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攻略>

办公室里呻吟的丰满老师 短篇H公系列车全集

发布时间:2022-09-02 11:50 已有: 位 网友关注

简云希没有收回脚,她冷着脸拨了110:“您好,我要报案,锦洲酒店这里发生了一起故意杀人案。有人故意将我推向马路上的车子,要不是我命大被人救了,现在已经死了。是的,凶手我已经制住了。”

见简云希竟然这样直接的报案,所有人瞠目结舌。

又开始议论起来:“真狠!”

“就是,人家就推了她一下,她又没什么事,还得理不饶人了。”

“可不是嘛,她头发丝都没有少一根,倒是把人家又踢又踹的。”

这是简云希心理强大,不把她们当回事,要不然,不得被她们这些歪论气死。

怎么的?谁受伤谁就是受害者?

孙莉又开始当和事佬:“希希,这中间有误会,给阿姨个面子,这件事情就算了。”

简云希掀起眼皮冷漠的看向孙莉:“算了?如果是你的女儿被人差点害死,你会算了吗?”

“我……”

“姐姐何必这样咄咄逼人?你这不是没事吗?”简雪菱用最柔弱的声音说着。

“就是,又没什么事,还报警,真是矫情。”

“公主病,太把自己当回事呗。”

“你们说够了?”傅禹风冷漠的眼神一一扫过众人。

他一出来,就看到孙莉一行人在找简云希的茬。

他看到简云希能应付,所以,他一直站在不远处欣赏她一力降十会的样子。

哪承想,她们不仅有人敢对简云希动手,现在三观还扭曲至此。

是真的觉得简云希没人撑腰,所以任她们揉扁搓圆了?

听到傅禹风出声,这些女人顿时吓了一跳,一个个都噤了声。

她们刚才看傅禹风只是冲过来顺手拉了简云希一把,随后就分开了,觉得傅禹风只是随便救人,就算不是简云希他也会救。

她们也一直关注傅禹风的动向,见他一直没有说话,猜测傅禹风没把简云希当回事,她们才大胆起来的。

毕竟,简云希五年前不检点在酒吧找少爷还闹上热门的事情,他们都清楚。

要不然,也不敢在简云希面前这么嚣张。

现在,傅禹风是要为简云希出头吗?

“你们的孩子在学校里被人推下楼,但是幸运的被老师救下了,你们会怎么想?”傅禹风问。

所有人都噤声。

傅禹风径直走到那个说得最狠的贵妇面前:“赵太太,你怎么想?我想听实话!”

“我……”被点到名的赵太太脸色有点难看。

她现在真是骑虎难下。

“你觉得你儿子活该是吗?”傅禹风声音又厉了些。

“不是……”赵太太脸色更难看了。

“那是什么?”傅禹风问。

赵太太只好如实答:“我,我会觉得那个孩子太过分了。”

“会庆幸你儿子被老师救下来了吗?”

“会!”

“然后呢?你会悉事宁人?告诉你儿子,没事,人家就推你一下,你又没死,计较什么?矫情什么?”

“我……”赵太太被怼得语塞。

“你们呢?”傅禹风冰冷的眼神又扫过众人。

所有人都眼观鼻鼻观心,一个个想要往后缩,生怕被傅禹风点到名。

她们所有人都听说过,傅禹风性情十分暴戾,一个不高兴可能就灭人公司。

她们与孙莉交好不错,但那是在不得罪傅禹风的前提下啊。

毕竟,简氏和傅氏比起来,屁都不是。

更何况,传闻傅禹风背后还不知道有多少产业。

傅禹风的视线又落在刘娜娜身上。

此刻的刘娜娜,狼狈不堪的被简云希踩在脚底下。

见傅禹风的视线看向她,她立即可怜的求饶:“傅先生,求你救救我,我错了,对不起!”

“错了就该承担后果!”傅禹风不带一丝感情的开口。

这句话,也是警告在场所有的人,别眼瞎什么人都敢招惹。

要不是简云希选择了报警,他想要尊重简云希的想法。他就直接以暴制暴,让人把那个推简云希的女人推到路中间,让车子碾了。

他现在完全是怕给简云希留下暴力的印象,才强压周身的火气。

简云希诧异的看了傅禹风一眼。

她还以为他要劝她得饶人处且饶人呢。

简雪菱见事态严重,生怕闹大了刘娜娜供出来是她让她做的。

虽然她可以矢口否认,但到底会在傅禹风心里留下怀疑的种子。这不利于她未来嫁去傅家争权夺势。

毕竟,傅家形势也很复杂,傅禹风上面还有两个同父异母的哥哥,即傅南玺的父亲和大伯。

傅南玺自己也有一个亲哥哥。

简而言之,傅家的形势很复杂,要是她得罪傅禹风,她在傅家将很难立足。

毕竟,傅禹风一个人就足以KO傅家所有的人。

组织了一下语言,她声音温和的说:“小叔,要不然,你劝劝姐姐,这件事情就算了吧?闹大了对简家真的有影响。您也知道,简家好不容易才走到今天这一步的。刘娜娜确实做错了,但是……唉,也是姐姐先打她在先,她气不过才会推姐姐的。”

“你是不想嫁到傅家去了?”傅禹风突然犀利的问。

简雪菱心下一跳,不明白傅禹风怎么突然说这样的话。

就听傅禹风说:“傅家不娶不明事理的女人!”

闻声,孙莉吓得立即拽了简雪菱一把,示意她不要再帮刘娜娜说话。

简雪菱自己,也脸色一白。

大家见傅禹风发难,一个个都呆不住了,有的悄咪咪的退开了,有的低声和孙莉打了声招呼说家里有事,要给家里那位煮醒酒汤呢。

大家都走了,孙莉又一次腆着脸对简云希说:“希希,你忙完了就回家,你爸爸这些年真的很想你,阿姨先回去了。”

说完,匆匆拉着简雪菱离开。

简雪菱离开之前看了刘娜娜一眼,冲她点了点头,意思很明显,让她自己努力应付,她也会在外面帮她。

这样一示意,刘娜娜应该知道要怎么做。

在越过简云希的时候,简雪菱压低声音在简云希耳边说了一句:“简云希,咱们走着瞧!”

……

警方的人赶过来了。

看到简云希一脚踩在刘娜娜身上,他们一个个神色十分奇怪。

“谁报的警?”一个警察问。

他们怎么看简云希都不像是受害人啊!

“我。”简云希说着抬起腿。“咳咳……”心口上的那只高跟鞋终于离开了,刘娜娜剧烈的咳嗽起来。

她觉得她心口上已经被简云希踏出一个洞来了。

她下意识的伸手用力的揉了揉,伸手一摸,真的有个洞。

她从地上爬起来,哭诉:“警察同志,我也是受害人。这件事情,有点复杂,但是挑事的真不是我。你们看我的脸,是她打的。她打我在先,我推她在后。而且,我真的只是轻轻一推,没有她说的那么严重,更没有故意害命这种事情……”

“有事去警局说。”警察严肃的对刘娜娜说。

几个人便上了警车。

傅禹风在简云希上车以后,紧随其后上了警车。

“你是?”一个警察问。

看着很眼熟,但是想不起来是谁了?

“证人,我亲眼目睹了全过程。”傅禹风淡声说。

既然简云希想要用这样的方式解决,他就尊重她,配合她。

“好的,好的。”有证人就好办了。

要不然,看她们这一个个的穿着华贵的晚礼服,他们都不晓得要怎么处理?

到警局以后,先是分开录口供,然后又把简云希和刘娜娜叫到一起对质。

双方各执一词。

简云希说刘娜娜先骂她妈妈,然后她打了刘娜娜,之后她不理她们,准备打车离开。刘娜娜看到有车子快速驶过来,起歹心狠狠的把她推向马路。

刘娜娜坚决否认这一点。她说她没有骂简云希妈妈,只是说了句也不是人死了就什么都是对的,简云希打她打得很重,脸都肿了。

她还把她的脸展示给警察看,上面确实有红痕。

简云希表示,这脸上的巴掌印,是她后来打的。刘娜娜差点害死她以后,她气愤难当,狠狠的抽了刘娜娜,不止抽了,她还踩了她。

刘娜娜坚持自己的说词,说她推得很轻,只是想要吓简云希一下,给她一点教训。

双方僵持不下。

警方的人也很为难。

有人提议调取监控。

有人发现那个路段正好是监控盲区。

这时候,傅禹风说话了,他淡淡的说:“她推她的时候,确实是想要致人于死地。”

刘娜娜瞪大眼睛:“傅总,你怎么能这么说?你这是做伪证。”

“伪证?”傅禹风冰冷的眼神睨向刘娜娜。

刘娜娜身体不自禁的一缩。

傅禹风冷声:“要不是我手快将她拉了回来,她应该被车子撞飞了。”

他要用多大的力气,才能压住崩了她的冲动?

他连一根头发丝都舍不得碰的人,她们这样的阿猫阿狗也配伤害?

要不是怕吓到简云希,他当时就直接让人把这女人推到车轮底下碾死了。

“我没有!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刘娜娜矢口否认。

“我记下了那辆车子的车牌,可以向车主确认一下这件事情,我猜车主对这样的事情一定记忆深刻。”傅禹风淡声说。

傅禹风的提议立即得到了采纳,警方的人很快联系上了车主。

车主得知这件事情以后,立即赶了过来。

赶过来以后,车主还惊魂未定,满脸庆幸:“我的车速比较快,因为赶着去接人,但是我没有超速,真没超。警察同志,我亲眼看到一个女人把另一个在路边打车的女人狠狠的推出来,我刹车根本来不及,我立即打了方向盘,但是都来不及,我当时想死的心都有了。幸好有人手快拉了一把,才堪堪避开我的车子。”

一切都清楚明白了。

刘娜娜当即被收押了。

她挣扎了一下,没有供出简雪菱,她等着简雪菱捞她出去。

……

简云希和傅禹风出了警局。

路灯下。

简云希真诚的道谢:“今天的事情,谢谢你!”

傅禹风看着简云希,眸光越来越深邃。

简云希吓了一跳:“很晚了,我还有事,再见!”再也不见!

她赶紧脚底抹油——开溜。

下一刻,她的手腕就被拽住了。

他一个用力,她就直接撞进他怀里。

鼻子撞到他胸口了,好痛。

“就一句谢谢?”傅禹风俯头看紧简云希。

简云希:“谢谢,谢谢,真的,谢谢你。”一句嫌少?多说几句好了。

下一刻,傅禹风直接将简云希扣进怀里。

他的声音,在简云希耳边响起:“简云希,保护好自己!”

简云希心头突然一酸。

之前,她真的没有想到她们竟然胆大到直接害命。

傅禹风拍着简云希的背:“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谢谢!”简云希离开傅禹风的怀抱,迅速在路边打了个车。

目送车子离开,傅禹风抬头看着天上的月亮,月亮清冷的气息里带着柔和的微光。

简云希,月亮都圆了,我们,也该团圆了。

车子一离开,傅禹风就给陆宴钊拨了个电话:“合同的事情,慢慢吊着,先让简云希在滨城呆三个月。”

陆宴钊就为难了:“不是,这合作之前基本上都谈好了,现在就是个细节和面签的事。我怎么留她啊?”

“那是你的事。”

挂断陆宴钊的电话,他又拨了个电话:“李局,刘娜娜将简云希推向马路险些致死简云希的案子,性质这么恶劣,李局不会放水吧?”

“啊?不会,绝对不会!”李局压根不知道刘娜娜的案子,但是傅禹风提了,他当然会上心。

“那李局,打算怎么定案?”

李局知道这案子傅禹风有想法,立即客气的问:“傅爷的意思呢?”

“欠债还钱,杀人偿命。我记得,故意杀人未遂,情节恶劣者,可判无期?”

“是,是的。”李局说。

“要是有人作保的话……”

李局立即说:“傅爷放心,欠债还钱,杀人偿命,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任何人作保都没用。”

紧接着,傅禹风拨出第三个电话:“停止与钱家、赵家、唐家、吕家、叶家的一切合作。”

那几个对简云希指手划脚的女人,他认出来了。另外几个没认出来的,算她们运气好。

他的女人,只能他欺负。别人,不配!简云希回到唯恩家,孩子们还一个个瞪大眼睛坐在沙发里等她。

看到她回来,一个个就熬不住了,说了“妈咪晚安”就全部回房间睡觉去了。

简云希累得瘫软在沙发里。

乔唯恩赶紧给她倒水:“简雪菱母女没刁难你吧?没发生什么大事吧?”

简云希接过水喝了大半杯:“全发生了。”

“发生什么事了?”乔唯恩就急了。

简云希就把傅南玺中药,她被人引到傅南玺的房间,之后她把傅南玺绑起来,傅禹风冲上来找她。后来,她去路边打车,简雪菱白莲花打了自己再倒她面前栽赃她,之后刘娜娜把她推向马路想害死她的事情说了。

乔唯恩气得咬牙切齿:“简雪菱这个贱人,刘娜娜肯定是她指使的,刘娜娜就是她养的一条狗,指谁咬谁。气死我了,嗷嗷嗷,我现在好想去撕了简雪菱那个贱人。下次别让我看到她,我看到她不搞她一次,我就不姓乔,我全家都不姓乔。”

“没事了。”简云希安慰乔唯恩。

乔唯恩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幸好没事了,幸好傅禹风救了你。没想到这狗男人关键时刻这么Man,说真的,你有没有感动?”

“有一点!”简云希坦诚的说,“但是这换成任何人,我都会感动。”

毕竟是救命之恩。

“对,只是一点感动而已,咱们不要和他有交集。他和国际影后路薇薇有个儿子,他配不上你!”乔唯恩说。

主要路薇薇还是傅禹风捧红的,和人家生孩子又捧红人家,却不和人家结婚,这是典型的海王了。对这种人动情,注定一身的伤。

“对了,澜姐最近和她老公怎么样?”简云希问。

“应该还挺好的吧。”乔唯恩说,“现在澜姐主要精力都在孩子身上,特别忙。”

“你看这个!”简云希把手机拿出来,调出一张照片。

蒋正恒揽着孙可人的照片。

“艹,上次我就觉得不对劲,澜姐还说孙可人只是蒋正恒的合作伙伴,让我不要多想。嗷嗷嗷,气死我了,男人真的全他妈是狗东西。外面没有吃过的屎永远都是香的,他是忘了他当年费了多大的力气才追到澜姐吗?他是忘了澜姐为他放弃了多少东西吗?澜姐怀康康的时候,中药喝到吐,长年卧床完全不敢动。后来生的时候又是顺转剖,这个渣男,我好想杀了他,啊啊啊,我发给澜姐,现在就发。”乔唯恩气炸了。

“你先冷静一下,要不然,我们明天约澜姐出来聊聊?”简云希提议。 

“行,我给澜姐电话。”

简云希赶紧夺过电话:“太晚了,明天再约。”

“好,睡吧,我睡不着了,我去他们大爷的,渣男,全是渣男,呕……”乔唯恩往洗手间冲。

简云希瞳孔一缩,立即追了过去。

“你怎么了?”她问。

乔唯恩干呕了一阵,眉心一跳,突然抬头紧张的看着简云希:“我……是不是怀孕了?”

“你?和谁?”都没有听她说过啊!

虽然她们长年不在一起生活,但是,她们经常视频聊天,无话不谈的。

乔唯恩洗了把脸,回来沙发里坐下,颓废的说:“应该不会吧?就一晚,不会中招吧?”

“怎么回事?”简云希眉头紧紧的拧起来,她知道唯恩一直喜欢白景曜,从十三岁的时候就喜欢他。

十三岁那一年,她来姨妈,弄脏了裤子,他温柔的将外套系在她的腰间,免她尴尬。

“那天晚上,白景曜心情不好,喝多了。”乔唯恩叹了一声。

“你打算怎么办?”简云希问。

这种事情,她无法替她做主。

“我明天问问他要不要?要就结婚,不要我就打掉呗,难不成因为个孩子还要赖上人家啊?”乔唯恩心里痛得要死,面上却说得格外轻松随意。

简云希与唯恩闺蜜这么多年,太了解唯恩的性格了。

她表面大大咧咧,内心里十分脆弱。

越是在乎的东西,越说得云淡风轻。

简云希走过去,一把拥住乔唯恩。

乔唯恩突然就绷不住,伏在简云希怀里呜呜的哭。

哭完了以后心里舒服了很多,两个人分别去洗澡睡觉。

次日清晨。

简云希还没有睁开眼睛,电话就响起来了。

简云希从被窝里伸出一只手,不停的在床头柜上摸来摸去,摸到电话,她挂掉了,继续睡。

才挂断,电话又继续响。

“妈咪,接电话吧。”大宝爬了起来。

二宝也爬了起来。

三宝睡眼惺忪的睁了一下眼睛,又钻进简云希怀里,闭上眼睛继续睡。

简云希无奈的爬起来接电话。

陌生的号码,她接起。

里面传来简雪菱的声音:“姐姐,这份礼物,你还满意吗?”

简云希:“……”有的人就是贱,你不去找她麻烦,她上赶着找抽。

简雪菱语气里带着得意:“姐姐没看新闻吗?也是哦,现在还早呢,姐姐还在和野男人幽会吧?你说,傅禹风看到这样的新闻,还会不会多看你一眼呢?”

简云希淡声:“我没有告诉你我有录音的习惯吗?你说,我要不要把录音发给傅南玺或者他小叔呢?”

砰——

简雪菱直接挂断了电话。

简云希嗤之以鼻:“就这段位?”

她点开滨城新闻APP。

滴滴滴的推送声不断。

一条接一条大标题跳出来:

#时隔五年,简氏千金归来!

#一如既往的嚣张霸道拽!

#果然是有娘生没娘教的东西!

#私生活混乱!简云希滚出滨城!

简云希点开新闻链接。

就看到里面的配图和小编煽情的文字。

配图全是昨晚的图。

几乎每一个大标题里面最上面最抢眼的配图都是她一脚踏在刘娜娜肚子上的样子。

图片上,她嚣张得不可一世。刘娜娜俨然是一副受尽委屈的模样。

文字里只字未提到刘娜娜推她差点害她出车祸的事情,完全扭曲了事实,说刘娜娜只是碰了一下她的裙摆,她就嚣张的踹翻了刘娜娜将之碾在脚下,还质问刘娜娜这样的穷逼,摸脏她的衣服赔得起吗?


[返回]

温馨提示 所有数据信息 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