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攻略>

公交车扒开稚嫩挺进去J,公交车被脱了内裤进入小说

发布时间:2022-09-02 11:53 已有: 位 网友关注

“什么往死里砍?毁容?大哥,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怕他们伤到大嫂,我特意让他们准备的钢管,没带刀啊!而且,只是气势看上去有些吓人,我没让他们真动手啊!”江茂说。

傅禹风脸色仍然很沉:“一个个拿着匕首往简云希脸上招呼,我被砍得深可见骨,没带刀?”

“你受伤了?”江茂一惊,“不是,这不对啊!大哥你等会,我问问清楚!”

江茂那头立即挂断了电话。

傅禹风正准备把手机放下,突然看到新闻APP里的新提示。点开,就看到简雪菱推倒三宝的视频,他周身的气息陡然冷沉如冰。

当他看到三宝摔倒在地的时候,他心脏都收缩了。

女儿长到四岁多,他都还没有来得及疼,他连抱都没有抱过,就被简雪菱这种女人欺负,真是好得很!

他立即拨电话给陆宴钊,声音冷沉:“看新闻推送了吗?”

“正在看!简雪菱真不是个东西,竟然连个小孩子都要欺负……”

“那是我女儿!”傅禹风沉声说。

“啊?什么?”陆宴钊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一脸惊喜,“大嫂生的?我就说这小女孩怎么长得那么好看那么可爱,原来是你女儿。眼红啊,啊啊啊!简雪菱这是厕所里打灯笼,找死,我弄死她!”

“通知老四,让他来办这件事情。另外,帖子不要让任何人压下来。”他的宝宝们,以身犯险为他们的妈妈声讨,他怎么能不成全他们的一片孝心?

“好!”陆宴钊应声。

“赵氏那几个公司的项目怎么样了?”傅禹风又问。

陆宴钊回复:“按你的意思,那几个公司与我们合作的项目,我们已经以各种理由全面叫停了。估计要不了多久,他们的老总就会亲自找上门来。”

“嗯。”傅禹风沉沉的应了一声。

被叫停的项目,正是宴会时那几个辱骂简云希的女人家里的公司。

几分钟以后,江茂给傅禹风回电话了,笃定的语气道:“大哥,我确定我派出去的人没有拿刀,只是装装样子吓人,而且,他们只出场了几分钟的时间,就撤退了!”

“不是你的人?”傅禹风也反应过来了。

他就说,江茂的人怎么会那么没有分寸?刀刀往简云希的脸上戳?

“我的人没有持刀。”江茂说。

“查!”傅禹风声音冷然。

才挂断电话,赵氏集团的总裁打电话过来了。

傅禹风淡淡的接起:“赵总。”

赵氏集团赵永贵小心翼翼的声音在电话里响起:“那个,傅爷,是这样的,咱们合作的南国云洲项目的钢材供应,傅氏的项目经理让停了,不晓得傅爷您晓不晓得这件事情?”

“赵总觉得我应该关注这种小事?”傅禹风淡漠的反问。

赵永贵抹了抹汗,继续试探性的说:“傅爷,不知道,您有没有时间帮我问问?”

“赵总是在吩咐我做事?”傅禹风又冷声问。

赵永贵直接瘫在了椅子里,声音都抖了,握在电话的手心都在渗汗,他赶紧解释:“傅爷,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请求,我……我想请求傅爷帮我问问看,这中间到底出了什么事?毕竟,我们两家公司也合作四五年了。”

“呵……”傅禹风冷笑起来。

冷笑声穿过电话,赵永贵觉得汗毛都竖了起来,他握紧电话,不敢吱声。

傅禹风冷声说:“赵总的项目出了问题,赵总不查自身原因,却跑来这里对我指手划脚,怎么,赵总要教我做事?”

“不,不敢,我不敢,傅爷,抱歉,打扰你了,我改天一定登门请罪,我这就去查清楚,抱歉。”赵永贵说完匆匆挂断电话。

大家都是人精,之前他就私下问过傅氏的项目经理了,项目经理悄悄告诉他,是上面让停的,具体的,他也不清楚。

他一听是上面的安排,才斗胆打电话给傅禹风的。

主要他就是想要探探傅禹风的口风,想要从傅禹风的话里闻到一些信息,现在虽然差点被吓破了胆,但里面还是透露了一些信息。

傅禹风说了,是他自己的人出了问题,所以,他得问问清楚,他的人,都做了什么好事得罪了傅禹风这尊大佛?

他立即排查,项目上的人都说,一直以来与傅氏的合作都很顺畅,没有开罪任何人。

他也相信他们的说词,毕竟,傅氏就是他们的上帝,他们怎么敢得罪傅氏的人?

他又找了傅氏那边的项目负责人,还是之前的说词,是上面安排的,具体,他也不清楚。

不过,项目经理给他支了一招,让他去找找傅禹风最好的朋友陆宴钊,陆宴钊和傅禹风走得近,看看他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赵永贵一拍大腿,对项目经理感激不已。他又赶紧给陆宴钊打电话。

陆宴钊语气慵懒:“哪位?”

赵永贵立即讨好道:“陆总,我是赵氏集团总裁赵永贵……”

“原来是赵总,幸会。”陆宴钊用耳朵夹着手机,懒洋洋的说。

赵永贵客气不已:“哪里哪里,陆总,是这样的,我这段时间有点不太顺,就不晓得什么事情开罪了傅爷。不知道陆总有没有听到什么风声?要是听到的话,能不能指点一二?您放心,我一定铭记您的恩德。”

“啊?前几天宴会的时候,你老婆对着人家简家大小姐指指点点,还和傅爷呛声,这事,你不知道啊?”哼,以为他大嫂没爹疼没娘爱,就没人护着了?

赵永贵闻声,气得差点原地爆炸:“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臭婆娘,我赵氏差点就毁在她手里……”

陆宴钊慢悠悠的补了一刀:“我说老赵啊,你放着好好的原配不要,要这种上不得台面的野鸡。儿子是给你生了,就怕到时候你儿子没东西继承啊!”

“是是,陆总说的是,我知道要怎么做了,谢谢陆总!陆总,你什么时候有空,我能不能有幸请你喝一杯?”赵永贵心有余悸的说。

这幸好陆宴钊给他指了一条明路,要不然,他还不知道家里的臭婆娘给他捅了这么大的篓子。

“酒就不喝了,没空,傅爷看我闲着,让我帮他找供应商呢。”

赵永贵一听要换供应商,更急了,低三下四的相求:“陆总,求你指条活路,不管让我做什么都行,陆总,求你给个机会。”“害,我也劝傅爷了,用熟不用生,商人嘛,求财不求气,一点点小事,没必要大动干戈,大家一起赚钱最重要嘛。无奈人家傅爷三十出头了,第一次遇到爱情,说什么也要让简大小姐高兴。赵总,你懂我的意思吧?”陆宴钊问。

赵永贵是个人精,立即接茬:“懂,我明白了,我知道要怎么做了,我一定会让简大小姐满意。谢谢陆总提点,改天定登门道谢,我就不打扰陆总了,谢谢! ”

赵永贵感觉后背都渗出冷汗来了。

那天宴会的时候他就听说了,傅禹风对简大小姐简云希不一般。他原本还想着傅禹风只是想玩玩,毕竟男人嘛,看到个有点姿色的女人,动点玩的心思,再正常不过了。

没想到,傅禹风竟然不是走肾,而是走心,这是动真格的啊!

他立即沉着脸让司机送他回家。

一回到家里,只见几个保姆带着孩子,不见老婆江容,他一肚子火气给江容打电话。

江容正和几个太太打着麻将,一边聊着滨城最近的八卦。

简雪菱黑简云希的帖子,和现在网上挂着的简雪菱推小女孩的帖子,她们都看到了。

她们都在分析,到底简云希和简雪菱谁更胜一筹?

几位太太一边打着麻将,一边聊着天。

赵太太江容尖着声音说:“简云希也就仗着傅禹风嚣张吧,等到傅禹风不再正眼看她的时候,我看她还拿什么拽?”

钱太太附和:“可不是,我听说,路薇薇回来了呢。”

吕太太说:“这可就有好戏看了。人家虽然也没能入得了傅家,但到底给傅禹风生了一宝贝儿子,贵气着呢。”

钱太太说:“可不是嘛,这些年,路薇薇一直资源不断,背后是谁在捧她,想想就知道了。”

江容尖着嗓子阴阳怪气的说:“路薇薇虽然出身贫寒,又是个戏子,但是人家是正儿八经的演戏,可从来没有任何花边新闻的,洁身自好着呢。简云希算个什么东西,也能和路薇薇比?”

钱太太附和:“就是,连路薇薇都进不了傅家的大门,简云希一个酒吧找少爷的女人,想都不要想。何况,她以前还和傅南玺谈过。哦,被侄儿甩了又和叔叔好,这像什么话?傅家不要脸面的?这种事情就是搁在普通人家都接受不了,何况傅家这样的高门大户。”

韩太太嫌弃的说:“简云希呢,也是自己犯贱,好好的一手牌,偏要打得稀烂。原本身为简家大小姐,还是正室所出,怎么也有脸有面,非要把自己弄成个破鞋。”

江容的电话响了起来,一看是赵永贵来电,她立即说:“我家死鬼打电话来了,我先接电话。”

电话一接通,赵永贵就在电话里咆哮:“死到哪里去了?啊?立即给我滚回来!”

江容顿时满脸尴尬,怕被人笑话,立即说:“啊?咱儿子不小心摔了啊?我马上回来。”

江容说完立即挂断电话。

赵永贵对着挂断的电话骂骂咧咧:“贱人,你敢诅咒我儿子,我要你立即滚蛋。”

江容立即赔着笑脸起身说:“姐妹们,抱歉啊,我儿子不小心摔了。 嗐,我家老赵也是中年得子,才这么宝贝儿子,一点都磕不得碰不得,让姐妹们见笑了,咱们下次再约哈,下次再约。”

说完,她立即拿起手包匆匆离开。

她才一走,牌桌上的几位太太就嫌弃的议论开了。

“切,装模作样!”

“嗐,出身不好,娘家不硬气,转正了还不是得随传随到,跟个佣人似的。”

“是啊,出身好太重要了。”

“不光要出身好,女人啊,还得自己有点本事,现在谁不想要强强联手?娶个花瓶有什么用?看久了,也就那样。”韩太太说。

“是啊,女孩子就得像你家音音那样才好啊!出身好,长得漂亮,才貌双全,真是让人羡慕死了。这滨城,怕也只有傅爷才配得上你家音音了。”钱太太知道韩太太一直想让她女儿韩音音嫁给傅禹风,立即上赶着讨好。

韩太太微微一笑:“孩子们的事情,我不操心呢。不打牌了,散了吧,腰酸背疼的,到处走走,年纪大了,得服老啊!”

钱太太和吕太太又立即上赶着讨好:

“姐姐说的哪里话,姐姐看上去也就三十,看上去比我们都年轻呢。你说,也是怪啊,我们用的也是和姐姐一样的化妆品,怎么就保养不出姐姐这么好的皮肤呢?”

“嗐,咱们皮肤是保养了,一天天的还得操心孩子还得守住老公,心累啊!哪像姐姐这么命好,老公又体贴女儿又能干孝顺,儿子还是龙中人凤,真是让人羡慕啊!”

彩虹屁吹得韩太太满脸笑容:“好了好了,都别恭维我了, 咱们改天再约。”

嘁,路薇薇也好,简云希也好,哪里配得上傅禹风?

一个出身低,一个不检点,哪比得上她家音音国色天香又有韩家这样的倚仗。

等今年华国的奇香杯赛一结束,音音夺冠以后,她就让老韩和傅老说说,两家联姻。

……

江容一回到家,就被赵永贵揪住头发一顿胖揍。

江容躲不掉,一边嗷嗷叫着:“嗷嗷嗷,疼,疼,老公,我好疼,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告诉我好不好?要是我哪里做错了,我改。”

她小三上位成功,嫁给赵永贵也三年多了,这三年多,赵永贵不说对她有求必应,也算是比较好的,从来没有动手打过她。

“老子给你吃给你穿,一个月给你几十万零花,你要毁我家业,啊?你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赵永贵越想越气。

江容哭着求饶:“老公,我真的不知道错哪了?你告诉我,我改好不好?”

“你敢和傅爷顶嘴,啊?”赵永贵瞪着江容。

江容哭丧着脸,蓬头散发:“我没有啊!我哪敢和傅爷顶嘴啊?”

啪--

又是一耳光抽在江容的脸上:“你没有?现在傅氏停了我赵氏的项目,你没有?”

“我真没有,老公,你相信我。”

“那你有没有羞辱简云希?”赵永贵问。

江容心下一个咯噔,说不出话来了。

赵永贵一看,就知道江容确实羞辱简云希了,他那个气啊,比恨铁不成钢都要气,他咬牙愤然:“你是怎么羞辱她的?一五一十的说给我听噼,啪!”亮如白链的闪电横空而现,将漆黑无星的东都天幕撕作两半。

下一刻,暴雨伴着轰隆隆的雷声从天而将。

凌薇手戴一只宽口合金镯,倔强地站在夜家庄园大门外,等着丈夫夜寒霆回来。

夜寒霆说过,如果她没有被夏雷劈中,他就给她一个为自己辩白的机会。

暴雨冲刷着凌薇的身体,惊雷不断在她跟前炸响,凌薇从小就害怕这样的雨夜,此时却将脊梁挺得笔直。

她没做过的事,谁也别想赖到她的身上,就算是雷公电母也不可以。

看着暴雨中那道瘦削的身影,老管家忠伯有些不忍心,他撑了把伞出了夜家大宅,朝凌薇走了过去。

“少奶奶,你先回去吧,小莜小姐生死不明,薇儿小姐又受了重伤,少爷就算回来了,也不会听你解释的。”

“少奶奶......”凌薇苦笑。

整个夜家,恐怕只有敦厚的忠伯和善良的小莜记得她是夜寒霆明媒正娶的夫人,是夜家的女主人,可是......

凌薇冲忠伯笑笑,笃定地说:“我答应了夜寒霆会在这里等他回来,我会证明,我没有说谎,更不会被雷劈到!”

“你这又是何必呢?”忠伯瞟了眼她手上的镯子,无奈地摇了摇头,转身回了大宅。

三个小时过去,东都夏夜的惊雷没有伤及凌薇,她的身体却已经在抗议了,瘦削的双肩颤抖得厉害,将她心底的孤单、无助和绝望无限放大开来。

“寒霆,寒霆,你快回来,我向你解释,我真的没有放火,没有害小莜和沈薇妍。”凌薇的视线渐渐变得模糊。

远处,刺眼的汽车氙气大灯一晃而过,跟着,那束光越发清晰了起来,凌薇眯眼朝那片白光望去,苍白冰冷的小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

“寒霆,夜寒霆!”她朝那辆黑色迈巴赫跑了过去。

或许是雨夜路滑,又或是光线太暗,凌薇奔向迈巴赫的时候,那车瞬间提速,猛冲向凌薇。

凌薇以为自己会被迈巴赫撞飞,惊得挪不开脚,却不想,那辆车在距自己不足半米的地方急停了下来。

跟着,车窗缓缓落下。

喘了口气,凌薇朝汽车后座跑了过去,微微发颤的双手紧紧扒住半敞着的车窗。

“寒霆,你回来了,你看我没事,我一点事都没有,惊雷没有击到我,你可以听我解释了!”凌薇抹了抹脸上的雨水,满眼欣喜地望着坐在车里矜贵无比的男人。

夜寒霆厌恶地瞟了凌薇一眼,那张足以令人神共愤的俊脸上阴云密布,深若幽潭的双眸似要掀起惊涛巨浪,森冷骇人。

下一秒,他伸出手,捏住林薇的秀气的下巴。

“凌大小姐,你就这么害怕被人抢走一切,想要除掉所有挡了你路的人,小莜她还是个孩子啊,你也下得了手!”他紧咬牙关,恨恨地瞪着她。

“没有,我没有害小莜,小莜是你的妹妹,我疼她还来不及,怎么可能害她?”凌薇想摇头,无奈那张巴掌大的脸被夜寒霆紧紧掐住,她根本动弹不得。

“是吗?”夜寒霆嗤笑。

下一秒,他用另一只手从衣兜里摸出一支高档合金录音笔,打开,凌薇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夜寒霆是我的,不管是谁,休想把他从我身边抢走,就算是小莜也不行......”

凌薇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望着夜寒霆,双瞳睁得圆圆的,“寒霆,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有人故意掐头去尾弄了这个录音。”

“还演!我倒要看看,你那张高贵无辜的外皮之下,藏着何等狠绝恶毒的内在!”夜寒霆怒吼一声,掐住凌薇下巴的手猛地往下一扯。

“嘶啦”一声响,凌薇身上那件早已湿透的白色小礼服被他粗暴地扯开,炫白如瓷的肌肤就这样暴露于雨夜之中。突然失去支撑的凌薇重重地摔倒在地上,白皙娇嫩的肌肤摩擦过铺满细碎沙石的地面,瞬时间划出深深浅浅的血痕,钻心的痛传遍她的全身。

她咬紧牙关,从地上爬起,用手掩住身体上的关键位置,再一次扑向迈巴赫后座车窗。

忽地,别院出事那天,沈薇妍的种种怪异举动忽地在她脑中闪过。

“沈薇妍,是她,一定是她故意诬陷我的。”凌薇喊道。

夜寒霆推开车门下了车,高俊的身影瞬间将凌薇整个人笼罩起来,他望着她,俊美无俦的脸上,忽地闪过一抹淡笑。

他从不对凌薇笑,所以,当他露出这样的表情时,凌薇呆住了。

说那是神仙的笑容也不为过吧?轻抿的薄唇微微上扬,乌黑的双眸里汇聚了万千星辰,冷傲孤清却又盛气逼人,孑然独立间散发的是傲视天地的强大气场,即使淡淡的一抹笑,也能令天地无色,星月无辉。

这是凌薇梦寐以求想要看到的,夜寒霆的表情。

她爱他追他整整六年,整个东都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却从未施舍过她一丝笑容,而此刻,他居然对她笑了。

尽管,那笑容里,充满了鄙夷和厌恶。

“寒霆!”她张了张嘴,轻轻唤出他的名字。

听到她的声音,夜寒霆脸上的笑容秒间消失,一张俊脸,冷得怕人。

“果然,这就是你凌大小姐的行事风格,就算证据摆在眼前,你还是会狡辩,还是会找无辜人来替你背锅。怎么,你现在是想把薇儿也扯进来?别忘了,薇儿为了救小莜,现在还躺在医院里。”夜寒霆冷厉的眸光紧紧锁住凌薇,俊美得如妖如魔的脸庞上,寒霜倾覆。

就是这个卑鄙无耻的女人,耍手段爬上自己的床,硬生生拆散了自己和薇儿,逼自己娶了她,如今,为了霸占夜家的一切,她居然连那个和自己相依为命的亲妹妹都想除掉,事情暴露后她又将所有罪责推到薇儿的身上,这样的女人,就该下地狱,就该被千刀万剐!

凌薇似乎明白了什么,心底不禁生出一股冷意,蔓延至四肢百骸,她苦笑,然后望向夜寒霆,“既然你已经认定那把火是我放的,认定我要除掉小莜和沈薇妍,那你为什么让我在这里等你,为什么给我希望,为什么说会给我解释的机会?”

“我想看看老天会不会收了你这样的恶妇!不过没关系,就算惊雷劈不死你,我也会替天行道,将你送到你该待的地方去!”

“原来是这样,难怪你特意让我带了这个镯子!”凌薇低头看了看手上的镯子,苍白的唇微微动了动,尖锐的痛,刺得她连呼吸都觉得困难。

夜寒霆根本没打算给自己解释的机会,他巴不得自己被雷劈死!

为了增加她被雷劈中的几率,他特意让她戴上小莜送的金属镯子。

“你真狠!”她喃喃道。

“这都是你教我的!”他反唇相讥。

凌薇双眸含泪,呆望着夜寒霆,她不相信眼前之人是她从十五岁起就爱到现在的男人,她感觉他很陌生,或者说,自己从来就没有真正看清过他。

一阵刺耳的警笛声响过,跟着,殇狱的囚车朝夜氏庄园驶了过来,瞬间后停在了夜寒霆和凌薇的身后。

凌薇朝那辆焊满了钢筋,冷冰冰的铁甲囚车瞟去一眼,突然,她轻笑出声。

“你笑什么?”夜寒霆眯了眯眼。

“夜寒霆,你的心里,从来就没有过我吧?”她绝望地问出一句。

“你这样的女人,入不得我的眼,更不配走进我的心里,你就该被关进殇狱,用一辈子去赎罪!”他答得干脆而决绝,丝毫没有打算给她留下生的希望。


[返回]

温馨提示 所有数据信息 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