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攻略>

公交车超H 高H 污肉1V1——被多人伦姧小故事雯雯

发布时间:2022-09-02 11:51 已有: 位 网友关注

下面,全是气愤的网民:

“简云希,滚出滨城!”

“嗷嗷嗷,怎么不去死?”

“哈,有钱了不起?是她赚的吗?不要脸的东西。”

“啊啊啊,气死我了,我好想冲过去抽死简云希这个仗势欺人的贱女人。”

“……”

简云希往下拉,里面除了她踩刘娜娜的那张图以外,还有数张图片。

有两张是五年前的图片,是她和傅禹风的照片,傅禹风没露脸,所有人都以为是她找的少爷。

另外配了几张合成的图片,全是她和老外搂抱的照片,尺度之大,令人发指。

有金发碧眼的欧洲人,有乌漆抹黑的非洲人。

非洲人因为这些年在华国发生不少事情,导致华国人对非洲人成见格外深。

一看到简云希竟然被非洲人搂在怀里,那个气愤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啊啊啊,简云希你怎么不去死?你简直丢尽华国人的脸。”

“滚出华国,滚出滨城,去你的非洲吧。”

“别把脏病带到华国来!”

“我心脏病都要气出来了。”

“要是你妈妈活到现在,估计会被你气死!”

“这要是我女儿,生出来就直接掐死。”

“……”

“妈咪。”大宝看简云希脸色有点不好,他喊了一声。

简云希勾唇一笑,伸手揉大宝的头:“宝贝,妈咪没事。乖,咱们起床,你们活动一下,我去弄早餐。”

这些子虚乌有的东西,还真伤不了她。

大宝点点头,带着二宝和三宝起床。

虽然三个宝贝是三胞胎,剖腹产,前后不过相差几分钟的时间。

但是大宝真的承担起了身为哥哥的责任,他每天都是第一个起床的,然后照顾好弟弟妹妹。

三个孩子起床以后,会自己洗漱。

两个哥哥的自理能力很好,他们会帮着妹妹挤牙膏,事无巨细的照顾好妹妹。

三宝因为被两个哥哥宠着,生活上略差一点。

洗漱好,大宝带着二宝和三宝例行拉伸运动,然后大宝和二宝练习擒拿,一个攻一个防守。

两个人练习的时候,十分认真且严肃的让三宝在旁边看。

他们每过一招,都会向三宝解释:“妹妹,看到了吗?如果不小心被坏人抓到了肩膀,可以想办法这样脱身。人最痛的地方一个在这里,一个在这里,咱们就近攻击他们最痛的地方。如果能咬到咱们就用咬的。被咬以后,人的惯性反应是会把人甩出去。我们被甩出去以后,一定要忍住痛,第一时间鲤鱼打挺跃起,立即逃跑。我们逃跑以后可以大喊救命。往人多热闹的地方去,最好是直接抱住最近之人的大腿进行一对一求救。记住了吗?”

三宝好嫌弃:“记住啦,你们都说过多少遍了啦。”

“唉。”大宝和二宝像大人一样的叹气。

大宝对二宝说:“算了,以后咱们多费心好好保护妹妹。”

简云希端出早餐就听到大宝的话,再看大宝那稳重的神情,她哭笑不得。同时,眸子里也露出欣慰的笑容。

真的,每天看到孩子们这样相亲相爱,她觉得一切烦恼都不是烦恼,一切跳梁小丑她都可以不在意。

她让宝宝们过来吃早餐,又去叫唯恩。

乔唯恩睡得流口水了,被简云希叫醒,她十分抱歉:“我怎么睡到这时候,抱歉,我立即起来弄早餐。”

“你会弄?”简云希笑。

乔唯恩有点尴尬的伸手挠头:“呃,我只会煎蛋和煮白水鸡蛋,不过,我有一家定点的餐厅,都是他们配好营养餐给我送过来。”

“好主意,下次咱们就直接点餐。来,先吃早餐,我弄好了。”简云希说。

乔唯恩嘿嘿傻笑。

大家都坐过来吃早餐,简云希的电话又响了起来。

是个陌生号。

简云希拧了拧眉,接起:“哪位?”

“希希,新闻的事情你不要担心,我会让公关部黑掉!”傅南玺的声音。

“不用麻烦傅少,清者自清,谢谢!”简云希语气一惯的疏离淡漠。

只要她不在意那些谩骂,就没人伤得了她。

能整天在网上非议谩骂别人的人,日子能过得有多好?觉悟能有多高?

她又何必计较?

“希希……”傅南玺的声音里仿佛压抑着什么,“昨晚的事情,对不起,那不是我的本意,我向你道歉!”

“不用,你也伤不到我!以后傅少不要给我打电话,再见!”简云希淡淡的挂断电话。

时间真的是良药,曾经撕心裂肺过,现在她已经可以做到心如止水,波澜不惊。

电话那头,傅南玺握着被挂断的电话,眉头紧紧的拧起来。

他这是怎么了?

为什么要给简云希打电话?

为什么想要去关注她?

他深吸一口气,烦躁的走进浴室。

……

吃完早点,简云希约了陆宴钊谈合同,三个宝贝懂事的说他们会乖乖的在房间玩积木等妈咪回来。

于是,三小只吃完就回房间,把门关了起来。

很快,三颗黑乎乎的小脑袋就凑在了一起。

大宝和二宝都拿出平板电脑来。

他们很快点开了滨城的新闻,一看到新闻内容,他们的小脸就绷得十分冷硬。

他们绷着脸的样子,与傅禹风沉默的样子简直如此一辙。

“是妈咪后妈生的那个女儿!”二宝愤懑的说。

早上他们听到妈咪接电话了。

三宝奶声奶气的问:“是灰姑娘的继妹吗?”

“对!”大宝和二宝齐声应。

大宝拿了一个玩偶给妹妹:“妹妹,你去玩一会儿,等哥哥们忙完就陪你。”

“噢!”三宝一看哥哥们的脸色就知道哥哥们有正事要做,乖巧的去一边玩。

大宝和二宝迅速开黑,很快,滨城新闻APP瘫痪。

他们正准备黑别的转载的网站,发现已经有人快他们一步黑掉了网页。

“哥,有人在帮我们。”二宝说。

“查!”大宝酷酷的说。

于是,兄弟二人默契的开始追踪对方的IP。

很快,锁定了一个IP地址:傅氏集团大楼。

“是机场那个叔叔!”二宝说,“我偷听到乔阿姨和妈咪说话,他叫傅禹风,是傅氏集团的总裁。”

大宝眉头拧起来:“他可能是我们爹地。”

“但是他不要妈咪和我们了。”二宝补充。

因为这一点,他对那个叔叔没有好印象。

“嗯。”大宝也应了一声。

二宝又说:“妈咪签完合同就会带我们回庄园,就不会有人再伤害妈咪了。”

大宝沉默了好一会儿,突然问:“泽宝,你想知道他为什么不要妈咪和我们吗?”

“想!”二宝答。

“我也想。”大宝说。

二宝眼珠子突然亮起:“要不然,我们趁着妈咪签合同之前,查清楚这件事情?”大宝点点头。

又沉着一张小脸说:“不过,我想先给那个继妹一点颜色瞧瞧!”

“对!别以为我们妈咪好欺负!”

“我们是男子汉,要好好保护妈咪!”

“哥,你有什么办法?”

大宝和二宝的头又凑在了一起,两个人商量了一会儿,随后像小大人一样点了点头,双双表示对计划很满意。

大宝和二宝又开始行动。

大宝黑进妈咪的手机通话记录,在最近通话里查到了“继妹”简雪菱的手机号码。

然后双宝一起继续黑简雪菱的手机,很快查到了简雪菱最近通话最频繁的手机号。

甚至,查到了录音文件。

通过录音文件,他们知道简雪菱在谈一笔生意,关于制香的。简雪菱称呼对方为安总。

大宝立即网络模拟了安总的手机号,又模仿大人的语气给简云希发了一条短信:有空吗?上午十一点咱们在尊泰会所面谈一下简氏香业的合同。

二宝问大宝:“她会去吗?”

“会!”通话这么频繁,录音文件里简雪菱的语气那么急切,可见她是十分想要谈成这桩生意的。

“那么,现在我们的问题是,我们怎么出去?”二宝说。

突然,他眼睛一亮:“我们让乔阿姨带我们去图书馆。”

“好主意!”大宝赞同,“到了图书馆,我们让乔阿姨自己去逛逛。”

出去了,才好开溜。

“对!”

“先查好路线图。”大宝打开地图。

二宝凑过来,指着地图:“这里,市图书馆。这里,尊泰会所,很好,不到一公里,我们跑过去,弄好了再回图书馆。”

主意一定,他们就淡定的盘腿坐到地上,假装正在玩玩具。

简云希推开门和他们打招呼:“宝贝们,妈咪要出去签约,你们在家里乖乖的听乔阿姨的话,知道吗?”

大宝高冷的点了一下头:“嗯。”

“知道啦。”二宝欢快的应着。

“妈咪,我会乖乖听哥哥们的话的。”三宝奶萌奶萌的抱着一只玩偶。

简云希一颗心软得一塌糊涂,走过来,挨着在三个宝贝脸上各亲了一口。

大宝面色有点僵,但是一双晶亮的眸子泄露了他欢喜的情绪。

二宝毫不掩饰自己的感情,开心的咧着嘴笑。

三宝也欢快的和简云希说:“妈咪不用担心我们,我们会乖乖的。”

“好。”简云希笑着离开。

拜托乔唯恩照顾孩子,她就立即出门了。

约了陆宴钊谈合同细节,她巴不得快点谈好签好合同带着孩子回新西兰。

……

见妈咪离开了,三个宝贝走出房间。

二宝抱住乔唯恩的手臂撒娇:“乔阿姨,闷在家里难受呢,你带我们去图书馆好不好?然后我们在外面吃了午餐再回来,我想吃烧鸡。”

“好。”这样的要求,乔唯恩哪有拒绝的道理啊,看孩子们这么上进,她露出姨母般的笑容,就像孩子是她亲生的似的。

乔唯恩立即开车带着三个萌宝去图书馆。

三个宝宝走到哪里都是一道靓丽的风景,引无数人侧目。

“天哪,三胞胎呀,长得一模一样。”

“怎么会有孩子长得这么好看啊?”

“基因真的太好了,羡慕死个人。”

“我要是能生出这么好看的孩子,我真是死都值了。”

“这祖坟不知道冒多少青烟才能生出这么可爱这么漂亮的孩子来。”

乔唯恩听着路人夸奖三个宝宝,开心得不得了,一脸与有荣焉的神情。

三个宝宝倒是十分淡定,径直往图书馆儿童图物区走去。

大宝给三宝找了一本图册,自己找了一本星球探秘的书,二宝找了一本少儿AI的书。

其实这样的书,他们早就不看了,都是为了做样子给乔阿姨看的。

找好书以后,大宝对乔唯恩说:“乔阿姨,你想逛街的话就去逛一会儿,十二点来这里接我们就好啦。”

“可以吗?”乔唯恩有点心动,又有点不放心三个宝宝。

不过,她长期与简云希和三个宝宝视频,对他们也还比较了解,知道他们的独立能力是十分强的。

大宝和二宝笃定的点头,齐声说:“可以的!”

“那好,你们在这里看会儿书,我一会儿来接你们。要乖,呆在这里哪里也不要去,等阿姨来接你们好吗?”乔唯恩想要去药店里买根验孕棒。

大宝二宝纷纷点头,三宝已经完全沉浸在图册里了,抱着图册低着头,看得津津有味。

“阿姨很快回来。”乔唯恩想着几分钟她就能回来,孩子们在这里看一会儿书应该没什么事,遂离开图书馆去药店。

一见乔唯恩离开,大宝二宝纷纷放下手里的书,对视一眼,点了点头。

大宝抽掉三宝手里的书:“妹妹,咱们走。”

“哦哦。”三宝萌萌的应声。

很快,三个宝宝就离开了图书馆,赶往尊泰会所。

去会所前,他们特意买了奶茶和榴莲蛋糕。

很凑巧,他们刚进去,就看到简雪菱穿着职业套裙踩着高跟鞋拎着包包走进来。

“妹妹,上!”二宝说。

奶萌奶萌的三宝立即捧着手里的奶茶走了过去,走到简雪菱面前,三宝一个踉跄身体就往前扑去,奶茶就直接洒了简雪菱一身。

简雪菱啊的一声尖叫起来。

尊泰会所本就是生意火爆的会所,简雪菱这一声尖叫,立即引不少人侧目。

大家的视线都看了过来,三宝立即朝着简雪菱鞠了一躬,奶萌奶萌的道歉:“阿姨,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给您擦干净。”

她的小手直接往简雪菱身上抹。

简雪菱闻到一股臭臭的味道,一低头,就看到自己身上黄乎乎的东西,她又啊啊尖叫起来。

见小女孩还在往她身上摸,她气得一把将小女孩推开:“你做什么?”

三宝被简雪菱这么一推,直接倒在地上,哇的一声就哭了,眼泪哗哗的,一边哭一边控诉:“呜呜,阿姨,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不要打我,你掐得我真的好痛,我好害怕,呜呜……我帮你擦干净好不好?”

三宝一副瑟缩的表情:“呜呜,阿姨,对不起,你别打我,你别过来……”本来围观的人看到简雪菱把小孩子掀出去,孩子摔出去那么远那么重,就一个个都义愤填膺了。

听到简雪菱竟然还掐了孩子打了孩子,现在把孩子吓得小脸惨白,一个个更是愤怒值达到了顶点。

纷纷指责起来:

“简直太过分了!”

“不是人!”

“好可怜的孩子啊!”

“这么可爱的孩子,怎么下得去手?”

“现在很多人真的是金玉其表败絮其中,看着人模狗样,像个精英,骨子里简直就是恶魔。”

“曝光她,人肉她!”

大家一边骂着一边有人把三宝扶了起来,还有人气愤的拿着手机录视频。

三宝呜呜的哭,又朝着大家鞠躬:“谢谢叔叔阿姨,谢谢爷爷奶奶,谢谢你们,谢谢!”

看到孩子这么客气这么有礼貌,大家对孩子的保护欲更强烈了,对简雪菱也就更厌恶了。

简雪菱百口莫辩:“不是,是她先泼我奶茶的,而且,我没有掐她。”

看到有人录视频,简雪菱慌了:“真不是你们看到的那样。”

“你当我们都瞎了吗?”

“孩子不小心泼了你,你就打孩子,你还是个人吗?”

“我没有打她!”简雪菱觉得冤枉。

“还没有打她呢,我们全部看到了。”

这时候,二宝匆匆跑了过来:“妹妹,你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二宝跑过来的时候,因为跑得太急,在简雪菱脚上踩了一脚。

简雪菱又是啊的一声尖叫,顿时一双眸子淬毒一般瞪向二宝。

她伸手就要去推二宝,二宝立即跳开半步,故作惊恐的看向简雪菱,也赶紧朝着简雪菱微鞠了一躬:“阿姨,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踩你的,我是找妹妹心切,对不起!”

看,多么懂事的孩子。

大家纷纷对二宝投来赞许的目光。

很多人都是有孩子的,本身看到两个宝贝长得这么好看就已经喜欢得不行,又看到他们礼貌有加,更加欣赏。现在看到他们被欺负,他们自动的代入到了孩子父母的角色,想着要是自己的孩子被人这么欺负,他们得多心痛?

这么想着,他们对简雪菱更加不满,指点的声音越发多起来。

简雪菱觉得自己就是出门没看黄历,倒霉透顶才会遇上这样的事情。

她气得冲大家吼:“你们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你们以为孩子就很善良吗?这个女孩子往我身上泼奶茶糊蛋糕,这个男孩子故意踩我……”

“嘁!”

“有病!”

“这个女人怕不是个神经病!”

“被迫害妄想症才会觉得这么小的孩子故意害她。”

“哪家精神病院里跑出来的?”

“不小心泼她一点奶茶就得理不饶人,这种女人简直该死!”

“看她现在这副嚣张的样子就知道她平常是个多么刁蛮的人了。”

“……”

简雪菱见越来越多的人录视频,赶紧捂着脸跑出了尊泰会所。

跑出去以后,她赶紧给安总打电话,结果人家很懵,说压根没有约她。

简雪菱郁闷极了,却又想不出来到底哪里出了问题,她把手机拿出来,把短信看了又看,号码核对了又核对,还是没觉得哪里有问题。

大宝将录好的完整视频收好,背起包包带着二宝和三宝匆匆往图书馆赶。

看到三个长得一样的孩子,大家都惊呆了。

有人见他们没有家长陪同,提出送他们,被他们礼貌的拒绝了。

乔唯恩匆匆买了验孕棒就往图书馆跑。

跑到儿童图物区,没有看到几个孩子,她一颗心咯噔一下,吓得砰砰狂跳起来。

她想着他们会不会去洗手间了?

立即往洗手间跑,去女洗手间找了一圈没人,又在男洗手间门口喊:“大宝,二宝,三宝,泽泽,辰辰,初儿,你们在吗?”

没有任何回应,她整个人都要崩溃了。

完了完了,怎么办?

她吓得脸色惨白。

男洗手间里有人走出来,看她在男洗手间门口张望,用特别奇怪的眼神看她。

乔唯恩顾不上这些了,又扯着嗓子喊:“简铭泽,简熙辰,简妍初——”

仍然没有回应。

她突然想到了什么,立即拉住一个从洗手间出来的男人:“你好,麻烦你帮个忙,帮我看看洗手间里有两个小男孩吗?4岁,这么高……”

被乔唯恩抓住的男人看智障的眼神看她。

好在他后面出来的男人比较热心,答应帮乔唯恩去看一眼。

看完了以后,告诉乔唯恩,里面别说两个小男孩,一个也没有。

乔唯恩急得身体都摇晃起来,赶紧给简云希打电话。

此刻的简云希正与陆宴钊在咖啡厅里谈项目。

陆宴钊满脸无奈的告诉简云希,这个项目暂时不能签约了,因为股东们连夜开了个会,要求BBR集团证明他们有能力接下这块蛋糕。

简云希告诉陆宴钊,他们BBR的制香团队水准领先国际,曾经在各种国际调香赛事上,取得过奖项。并且,他们有几个调香项目,也在国际上有口皆碑。

陆宴钊苦哈哈的说:“唉,那些老股东,质疑那些赛事的含金量,他们希望BBR能够参加这次华国的奇香杯比赛。也巧,这期的奇香杯比赛正好在滨城举办,现在初赛报名,整个赛程三个月。要不然这样,你们BBR派最优质的调香代表参赛?只要有人进入前三,我人格担保这个项目签给BBR。”

这个看似合理的要求,其实昨晚陆宴钊想了一整晚。

毕竟,太矫情了啊!

这个项目原本是定了的,BBR这次只是派代表过来签约。结果,他要刁难人家。

简云希点头应了下来:“好的!”

虽然MYL有点不地道,但是这个项目对他们BBR很重要。

而制香这种事情,她要夺前三,不是难事。

陆宴钊笑着点头:“期待与BBR合作!”

呼,总算达到傅爷的要求了。

两个人刚谈到这里,简云希电话响了,她客气的对陆宴钊说:“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

一接到电话,她脸色大变,顾不上陆宴钊了:“陆总,不好意思,我有急事得先走一步,抱歉!”

说完,拎起包火急火燎的冲出咖啡厅。

陆宴钊:“……”

他喃了一句:“什么事急成这样?”

他赶紧拨了一下傅禹风的电话,给他信号。

简云希一冲出咖啡厅,就见傅禹风大步向她走来。


[返回]

温馨提示 所有数据信息 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