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风格>

我的变态室友(H)——第38章双飞美妇市长

发布时间:2022-09-02 11:41 已有: 位 网友关注

星云的小眉头瞬间皱了起来。

他带着疑惑地转过头,“不是他?”

昨晚家里只有他们两个人,不是他弄伤了小苏,那会是谁?

管家轻咳了一声,“星云少爷,您跟我来。”

星云狐疑地看了秦墨寒一眼,这才从办公桌上跳下来,迈着小短腿,像个老成的小大人一样地跟着管家到了监控室。

管家调出来昨天走廊的监控。

画面里,只裹了一条浴巾的苏辞月跌跌撞撞地从卧室里跑出来。

喝醉了的她辨不清方向,在原地乱转。

左转,撞到了巨大的花瓶上,右转,撞到了一旁的装饰柜。

女人疼得龇牙咧嘴,却还是执着地继续跟走廊里的一棵铁树较劲。

高清摄像头下,星云清晰地看到苏辞月的手臂和腿,在撞到花盆的时候,留下来的淤青。

不远处,穿着睡衣的秦墨寒正上手环胸,冷漠地看着。

等到她终于不动了,他才起身,将她扛回了房间。

小星云目瞪口呆地看着视频的画面。

所以,真相竟然是这样?

……真是让人失望。

“星云少爷,您看,太太身上的伤,真的和先生没有关系。”

管家淡淡地叹了口气,“是因为太太喝醉了。”

星云抿了抿唇,脸上有些挂不住。

但他还是严肃地瞥了一眼站在门口的高大男人,“那你也有错。”

“你干嘛看着她撞墙撞树撞花瓶,不帮忙?”

秦墨寒淡漠开口,“你有没有发现,楼下的酒柜里面,少了几瓶顶级限量的酒?”

星云脸上一白。

他这个爹地不喜欢应酬不喜欢女人,生活极其自律,除了工作,他最大的爱好就是收集一些名酒摆在家里。

楼下酒柜里面的酒,每一瓶都不便宜。

小家伙咬了咬唇,似乎想到了什么,直接迈开小腿就往外跑,“我还有事,先去忙了!”

“你刚刚说,她是你的人,嗯?”

秦墨寒蹲下身,拦住儿子小小的身子,“男子汉要为自己的人负责。”

星云:“……”

秦墨寒先生,你这么有钱,还要讹儿子的钱?

小家伙十分肉疼地拿出手机,给秦墨寒转了一万块,“分期付款。”

说完,他拂掉秦墨寒的手,小短腿儿飞快地跑了。

管家目瞪口呆地看着星云的浅黄色的小背影,“先生,看来您娶太太,是娶对了。自从太太来了以后,两位小少爷都都变得开朗了起来!”

秦墨寒微微地点了点头,看着他离开的方向,眸色幽深。

*

“老哥!你凭什么把我的零花钱转给爹地!”

儿童房里剑拔弩张,星辰双手叉腰,

“那是爷爷偷偷给我买遥控车的钱!”

星云双腿优雅地交叠着,“爹地说,如果我不给他赔钱,他就要把小苏赶出家门。”

说完,他还一脸忧愁地看了星辰一眼,“我倒是无所谓,只是你就再也吃不到她做的饭菜了。”

星辰犹豫了。

“好吧。”

遥控车什么的,当然没有美食重要。

“只是爹地的酒都太贵了。”

星云叹了口气,“小苏昨天喝了他几百万,我们两个的零花钱根本不够用。”

星辰皱了眉头,急得在房间里面走来走去。

几百万,可是几百辆遥控车呢。

猛地,他脑中灵光一闪!

“老哥,不如我们明天就开始喊小苏妈咪,让爹地和小苏谈恋爱?”

星云眸中闪过一丝狡黠。

他老成地点了点头,“有道理。”

“当一个男人恋爱的时候,他的智商就会变成负数,就不会计较钱了。”

“就这么定了!”

星辰兴奋地跳起来,“我现在就去计划一下,怎么让爹地爱上小苏……不,爱上妈咪!”

傍晚天色微暗,苏辞月下楼去给星云做晚饭。

一下楼,就看到小家伙一身运动装地站在门口穿鞋。

看到她,星云迟疑了一下,朝她招了招手,“你过来。”

苏辞月笑着走过去,“怎么啦?”

幸运拉着她,把她按回到沙发上坐好,“以后不许喝酒了。”

星云一脸严肃地看着苏辞月,“对身体不好。”

对他和弟弟的钱包也不好。

苏辞月抿唇,脸上满是尴尬,“阿姨以后再也不会随便喝酒了。”

喝酒误事,这话真的不假。

她现在都不知道昨晚睡了野汉子的事,怎么跟秦墨寒交代。

星云看她态度不错,才点点头,“你能这样想,我就放心了。”

他说完,转身要出门。

苏辞月看着他,“你要去哪儿?”

小家伙声音很嫩,“五点到六点,是我去散步的时间。”

“要一起么?”

“啊,这样啊,那你去,我就不去啦。”

苏辞月微笑着系上围裙,“我在家给你做好吃的。”

“嗯。”

小家伙点了点头,优雅地推门离开。

那气质高傲极了,不像是个五岁的小孩子。

苏辞月一边感慨,一边去厨房做菜。

女人在厨房里忙忙碌碌,鲜美的味道直直地冲上了楼,冲进了星辰的鼻子。

他将手里的《恋爱指南》合上,开门闻着楼下的味道,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忍不了了忍不了了!

他跑到衣帽间,找出和哥哥同款的运动装穿上,飞快地下了楼。

“今晚做了什么好吃的!”

小星辰飞快地冲下来,直接扑到了餐桌前,“哇!”

正在往餐桌上端菜的苏辞月怔怔地看着面前的这个“星云”。

没看错的话,他是从楼上下来的?

苏辞月有些懵。

刚刚星云不是去散步锻炼了么?

那这个是谁?

她看着面前这个拿着筷子,飞快地吃着东西的小家伙。

“你……”

女人坐到他面前,端详着他的脸,“你不是星云吧?”

星辰的手微微地一顿。

他抬起沾着油渍的脸,“我就是啊!”

苏辞月双手环胸,“你是他双胞胎的弟弟?哥哥?”

她早就有所怀疑了,而且仔细看,面前这小家伙的气质和星云也不一样。

眼见着瞒不下去了,星辰只好扁了扁唇,“好啦,我叫星辰。”

“星云是我老哥。”

“秦墨寒是我爹地。”

苏辞月:“!!!”“你和星云……都是秦三爷的孩子?”

小家伙狠狠地咬了一口大虾,“对。”

苏辞月凌乱了。

结婚前,没有人告诉她,秦三爷还有一对双胞胎儿子。

而且……

秦三爷长成那个样子,他的两个儿子,居然这么帅气可爱!

没多久,星云也散步回来了。

“露馅了?”

小家伙一进门就猜到发生了什么。

苏辞月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看到两个一模一样的“星云”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心里还是难掩震惊。

“你们,你们真的是双胞胎啊!”

星云动作优雅地吃着饭,“是的,你没看错!”

说完,他抬起那双亮晶晶的眸子看着她,“恭喜你,拥有了两个帅气逼人的儿子。”

“嫁一送二。”

小家伙认真老成地告诉她,“你赚了。”

苏辞月:“……”

如果说嫁给秦墨寒是苏辞月迫不得已的选择,那么此刻,得知自己要给一对双胞胎当妈妈,她内心十分震惊!

除了震惊外,还有一股说不清的情绪在心头萦绕。

当初她的双胞胎孩子一生下来就被抱走,她一天都没有跟他们相处过。

如今老天把星云和星辰送到自己身边,是冥冥之中有意的安排吗?

这样一想,她看向两个孩子的眼神更加温柔。

不过,秦三爷那样的人,这两个孩子跟他在一起一定很痛苦。

不行,她得找机会跟他谈一谈!

*

傍晚,苏辞月坐在沙发上,她一边看喜剧电影,一边等秦三爷回来。

电影很搞笑,苏辞月的心情也逐渐地好了起来。

直到——

她看到了早上的那个男人开门进来了。

苏辞月心中顿时警铃大作,“你怎么又来了?”

秦三爷马上就回来了,他这个时候来这里做什么?

如果被秦三爷撞到那还了得!

而且,他为什么有这里的钥匙?

一身笔挺西装的男人动作优雅地解开西装的扣子,声音冷漠,“我来这里很奇怪?你能在这里,我为什么不能?”

苏辞月皱眉,“这里是秦墨寒秦三爷的家,我是秦三爷刚过门的妻子,我当然会在这里。”

说完,她看着他,“那你呢?你是什么身份?”

男人随手将西装外套挂在衣帽架上,淡漠地看了她一眼,“真不巧。”

“我是秦墨寒本人。”

……

客厅里的空气瞬间安静了下来。

苏辞月震惊地看着面前这个帅到足以让人脸红心跳的男人,眼里全是茫然。

他是秦三爷?

不可能啊,她那天晚上明明见过秦三爷。

长得又恐怖又可怕,和传闻中的一模一样!

大概是看穿了女人的想法,秦墨寒优雅地抬腿走进客厅,“那天晚上你看到的,是星辰的恶作剧。”

苏辞月:“……”

那天晚上的是星辰?

她抬眼看着面前的男人,眼里写满了错愕。

“所以……”

女人震惊地声音都在抖,“五年前的那场大火,你没有毁容?”

榕城上流社会盛传,五年前秦家三少遭遇了一场大火,火灾之后毁了容,性情大变。

甚至,苏辞月还听说过,他折磨死了两个未婚妻的传闻。

可现在面前这个冷傲淡漠的男人,让她怎么都没有办法将他和传言中的那个秦三爷,联想到一起。

女人惊艳的目光,让秦墨寒微微地皱了眉。

他冷漠地看了她一眼,“星辰说你给我备了晚饭?”

其实秦墨寒今晚原本有一场商业聚餐,但家里两个小鬼非逼着他回来。

星云甚至黑进了他的电脑,用他的名义给合作伙伴发邮件取消了聚餐。

他这才无奈地回来了。

结果一进门,这位传说中痴情等他的女人,连他是她老公都不知道。

“晚饭?”

“哦,哦,我做了面,你要吃吗?”

这面本来是她担心两个小家伙饿到,特意给他们准备的。如今秦墨寒来的突然,也只能先拿出来顶一顶了。

她眼眸真诚,一张不施粉黛的小脸带着微笑,仰起来看着他,让秦墨寒心里莫名地一动。

或许,这女人真的和他家的两个小家伙有缘分吧?

她笑起来的时候,和星辰一样,灿烂夺目地像是个小太阳。

男人转身,在沙发上坐下,“可以!”

苏辞月赶紧点头,“好,你稍等一下!”

五分钟后,一碗热气腾腾的鸡蛋面就被端上了桌。

“秦三爷,吃饭了。”

话音落下许久,深冷孤傲的男人才站起身,坐到了餐桌前面。

他吃饭的动作优雅极了。

苏辞月还是第一次看到一个人吃饭,都能吃得这么高贵的。

她看着秦墨寒,不知不觉地出了神。

“好看么?”

男人低沉的声音不急不缓,“喜欢看,可以看一辈子。”

苏辞月的脸,“腾”地一下,瞬间红透!

心脏砰砰砰地像是要从胸腔里蹦出来。

她连忙别过脸去,不敢看他。

“味道不错。”

男人低下头,一边吃着她煮的面,一边淡淡开口,“管家说你有事找我?”

苏辞月这才想起来,她还有正事儿要和他说。

“秦三爷。”

女人抬起头,正色看他,“婚前,我并不知道,你还有一对双胞胎儿子。”

男人挑眉,“婚前,我也并不知道,你会为了前男友,偷喝我的酒。”

苏辞月:“……”

她想起了昨天晚上的那个梦。

梦里面,她和面前的这个男人在浴缸里……不,也许那不是梦!

她咬唇,“偷喝你的酒是我不对,但是你后来,不也对我做了很过分的事情吗?”

“咱们扯平了!”

秦墨寒抬起头来,那双深邃不见底的眸子看着她,“你觉得,你陪我洗一次澡,值五百四十八万?”

“咣当——!”

苏辞月手里的手机掉在了地上。

她昨天喝的那几瓶特别难喝的酒,值五百四十八万?

女人脸色惨白,许久才讪讪地笑了笑,“那几瓶酒……”

“都是限量版。”

秦墨寒声音淡漠,“普通人根本买不到。”

苏辞月:“……”

但她还是据理力争,“可就算那些酒很贵,你昨天和我……也不仅仅是一起洗澡那么简单!”

秦墨寒淡淡地挑了眉。

他将筷子放下,唇边带了几许戏谑,“那你倒是说说,你我昨晚还做了什么。”

想到他昨晚……

苏辞月的一张小脸瞬间爆红。

她支支吾吾地站起身来,“总之,你很过分!”

“我怎么过分了?”

男人的双眼像是有魔力,她每一寸被他扫过的肌肤,都火辣辣的。

“你记得昨晚的哪一部分,嗯?”

他这样的声音太魅惑,苏辞月不敢再看他的脸,连忙别过身子,嗓子发紧,说不出话来。

“没记错的话,我们昨天结婚了。”

身后男人的声音淡漠低哑,“我对你做什么事,似乎都合法。”

苏辞月的脸烫极了。

半晌,她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那你……你想怎么样?”

“我没有五百四十八万。”

她只有五百四十八块。

“好好做你的秦太太。”

男人的声音云淡风轻,“做好星云和星辰的妈妈。”

苏辞月咬住唇,“就,这么简单?”

“当然,如果你觉得实在过意不去的话。”

秦墨寒看着她纤瘦的背影,眼前浮现出昨晚她躺在浴缸里,身线勾人的模样。

他低沉的声音里带了几丝迷人的喑哑,“也可以肉偿。”

肉……

苏辞月的脸,彻底地红成了猴屁股。

“你,你慢慢吃!”

丢下这句话,她磕磕绊绊的爬起来,慌张的跑上了楼。

秦墨寒看着她落荒而逃的背影,嘴角微勾。

次日上午,苏辞月一大早起床,下楼给星云和星辰做早餐。

从替嫁到如今,她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去影城了。

没有工作就没有收入。

虽然在秦家衣食不愁,但一想到她喝掉秦墨寒的那些酒,还有他昨天晚上跟她说的那些话,她的脸就忍不住羞红。

不行,还得抓紧时间赚钱才行!

就算她一时还不上那五百多万,能拿出一点也比没有强!

星云和星辰并肩走下来,星云看着苏辞月,喊了一声,

“妈咪,早安。”

他喊完,又转头威胁地看了一眼星辰。

星辰咬了咬唇,有些不情愿地看了苏辞月一眼,声音垮垮的,“妈咪,早安。”

苏辞月怔了怔,半晌,才勉强地挤出一个笑容来,“早安。”

单身了二十五年,她还不太习惯忽然有两个五岁的孩子喊她妈咪。

这两声妈咪听到耳朵里,苏辞月的眼眶瞬间湿润了。

恍惚间,她仿佛真的看到了当初的那两个孩子朝她扑来,紧紧地扑进了她的怀里。

如果,他们现在也在她身边,那该多好!

苏辞月再次抬头看了一眼两个小萌宝,唇边扯出一抹笑来,“我会好好给你们做妈咪的。”

她五年前失去了孩子,在五年后,上天让她成了星云和星辰的妈妈。

也算是弥补了她五年来的空白和遗憾!

*

早餐是鸡蛋和牛奶。但苏辞月喜欢极了两个孩子,单调的早餐她也不想应付,特意在水煮蛋上给两个小家伙刻了两只小兔子。

“乖乖吃饭哦,妈咪去上班了!”

女人将餐盘放到桌子上,便拎着外套和背包,飞快地出了门。

星辰看着那可爱的小兔子,微微地皱了眉,“哥,她好幼稚啊。”

星云看了他一眼,“她是觉得你幼稚。”

“可是她做了两个,她也觉得你幼稚。”

“你幼稚。”

“你幼稚!”

这时,西装革履的秦墨寒从楼上下来。

两个小萌娃立刻开口喊他,“爹地,快来!”

一大早就听到两个儿子这么兴奋的声音,男人抬腿走过去,“怎么了?”

“喏。”

星云将那两个小兔子造型的白煮蛋推到他面前。

星辰笑得眉眼弯弯,“爹地,这是妈咪为你准备的爱心早餐。”

秦墨寒皱眉,看着那憨态可掬的小兔子,“给我的?”

“嗯!”

星辰点头,“妈咪说,她就是这两只小兔子,想让你吃了她!”

秦墨寒:“……”

男人皱眉看了一眼那两只小兔子。

“管家,包起来带到公司。”

*

“我的小祖宗,你终于来了!”

苏辞月刚到影城,领班已经等在了门口。

领班一把抓住她的手,“来了个大活儿,《青城》剧组的女二号向晚晴小姐,点名要让你做她的武替!”

“而且开出来的价格,比你平时做武替,要翻了三倍!”

向晚晴?

苏辞月心里一咯噔。

她可不会觉得向晚晴点名找她会有什么好事。

但她已经好几天没开张了,领班对她也有些不满,苏辞月只好硬着头皮接了下来。

到了剧组之后,苏辞月直接化妆上了威亚。

一切准备就绪之后,导演却迟迟不开拍。

和苏辞月一起的男武替不干了,“还等什么?”

“在等向晚晴小姐。”

“向小姐说,她要亲自把关,怕这个女武替演不出她想要的感觉。”

说完,副导演还忍不住感慨,“向小姐真是又漂亮又专业,你们这辈子都比不上!”

苏辞月听了只想笑。

敬业?

向晚晴入行五年,她的每一部戏,都是苏辞月将剧本吃透,细心指导,给她打磨出来的。

这部《青城》的剧本,她也看过。

这部戏里面,向晚晴的角色,后期有很多战败的戏。

战败,就意味着要挨打。

向晚晴之所以要亲自把关,不过是想亲眼看着她挨打罢了。

她们闺蜜这么多年,苏辞月倒是一直没看清楚,向晚晴竟然是这种人!

没多久,向晚晴人到了。

她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我的要求很严格的,你们一定要好好拍,达到我的要求才可以!”

副导演十分狗腿,“您真是敬业!”

“那个女武替,听到了吗?好好表现!”

“能给向小姐当替身,是你的荣幸!”

苏辞月懒得理他们。

拍摄开始了。

她和男武替是多年的老搭档了,两人一套假动作下来,拍摄画面流畅自然。

副导演连连称赞,“这女武替确实不错,向小姐您真是慧眼识珠啊!”

向晚晴的脸冷了下来,“我不满意。”

“假动作到底是假的,让他们真打。”

副导演怔住了。

这场是女二号被打到残废的戏,居然要真打?

这可是会出人命的!


[返回]

温馨提示 所有数据信息 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