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攻略>

车上玩弄美艳馊子高潮&美艳人妻老师的呻吟声

发布时间:2022-09-02 11:49 已有: 位 网友关注

所幸傅禹风没有跟上来。

简云希乘电梯下楼,快速走出宴会厅。

走廊上。

傅禹风收到江茂的人偷拍到的照片。

三个孩子在房间里玩乐高。

三个宝贝精致得像瓷娃娃似的。

两个男宝长得像他,女宝长得像简云希。

真是长得好看啊!

翻着照片,傅禹风一颗心瞬间就萌化了,他指尖轻点在孩子的脸上。

一颗心,瞬间就被填得满满当当。

这么多年,他一直觉得,上天对他不公。

儿时,给他一个并不光彩的私生子身份。

他和母亲生活艰辛,父亲狠心的抢走他,一度让母亲伤心欲绝。

回到傅家以后,他也从来没有感受到有兄弟姐妹的快乐,他仿佛生活在阴暗角落里尺蠖,见不得光。

成年以后,老天让他遇到了简云希,又让他错过。

他只能执着的坚持找她。

现在才知道,所有的坚守和执着都是为了得到最好的一切。

“简云希,这辈子,你是我的!”他收起手机,大步往外走。

他得想办法用最快的速度把这个桀骜不驯的死丫头娶回来,让她心甘情愿的窝在他怀里肆意撒欢。

酒店外。

简云希正准备去路边打车,突然,简雪菱冲了过来,直接一巴掌把手抽在自己的脸上,然后倒在地上,伸手捂着脸。

那角度,就好像是简云希把她推出去似的。

简云希:“……”艹,这些跳梁小丑,还有完没完了?

瞬息间,就有一群人围了上来。

先是孙莉冲了过来,她扶起简雪菱:“菱儿,怎么了?”

紧接着是孙可人和另外几个有点面生的千金。

“啊,雪菱,你怎么了?”孙可人立即将简雪菱从地上扶了起来。

简雪菱低声说:“姐姐打我。”

简云希:“……”呵,又演上了。

简氏一个小股东的女儿刘娜娜一向以简雪菱马首是瞻,当即指责起来:“简云希,你会不会太过分了?雪菱做错什么了,你处处针对她?上一代的恩怨为什么要牵连到下一代人的身上?是不是只要死了就一切都是对的?要是你妈真的什么都好,你爸会爱上别人吗?你们从来都不会反省自己的吗?”

啪——

简云希一耳光抽在刘娜娜的脸上:“来,反省一下,我为什么打你?如果不是你犯贱,我会打你吗?”

诋毁她可以,诋毁她妈妈,她绝对不忍!

“你……”刘娜娜捂着脸。

“你骂我,我就打你。你打我,我就弄死你。你不信,大可以试试!”简云希一步步逼近刘娜娜,气场宏大,气息冷漠。

刘娜娜吓得往后缩。

孙可人又站出来了:“简云希,你真的太嚣张了,你是觉得没人治得了你了是吗?”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大家都指指点点。

大家没有看到之前简云希打简雪菱的场景,却都看到了简云希对刘娜娜动手的场景。

他们一个个都愤愤不平的指责起来:

“太嚣张了!”

“难怪当年傅南玺宁愿选择私生女出身的简雪菱也不愿意选择她。”

“私生女怎么了?私生女有罪啊?傅禹风还是私生子呢,又不是他们自己选择的。”

“就是,他们有什么错?”

“简云希这个女人,真的是嚣张跋扈,不就是仗着是婚生女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呢,都这么嚣张,背地里,还不知道怎么欺负简二小姐呢。”

“简二小姐摊上这样的姐姐,真是太可怜太悲哀了。”

置身事外的人,总是可以轻而易举的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对别人品头论足。不管有没有了解事情的真相,他们都可以轻而易举的说出指责的话来,仿佛一指责了别人,他们的人格就得到了升华。

孙莉见大家都围拢过来了,开始扮演慈母的角色:“菱儿,希希打你一定是你做了什么事惹她不高兴了。希希才刚回来,这些年在国外过得不好,心情不好,你要多体谅她。”

轻而易举的就挑起了看客们第二波的不满,大家的议论声更加气愤了……

大家的议论声更加气愤了:“哈,搞笑吗?在国外过得不好,就回国来充大尾巴狼了?”

“就是,滚去国外,永远不要回来。华国不欢迎她,滨城更不欢迎!”

“心情不好就打人,她以为她是玉皇大帝的女儿啊?”

“真是没教养!”

“现在的后妈真难当。”

“就是,有的孩子根本就不是孩子,是恶魔。昨天我刷到一个视频,那个后妈对那个孩子多好啊,做给他吃,他说不想吃,后妈问他想吃什么,他说想吃肯德基。后妈二话不说就给了他一百块钱,和颜悦色的让他去买。结果,他转身就去他爸爸那里号啕大哭,说后妈虐待他,不给他饭吃,他已经饿得胃疼了,他爸一回去,揪着后妈就是一顿揍。”

“简云希不就是这种恶魔么?简二小姐脾气多好啊,从来都是轻言细语的,又美丽大方又温柔善良。简云希到底算个什么东西啊?怎么的,她妈妈自杀了,全世界都欠她?”

“就是,她打简二小姐还能说简二小姐抢了她的宠爱,她凭什么打刘娜娜啊?”

“你们说够了吗?”简云希犀利的眼神扫过这群长舌妇。

“做得我们还说不得吗?”女人堆里,也有傍高枝嫁大款给人当后妈的,和孙莉本就是一丘之貉。

“我做什么关你什么事?你是法官还是阎王?你家住海边吗?管这么宽?”简云希怼道。

“你!”

“我什么我?怎么,你这么见不得婚生子女,你也是小三上位给人当后妈的?”简云希毫不客气的怼。

和她们这种人就不要讲客气,她指责你,你比她指责得更犀利,她气势就弱了。

自古都是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发现你是个狠的,也就不敢招惹你了。

“你!你简直没有教养。”

“我没教养你有教养?有教养的人会听信片面之词?有教养的人会站在路边对别人指指点点?我和简雪菱之间发生了什么事你哪只眼睛看到了?她自己抽自己一巴掌再倒地上栽赃我的时候,你瞎了吗?”所幸傅禹风没有跟上来。

简云希乘电梯下楼,快速走出宴会厅。

走廊上。

傅禹风收到江茂的人偷拍到的照片。

三个孩子在房间里玩乐高。

三个宝贝精致得像瓷娃娃似的。

两个男宝长得像他,女宝长得像简云希。

真是长得好看啊!

翻着照片,傅禹风一颗心瞬间就萌化了,他指尖轻点在孩子的脸上。

一颗心,瞬间就被填得满满当当。

这么多年,他一直觉得,上天对他不公。

儿时,给他一个并不光彩的私生子身份。

他和母亲生活艰辛,父亲狠心的抢走他,一度让母亲伤心欲绝。

回到傅家以后,他也从来没有感受到有兄弟姐妹的快乐,他仿佛生活在阴暗角落里尺蠖,见不得光。

成年以后,老天让他遇到了简云希,又让他错过。

他只能执着的坚持找她。

现在才知道,所有的坚守和执着都是为了得到最好的一切。

“简云希,这辈子,你是我的!”他收起手机,大步往外走。

他得想办法用最快的速度把这个桀骜不驯的死丫头娶回来,让她心甘情愿的窝在他怀里肆意撒欢。

酒店外。

简云希正准备去路边打车,突然,简雪菱冲了过来,直接一巴掌把手抽在自己的脸上,然后倒在地上,伸手捂着脸。

那角度,就好像是简云希把她推出去似的。

简云希:“……”艹,这些跳梁小丑,还有完没完了?

瞬息间,就有一群人围了上来。

先是孙莉冲了过来,她扶起简雪菱:“菱儿,怎么了?”

紧接着是孙可人和另外几个有点面生的千金。

“啊,雪菱,你怎么了?”孙可人立即将简雪菱从地上扶了起来。

简雪菱低声说:“姐姐打我。”

简云希:“……”呵,又演上了。

简氏一个小股东的女儿刘娜娜一向以简雪菱马首是瞻,当即指责起来:“简云希,你会不会太过分了?雪菱做错什么了,你处处针对她?上一代的恩怨为什么要牵连到下一代人的身上?是不是只要死了就一切都是对的?要是你妈真的什么都好,你爸会爱上别人吗?你们从来都不会反省自己的吗?”

啪——

简云希一耳光抽在刘娜娜的脸上:“来,反省一下,我为什么打你?如果不是你犯贱,我会打你吗?”

诋毁她可以,诋毁她妈妈,她绝对不忍!

“你……”刘娜娜捂着脸。

“你骂我,我就打你。你打我,我就弄死你。你不信,大可以试试!”简云希一步步逼近刘娜娜,气场宏大,气息冷漠。

刘娜娜吓得往后缩。

孙可人又站出来了:“简云希,你真的太嚣张了,你是觉得没人治得了你了是吗?”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大家都指指点点。

大家没有看到之前简云希打简雪菱的场景,却都看到了简云希对刘娜娜动手的场景。

他们一个个都愤愤不平的指责起来:

“太嚣张了!”

“难怪当年傅南玺宁愿选择私生女出身的简雪菱也不愿意选择她。”

“私生女怎么了?私生女有罪啊?傅禹风还是私生子呢,又不是他们自己选择的。”

“就是,他们有什么错?”

“简云希这个女人,真的是嚣张跋扈,不就是仗着是婚生女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呢,都这么嚣张,背地里,还不知道怎么欺负简二小姐呢。”

“简二小姐摊上这样的姐姐,真是太可怜太悲哀了。”

置身事外的人,总是可以轻而易举的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对别人品头论足。不管有没有了解事情的真相,他们都可以轻而易举的说出指责的话来,仿佛一指责了别人,他们的人格就得到了升华。

孙莉见大家都围拢过来了,开始扮演慈母的角色:“菱儿,希希打你一定是你做了什么事惹她不高兴了。希希才刚回来,这些年在国外过得不好,心情不好,你要多体谅她。”

轻而易举的就挑起了看客们第二波的不满,大家的议论声更加气愤了……

大家的议论声更加气愤了:“哈,搞笑吗?在国外过得不好,就回国来充大尾巴狼了?”

“就是,滚去国外,永远不要回来。华国不欢迎她,滨城更不欢迎!”

“心情不好就打人,她以为她是玉皇大帝的女儿啊?”

“真是没教养!”

“现在的后妈真难当。”

“就是,有的孩子根本就不是孩子,是恶魔。昨天我刷到一个视频,那个后妈对那个孩子多好啊,做给他吃,他说不想吃,后妈问他想吃什么,他说想吃肯德基。后妈二话不说就给了他一百块钱,和颜悦色的让他去买。结果,他转身就去他爸爸那里号啕大哭,说后妈虐待他,不给他饭吃,他已经饿得胃疼了,他爸一回去,揪着后妈就是一顿揍。”

“简云希不就是这种恶魔么?简二小姐脾气多好啊,从来都是轻言细语的,又美丽大方又温柔善良。简云希到底算个什么东西啊?怎么的,她妈妈自杀了,全世界都欠她?”

“就是,她打简二小姐还能说简二小姐抢了她的宠爱,她凭什么打刘娜娜啊?”

“你们说够了吗?”简云希犀利的眼神扫过这群长舌妇。

“做得我们还说不得吗?”女人堆里,也有傍高枝嫁大款给人当后妈的,和孙莉本就是一丘之貉。

“我做什么关你什么事?你是法官还是阎王?你家住海边吗?管这么宽?”简云希怼道。

“你!”

“我什么我?怎么,你这么见不得婚生子女,你也是小三上位给人当后妈的?”简云希毫不客气的怼。

和她们这种人就不要讲客气,她指责你,你比她指责得更犀利,她气势就弱了。

自古都是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发现你是个狠的,也就不敢招惹你了。

“你!你简直没有教养。”

“我没教养你有教养?有教养的人会听信片面之词?有教养的人会站在路边对别人指指点点?我和简雪菱之间发生了什么事你哪只眼睛看到了?她自己抽自己一巴掌再倒地上栽赃我的时候,你瞎了吗?”简云希又指着刘娜娜:“我为什么打她?我刚才已经说得很明白了,谁骂我,我就打谁,不服你们大可以再骂我一句试试。还是说,有些人只是某些人拉过来的狗,专门放这些狗出来咬人的?”

“我没有,姐姐,你怎么能红口白牙?”简雪菱一副小白莲的样子。

“啧啧啧……”有人发现简云希不太好惹,啧了几声以示不满,就离开了。

离开的时候,念念叨叨,大概是在骂简云希。

另外几个和孙莉关系好的,也不骂简云希了,静观其变。

刘娜娜捂着脸,想要帮腔,又怕挨打。

孙可人已经被蒋正恒敲打过了,让她不要招惹简云希,至少短时间不要招惹,等以后逮到了机会,他自然会收拾。她也就只是站在简雪菱身边,一句话都没有多说。

“要是没有别的事,就不要挡着我打车了。”简云希淡漠的说。

简云希傲慢的态度让孙莉身边几个贵妇憋不住了。

她们低声议论,也不点名:“有的人啊,狗仗人势。”

“就是,以为自己是个什么玩意。”

“还不是爬上了傅爷的床,以为有机会呗。”

“我呸,就她?给路薇薇提鞋都不配。”

简云希:“……”

她们没有指名道姓,她也就懒得搭理了,伸手去路边打车。

结果,孙莉又不知趣的凑了过来:“希希,别打车了,和我们一起回家吧。你妹妹做得不好的地方,你做姐姐的多担待。你要是觉得不解气,再打菱儿一巴掌。”

刚才她们故意找茬,目的有三。其一,让大家都看到简云希嚣张跋扈的样子,自然就没有人会待见她。第二,她们安排了人暗中偷拍,只要让简云希出名,傅禹风娶她的可能性就会大大降低。第三,如果有机会的话,最好,是让简云希在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这才是真正一劳永逸的办法。

反正刘娜娜那么蠢,完全可以利用。

“自导自演,把所有人都当成傻子,孙莉,你这是连最后一点脸都不要了?”简云希真是被恶心到了。

孙莉一脸震惊的样子:“希希,你怎么说这样的话?这几年在国外,你到底经历了什么?有困难你为什么不告诉家里?你知道你爸爸一直没有换手机号,一直在等你电话吗?当年你手里的股权也卖了不少钱,你是不是沾上了什么陋习才会变成这样的?”

孙莉一番话,让那些吃瓜群众又开始遐想纷纷。

这次她们不当面指责简云希了,都在背后嘀咕,以讹传讹:

“这女人没良心,她妈妈留给她的股权也卖。”

“可不是嘛,当年被她那么一搞,简家差点没挺过来。”

“小小年纪,心肠歹毒。”

“瞧她那个狠劲哟。”

“呵,几十亿说败就败了,这是包小白脸被小白脸卷钱跑了吧?”

简云希知道孙莉母女想做什么,不就是想要坏她名声,让她在滨城无法立足?

她又不屑在滨城长住,所以,她们这样处心积虑的算计在她看来,根本就是跳梁小丑。

往深一点想,她们母女是怕她抱上傅禹风的大腿对她们造成威胁吧?

呵呵,她是真看不上她们。要不然,以她现在的财力,想要碾压她们,简直是分分钟的事情。

“智障!”简云希没有注意到简雪菱一直在给刘娜娜使眼色,她实在懒得搭理这些人,她走到路边,伸手打车。

几辆私家车快速驶过。

突然简云希感觉身后起了一阵风,就有人一把推向她的后背。

简云希的身体因为惯性,瞬间冲向马路上疾速驶过的车辆。

简云希瞳孔蓦的收缩。

哪怕她功夫很好也迅速反应过来,利用角度卸去了部分惯性,但仍然避不开冲过来的车子了。

她咬牙侧身想着哪怕撞车也要让自己活下来,就算残了也要活下来。因为,她还有孩子啊!

孩子都没有爸爸了,要是再没有妈妈,他们怎么办?

想到孩子,她心脏狠狠一抽。

突然,一道黑影闪过,一只手一把将她往回带。

她整个人撞进一个宽厚又略带熟悉的怀抱。

傅禹风?

简云希惊魂未定,心有余悸。

她眼眶都湿了。

声音微抖:“谢谢!”

她怕死,有孩子之前,她无所畏惧,有孩子之后,她格外怕死,怕死了以后她的孩子没人照顾。

她紧紧的抓着傅禹风的衣服,浑身不停的颤抖,她差点想说,要是我死了,你照顾好孩子,那是你的孩子。

但是,只是瞬息间,她就冷静了下来。

她与傅禹风注定不会有交集,她注定不会再去爱一个人,也绝不可能去破坏别人的家庭。

所以,她迅速离开了傅禹风的怀抱。

她犀利的眼神看向推她的人。

推她的,是刘娜娜。

刘娜娜一双眼睛怨毒的看着简云希。

啪——

简云希冲过去一耳光抽在刘娜娜脸上。

砰——

她再一脚将刘娜娜踹翻。

“啊啊啊,嚣张跋扈的简云希当街杀人啦。”刘娜娜夸张的叫嚷起来。

简云希一高跟鞋碾在刘娜娜的肚子上,又狠狠的踹了几脚。

是的,她一想到如果她死了她的孩子们都会变成没妈的孩子,她就内心气愤到无法压住火气。

杀人者喊冤,受害者倒成了嚣张跋扈了。

她眸子里寒芒直逼刘娜娜:“嚣张跋扈是吗?我今天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嚣张跋扈。”

弯身,简云希将刘娜娜拽起来,啪啪就是两耳光。

刘娜娜对上简云希那双吃人的眼睛,吓得全身发抖。

其实让她推简云希,是简雪菱的意思。

她们来之前简雪菱就和她说了,她们努力做戏让简云希成为众矢之地,让傅禹风彻底厌恶简云希。

没有傅禹风的庇护,以后她们再慢慢羞辱简云希。

可是没想到,简云希犀利又嚣张,她们根本占不到上风。

刚才,简云希倾身在路边打车,简雪菱突然眼神示意她去推简云希。

她想到简云希刚才打她的那巴掌,怒火中烧,什么都没有多想就直接冲出去推简云希了。

现在看到简云希这副样子,她吓得全身发抖。

砰——

简云希再一脚将刘娜娜踹翻,高跟鞋又一次碾在刘娜娜肚子上。


[返回]

温馨提示 所有数据信息 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