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风格>

小少爷撅着屁股挨C 男人呻吟双腿大开男男H

发布时间:2022-09-02 11:40 已有: 位 网友关注

第二天一早,苏辞月是被管家喊醒的。

“少夫人,您怎么在这里睡着了?”

“赶快起床收拾一下,民政局的人马上就来了!”

苏辞月昨晚没睡好,现在脑袋还昏昏沉沉的。

她皱眉,迷茫地看着管家,“民政局的人?”

“对啊!”

管家笑眯眯地看着她,“恭喜您通过考验了,三爷准备和您领证,从今天开始,您就是这里的女主人了。”

苏辞月一下子清醒了。

这个消息来得太突然。

她震惊地看着管家,“你确定,秦三爷要娶我?”

昨天晚上,她可是一见到他,就吓得落荒而逃的!

他怎么可能想娶她呢?

“没错,少夫人,您不必惊讶,娶您,三爷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苏辞月:“……”

他们也就昨天晚上见过一面而已,他就这么决定了,这分明很草率啊!

可不管怎么说,秦三爷愿意娶她,都算是个好消息。

一来,苏家那边可以有个交代了。

二来,就算秦三爷长得恐怖,但她起码,也算是有个家了。

.......

苏辞月衣服换完后,民政局的人也来了。

两个工作人员让苏辞月站在客厅拍了张照,又让她签了结婚同意书,就在管家的引导下,上了楼。

没多久,三人就下了楼,将一本红色的结婚证递给苏辞月,“恭喜您,您现在正是成为秦夫人了。”

那个女工作人员甚至满脸羡慕地握住苏辞月的手,“恭喜你,太太,你找了个很帅的老公。”

苏辞月脸上肌肉抽了抽。

很帅的老公……?

她下意识地将结婚证打开。

女方:苏辞月。

男方:秦墨寒。

原本应该是合照的位置,只有苏辞月一个人的照片。

她长舒了一口气,这秦三爷倒还算是善解人意,没有把他的照片放到结婚证上。

否则的话,苏辞月觉得,自己可能一辈子都不会有胆子再碰这个本子了。

管家走过来,笑得一脸褶子,“夫人,今晚是您和先生的洞房花烛夜,您准备一下。我会带着家里的所有人离开,别墅里面只留您和三爷两个人。”

苏辞月刚刚才有些兴奋的心脏,瞬间跌落到谷底。

手臂上甚至浮现出了昨天那个男人的手,在她胳膊上划过的时候,那粘腻恶心的触感……

她惨白着脸,“一定要今晚洞房吗?”

管家认真地点头,“是啊,一定要今晚。”

都结婚了,总不能还让太太害怕先生。

他可是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拦住要捣乱的星辰小少爷,让先生亲自去见太太呢!

苏辞月有点绝望。

*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别墅里没了佣人,显得安静又诡异。

苏辞月心里害怕,拿着遥控器按开了电视,想要借电视的声音来给自己壮胆。

“重磅消息!金牛奖影帝、影后候选人程轩和向晚晴被拍到同进酒店,证实恋爱消息。据悉,两人不久将会订婚!”

苏辞月手指微微一顿,心底涌起一股强烈的不适。

程轩和向晚晴。

一个是她爱了六年的前男友。

一个是她认识了八年的好闺蜜。

五天前,苏辞月去剧组探班,想给程轩一个惊喜。

结果,当她用备用钥匙打开程轩的休息室的时候,听到的,却是他们两个在一起凌乱的呼吸声。

“轩,钱已经到手了,你怎么还不跟苏辞月分手啊,不会是看她漂亮,反悔了吧?”

“乖,我怎么可能反悔?她都被人上过了,那么脏的女人,我看她一眼都嫌脏!”

程轩和向晚晴的话,每一个字,都像是一根尖刺,狠狠地扎在苏辞月的心上。

五年前,程轩遭遇事业的低谷期,被对家疯狂抹黑。

苏辞月一边寻找给程轩洗白的证据,一边筹钱给程轩打这场硬仗。

恰逢那个时候苏沫回到苏家,苏锦城夫妻两对她不闻不问,她不好开口跟他们要钱,就跟向晚晴借钱。

向晚晴给她找了一条赚钱的道儿:卖卵。

可不知道中间出了什么差错,原本说好用人工的对方反悔了。

她吃了排卵药,被关在黑暗的房间里。

黑暗中的那个男人,折磨了她整整一天一夜。

后来……

她生下孩子,拿到了钱,也成功地将程轩洗白,送他登上高位。

而她,受尽千辛万苦生下的孩子,却连看一眼都成了奢侈......

五年了,当程轩终于成为了娱乐圈的顶流时,他却一转身,和她的好友向晚晴勾搭在了一起。

他说,他嫌她脏。

他嫌弃她曾经给别人生过孩子。

可是,她做这一切,都是为了谁?

躺在沙发上,苏辞月的眼泪像是倾盆的大雨一样地落下。

已经五年了。

现在想到当初的那些话,苏辞月的心还是跟针扎一般的疼。

苏辞月哭了整整两个小时。

最后,她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晚上九点多了。

秦三爷还没来。

他应该是不来了吧?

苏辞月吸了吸鼻子,视线落在客厅的酒柜上。

酒柜里面,摆着各式各样她不认识的酒。

她其实不会喝酒,但是此刻,她很想喝。

一醉解千愁。

她脑子一热,就随手拎了一瓶酒,打开,对着瓶子喝了下去。

辛辣的液体入喉,她一边喝,一边哭。

“程轩,你个王八蛋!”

“老娘祝你拿不到影帝!祝你马上就糊!糊到地心!”

“长得好看有个屁用!你的思想都坏透了!你都比不上丑八怪秦三爷!”

门外,正拿着钥匙开门的男人,手上微微一顿。秦墨寒黑沉着脸,打开了门。

满屋子的酒味。

茶几上,放着几个空酒瓶,都是他珍藏了多年的酒,每个都价值百万。

某个小女人正瘫在沙发上,双颊绯红地在骂着一个男人,偶尔还会提到秦三爷三个字。

一片狼藉。

男人那张冷峻线条勾勒出来的脸上多了一丝的不悦。

刚和他领了结婚证,就原形毕露了?

听到门口传来的响动,苏辞月打着酒嗝迎了上去。

这是一个男人,高鼻薄唇剑眉,线条冷厉如刀削,是个很帅的男人。

和程轩一样帅。

不,他就是程轩……

他还敢出现在她面前!

苏辞月愤怒地扁了扁唇,抬起手,一个巴掌想要甩上去,“王八蛋,你还敢出现在我面前!”

巴掌还没落下,却被男人扣住了手腕。

秦墨寒那双冷寒的眸中带着几丝愠色,“喝了多少?”

她的身子软绵绵的,被他扣住之后站不稳,摇摇晃晃地,“我没喝酒……”

说完,她干脆整个人扑上去,环住男人的腰,“程轩,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女人的眼泪,透过薄薄的衬衫布料,濡湿了他精壮的腰。

秦墨寒皱眉,面色比雷雨天的天气还要冷沉。

他新婚娶回来的妻子,此刻那张嫣红的小嘴,喊的却是另外一个男人。

男人伸出手,一把将女人打横抱了起来,大步地上了楼。

楼上浴室的浴缸里,蓄着苏辞月为秦墨寒准备的热水。

此时,这些水已经冷得刺骨。

“哗啦——!”

醉得不省人事的苏辞月被直接扔进了浴缸里。

她身上的白色T恤遇水之后紧紧地贴着她的身躯,勾勒出她婀娜的身材。

秦墨寒眼眸一眯。

即使浴缸里满是冷意,秦墨寒却因为她,感觉到了一丝的热。

自从五年前那一夜过后,他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这种感觉了。

今天,还真是个不错的收获!

“好冷……”

浴缸里,小女人瑟缩着。

她喝了太多的烈酒,冷水不但没有让她清醒过来,反倒让她更加放肆了。

“程轩。”

苏辞月软绵绵地躺在浴缸里,娇弱地喊着程轩的名字,“我好冷啊。”

她伸出手去,扯住秦墨寒的裤脚,“你抱我出去好不好呀,我好冷好冷……”

这撒娇的语气,软糯的话语,熟悉感猛地划过秦墨寒的心脏,让他整个人狠狠一颤。

他,竟然在这个女人身上,看到了五年前那个女人的影子!

“程轩,你快来抱抱我,程轩......”

女人不知死活的声音还在继续,秦墨寒嘴角邪气的勾起,蹲下身来,单手扣住她的下颌,“我是谁?”

苏辞月抿唇,“你是程轩。”

男人危险地皱了眉,直接抬手将她的脑袋按进浴缸里。

刺骨的冷水将她的脑袋包围,她却仍旧找不回理智,整个人在浴缸里无助地扑腾。

半晌,他放手,那双冰寒的眸子盯着她,“再说,我是谁?”

“程、轩。”

再按。

苏辞月呛得掉下眼泪来,她泪眼汪汪地看着他,“那你说,你是谁。”

秦墨寒抬手,摩挲着她莹润的唇,“叫老公。”

女人委屈巴巴,“老公……”

这一声老公,让秦墨寒再次感觉到了久违的冲动。

苏辞月顺势伸出手去,捧着他的脸,眼泪汪汪,“不许让我泡冷水了。”

“我都喊你老公了,你不能欺负我。”

她本就长得倾城,现在又醉又哭,整个人娇艳的像是一朵待撷的玫瑰。

男人看着她,嗓音低哑,“小醉鬼。”

“知道什么叫欺负?”

苏辞月纯白迷离的眸子看他,摇头。

男人的声音暗哑:“我教你。”

话音落下,浴缸里多了一个人。

…………

第二天。

清晨如约而至。

苏辞月头疼地从睡梦中醒来。

昨夜她做了一个狂浪的梦,在新婚之夜,她居然和一个大帅哥洗了鸳鸯浴,成功地送了秦三爷一片青青草原。

结果,当她艰难的睁开眼睛,看到落地窗边站着的那个尊贵冷傲的男人时,苏辞月震惊地连话都说不清楚,

“你你你!”

“你谁啊!”

她房间里怎么有男人?

这男人高大挺拔,面容英俊,肯定不是那个丑八怪秦三爷啊!

那是谁!

难,难道,昨晚的一切都不是梦,她真的跟野汉子一起,在在秦三爷的头顶放牧了?

听到身后女人震惊的声音,秦墨寒拧了眉,转头看了她一眼,“以后不许喝酒。”

她昨夜,喝掉了他几百万。

即使不在乎钱,他也心疼那些辗转弄到的绝版。

说完,他抬腿,冷漠地离开。

苏辞月在床上震惊地半晌回不过神来。

她记得昨晚她因为看到程轩和向晚晴的新闻,有点难受,就喝了点酒。

后来……

“不是吧?”

所以,在她和秦三爷的新婚之夜,她不但没等到秦三爷,还在秦三爷家里,被一个陌生人给……就在她捂着脑袋懊恼的时候,房门被敲开。

小星云默默地钻进来,“饿了。”

看着面前这个萌萌的小奶娃,苏辞月皱了皱眉,这孩子饿得这么快?

来不及想太多,她随便地披了件外套,下楼开始给星云做饭。

忙碌中,女人挽起袖子,露出伤痕遍布的手臂。

坐在餐桌上,小星云看着她手臂上的淤青和红痕,微微地皱了眉。

等一模一样的两份早餐端上桌的时候,小家伙一双黑葡萄一样的眸子定定地盯着苏辞月。

他双眼乌黑乌黑的,皮肤白皙,五官精致。

小家伙认真地看着她的模样太可爱,苏辞月觉得自己的心都要化掉了。

她弯下腰,尽量让声音柔和,“怎么了?小星云?”

小家伙举起白嫩的小手,指着她的胳膊,“受伤了。”

说完,他从椅子上面跳下去,去将置物架上的药箱拎过来。

“不用了。”

苏辞月将药箱夺过去,“这点儿小伤没关系的哦。”

她之前在影城做武术替身,每天身上都是淤青,比这严重的都没上过药。

星云小眉头紧皱,满脸不赞同。

这时,放在一旁的手机响了起来。

福千千焦急的声音传来:“辞月,你结完婚了,该来影城了吧?”

“今天打戏多,领班说,有个女演员点名要找你……”

苏辞月拧了拧眉,“我马上到。”

当初苏辞月和程轩恋爱的时候,既想避嫌,又想每天都能见到他,所以她就在程轩的建议下,去影城做了替身演员。

相对来说,武术替身危险性大,但赚得也多。苏辞月为了赚钱,做的就是武术替身。

身为他们影城里面唯一一个女武替,苏辞月十分吃香。

“阿姨去上班了哦!”

女人话音落下的时候,她人已经站在了玄关处,在找她的鞋。

“不许去。”

小家伙连忙从椅子上窜出去,站到门口,双手张开,像一只小鹰。

“受伤了,要休息。”

他的声音稚嫩,却带着几分霸道和关切。

苏辞月心里微微一暖,她蹲下身来,亲昵地揉了揉星云的小脑袋,“这点小伤对阿姨来说,不算什么。”

“不行!”

星云咬了咬唇,朝着苏辞月张开小手,“五分钟。”

“五分钟后再走。”

“好。”

五分钟还是等得起的。

星云长舒了一口气,拿着手机翻出星辰的头像,发了个消息过去。

楼上,穿着和星云同款浅黄色睡衣的星辰飞快地推开了书房的门。

“爹地,有事找你帮忙!”

*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苏辞月一边穿鞋一边微笑着看着面前的小家伙,“说好了五分钟哦,现在已经四分钟了。”

“还有一分钟,你就不能拦着阿姨去上班了。”

星云认真地点了点头,“嗯。”

就在五分钟的时间还剩下三十秒的时候,苏辞月的手机响了起来。

“辞月,你今天不用来上班了。”

福千千的声音全是兴奋,“影城今天放假了!”

苏辞月怔了怔,“放假?”

“是啊。”

福千千羡慕地开口,“据说是有个大人物不想让他老婆上班,所以直接让整个影城的所有剧组都放假一天。”

“啧啧,有钱人就是任性!”

苏辞月愣愣地捏着手机。

影城效益极好,从她去影城工作到现在,那里就没有放过假。

如今却破例为了这个大人物的老婆放了假。

怎么这么巧?

苏辞月忍不住看了一眼身旁的小星云一眼。

但看到孩子黑葡萄似的大眼睛,她内心的怀疑瞬间消散。

算了,星云只是个孩子,怎么能决定影城的效益呢?她真是被昨晚的事刺激到了,竟然会胡思乱想到这个地步!

苏辞月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没有看到自己面前的小星云眼里掠过一丝得意。

半晌,小家伙严肃地咳了一声,淡淡地看她,“去吃饭。”

“哦。”

不能上班赚钱,苏辞月也只好听话地去吃饭。

星云却没有回到餐桌上。

他双手插兜,酷酷地上楼,“我有点事去忙。”

说完,小家伙转身上楼。

苏辞月被他逗笑,“你让我给你做两份早餐,你都才只吃了一份。”

星云的身子微微一顿。

片刻后,他有些别扭地开口,“我马上下来吃。”

话音落下,小家伙腾腾腾地大步地上了楼。

没多久,星辰顶着一个鸡窝头,飞奔着下楼,“我来吃我的早饭啦!”

他风风火火地冲过来,在餐桌前坐下,一边吃一边夸,“太好吃了!”

苏辞月目瞪口呆。

这孩子怎么上了一趟楼,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

*

楼上的书房。

尊贵冷漠的男人正在办公。

星云推门走进去,小小的身子爬上办公桌,优雅地在办公桌上坐下,将手机推到秦墨寒面前,“秦先生。”

深冷孤傲的男人将正在敲着键盘的手停下,指节修长的大手将那支手机拿起来。

屏幕上,是女人满是淤青和红痕的手。

小星云双手环胸,一副找他算账的表情,“我需要解释。”

秦墨寒将手机放下,双手环胸,身子后仰,声音霸道冷傲,“解释什么?”

“她是我罩着的。”

星云顶着一张缩小版的秦墨寒的脸,毫不畏惧地和他对视,声音稚嫩,却霸气十足,“弄伤了我的人,你难道不需要解释?”

父子两个,一样的姿势,一样的脸,一个坐在椅子上,一个坐在办公桌上,在用目光对峙。

“先生——”

管家推门进来,“影城的收购合同已经签……”

话还没说完,两双黑曜石般的眸子就一起看向了管家。

一大一小两道声音响起:

“出去。”

“出去。”

管家:“……”

他弱弱地看了一眼面前剑拔弩张的父子两个,压低了声音,“这次又是因为什么啊?”

“他伤害了我的人。”

星云扁了扁唇,冷哼道。

管家怔了许久,才反应过来,星云说的也许是……太太?

“星云小少爷,你误会了。”

管家哭笑不得,“太太身上的伤,不是先生弄的。”


[返回]

温馨提示 所有数据信息 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