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攻略>

掀起少妇的裙子挺进去短篇小说 姐姐在上我在下全文小说

发布时间:2022-09-02 11:48 已有: 位 网友关注

简云希顿时双眸被愤怒的火光充斥。

她怎么都没有想到,用威胁这种龌龊手段的人竟然是傅南玺。

他简直是个混蛋,宇宙第一渣。

她扬手就是一个手刀子劈向傅南玺。

傅南玺一把扣住了简云希的手。

简云希竟然挣扎不开。

她哪里知道,五年前她捉奸之后一脚将傅南玺踹飞在床上,还用硬币击碎了一只花瓶。那一幕,深深的震憾了傅南玺。

傅南玺从那时候开始,就苦练功夫。

几年的时间从不懈怠,直接练成了黑带。

加上今天晚上中了药,强大的渴求支配着他,他现在只想死死的将她摁住,然后做想做的事。

简云希抬膝一顶。

傅南玺侧身避开,他一把将简云希抱起,直接将简云希抛到床上。

简云希一个鲤鱼打挺准备跃起,傅南玺动作凌厉的扑了过来,直接将她摁倒。

“艹!”简云希气得飙脏话。

抄了床头柜上一只烟灰缸直接一缸扣在了傅南玺的后脑勺上。

傅南玺有片刻的停滞。

这给了简云希极大的机会。

高手过招,胜败往往就在一息之间。

简云希一把将傅南玺踹开从床上跃了起来。

下一刻,傅南玺伸手拽住了她的脚踝,用力一拉,她整个人往床上扑。

直接扑在了傅南玺的膝盖上,硌得她心口生疼。

傅南玺又是一个反扑,将她摁在了身下。

他俯身就吻向简云希。

简云希恶心得迅速别开头,再猛的踹出一脚。

傅南玺真的是磕了药的,力大如牛,他将简云希压得死死的。

“希希,对不起!”傅南玺双眼迷离,嘴里却叫着希希两个字,也不晓得他现在意识到底清醒不清醒?是真的知道是她还是潜意识里渴望是她?

他伸手撕扯简云希的裙子。

嘶啦……

裙子被撕开一个口子。

大概傅南玺是真的中药太深,野蛮的撕扯着裙子。

“你妹!”简云希眸光一寒,再抄起刚才那只带血的烟灰缸直接砸向傅南玺……

砰砰砰——

一连三下。

傅南玺身体突然一软。

“自己找死,怪不得我!”简云希对傅南玺没有丝毫的同情。

她立即爬起来。

知道傅南玺要不了多久就会醒过来,她没有时间郁闷,迅速揭起床单,直接将傅南玺卷成一个粽子。

卷完了以后,她从手包里取了一块刀片划开被单,把被单绑在桌脚上。

做完这一切,她拍了拍手,迅速整理好自己的仪容。再啪的一声关上灯。

放眼四周,她很快看到一个小红点。

“呵……”看到小红点,简云希不禁冷笑出声。

这到底是有多渣,才会做出这种事情来?强迫她还不算,还想要录下来。

怎么,要用这个要挟她?

傅南玺还真是刷新她的三观。

她伸手把隐形摄像头抠了下来,之后果断离开房间。

离开房间以后,她又觉得不对,遂在一个拐角处藏了起来。

的确不对,傅南玺真的要强迫她的话,也不至于变态到磕药吧?

如果他的药是别人弄的,那么……

呵——

她不由的想到那个送酒的侍应生。

如果那个侍应生是冲着她来的话,一切就都合情合理了。

有人想要把她和傅南玺凑在一起,所以,分别给她和傅南玺下药。

之后,再让人给她递纸条,把她引到傅南玺的房间。

发生不可描述的事情以后,再取走录像。

不过,把她和傅南玺凑一起的目的是什么?

这个人会是谁呢?

她在滨城生活的时间并不久,13岁以前,都在读书,接触的人并不多。

17至20岁,是她最温和的三年,因为她在与傅南玺谈恋爱,她对全世界都很友好,可以说没有得罪任何人。

当然,发生后面的事情以后,她得罪的人就多了。

邓家、简明峰、孙莉、简雪菱……

简雪菱一家三口总不至于把她往傅南玺床上送吧?毕竟现在傅南玺是简雪菱的未婚夫。要真是他们做的,得下作到什么程度?

邓家人?

有可能!

除了这些人以外,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可能与傅禹风有关。

她看出来了,现在傅禹风简直就是滨城女人们心中的香饽饽。刚才傅禹风那一出揽腰,估计把她推到了众矢之地的位置,天晓得有多少女人想要搞她。

正思量间,听到脚步声响起。

简云希立即探头看了一眼。

是傅禹风。

砰——

傅禹风一脚踹开傅南玺的房间。

看到傅南玺被裹成了粽子,傅禹风眸光微凛:“怎么回事?”

傅南玺并没有回答他,只粗重的喘着气,眼神迷离。身体呈奇怪的姿势扭动着。

这完全就是中招的迹象。

傅禹风不自禁的眯起双眸,放眼四周,没发现简云希,他沉声大喊:“简云希——”

没人?

他冲进洗手间,还是没人。

他沉着脸再喊:“简云希——”

该死!

“我在这里。”简云希从角落里走出来说。

听到外面的声音,傅禹风立即冲出来。

看到简云希完好无损的站在他面前,他忍着想要把她摁进怀里的冲动,睨着她:“几分钟的时间,就把自己弄成这副鬼样子?”

他一进电梯,就发现电梯里面按了各种楼层,他无法确定简云希去了哪个楼层,更不知道她去了哪个房间?他一肚子火。

他立即派人找到刚才那个服务生。

一通恐吓服务员才招供纸条上写着让简云希去888号房。

他问服务员谁给她的纸条,服务员大概是真的不知道,都吓尿了也说不出是谁,只说是个陌生的穿着西装的男人。

他也顾不上别的,直接就冲了上来。

看到简云希完好无损,他很想将她揉进怀里告诉她,他找她等她,十一年了。

但是,这样荒唐的事情,说出来她会信?

简云希:“……”她弄成什么鬼样子关他什么事?

傅禹风沉着脸走近,简云希下意识的后退。

傅禹风将西装脱下来,披在简云希身上。

“不用。”简云希拒绝的推开傅禹风的手。

她觉得她现在的样子没有任何问题。

突然,傅禹风一把将她扣进了怀里,他喘着粗气,勒紧她的腰。简云希听到傅禹风加速的心跳,感觉到傅禹风的气息也越来越粗重,她神经就绷紧了。特喵的,今天是集体中招?她就知道那酒有问题。

“别动!”傅禹风声音低哑,强行压抑。

简云希吓得一动不敢动。

“唔……”下一刻,她就气愤了。

傅禹风居然又亲她了。

啊啊啊,她咬死他!

她正欲狠狠的咬他一口,他提前放开她了。

他双手扣在她腰间,俯头望着她,一双眸子里,是深深的欲念。

“简云希!”他喊她的名字。

简云希蹙了蹙眉。

“简云希!”他又喊。

简云希眉头蹙得更深了,有毛病啊?

“简云希,应我一声。”

“什么?”

傅禹风就笑了,笑得神情宠溺:“乖。”

五年了,无数个午夜梦回,他都叫着简云希的名字,始终没人答应。现在,终于有人答应了。

“你喝醉了。”简云希觉得傅禹风不止是中了招,还醉了酒,脑子不清醒了。

“没醉!”傅禹风将简云希抵在墙上,贴着她。

简云希缩在墙上:“你……”

他身体的异样使她满脸通红:“傅禹风,你不要乱来,要不然,我不客气了。”

“放心,我能克制!”傅禹风声音沙哑。

自从他五年前凌厉的接手傅氏又壮大傅氏夺得滨城商界第一的话语权以后,各种宴会,谁不想在他酒里添点东西好让他受制于人?

但是,没有一次成功,为什么?

因为他身边有江茂这样的医学奇才。

江茂配了一款中成药,专门缓解这些下三滥的东西,遇到加料的酒,会觉得难受,但基本上半个小时就能缓过来。

简云希发现傅禹风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了,他额头上,开始渗出细密的汗珠。他的呼吸,也急促得让人心慌。

他喘气呼出的热气扑在她的耳朵上,使她整个人都不舒服。

她想要摆脱这个奇怪的姿势。

“别动!”傅禹风的声音里带着极致的沙哑和压抑。

简云希秀眉紧蹙。

“让我缓缓。”傅禹风说。

简云希看着傅禹风牙齿就有些发颤了,她只好贴着墙一动不动。

这样暧昧的姿势,让她内心崩溃。

她又不敢动,生怕一不小心就激活傅禹风体内的洪水猛兽。

之前被咚过,她知道傅禹风力气有多大。

她只能以不变应万变,静静的等待机会。

渐渐的,傅禹风缓过来了,牙齿不再颤抖,脸色也没有之前难看,他的呼吸,也渐渐趋于平稳。

简云希不禁佩服他的忍耐力。

简云希突然想到陆宴钊,陆宴钊也喝了酒。他不会也中招了?

她不由的问:“陆总呢?”

那可是她要签约的对象,可千万别因为这些乌龙事影响了签约。

她上来的时候,陆宴钊是和傅禹风在一起的。傅禹风应该知道陆宴钊在哪里吧?

傅禹风眉峰不自禁的一皱:“就这么关心他?”

“不是,他是我客户。”简云希说完就下意识的蹙眉,不是,她关心谁关他什么事?

“我带你去找他!”傅禹风完全缓过来了,他掏出电话拨给陆宴钊。

陆宴钊的电话一直响,就是没人接。

傅禹风:“……”

刚才他急着找简云希,没顾上陆宴钊。

一转眼的功夫,就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他立即拨给江茂:“找一下MYL副总裁陆宴钊。”

稍后,收到短信,陆宴钊在666.

“666,我们下去。”

刚到电梯门口,电梯滴的一声响,简雪菱母女与几个贵妇出现在电梯里。

看到简云希,简雪菱眸子里闪过惊诧的光芒,明明一切都很顺利,为什么简云希现在没事?

孙莉冲着简云希微微一笑:“希希,你怎么在这里?”

看,这就是老姜和新姜的区别。不管心里有多恨,她表面都可以做到和颜悦色,淡定从容。

“云夫人觉得呢?”傅禹风伸手扣过简云希的腰,语气里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沉。

孙莉心里诧异至极,面上却仍然淡定如水:“你们年轻人在聊天啊,聊天好啊,那我们就不打扰了!改天来家里吃饭呀!”

该死的,为什么简云希没有被傅南玺留下来?还有,傅禹风明明也中招了,他为什么没事?

还是说,傅禹风刚刚和简云希已经完成了解毒过程?

不可能这么快!

思量间,她们已经从电梯里出来,而傅禹风和简云希也已经进入电梯了。

电梯门合上,孙莉突然一拍脑门对几个贵妇说:“啊呀,你们看我这狗记性,我们的房间在九楼啊,我们怎么来八楼了。”

说着,孙莉赶紧挽着一个贵妇的手:“走走,咱们去九楼哈。”

她现在万分庆幸她在九楼订了个套房备用,里面还放了一些她的首饰、化妆品和华服。

要不然,她还不好应付这群贵妇。

原本是要带这些贵妇去888捉简云希和傅南玺的奸,让她们做个见证的。

现在简云希没事,她不能再引着贵妇们去888了。

孙莉又给了简雪菱一个眼神。

简雪菱也不是傻的,立即笑盈盈的与贵妇们说:“几位阿姨和我妈妈一起去玩哦,我去看看我表妹。”

她目送孙莉一行人重新进入另一台电梯。

待电梯门合上的那一刻,她立即转身往888房间冲过去。

手忙脚乱的拿房卡打开门,她猛的冲进去,急切的喊:“玺哥哥。啊——”

对上傅南玺一双布满情欲的眸子,看到傅南玺额角在流血,额头上还布满了细密的汗珠子,再看到傅南玺整个人被裹成了粽子,她吓得不自禁的发出尖叫声。

她吓得心跳都加快的,用力的做了几个深呼吸才缓解过来。她赶紧冲过去蹲身解开绑在桌脚的被单:“玺哥哥,这是怎么了?这是什么人干的?”

回应她的,只有粗重的喘息声。

傅南玺一脱离了束缚,整个人就化身为恶狼。

他直接将简雪菱扑倒,啃得连渣都不剩。

一个多小时以后,简雪菱瑟缩在床角不停的颤抖:“玺哥哥,不要了,你清醒一点,我很疼……”她已经有些撕裂了。

傅南玺又一次将简雪菱扑倒。

又过去一个小时,傅南玺才终于累得精疲力尽,眸子里也褪去了之前那种如狼似虎的猩红色。

呼……

简雪菱见傅南玺终于恢复正常,她不由的松了一口气。

然而,下一刻,她的脖子被傅南玺掐住,他愤怒的声音从齿缝里挤出来:“为什么?”简雪菱被掐得翻白眼,一张脸很快憋得通红。她想要说话,开不了口。

就在她以为自己快要被掐死的时候,傅南玺一把甩开她。

呼……

简雪菱赶紧用力地呼吸。

“说话!”傅南玺声音冷漠。

他对简雪菱一直是比较有耐心的,五年多以来,这是他对她最冷漠的一次。

因为,那杯有问题的酒,是她递给他的。

简雪菱也是个聪明人,知道傅南玺在怀疑她。她早就和孙莉商量好了对策。

眼睛一挤,眼泪就滚落下来了。她咬着下唇,一副难以置信又委屈至极的模样:“玺哥哥,你怀疑我?这么多年以来,我对你一心一意,每天做梦都想嫁给你,你怎么能怀疑我?呜呜……我们这么恩爱,我们也是正常的未婚夫妻关系,那方面也很和谐,我怎么可能给你下药?”

“那你告诉我,那杯酒,是怎么回事?回房间里休息,又是怎么回事?”还有,在他彻底失去理智之前,简云希来过,这又是怎么回事?

要不是简云希功夫比他好,被他用来解毒的,大概就是简云希了。所以,这中间,到底有着怎样的阴谋?

简雪菱边哭边摇着头:“我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看你心情不好,所以,就给你端了一杯酒,想要让你缓和一下心情。之后,我看你心情仍然不好的样子,就带你来楼上休息。我本来是要和你一起休息的,因为我一直穿着高跟鞋确实也有点累。可是,中途慧珠给我打电话,她进不来,让我领她进来。玺哥哥,你相信我,我绝对没有做过任何伤害你的事情。我真的不知道那酒为什么会有问题?你是我最爱的男人,我怎么可能伤害你?”

“最好是这样!”简雪菱说得很合理,但是他心里仍有芥蒂。

他现在头痛欲裂,顾不上追究简雪菱。

他迅速去洗衣间洗了个澡,然后前往医院包扎伤口。

从始至终,他没有再看简雪菱一眼。

简雪菱被冷落得彻底,不甘地攥紧被子。

在傅南玺离开以后,她顾不得身上的疼痛,快速爬起来穿好衣服,赶紧去找孙莉商量对策。

楼上,孙莉带着几个贵妇欣赏她的首饰和华服。

几个贵妇看着那么点东西,客气地恭维了几句,也就兴致缺缺决定回宴会厅了。

要不是简雪菱是傅南玺的未婚妻,她们才懒得应付孙莉。说什么带她们来看最新款的礼服,就这?

……

傅禹风接到江茂的电话,666号房登记在一个叫孙可人的女人名下。

“呵……”傅禹风冷笑。

孙可人,孙莉的侄女。

这个女人,真是不安分。

之前在电梯里见到他时那样惊讶,是没想到他还保持着清醒吧?

那么,有问题的酒是谁的杰作,就呼之欲出了。

“要敲门吗?”傅禹风问简云希。

简云希就尴尬了:“要不然,咱们等等吧?”

她也不是未经世事的少女了,陆宴钊中了招,又这么长时间都不接电话,现在还与一个女人在房间里,能有什么事?

她甚至都能依稀地听到里面传来暧昧的声音。

他们现在敲门的话,等于撞破人家好事,陆宴钊能高兴?

指不定一个不高兴,约都不和她签了。

傅禹风突然凑近简云希。

简云希赶紧往后一避,身后是墙,她避无可避。

傅禹风伸手将她咚在墙上,戏谑地看着她:“原来,你有听这个的喜好,要不然,我叫给你听?那天晚上,你很……投入。”

简云希耳根瞬间通红,真的好想把傅禹风的嘴巴缝起来。

突然,房间里传来声音……

他们听到房间里传来陆宴钊不满的声音:“10万,不能再多了。”

傅禹风突然凑近简云希,在她耳边说:“你看,这种事情,女人不出力,都给十万。那天晚上,我那么卖力,你能不给钱?”

简云希无语至极。

房间里,女人哭诉起来:“你怎么能翻脸无情?你说过会百亿彩礼娶我的?”

“噗,百亿?就你,也配?”陆宴钊嫌弃不已。

傅禹风又贴到简云希耳边说:“千亿,我娶你!”

简云希:“……”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紧接着,里面传来女人更大的哭声:“我可以不要钱,但是你不能这么欺负我?”

陆宴钊:“欺负?你搞清楚,是你主动扶我进房间的。我让你离开,你自己不走,还往我身上蹭,怪我咯?”

女人呜呜地控诉:“你怎么能颠倒黑白?明明是你让我帮你的。”

“十万零八十块。我知道补膜的价格,多少年没涨了,就是八十。”陆宴钊说。

傅禹风贴着简云希的耳际说:“那晚你是第一次!”

简云希真是……无语到极点,她磨牙,压低声音说:“不是,我经验丰富,经常找少爷,我也是补膜的。”

因为怕被人听到,简云希也是凑在傅禹风耳边说的。

傅禹风突然就满足地俯头轻笑起来。

简云希:“……”笑个屁!

她真的是为难死了?现在这样的场景,她真的要在这里等陆宴钊出来?不尴尬吗?而且,她和傅禹风呆在一起,她真的要疯了。

他冷起来的时候,她觉得空气都让人窒息。

而他现在这副邪魅的样子,更加让她觉得危险。

里面,传来女人尖锐的声音:“你,你竟然这样羞辱我。我是第一次,我没有补过,我不活了,呜呜……”

陆宴钊的声音蓦地拔高:“你要跳赶紧跳,我给你录视频证明是你自己跳的,我可没有推你!”

“你!”女人气结。

紧接着,门就打开来了。

陆宴钊看到简云希和傅禹风站在门口,他脸上迅速闪过尴尬的神情,随即恢复自然,不悦地说了两个字:“晦气!”

“这件事情,我一定会讨一个说法和公道的。”床上,孙慧珠不甘地冲着陆宴钊的背影说。

陆宴钊转头,好笑地看着孙慧珠:“你只管去起诉我,法院多判一块钱,算我输。”

说完,陆宴钊尴尬地对简云希说:“抱歉,Ruler小姐,合同的事情,我们改天再详谈。”

说完,他头也不回地大步离开。

陆宴钊走了,简云希和傅禹风面面相觑。

简云希看到傅禹风一双眸子看猎物似的看着她,她吓得赶紧开溜,迅速冲向电梯。


[返回]

温馨提示 所有数据信息 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