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攻略>

竹马弄青梅BY 长途汽车被强奷系列小说全集

发布时间:2022-09-02 11:51 已有: 位 网友关注

傅禹风是与陆宴钊一起来的。

他让陆宴钊谈完以后给他信号,立即与简云希来一场偶遇。

偶遇得多了,他就不相信简云希能一直忽略他。

结果,简云希什么情况?这火急火燎的。

他立即迈腿拦住简云希:“发生什么事了?”

简云希急得不行:“让开!”

“发生什么事了?”傅禹风再问。

“没事!”她怎么可能让傅禹风知道孩子失踪的事?

简云希一边往停车场方向跑一边急着给大宝打电话。

电话还没有拨出去,她的电话先响了起来,她赶紧接:“唯恩,怎么样?”

“找到了,他们刚才只是去洗手间了。”乔唯恩心有余悸的说。

“呼……那就好。”简云希整个人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看简云希长舒一口气,傅禹风眸子里闪过思考的光芒,他真的要先把孩子接走用来牵制她吗?

他舍得她难受?

他睨向简云希,心里无奈的叹息:简云希,老子这辈子栽你手里了!

“我们现在在图书馆,你忙完了吗?和我们一起吃午餐啊!”乔唯恩在电话里说。

“不了,你们吃,我忙完了找你们。”简云希说完挂断电话。

她怕她过去傅禹风也跟过去,到时候他会见到孩子们。

她现在一看到傅禹风,就提心吊胆。

挂断电话以后,她无视傅禹风,径直往停车场走。

傅禹风:“……”

被无视了?

他一八七的身高,就这么没有存在感?

他跟过去,直接倚在简云希的车门上,一双眼睛睨着简云希。

简云希无语的看着傅禹风:“傅总,麻烦你让让。”

“既然遇到了,请你吃个饭。”傅禹风邀约。

“不用了,我有事。”简云希说。

“那你请我吃个饭。”傅禹风望着简云希。

简云希:“……”她是真的害怕与傅禹风接触,总觉得他的眼睛有毒,带着能看透一切的气势。

“昨晚,我救了你一命,你不应该请我吃顿饭?”傅禹风唇角噙起一点笑意。

“我是真的好忙!”简云希想要推脱。

“忙到不用吃饭?”傅禹风拉开副驾,直接把简云希塞进去,然后自己坐进驾驶室,伸手,“车钥匙。”

简云希不动。

傅禹风倾身过来,唇角带着一点邪魅的笑意,看着简云希:“请救命恩人吃顿饭都让你为难?你是不是有什么心虚的事情瞒着我?嗯?”

“当然没有!我只是不习惯和陌生人一起吃饭。”

“陌生人?你确定?”傅禹风唇角的笑意微微放大,“负距离的陌生人,嗯?”

简云希:“……”

“车钥匙。”傅禹风再度伸手。

简云希只好把车钥匙递给傅禹风,她蹙眉安慰自己,就当是礼尚往来。傅禹风昨晚确实救了她一命,要不是他,她就算不死,也残了。

傅禹风开车,一边问:“想去哪吃?”

“随你!”

傅禹风唇角勾起,迅速把车子开往滨城西路的情侣主题餐厅。

坐下以后。

傅禹风把菜单递给简云希:“看看想要吃什么?”

他内心是难掩的喜悦,这是他第一次约会简云希。虽然,她未必觉得这是在约会。

不要紧,终有她主动的一天。

“你点就好。”简云希说。

“你请,你点。”傅禹风把菜单递给简云希。

简云希只好接过菜单,点了一个鲈鱼,一个红烧排骨,一个蔬菜。挣扎了一下,她询问傅禹风的口味:“你喜欢吃什么?”

毕竟是请人吃饭,全部自己点显得不太礼貌。

傅禹风一双眸子看紧简云希,意味深长道:“你喜欢的,我都喜欢。”

简云希心里突然滑过奇怪的感觉。他又在撩她了?

她蹙了蹙眉,又加了两个菜,收起菜单让服务员上菜。

傅禹风加菜:“加个基围虾,加个大闸蟹。”

“好的。”服务员立即应下。

简云希:“……”

她是不可能给他剥的,想都不要想。

很快菜就上来了。

傅禹风开始剥虾。

剥完了一只,他直接放进简云希的碗里。

简云希看着碗里的虾,一下就愣住了。

她脑海里,突然就闪过一些画面:

在会场的时候,他替她出头还顺便打了简雪菱的脸。

之后,冲上楼去找她的时候,他明明中了招,但他克制了。

她险些被刘娜娜害,他救了她。

在警局的时候,他为她做证。

他总是及时的出现在她的世界里。

他是在关心她吗?

还是……怀疑孩子是他的?所以,故意接近她?

简云希心下一跳,默默的想,她这三个月一定要把孩子藏好。

她打起精神,客气的对傅禹风说:“傅总不用管我,你吃就好。”

“这次回来打算呆多久?”傅禹风又给简云希剥了一只虾,状似闲聊。

简云希眸光剧烈一闪:“我……还不知道。”

傅禹风看到简云希那紧张的样子,他又给她剥了一只虾:“去看过外公了吗?”

“看过了。”简云希微微蹙眉。

外公是她的,关他什么事,说得那么自然,显得好暧昧。

“吃饭吧。”傅禹风给简云希夹菜。

简云希真的是很不喜欢这样,他们真的不熟啊!

终于磨蹭完了一顿饭,简云希如释重负:“傅总,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她在心里默默祈祷:菩萨保佑,让我接下来的三个月再也不要遇到他。

“送我回家,我没开车过来。”傅禹风说。

简云希:“……”怎么的?这是赖上了?

傅禹风看简云希脸都黑了,他让步:“送我到最近的地铁口!”

简云希真的无语了:“傅总,要不然,我给你打个车?”

这么大个老总坐地铁?他不会叫司机过来接他吗?就是找茬!

“突然想坐地铁。”傅禹风说。

简云希立即导航了一下,发现最近的地铁站距离这里只有几百米,她妥协道:“好吧,我送你过去。”

简云希去结帐,傅禹风已经抢先一步把单买了,他理所当然的语气说:“你请客,我买单。”

简云希:“……”人家都付钱了,她还能怎么办?

两个人往外走,简云希说:“你等我一下,我开车。”

“地铁口就几百米,我们走路过去。”傅禹风说。

“那你自己走过去就行了。”简云希所有的耐心都磨没了。

“做人要言而有信。”

“那我去开车。”反正她也要离开,一会儿把他扔路边就行了。

“那边不好停车。还是说,你一直惦记着欠我的那一夜,看到我就想入非非,所以不敢和我走得太近?”傅禹风一双深眸睨着简云希,唇角噙着一丝似笑非笑。简云希:“……”

她要是不去,还要被误会是馋他身子?他就自恋到这种地步?

她倔劲就上来了。

只要孩子们没在,她怕什么?

“走吧。”她率先迈步往地铁方向走。

傅禹风眸子里迅速滑过一抹得逞的微光。

他迅速发了个定位出去,然后慢悠悠的迈步走在简云希身后。

他单手插兜,闲庭信步。

他每次看简云希的背影,眸子里都自然带上一抹柔光。

而他的视线落在别的人或者景物上时,就清冷疏离得让人望而却步。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着。

很快看到了地铁站的牌子。

简云希驻足:“到了,你自己进去。”

“这还隔着两百米。”傅禹风语气里带着一丝不悦。

他又眼尖的朝着地铁口一对情侣努嘴说:“看看,人家是怎么送的。”

简云希顺着傅禹风的视线看过去,就看到一对小情侣在地铁口依依不舍的道别,大概是女孩送男孩,男孩旁边一个行李箱,女孩子主动搂着男孩的脖子,印上一个吻,然后眼眶就红了……

简云希:“……”

她淡淡的说:“人家是情侣,我们不是。”

“缘分很奇妙,也许我们很快就是了。”

“我们永远也不可能!”简云希声音里带着一丝火气,她很讨厌他轻浮的样子。

他一个有老婆有孩子的人,这样撩她,合适吗?

难道因为救过她一命,就可以轻贱她?

“小心!”突然,傅禹风伸手一把将简云希拉进怀里,抬腿一脚将一个男人踹了出去。

简云希反应过来,瞳孔收缩。

她看到有人拿匕首刺了过来。

她双眸一眯,一手撑住傅禹风的肩膀身体一跃,一个潇洒的飞腿直接将人踹了出去。

然后,就看到七八个人朝这边冲过来。

“快跑!”傅禹风拉起简云希就跑。

简云希原本是想要打一架的。

傅禹风提醒她:“这是地铁口,会伤到很多人。”

简云希心头蓦的触动了一下,这个渣渣除了偶尔轻浮以外,别的方面还好,这种时候,还能顾及到地铁站的人。

她立即和傅禹风一起跑。

因为今天是出来和陆宴钊谈项目,她穿得很职业,小西装、黑短裙、高跟鞋。

这会儿跑起来,脚太难受了。

傅禹风似乎也看出简云希的吃力,他一个回身,直接抱起简云希往肩上一甩,撒开腿跑得飞快。

简云希在傅禹风的肩上,呈十分奇怪的姿势。她尴尬得不知所措。

她看到那些人一个个凶神恶煞,手里握着匕首,不在穷追不舍。

她立即掏手机拨打110,并且声音很大,故意让歹徒们听到:“喂,110吗?这里是花园路3号地铁口,这里发生一起严重的行凶事件,歹徒当街行凶……”

她希望她这么大声能够吓退歹徒。

毕竟,现在是法治社会。

哪承想,歹徒听到简云希打电话,火气蹭蹭上来。

有人一声令下:“追——”

有人说:“大哥,这娘们报警了。”

“呵,怕个球,砍完了咱们逃之夭夭,条子来了又有什么用?抓空气?”

“哈哈,就是,等条子来了,我们早跑了。”

简云希看他们这么猖狂,一肚子的火气。这怎么跟她当年在意大利的情况一样?简直太无法无天了。

反观傅禹风,已经抱着她跑得有些喘气了。

简云希心头滑过复杂的情绪,她说:“傅总,这里人少了,你放我下来。”

大不了就打一架。

“人少也不行,他们人太多,刀剑无眼!”傅禹风没有丝毫的停留,继续跑。

他一只手直接贴在她的腰眼上,这姿势……太尴尬了。

突然,她想到了什么,眉心一拧。

这真的是歹徒吗?

会不会太巧合了?

按理说,这些年的治安越来越好了,白天大概率不会发生这种事情。

他莫名奇妙的要坐地铁,他们一到地铁口就发生这样的事情?

所以呢?

是傅禹风自导自演搏取她好感?

想到这里,她眯了眯眼。

她真是厌恶极了这种小聪明。

“放我下来。”她沉声说。

傅禹风往后看了一眼,把简云希放了下来。

不过瞬息的功夫,几个歹徒就追上来了。

追上来,他们对着简云希就砍。

傅禹风立即扑过去护住简云希,他的手臂就直接挨了一匕首。

好在他利用巧劲避了一下,匕首只是划破了他的衣袖和表皮。

不过,血水也渗出来了。

白衬衣上血迹特别扎眼。

简云希瞳孔微微一缩,如果是演戏,犯得着下这样的血本?

就在简云希思量间,两三个男人直接扑向简云希。

简云希眼疾手快抡起自己手里的包,对着歹徒的脸就是一通拍,包比较大,拍脸的同时扰乱他们的视线,同时,她的腿就踹了出去。

她本来就身手好,这会儿又是在外面比较敞开的地方打架。

三个歹徒不是她的对手,根本近身不了。

见三个人打不过简云希,另外几个人也冲向简云希。

一个男人骂骂咧咧:“玛的,竟然还是个练家子。哥几个,来点狠的,速战速决。”

傅禹风冲过去阻挡几个男人。

原本他只是想要做做样子。毕竟,这出英雄救美的戏码是他让江茂安排的。

结果,却发现几个男人的眼里流露出狠厉的神色,对着他就真的下狠手。

傅禹风:“……”

他又想,江茂考虑的确实周全。

毕竟今天制造了太多的巧合,做戏不做真一点,他家这么聪明的小白菜未必会信。

噗——

傅禹风手臂又被划了一刀,这一刀划得很深,血流如注。

傅禹风内心:什么情况,来真的?

他抬腿一脚踹出去一个男人,伸手再拽住一个男人的手,直接夺了对方的匕首。

另一个男人逮着机会,直接踹向傅禹风。

傅禹风脸色蓦的一沉,回去他得好好修理江茂,为了做戏用匕首划一点皮外伤还说得过去,这直接踹的行为,要一个不慎踹到了,他下半生的幸福都没了。

他避开了男人,另一个男人直接拿着匕首朝着他脸上就划过来。

江茂疯了?

傅禹风沉着脸一把夺过匕首,再一脚将男人踹翻。

男人见打不过傅禹风,又扑向简云希。傅禹风一转头,就看到简云希手里的包已经完全被匕首划烂了,里面的化妆品都掉落出来了,口红、粉饼、眼影散落了一地。

这些歹徒个个狠辣的举着匕首就朝着简云希扑过去。

简云希发现了,这些人的目的十分明确,就是对着她的脸部来。

这是想要划花她的脸?

所以,这不可能是傅禹风安排的。

她这是得罪人了,得罪的还是女人!

只有女人,才会使用这样阴狠的损招。

她得罪了谁?

简雪菱?

孙可人?

孙莉?

还有谁?

她还真是有面子,才会滨城来,就一口气得罪了这么多女人。

顾不上多想,她在几个歹徒扑过来的时候,迅速蹲身,咬牙一个狠狠的扫膛腿直接扫倒几个男人,她又脱掉一只高跟鞋,以高跟鞋为武器对着那些男人的脸部就用力的拍。

他们想要划她的脸,也得看看他们有没有那个能耐了?

她高跟鞋敲到了一个男人的脸,见另一个避开,她立即喊了一声:“警察来了。”

做歹徒的人最怕的就是警察,立即警惕的回头,简云希伺机又扫倒一个。

傅禹风看到简云希这边的几个男人全部往简云希脸上招呼,他眸色冷沉,瞳孔收缩,冲过来对着几个男人就是拳打脚踢,很快将几个男人打趴了。

众男人交换眼神,正准备撤,就看到另一个方向突然有十几个黑衣人冲了过来。

他们更夸张,穿着统一的黑色皮夹克,衣袖里藏着半米长的黑色实心钢管,冲过来的时候,钢管拖在地上,摩擦出声响。他们的气势,像极了拍电影的场面。

他们冲过来,直接朝傅禹风和简云希围拢来。

傅禹风果断的抱起简云希就狂奔。

简云希:“……”

其实不用跑。

刚才那七八个持匕首的歹徒都没有占到丝毫的便宜,全部被她打趴了。

拿钢管的和拿匕首的比起来,杀伤力小多了。

钢管抽到身上,最多就是伤筋动骨,但是匕首划到脸上,就真的毁容破相了。

她想到傅禹风刚才被人划了几匕首,突然很疑惑。

她记得在傅禹风家里的时候,他力气很大,反应也快,她被他咚在墙上的时候,根本挣扎不开。

可是,他刚才受伤了。

他是为了帮她牵制住另外几个男人,怕那几个男人的匕首伤到她, 扑过来为他挡匕首才受伤的。

她心情又变得有些复杂。又多欠他一笔了?

此刻,傅禹风扛着她狂奔,他气息喘得很厉害,有种上气不接下气的感觉。

她突然闻到空气里传来浓浓的血腥味。

急问:“你还好吗?”

“还好。”傅禹风喘得更厉害了。

“你放我下来,我和你一起跑。”

“关心我的伤?放心,你再长二十斤老子也扛得动。”傅禹风继续跑。

简云希:“……”这种时候了,还嘴欠。

她看到那些举着钢管的人越追越近了。

有几个跑得快的,距离他们只有两米距离了。

近了,更近了……

突然有个男的,直接一钢管甩了过来。

简云希立即拿手里的包包隔挡。

她一用劲,傅禹风步子就是一滞,差点扑出去了。

就这么眨眼的工夫,他们就被人团团围住了。

“快放我下来!”简云希急说。

傅禹风不得不将她放下。

有人从后面一钢管抽向简云希,傅禹风直接扑过来将简云希抱在怀里。

简云希就听到钢管落在傅禹风背上的声音。

她甚至听到骨头被钢管狠狠砸中的咔嚓声。

她心脏突然一紧。

他原本就受伤,又扛着她跑了这么远,现在还被钢管砸中。

她一把拉开傅禹风,眸光愤怒的看向一群围过来的男人:“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想要做什么?要打是吗?来啊,冲着我来啊!”

她冲过去夺了一根钢管,对着那些人就是一通狠劈。

她已经有很久没有这样与人动手了。

这群人才是江茂安排的人,没想到这女的这么威猛,还没有反应过来,身上就挨了钢管。

他们一个个只好一边抵挡一边往后撤,免得钢管砸到自己身上。

想着这出英雄救美的戏是演不下去了,又听到警笛的声音响了起来,他们立即扔下钢管作鸟兽散。

“跑什么?继续打啊!”简云希一肚子火气。

“呃……”傅禹风痛呼一声。

“你怎么样?”简云希立即看向傅禹风。

“我没事。”傅禹风嘴上说着没事,却故意用左手托着右手受伤的位置,使得受伤的位置显得格外醒目。

简云希一眼就看到傅禹风衬衣上全是鲜红的血,尤其是手臂的位置,血液不停的晕染开,甚至有血直接往下滴,她瞳孔剧烈的收缩了一下。

傅禹风没有错过简云希眸子里一闪而逝的担忧,他心头一动。突然就戏精附体,身体猛的摇晃了一下。

“你怎么了?”简云希几乎是条件反射的伸手扶住他。

傅禹风笑,故作不在意的说:“我没事,就是有点困。”

他身体就往简云希身上靠,一副站都站不稳的样子。

简云希听到傅禹风犯困,更担忧了。

意大利乱象横生,她曾经经历了太多的事情,也曾有过这种失血过多犯困的经历,还曾亲眼见到与她一起战斗的伙伴,突然犯困,然后,闭上眼睛就永远没再醒来。

她立即扶紧傅禹风,看到他手臂还在流血,她一咬牙,直接将傅禹风伤口处的衬衣布料撕下来,然后将傅禹风手臂的上端拴住。

紧接着,她扶着傅禹风去路边打了个车,对司机说:“去最近的医院!”

坐进后排,才关上门,傅禹风整个身体就往简云希倒过去。

原本简云希想要避开,可是看到傅禹风脸色发白眼睛都闭上了,她只好任由他靠过来。怕他摔下去,她伸手扶住他的头,让他靠在她肩上。

在简云希看不到的地方,傅禹风唇角勾起一抹狐狸般的笑容。

车子行驶了几分钟的时间,傅禹风身体开始抖动起来。

简云希就急了,催促司机:“麻烦你开快点!空调开高点,谢谢!”

司机嘀咕了一声:“姐姐,现在是夏天啊!”

简云希蹙了蹙眉,担忧的看向傅禹风。

傅禹风身体一滑,直接滑进简云希怀里。

简云希顿时一僵,立即看向傅禹风,看他闭着眼,牙齿都有些发颤的样子。

她也顾不上男女授受不亲了,就这样以暧昧的姿势扶住他。


[返回]

温馨提示 所有数据信息 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