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风格>

人妻出轨系列38部分阅读 调教驯服美熟妇性奴

发布时间:2022-09-02 11:42 已有: 位 网友关注

“医药费我出。”

向晚晴拿起团扇,悠闲极了,“我也是为了拍摄负责。”

副导演连忙吩咐下去,“让他们真枪实弹地打!”

片场几乎所有人都傻了。

男武替于心不忍,“真打肯定不行,你跟他们好好说说?”

“不用。”

苏辞月笑了笑,“听她的。”

向晚晴就是冲着她来的。

现在就算她去求向晚晴,也不过是被她羞辱一顿罢了。

领班早就把合约签了,她不演也得演,向晚晴就是吃准了这一点,才敢这么肆无忌惮。

再说,她是专业替身演员,受点伤算什么?

苏辞月一次次地被打倒,一次次地站起来。

最后她身上的淤青,抹多少遮瑕膏都遮不住。

“向小姐,这样下去真的会出人命的。”

副导演出了一身的虚汗。

最后拍戏进度太慢,总导演发飙了,向晚晴才不得已停止了对她的折磨。

苏辞月面无表情地换好衣服,走出片场。

一出门,就瞥见了站在片场门口的程轩。

他戴着墨镜和鸭舌帽,遮得严严实实。

他应该是来接向晚晴的吧?

她绕过他,大步地向着公交站的方向走去。

“辞月。”

程轩低声地喊她。

苏辞月往前走的脚步没停。

程轩三步两步地追上去,一把扣住了她的手臂,“辞月,你一定要这样吗?”

“我和晚晴是真心相爱的,你不能因为我跟她在一起,你就不指导我们拍戏了啊!”

苏辞月在拍戏上面天资卓越。

每次程轩和向晚晴拿到剧本,都要先给她看。等她吃透了给他们讲明白,他们才会去拍。

这五年来,他和向晚晴正是因为背后有她的指导,才有了今天的成就。

如今苏辞月撂挑子不干了,程轩一下子就慌了。

他比谁都清楚自己今天的成绩是靠谁得来的!

“辞月,你也不能怪我。”

程轩抿了抿唇,“是我太保守,接受不了我的爱人给别人生孩子,所以才会在五年前你生孩子的时候,上了晚晴的床。”

苏辞月的手在身侧死死地握成了拳头。

“啪——!”

她一个巴掌狠狠地甩了过去。

这一巴掌她用了十足十的力气,程轩被打得后退了一步。

“五年前你用我赚来的钱给你洗脱罪名的时候,可没告诉过我,你接受不了我!”

她死死地咬住唇,“拿着我的钱给你自己洗白,享受着我帮你带来的荣耀,嫌弃我?程轩,你有什么资格!”

程轩捂着脸,目光冷绝,“你生了别人的孩子,还恬不知耻地和我在一起,我用你点钱算什么?可你不该在这个时候旧事重提,从此就不指导我和晚晴拍戏了啊!”

苏辞月的心脏,彻底地掉进了冰窟。

她五年的感情,五年无怨无悔的付出,居然就养出了这么个白眼狼!?

她之前怎么没看出来这男人居然这么不要脸?

“程先生。”

苏辞月冷笑了起来,“你可是即将爱情事业双丰收的准影帝。”

“我只不过是剧组的一个替身演员,可不敢指导你。”

说完,她抬腿就走。

程轩再次拦住她,“辞月!”

“轩,我就说了,辞月她不会顾念和我们的感情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二人身后的向晚晴叹息了一声。

一改之前在剧组的骄纵跋扈,向晚晴用一副柔弱的模样,缓步走到程轩面前,趴到他怀里。

她悲悯地看着苏辞月,“辞月,我真没想到这件事会给你的打击那么大,你居然嫁给了那个又老又丑,玩死了两个未婚妻的秦三爷。”

苏辞月冷笑,向晚晴到底是她教出来的,演技了得!

“辞月。”

程轩一脸的恨铁不成钢,“一个月后就是今年的金牛奖颁奖典礼了,不出意外的话,我和晚晴会是今年的影帝和影后。”

“到时候我们的身价会翻几倍,你要是和我们握手言和,继续指导我们演戏,我可以考虑把你从那个恶劣的男人身边解救出来。”

解救?

苏辞月笑了。

“我现在老公帅气,儿子听话,家庭幸福,用得着你解救?”

程轩皱眉,“你别自己骗自己了,谁都知道秦三爷五年前毁了容,是个丑八怪。”

向晚晴叹了口气,“只要你继续辅助我们,以后就算你被秦三爷玩死了,我们也会给你收尸的。”

这两个人一唱一和,惺惺作态的样子,让苏辞月想吐。

说来说去,还是舍不得她这个免费的打工仔。

她冷哼一声,“谁说我老公丑了?他只是低调而已。”

“不知道是哪个嫉妒他美貌的人,传出来的谣言,你们就全都相信了?”

“还一口一个我老公是丑八怪?”

说着,她打量着程轩的脸,眼里闪过一丝的轻蔑,“你,连给我老公提鞋都不配!”

“你——!”

程轩的话刚说出一个字,就被苏辞月打断。

“我老公帅气多金又宠我,对我死心塌地,可不像是有些人,随随便便就会被人拐到床上去。”

“所以,你们最好给我闭嘴!若是被我老公听到这些话,以他对我的迷恋程度,他会让你生不如死!”

她说得脸部红心不跳,反正秦墨寒又听不到。

说完,她根本不理会那两个人五颜六色的表情,直接抬腿大步离开。

向晚晴委屈巴巴地趴进程轩的怀里,“今天苏辞月给我做替身,故意演砸,害得全剧组的进度都被拖慢了……”

程轩心疼地将女人抱在怀里,“乖,别和她一般见识。”

*

两人对面的马路上,停着一辆奢华的宾利。

“先生,两位小少爷不是让您过来接太太回家么?”

助理白洛看着苏辞月的背影,“太太已经走了,我们……”

“跟上。”

车后座上,冷矜的男人抬手翻了一页文件,“还有,调查一下那个诋毁我的那两个人。”

白洛点了点头,“您打算……”

秦墨寒优雅地拿起钢笔,在文件上做下批注,“太太刚刚不是说了么,让他们生不如死。”靠在出租车的后座上,苏辞月用手捂住眼睛。

但是眼泪还是从指缝滑落了下来。

她真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大傻瓜!

傍晚堵车。

等出租车停在秦家别墅门前的时候,苏辞月已经哭完了。

她整理好心情下车。

别墅门口的花廊里,秦墨寒正在打电话。

男人极长的双腿被白色的西裤包裹着,他正靠着花廊叼着烟,一边吸着,一边在和电话那头的人说着什么。

夕阳的光芒和烟雾的萦绕,让他整个人的身形更加修长挺拔,轮廓也更冷峻逼人。

男人身上透出的冷冽的男人味,让苏辞月的心脏忍不住地一颤。

拎着食材,她走过去,知道他在忙,所以刻意贴着花廊的另一侧走。

走到他身边的时候,他却挂断了电话,抬手拦住了她。

男人眸光淡淡地打量着她,“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去菜市场买了一些晚上要做的菜。”

秦墨寒微微眯了眸,低下头,身体贴近她,“只有他们的,没有我的?”

男人逼人的冷冽气息,让苏辞月有些心慌,她低下头,“有。”

“在哪?”

她下意识地抬起自己的右手。

是空的。

她这才想起来,因为程轩和向晚晴,她连下班后要去菜市场都忘得一干二净。

女人尴尬地笑了笑,“忘了买了,下次给你补上。”

“好。”

男人抬手扣住她的下颌,笑容矜贵迷人,“记住,你欠我一次。”

苏辞月:“……”

*

晚饭之后,苏辞月刚回到房间,外面就响起了敲门声。

她走过去开门。

是星云。

小家伙走进来,将一张纸递给她,“签了吧。”

与此同时,星辰也推开了书房的房门,秦墨寒的工作被迫中止。

“婚后协议?”

苏辞月皱眉,“第一条,要在一个月之内,爱上秦墨寒先生?”

“我没有办法爱上他。”

“我不会爱上她。”

书房里,秦墨寒冷漠地将那张合约往外一推,“最多,不厌恶不反感。”

星辰双手托腮,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着看着秦墨寒,“爹地,你做了这么多年的单身狗,老树也应该开花了!”

秦墨寒冷睨了他一眼,“我没开花,你和你哥哥是怎么来的?”

星辰翻了个白眼,“你又不喜欢我亲生妈咪!”

秦墨寒皱眉。

眼前浮现出五年前的那片黑暗。

想起她娇柔的声音,还有她身体柔软的触感。

他的喉头微微地顿了顿,“你怎么知道我不喜欢你妈妈?”

“你怎么知道我一定会喜欢上你爹地?”

卧室里,苏辞月无奈地看了星云一眼。

“爹地和我们一样帅。”

“可是喜欢一个人,又不能光看颜值。”

“他其他方面也不错的,你试试就知道了。”

苏辞月:“……”

她抿了抿唇,视线继续在合同上扫下去——

“为什么要在半年内给秦三爷怀孩子?”

“因为妈咪你没有亲生孩子啊。”

书房里,星辰笑眯眯地继续开口,“爹地,你看,你都有我和老哥两个亲生孩子了。”

“但是妈咪太孤单了,所以你要让她生一个她自己的宝宝,站在她那边。”

秦墨寒冷哼一声,“你们现在难道是站在我这边的?”

星辰:“……”

小家伙气鼓鼓地从办公桌上跳下去,双手叉腰,“我不管!我就是想要一个妹妹!”

“半年之内,我不管爹地你用什么方法,必须要让妈咪给我怀上一个妹妹!”

“不然的话,我就跟之前宣传你残暴一样,宣传你那方面不行!”

秦墨寒:“……”

*

十分钟后,秦墨寒在星辰和星云的催促下,回了主卧室。

他本来不想理会那两个小家伙的,但是奈何星云在编程方面实在太厉害,直接做了个病毒程序,将他的电脑攻陷了。

有一个天才儿子,有的时候就是这么烦恼。  

主卧的浴室里,苏辞月正在洗澡。

她泡在星云给她放了玫瑰花瓣的浴缸里,她忽然觉得自己真幸福!

被儿子宠着的感觉太好了!

女人心情不错地洗完澡,裹着浴巾从浴室里面出来。

外面,尊贵冷傲的男人正靠在床头看书。

床头的灯光从他的侧面投射过去,将他立体的轮廓勾勒地更加深邃迷人。

“!!!!”

苏辞月震惊地差点叫出声来,“你……你怎么在这里?”

秦墨寒抬起头,淡淡地扫了她一眼,“我为什么不能在?”

苏辞月抿了抿唇,他说的没错,他们是夫妻。

他的确是应该和她同住的。

况且,之前星云让她签的协议里面也有要求,要她半年之内怀上他的孩子……

这应该是他的想法吧?

毕竟星云是个才五岁的孩子,怎么会提出这种要求?

想到这些,她心里微微发颤。

犹豫了一会儿,到底还是抱着被子在地上打起了地铺。

“不敢睡床上?”

卧室的灯关上的时候,男人冷沉的声音响起。

苏辞月抓着被子,有些紧张,“我睡觉不规矩的,怕影响到你。”

“呵。”

耳边响起一声男人的冷笑,便安静了下来。

一夜安稳。

早上醒来的时候,床上空无一人。

苏辞月从地上爬起来,下楼去做早餐。

“妈咪!”

吃饭的时候,星辰贼兮兮的开口,“你昨晚和爹地睡得好么?”

苏辞月微微一怔,“还,还好。”

“好好吃饭!”

星云白了星辰一眼。

小家伙扁了扁唇,低下头乖乖吃饭。

等苏辞月上班走了,星辰才委屈巴巴地趴在沙发上,看着自家老哥,“刚刚干嘛瞪我!”

星云十分老成地抱着双臂,“他们昨天晚上没有造妹妹。”

星辰撇嘴,“你怎么知道?”

星云抬手敲了敲他的脑袋,“爹地一大早就上班了,提到昨晚,妈咪也没有脸红心跳。”

“这就证明他们什么都没有。”

“如果他们那样了,爹地不会丢下妈咪自己走的。”

星辰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显然,他不愿意接受这个结果。

半晌,他抬起头,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哥哥,“可是,万一秦墨寒先生是渣男呢片场,苏辞月又在拍摄战败的戏码。

昨天的那场女二号被打残废的戏,她拍摄了整整一天,最后导演都有意见了向晚晴才放过她。

今天这一场,是女二号战死的戏份,比昨天的更惨烈。

她在拍摄现场做向晚晴的替身,一次次地冲锋陷阵,而向晚晴,站在不远处正在接受记者的采访。

“我和轩认识很多年了,也在一起很多年了。”

“对,一见钟情。”

“他说过的,在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对我一见倾心……”

“之所以一直没有公开恋情,是因为我曾经的一个朋友也对我男朋友很痴迷,我不想伤害她的一厢情愿……”

向晚晴娇柔的声音,一字一字,像刀子一样地扎进苏辞月的心脏。

她说,他们不公开,是因为不想伤害她的一厢情愿。

呵,一厢情愿。

六年的感情,六年的付出,最后在向晚晴和程轩的嘴里,成了她的一厢情愿。

“躲开!”

一道惊恐的声音传来,苏辞月猛地回过神来,眼前男演员的手里的尖刀已经刺破了她左肩的盔甲。

苏辞月的肩膀上溢出鲜血。

尖锐的疼痛袭来,片场的工作人员慌忙过来给她处理伤口。

还好她身上的盔甲很厚,最后尖刀只是刺破了一道不大的口子,否则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谁换了道具!”

为了演员的安全着想,剧组里面的道具大多都是假的,可今天这柄刺破苏辞月的尖刀,却是货真价实。

“我换的。”

结束了采访,向晚晴高傲地走过来,“我觉得道具做得太假了,就给换成真的了。”

她居高临下地睥睨着苏辞月,“有意见么?”

苏辞月的双手在身侧狠狠地捏成了拳头!

欺人太甚!

从她撞破向晚晴和程轩的关系之后,向晚晴就总是想办法想要针对她。

她一次一次地忍让,向晚晴却越来越过分!

现在是肩膀,那如果下一次刺中了她的心脏呢?

她一把将身上的戏服扯开扔掉,“这个替身,我不做了!”

向晚晴得意的双手环胸,“我让你做我的替身,可是付了三倍的薪资的。”

“合同都签了,你要是违约了,要赔付我六倍的价钱。”

苏辞月微微地眯了眸。

怪不得向晚晴愿意用三倍的价钱请她,步步算计,就是为了等这一刻吧?

现在摆在苏辞月面前的,有两条路。

一条,是继续忍气吞声地在这里给向晚晴做替身。

一条,是现在就离开,但是要给向晚晴付六倍的薪资!

但是,她几乎所有的存款,都在前不久拿出来,给程轩买水军造势了!

想到这些,苏辞月的双手死死地捏紧了。

向晚晴给她两个选择,她偏偏都不要选!

压着心底的怒意,苏辞月走到向晚晴身边,压低了声音,“你是不是以为,我没有办法了?”

向晚晴得意地看了她一眼,点头,“苏辞月,我要你知道,我想弄死你,就跟弄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是么?”

苏辞月冷笑一声,“我记得,这部戏的剧本,是要对外保密的。”

“当初你把剧本给我做分析的时候,我复印了一份。”

“你说,如果我拿着女二号的剧本,去找制片人和总导演……你的违约金是我工资的几倍?”

向晚晴的脸色猛地一变!

“不可能!”

苏辞月从来都没有复印剧本的习惯!

“怎么不可能?”

苏辞月看着向晚晴,目光沉静。

从她的脸上,看不出一丝撒谎的痕迹。

向晚晴后退了一步,铁青着脸,“就算你有备份,但就凭你,也想见制片人和总导演?”

苏辞月淡笑,“试试呢?”

“我敢拿出六倍工资赔给你,你敢赌么?”

向晚晴快要疯了!

明明苏辞月就是她的笼中鸟瓮中鳖,她碾死她就和碾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可为什么她现在居然会被这个贱人给牵制了?

看着苏辞月的双眸,她死死地咬住了牙。

她不敢赌!

苏辞月只是一个没名没姓的替身演员。

但是她不一样!

她的事业刚刚起步,泄露剧本这种事情,如果公开了,会是她以后星途的污点!

更甚至,如果苏辞月说出她泄露剧本的原因……

向晚晴的脸白了白。

她抓住苏辞月的手,恶狠狠地瞪着她,“苏辞月,你这个卑鄙小人!”

苏辞月狠狠地甩开向晚晴的手,笑意不达眼底,“谁都有权利这么说我,但是你,没有。”

说完,她转身大步地离开。

向晚晴的助理冲上来,搀扶住向晚晴,“向小姐,你就让她这么走了?”

看着苏辞月的背影,向晚晴死死地眯了眯眸。

*

从影城出来,苏辞月接到了一个电话。

电话那头中年男人醉醺醺的声音响起,“乖女儿,爸爸想你了!”

苏辞月微微一顿,“又缺钱了?”

“对。”

电话那头的人嘿嘿地笑了两声,“我在家,给我送过来吧。”

说完,连一句多余的寒暄都没有,他直接挂断了电话。

苏辞月闭上眼睛,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刚刚给她打电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她的亲生父亲,简城。

简城是个住在贫民窟的烂酒鬼,他债主多,不常回榕城,每次回来,都少不了要找苏辞月要钱。

十八岁那年相认之后,苏辞月倒是想过要让他改邪归正,但他的执拗劲儿和她一样,她最后只能随他去了。

“够了够了!”

潮湿肮脏的房间里,简城一边数着钱,一边笑嘻嘻地看着苏辞月,“还是你对我好!”

“苏沫那个死丫头,老子养了她十八年了,现在做生意了,却一分钱都不给我!”

“以后少喝点酒吧。”

闻着满屋子的酒味,苏辞月淡淡地皱了眉,“我嫁人了,以后可能不会那么及时给你钱,你还是学着自己照顾自己吧。”

说完,她转身就走。

“等等!”

简城喊住她,“你嫁人了?”

苏辞月点头。

“爸爸也没什么给你的。”

简城转身,从沙发底下翻出一块陈旧的玉佩递给她,“这个是你亲生母亲留给你的,你好好收起来。”

“好。”

“这块玉佩,和你后腰上面的胎记一样,要好好地保护着,不要轻易让别人看到。”

“我知道了。”

说完,苏辞月转身离开。

简城站在原地,看着她的背影,苦笑一声,“到底是她的亲生女儿,长得越来越像了……”

*

“星云,帮我问问弟弟,晚上想吃什么。”

从贫民窟出来,苏辞月一边打电话一边走,路过小巷子的时候,身后猛地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妈咪,我想吃……”

电话那头星辰的话还没说完,苏辞月的脑袋猛地一痛,失去了知觉。

手机掉落在巷子里,电话里面小家伙的声音急促又焦急地在小巷里面回荡着,“妈咪,妈咪——!”


[返回]

温馨提示 所有数据信息 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