。

“极品,真是极品!”

看到外衣下女人完美的身材,王董顿时眼冒绿光,粗糙的大掌垂涎的游弋在她光滑的肌肤上。

“你放开我!放开!”

苏辞月此时就如同砧板上的鱼肉,无论怎么哭喊怎么挣扎,依然阻止不了他的侵犯,“你要是敢碰我,我和你同归于尽!”

“嘿嘿,小美人别着急,我这就来满足你。”

“吧嗒”一声,王董解开皮带,抓住她的双腿,一把强势地分开……

“不!”

绝望凄厉的嘶喊声在房内回旋,就在苏辞月即将被侵犯的刹那,“砰”一声巨响,酒店的房门忽然被大力踹开…苏辞月惊恐未定的抱着自己的身子,抬眸便看见秦墨寒那张阴沉到极致的俊容。

“秦墨寒......”

看到他,她身子骤然方松下来,眼泪夺眶而出。

若是放在几天前,苏辞月打死也不会相信,在她遇到危险时,第一个冲来救她的,不是父亲,也不是男友,而是外界盛传残暴恐怖的秦墨寒,她刚认识不到几天的新婚丈夫。

视线扫过房间,秦墨寒的瞳孔猛地一紧!

酒店白色的大床上,衣衫不整的苏辞月正躺在大床上,衣衫不整,面色惨白。

“都给我闭上眼睛,转过头去!”

男人厉吼了一声,身后跟着他的保镖们纷纷闭上眼睛,别开了脸。

秦墨寒一步一步地走进房间。

每走一步,心就往下更沉一分。

最后,他在她面前站定,伸出去触碰她的手,居然微微地有些颤抖,“苏辞月……别怕,没事了。”

这是他第一次如此认真地喊她的名字,却没想到是在这样的时候。

秦墨寒脱下外套盖到苏辞月的身上,将女人包裹着抱起来。感受着怀里的女人紧紧的抱着自己,秦墨寒的心一点一点的沉了下去。

抬眸,他眸色森森地看着面前苍白呆滞的王董,“谁给你的胆子,敢碰我的女人?”

王董懵了。

他看了看秦墨寒,又看了看他怀里的苏辞月。

“你的女人?你说你是……”

猛地,他开始疯狂摇头,“不,不可能!”

传闻中的秦三爷不是毁了容,奇丑无比的么?

怎么会这么一副俊美的模样!?

“你不是秦三爷!”

“我看过秦三爷的照片,他绝对不是你这个相貌!”

秦墨寒冷笑一声,气场尊贵。

“先生。”

这时,秘书敲门进来,在床边恭恭敬敬地开口,“已经办妥了。”

王董顿时瞪大了眼睛。

这人,不是一直跟在秦墨寒身边的,金牌秘书冷言么?

秦墨寒为人神秘低调,他身边的冷言,经常代表他出席各种活动!

他认识的富商们,每天打破了头,也要见冷言一面。

如今,这个外人面前冷漠无比的金牌秘书冷言,居然卑躬屈膝地在这个男人面前说话?

王董的身体猛地一顿。

他的身体狠狠地颤抖了起来。

面前这个抱着苏辞月的男人……

真的是……秦墨寒?

可秦墨寒不是毁容了么?

猛地,王董的手机疯狂地响了起来。

“王董!”

电话那头的下属声音带着哭腔,“刚刚秦氏集团宣布取消和我们的所有合作,我们的合作商也开始撤销合同……”

“咱们王氏……破产了……”

王董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发疯一般的大吼,“怎么回事!秦氏为什么会取消跟我们的合作?你们是怎么办事的!”

“他们说,是因为您得罪了秦三爷……”

“砰——!”

王董整个人狠狠地从床上摔下来。

他震惊又惶恐地跪下,抬起头看向秦墨寒,“秦三爷……”

“我错了!全都是我的错!”

“我认罪!求您网开一面……”

秦墨寒冷冷一笑,“以后,不要让我再见到这个人!”

冷言看了王董一眼, 恭敬点头,“是!”苏辞月再醒来的时候,是在医院的病房里。

房间里开着一盏暗黄色的暖光灯,她顺着光源望去,看到秦墨寒站在床边,一双黑眸正紧紧地盯着自己。

苏辞月心神一紧。

“秦,秦先生。”

秦墨寒撇开眸子,磁性的声音倾泻而出,“你被喂了安眠药,人醒了就没事了。不过,苏辞月,你是不是欠我一个解释?”

苏辞月顿时紧张起来,“秦,秦先生,我没有......”

“你这段时间早出晚归,每天身上青青紫紫的,就是遭受了这种事情?”

“嘎?”

他在说什么?

苏辞月呆呆地看着秦墨寒。这一幕在男人看来更是因为她心虚。

“苏辞月,我警告你,你是我秦墨寒的妻子,没人能动我的人!下次再有这种事情,你要提前跟我说,知道吗?”

苏辞月哽住,“那个,秦三爷,你误会了,我之前并没有遭受过这种事情,我前几天身上青青紫紫,是因为我在影城做武替。”

“武替?”

秦墨寒诧异的挑眉。

刚收了一个影城,他当然知道武替是什么东西,只是不相信苏辞月这小胳膊小腿的姑娘,竟然会去做武替!

秦墨寒眯了眸,显然不信。

苏辞月低头,努力斟酌着字句。

她的确是会点功夫,但却不能告诉秦墨寒。

当初简城看她柔弱,就教了她一些防身的本事。

但简城也叮嘱过她,不能让别人知道她会武功,就像是不能让人知道她腰后面的胎记一样。

苏辞月不知道简城的用意,但她既然答应了隐瞒,就会隐瞒到底。

失神间,她的手腕被男人的大手扣住。

苏辞月抬起头,看着秦墨寒,“你……”

秦墨寒眸子微微眯起。

“咔”地一声。

苏辞月的手腕被他弄脱臼了。

*

“我跟你说过了,我真的没有功夫,只是会挨打而已!”

坐在车后座,苏辞月看着自己被纱布包着的手腕,委屈巴巴。

秦墨寒沉着脸坐在她身侧,“我没想过你这么脆弱。”

他本意只是想试探她一下,却没想到,会把她的手弄脱臼。

看着她气得圆鼓鼓的小脸,他有些无奈。

这么一个一碰就坏,一吻就酥的娇弱女人,居然在影城给别的演员做武术替身?

他忽然就开始好奇,她工作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

很快,车子在秦家别墅门口停下。

苏辞月从车上下来。

“妈咪——!”

星辰心疼地冲上来,抬头看着苏辞月受伤的右手,“你受伤了?”

“只是脱臼了而已。”

苏辞月用左手揉了揉他的小脑袋,“没事。”

星辰愤怒地咬了咬牙,“一定是那个穷凶极恶的歹徒弄得吧!?”

女人抿了抿唇,转头看了一眼那个气场森冷的男人,硬着头皮点头,“是。”

的确是穷凶极恶。

“坏人实在是太坏了!”

“哼,敢欺负我妈咪,我以后一定要机会欺负回去!”

星辰义愤填膺。

“很疼吧?”

星云从石台上站起来,转身酷酷地进门,“给你煮了你最爱的奶茶。”

“对!”

苏辞月摸着星云星辰毛茸茸的脑袋,心里暖烘烘的。

如果说嫁给秦三爷是一个意外,那么星云和星辰的出现,简直是意外中最大的惊喜了。

她现在一天比一天更爱他们,苏辞月甚至觉得,如果日后要她跟秦三爷离婚的话,她都想把他的两个儿子带走了。

“谢谢星云和星辰!”

星辰黑葡萄似的大眼睛眨啊眨,看的人心都要化了,“不用谢,谁让你是我们的妈咪呢!拥有两个天才儿子,有时候就是这么烦恼!”

……

秦墨寒坐在车后座,看着自家两个儿子殷勤地带着苏辞月进门的样子,微微皱了眉。

星云和星辰这两个臭小子,平时懒得连茶都不泡,这女人刚嫁过来没几天,他们就连奶茶都会煮了?

胳膊肘往外拐!


[返回]

温馨提示 所有数据信息 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