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攻略>

坐公交车被C了2个小时 啊灬啊别停灬用力啊老师

发布时间:2022-09-02 11:52 已有: 位 网友关注

另一边。

乔唯恩带三个宝宝吃了午餐以后,就带着他们回家了。

她太怕再出现一次他们消失的事情了。

虽然三个宝宝说他们是嫌弃上面的洗手间人多,所以去楼下商场找人少的洗手间了,但她总觉得心有余悸。

这是找洗手间,万一被坏人拐走了怎么办?

刚才他们失踪的时候,她都恨不得锤死自己了,觉得自己智障了才会把三个这么小的宝宝单独留在图书馆。

回家以后,三个宝宝奶萌的和乔唯恩打招呼,说他们要去房间玩玩具了。

乔唯恩立即让他们去玩。

她又立即在网上同城下单给三个孩子买了一堆新玩具。

差点把他们弄丢了,她心里内疚死了。

买好玩具以后,她才去了洗手间验孕。

看到清晰的两条红线,她整个人都惊了。靠进沙发里,如同老僧入定,一动不动。

三个孩子回了房间。

三颗头就挤到一起看视频。

三宝看着视频,眨巴着一双大眼睛,一脸得意:“大宝,二哥,我今天的表现棒吧?”

大宝揉着三宝的头发:“棒!摔得疼不疼?”

三宝头摇得像波浪鼓一样:“不疼。能帮妈咪惩罚坏女人,我敲开心!”

“乖。”大宝觉得以后要更加的宠爱妹妹,还有,得逼着妹妹学防身术,免得被人家这么一推,就摔出去好远。

三宝摔的时候,他心疼死了,恨不得直接冲上去踹死简雪菱那个恶毒的女人。

他们看了几遍视频以后,就让三宝去玩。

大宝和二宝开始弄新闻。

大宝人狠话不多,他负责剪辑视频。

二宝负责编辑文字。

很快,帖子就上线了:

#揭秘简二小姐伪善下的假面!

#原来千金名媛的背后竟然如此不堪!

#私生女就是私生女,上不得台面!

今日上午十点半,尊泰会所里发生了一起虐童事件。经查,虐童的主角竟然是简氏香业二小姐。

不到4岁的女童不小心将奶茶洒到了简二小姐身上,女童立即道歉,简二小姐见女童身边没有大人保护,直接将女童推出去四五米。

女童摔伤,疼得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直到路人路见不平指责简二小姐,女童才在好心路人的掺扶下爬起来。

女童看到简二小姐,身体下意识的发抖……

配上视频以后,很快帖子就上了热搜。

下面很多人证实,他们就是好心的路人,他们当时在现场,视频里发生的一切都是真实的。他们亲眼看到简二小姐推小女孩。

经多名路人证实以后,评论更加的犀利了。

一个个愤愤不平。

网络上隔了一个世界,自然比现场的指责更加的犀利和不留情面:

“简雪菱这个贱人,简直该死!”

“人至贱则无敌,我诅咒这贱人一辈子生不出孩子!”

“如果生出孩子,让她的孩子每天被人欺负!”

“祸不及孩子,这是简雪菱贱人做的,让她自己承受,我诅咒她这辈子嫁不出去,我诅咒她这辈子穷困潦倒恶疾缠身,我诅咒所有她想要的东西,一件都得不到!”

“傅南玺看到这条帖子,就赶紧和她解除婚约吧。娶了这种女人,至少倒霉三代。”

“送她上去,让傅南玺看到!”

“傅南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人肉她!”

“对,挖她所有的龌龊事!”

“支持!行动支持,我出资10万收集简雪菱龌龊事!”

“……”

帖子的热度很高,很多人都看到了,包括简雪菱。

她气得脸色铁青,该死的,这到底是谁做的?

一定是有预谋的,那两个孩子,肯定是被人指使的。

到底是谁?

简云希?

哼,肯定是她。她才做了简云希的新闻,简云希就报复回来了。

贱人,连孩子都利用。

手机响起来,是傅南玺。

“玺哥哥。”简雪菱心尖颤了颤。

她知道,宴会的事情,傅南玺还在生她的气。也不晓得他看到帖子了没有?

“你连一个小女孩都要欺负?”傅南玺的声音里带着浓浓的失望。

简雪菱顿时慌得不行,急着解释:“玺哥哥,我没有,你听我解释,我……”

“我不是一直在听吗?你心里没鬼,慌什么?”傅南玺淡漠的问。

听着傅南玺这样的语气,简雪菱更慌了。

这几年,他们一直相处得不错,虽然傅南玺大部分时间都在忙傅氏的事情,偶尔才和她聚聚,也只是在有需要的时候才会让她在他的别墅里留宿。

但是他身边,除了她这个正牌的未婚妻以外,也没有别的女人啊!

再有,所有的宴会,她都是以他未婚妻的身份出席。可见,他们结婚也会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可是,现在傅南玺竟然对她如此冷漠。

她握紧电话解释:“玺哥哥,你听我说,那个孩子,她是故意冲出来把奶茶泼我身上的的。除了奶茶以外,她还往我身上抹榴莲蛋糕,然后另外一个孩子冲出来,故意踩我的脚,踩得我好痛。他们哪是什么孩子,完全就是恶魔……”

傅南玺忍不住打断:“简雪菱,把故事编成这样,你自己信吗?”

简雪菱急哭了:“玺哥哥,我没有编故事,我说的是真的……”

“那孩子,最多不过四五岁。”

“现在的孩子,四五岁已经懂很多东西了。”

“就算是孩子故意泼你奶茶,你觉得你那么用力的推倒一个孩子,是成年人应该做的事情吗?”傅南玺的语气更冷淡了。

“我当时气急了,而且,我没有很用力的推她,她一直把奶油往我身上抹,我不想她继续糟蹋我的衣服,我才轻轻的把她推开,结果她自己摔出去了。”

“她自己摔出去?”傅南玺更生气了。

简雪菱只能硬着头皮解释:“是的,玺哥哥,你相信我,她真的是自己摔出去的。”

“呵呵!”傅南玺冷笑了两声,直接挂断了电话。

“玺哥哥……”简雪菱真的急哭了。

握着电话在房间里打转:“怎么办?怎么办?怎么解释玺哥哥都不会听了。不行,先得把帖子撤下来。”

简雪菱立即给孙莉打电话让她撤帖子。

孙莉立即看了一下帖子,看到帖子的内容,血压直冲脑门,她赶紧冲到公关部去安排撤帖。公关部,正好简明峰也在。

他正交代公关部总监:“这段时间,公关部密切关注大小姐简云希的新闻。有任何不利于她的新闻,第一时间给我压下来!”

孙莉一走进去,就听到这句话,她心里不舒服到了极点。

呵,与简明峰这么多年的夫妻,她会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吗?

不就是想要维护好简云希的名声,然后想办法把简云希接回来供着,再撮合简云希和傅禹风。

真是天真,简云希这种白眼狼养得熟吗?

就算简云希真的嫁给了傅禹风,她会为简家出力吗?

简云希这种白眼狼只会搅得他们简家鸡犬不宁。

所以,她绝不可能让简云希有机会嫁给傅禹风这样的人中龙凤来压她们母女一头。

心里厌恶至极,表面不动声色,她走过去,微微一笑:“阿峰,你也在?”

简明峰点点头:“嗯。正好,我有事和你商量。”

“好的,我有点事情交代公关部去办。”孙莉微微笑说。

简明峰点点头:“忙完来我办公室。”

简明峰一走,孙莉立即交代公关部赶紧把简雪菱的帖子撤下来。

结果,公关部总监为难的告诉她:“孙总,这个帖子热度太高了,我们压不下。”

孙莉脸色就是一沉:“立即不惜一切代价给我压下来,我养你们公关部到底是做什么吃的?压不下来,对二小姐的影响有多大,对我们简氏的股票影响又有多大,你想过吗?为什么这样的新闻你们没有第一时间采取应急措施?啊?”

公关总监被怼得说不出话来,弱弱的说:“孙总,这新闻热度很高,扩散得很快。几分钟就是几百万点击。刚才总裁在这边交代我们一些工作细节,所以,我们没有及时的看新闻导向。”

“不惜一切代价给我撤下来!”孙莉脸色沉下来。

“是,孙总。”公关总监只能硬着头皮应下。

孙莉说了不惜一切代价,有这句话,他们也稍稍好办事一点。

还能怎么办?多砸钱呗。一边让主媒体方下架,一边找黑客拦截不让转发呗。

孙莉走进简明峰办公室。

简明峰一脸笑容扶着她在沙发里坐下:“小莉,你主意多,你帮我想想,要怎么样才能让希希不计前嫌的接受我?你看啊,我是这么想的,五年前的事情,虽然是我先对不起她。但是,这傻孩子也摆了我一道,算是两不相欠了。你说,现在我要是主动一点对她好,她会不会念在我是她亲生父亲的份上原谅我?”

孙莉分析说:“希希性子拗,我估计她不会愿意回家。”

简明峰点点头:“这确实是个大问题,也不晓得怎么样才能让她心软?你说,我要是想办法让她知道,这几年来,我一直在她外公出家的德弘寺布施,她会不会感动?”

“她性子太凉薄了,只怕这样的小事不会让她感动。”

“要不然,我们在家里办个欢迎会,你和雪菱好好亲自布置一下,弄得温馨一点?”

“如果她不回家的话,我们就是布置得再精致她也看不到的。”孙莉心里不屑的冷嗤。这辈子,有她孙莉在,就休想回来抢雪菱的光环。

“也是啊!”简明峰就急得踱来踱去了,“小莉,辛苦你想想办法,看看咱们要怎么做才能让希希回简家来?你一向心思细腻,最懂女人的心思。”

“阿峰,你是想要让她嫁给傅禹风吧?”孙莉直接问道。

简明峰也不避讳,点头:“嗯。”

要不然,他会愿意搭理简云希?简直就是个不孝女,气都被她气死。

孙莉说:“老公,我觉得我们要先弄清楚两件事情。”

“什么事?”简明峰立即问道。

孙莉说:“第一件事情,我们得先弄清楚,希希为什么回来?是长住还是说只是回来玩玩?第二,我们得搞清楚,傅禹风是不是真的对希希有意?”

简明峰一双眸子欣赏的看着孙莉:“还是你想得周到。只是,我们要怎么弄清楚呢?”

“我觉得,你可以先请希希吃饭,一个培养感情,二个也旁敲侧击一下,看看她回滨城来是不是长住?”孙莉建议。

“对,你说得对。”简明峰连声道。

又问道:“傅禹风那边呢?”

孙莉说:“傅禹风那边,咱们先缓一缓,观望一下。看看傅禹风是不是真的对希希有意?”

简明峰点头:“也好,过几天正好有个拍卖会,他应该会参加,我与希希这边关系搞好了以后,正好带着希希去给他们制造机会。观望归观望,我们也要努力制造机会才行。”

“是啊!”孙莉口是心非的笑着说。

她心里鄙夷不已,简云希想要嫁给傅禹风,下辈子吧。

……

医院。

医生给傅禹风清理伤口。

简云希瞟到傅禹风伤口的位置,发现他手臂上有一个伤口特别深,深到快要见骨了。

就是这个伤口,致使他流了很多血。

她想到他是因为扑过去救她才受这么重的伤,秀眉就不自禁的蹙紧。

看了傅禹风的伤口以后,医生建议住院。

傅禹风抬眸问简云希:“住院吗?”

简云希:“……”

好无语,他住不住院问她做什么?她又不是他的谁。

“住吗?”傅禹风见简云希不答,又问。

简云希有种错觉,他受伤以后,完全没有了昨天刚见到他时的那种冰冷强大的气场,现在的样子,反而有点像病娇。

看傅禹风一双眼睛还在望着她,想到傅禹风今天受伤都是因为救她,简云希只好耐着性子说:“你看看你自己的行程,要是不忙的话,就住院养几天。”

不光是这个伤口,他背部被钢管砸到,也应该休养几天。

“安排住院!”傅禹风对医生说。

简云希:“……”

他这果断听取她意见的样子,让她感觉怪怪的。

甚至有点尴尬,就好像,她是他的谁一样。

傅禹风突然看着简云希扬唇一笑。

简云希:“……”

她怎么耳根有点发烫。

恰时,她的电话响起来,陌生的来电。

她立即接起:“你好,请问哪位?”

“希希,我是爸爸。”简明峰的声音响起。

“有事吗?”简云希的声音顿时变得疏离。希希,爸爸有些事情想要和你说,你有空吗?咱们找个地方坐下来慢慢聊。”

“没空!”简云希想也不想直接拒绝。

“希希,我是想要和你聊聊你外公的事情。”简明峰说。

简云希十分反感:“我外公是方外之人,没什么好聊的。”

都当她简云希智障吗?都用外公来说事,是觉得她永远都不会防备?

“希希,你看到的其实都是表象,你外公的身体其实……”

砰——

简云希直接挂断电话。

她不想听后面的话。

简明峰想要见她,拿外公的身体说事,她再听下去,简明峰就会说外公的身体有多么的糟糕了。

那简直就是诅咒!

她前天才见过外公,外公精神奕奕,仙风道骨,外公的身体好得很!

再说了,就算外公的身体不好,简明峰又怎么可能知道?

他这种唯利是图的人,会去看望外公吗?

对自己的亲生女儿尚且只有利用,对前岳父又怎么可能尽心?

电话再响起,简云希看一眼来电显示,又是刚刚那个号码,她直接挂断、拉黑。

动作麻利,没有一丝拖泥带水。

“你爸?”傅禹风淡漠的问。

五年前,简云希离开以后,他就调查了简云希从小到大的经历。

简明峰算计苏家家产,婚内出轨逼死发妻,对亲生女儿不闻不问……

根本不配为人。

这几年,他没有干涉简氏的发展,并不是他心慈手软,他只是想等简云希回来自己决定简氏的命运。

“无关紧要的人。”简云希说。

“嘶……”傅禹风突然痛呼一声。

“你怎么了?”简云希的注意力果然被傅禹风的一声痛呼吸引。

“缝针扯到我的肉了。”傅禹风说。

正在缝针的医生:“……”他没有啊!

“不要紧!”傅禹风对医生说。

直接坐实医生扯到他的肉。

医生:“……”他怎么觉得自己被冤枉了?

但是看傅禹风毫不在意的表情,他又觉得澄清是一件多此一举的事情。

他默默的缝好最后一针,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以后,默默的退了出去。

病房里瞬间只剩下两个人,简云希就觉得有点尴尬。

“我想喝水,可以帮我倒吗?”傅禹风问。

“嗯。”简云希立即去帮傅禹风倒水。

“我手不太方便。”傅禹风看着简云希递过来的水,无奈的说。

简云希看向傅禹风的手,他右手缝了针,左手裹了纱布。

按理,左手端水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

她把水递向他的左手:“你用这只手端。”

“嘶……”傅禹风左手托着右手的,左手一松开,他就“痛”得龇牙咧嘴。

“你别动。”看傅禹风很痛的样子,简云希只好把水递到傅禹风唇边。

咕噜咕噜……

喝了半杯,傅禹风突然眸光深邃的望着简云希。

简云希:“……”他每次这样看她,她就想要把他眼珠子戳瞎。

“我要尿尿!”傅禹风突然说。

简云希无语极了:“我帮你叫医生。”

他伤的是手,又不是别的地方,尿尿跟她说什么?

“不用,你帮我拎一下吊瓶!”傅禹风说。

“我叫护士!”简云希不想给傅禹风拎吊瓶。

她拎着吊瓶,他在里面嘘嘘,这画面,想想就觉得尴尬极了。

傅禹风眸子里突然染上怒意,看紧简云希:“你让别的女人看我尿尿?”

简云希眉心紧拧:“我也是别的女人。”

“我跟你,与跟别的女人能一样?我跟你有过最亲密的关系……”

简云希脸色顿时变得无比难看:“你不要总提那件事情,我已经说了,当时我误会了你是少爷。”

她真的好想把他嘴巴缝起来。

“你走吧!”傅禹风沉着脸说。

“好,你好好休息。”简云希巴不得呢。

结果,她还没走呢,就看到傅禹风把吊瓶拎下来了,自己拎在手里,压根没有举高,然后,简云希只瞟了一眼,就看到傅禹风的手背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回血,血顺着软管就开始流动。

“你!”简云希真是气死了,伸手从傅禹风手里夺过吊瓶,“我帮你拎!”

傅禹风沉着脸,没有拒绝,也没有说接受。

他径直往洗手间方向走。

简云希赶紧拎着吊瓶跟上,然后站在门口,背对着里面。

傅禹风往里面走,走了两步,淡声说:“够不着!”

简云希只好往里面再走了两步,又背过身。她磨着牙,恨自己多管闲事,她真是吃多了才会又主动给他拎吊瓶。医院没有医生吗?没有护士吗?傅禹风这样的身份,别说拎吊瓶,他要是愿意,他就躺床上,都有无数人愿意给他准备尿壶。

他回血就让他回好了,他又不是三岁小孩,还能让自己死了啊?

傅禹风在简云希看不到的地方,扬起唇角嘘嘘。

这个嘴硬心软的女人。

他似乎知道,接下来要怎么走进她的世界了。

“你好了吗?”简云希不耐烦的问。

“我拉链卡住了。”傅禹风淡定的说。

简云希:“……”

她催促:“那你快一点。”

“我手不太方便。”傅禹风又说。

“叫护工吧。”简云希眉头拧成一个结,真的绝了,她心里懊恼死了,就不该替他拎瓶子的。

“你别催我。”傅禹风一副真的在处理拉链的样子。

看到简云希已经急得窘得跺脚了。

他唇角轻轻一勾,淡声说:“很快就好。”

他一直低着头鼓捣着,简云希整个人都要急得暴走了。

感觉到简云希实在受不了了,傅禹风挑眉说:“好了。”

说完,他转身过来,往外走。

简云希如释重负,立即拎着吊瓶跟上,麻利的将吊瓶挂好。

傅禹风视线落在简云希的唇上、腰上。

他觉得自己浑身都变得火热起来,得使出洪荒之力才能压住邪火。

简云希一对上傅禹风的视线,心下一个咯噔,急说:“傅总,我有急事要处理,先走了,你好好休息。”

说完,匆匆拎起包包跑出病房,跑出去,猛的松了一口气。

暗暗警告自己,以后要是再遇到傅禹风,一定有多远躲多远。

傅禹风望着简云希消失的地方,唇角微微带笑。

稍后,他唇角的笑意倏尔收敛起来,取而代之的,是冷沉、是嗜血、是暴戾!

他掏出电话拨给江茂:“今天怎么回事?”

江茂语气里带着得意:“怎么样?我安排的英雄救美不错吧?”

傅禹风冷声质问:“往死里砍,不错?要不是我挡下来,简云希的脸就毁容了,不错?”


[返回]

温馨提示 所有数据信息 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