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攻略>

第一章 邻居的乳,脱了老师的裙子猛然进入

发布时间:2022-09-02 11:48 已有: 位 网友关注

简云希的手腕被傅禹风扣得死死的,直接拖走。

傅南玺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眸光更复杂了。

以前她是他女朋友的时候,他觉得没什么。

现在他在她的眼里再也看不到欢喜的光了,心头的失落突然难以疏解。

五年前她在他身边时,他没觉得她出彩,只觉得她性格温和,对他温柔体贴很无趣,现在却突然觉得她美得恣意又张扬,明明很普通的礼服,却将她衬得气质高贵出尘,那来源于骨子里的张扬与无所畏惧,让他忍不住心向往之。

他突然觉得闷,伸手将脖子上的领结扯了下来。

……

“不打算解释一下?嗯?”

一个角落里。

简云希直接被傅禹风咚到了墙上。

她整个人都被他圈进了怀里。

傅禹风一双深邃似海的眸子定定的看紧简云希。

“啊?解释什么?”简云希装傻充愣。

“五年前的事情!”

真是棒极了,睡了他就跑,现在被他逮到了,说得这么云淡风轻。对他就没有一丝愧意?或者……没有一丝留恋?

“我……抱歉,我以为你是服务生。”简云希有点懵。

“那么,我的服务费呢。”

“咳咳……你想要多少钱?”简云希尴尬的问。

当年,她是在酒吧里偶遇他的,当时并不知道他的身份。

她是后来与唯恩聊天的时候才知道,原来,他竟然是傅南玺的小叔。得知竟然是傅南玺的小叔,她心里还痛快了一把。

毕竟,他在身份上碾压了傅南玺,还是称谓碾压。

这次回国,她是过来签约。她也想着顺便与几个好朋友聚聚,另外,看看外公。

前两天,在机场遇到傅禹风,她聪明的躲过去了。

哪承想,今天又冤家路窄。

傅禹风伸出一根手指头。

“一万?”简云希问。

傅禹风冷笑:“在你眼里,我就这么廉价?”

“十万?成交!把帐号给我!”简云希爽快的说。

“呵……”傅禹风轻笑。

简云希拧眉:“就一晚,你想要一百万?”

“不!”傅禹风轻轻的摇晃着手指头。

“一千万?姓傅的,做人适可而止。”他镶金了吗?敢要一千万。

那晚她中了药,根本不知道过程是怎样的,只知道第二天全身酸痛得极其难受,体验根本不好。

算了,一千万就一千万,就当是他为她生了三个聪明可爱的萌宝的奖励。

思及此,她淡声说:“行,一千万!把帐号给我,我们两清!”

言下之意,给你一千万,以后再别找我。

傅禹风眯眼看紧简云希:“两清?”

找她六年,等她五年,十一年的时间,两清?

她悄悄生了他的孩子,还把孩子藏起来,剥夺他做父亲的权利,剥夺他宠孩子的机会,剥夺他宠老婆的权利,让他当了五年和尚,两清?

傅禹风眼里簇着两团火苗,盯着简云希的唇,他现在就想直接办了她啃了她揉碎她。

简云希拧眉:“一千万还不够?那你想要多少,你明说吧!”

他那里不是镶金,是镶钻了,还是库里南钻。

“五年前你对我做的事情,我对你做一遍!”他想要的,从来都是她的一生!

从十一年前,她救下奄奄一息的他开始。

那一眼,他就认定了一生。

简云希:“不可能!”姓傅的,我去你大爷!

傅禹风突然俯身吻向简云希的唇。

简云希毫不客气的膝盖一顶。

意料之中的傅禹风痛得跳脚的情况并没有到来,他轻而易举的避开了她的膝盖,之后用长腿将她的腿压到墙上,使她动弹不得。

如果这时候有人看过来的话,会看到他们的姿势极其怪异。暧昧又夸张。

“你放开我,唔……”简云希被强吻了。

他居然还是深吻……还很热烈……

“唔……”简云希气得狠狠的咬住了傅禹风的唇。

吃痛让傅禹风不得不松开简云希。

简云希双眸刺红的瞪着傅禹风,她扬手就掴向傅禹风。

傅禹风侧头避开,伸手握住简云希的手,将她的手压在她的头顶上方。

“你!”简云希气得磨牙。

她想要抬腿,她的腿被傅禹风压得死死的。

她想要扬手,她的双手被他扣在她的头顶,姿势越发暧昧了。

她是跆拳道黑带的高手啊,在意大利认识彼得以后,又特意训练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散打、擒拿、格斗。

她以为三五个高手合力都不是她的对手,事实也确实如此,她曾经在意大利的时候,彼得身边四大高手与她对战,只打成平手。

结果,她竟然被这个男人压得死死的。

不甘心,她再愤力头部撞过去以寻求解放双手双腿的机会。

结果,头一撞过去,傅禹风头就是一偏,随即将她压得更紧了:“别动!”

他完全贴在她身上,他的声音里,带着压抑的沙哑。

贴得太紧,她更加真切的感受到了他身体的变化,再是人生里只有一次那样的经历,她也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她内心简直要疯掉了。要死啊,啊啊啊!

“你再动,我不保证我还能控制得住……”傅禹风的声音更压抑了。

简云希吓得一动不敢动,这样的姿势,她真的气哭,愤愤然瞪向傅禹风,磨着牙:“要怎样才肯放过我?”

“回答我一个问题,我满意的话。”哼,怎样都不可能放过你!

这辈子,天上地下,你都是我的。

“你问!”

“那三个孩子,是你的?”

简云希瞳孔剧烈收缩。

“想好再答!”傅禹风警告。

那意思,她要是敢骗他,他会在这里就把她办了。

“没错,是我的,我和我老公彼得的孩子。噢,你别一听彼得的名字就觉得他是老外,其实他是华人,不过他自幼在国外长大……”突然,简云希膝盖顶向傅禹风。

傅禹风立即避开,简云希得以解脱,泥鳅一般的从傅禹风的手臂下钻过去。

傅禹风望着简云希的背影从暗处奔向热闹的酒会,眸光深邃。

他就知道,那三个孩子,是他的!

要不然,她不会这么紧张,不会急着提什么彼得了。

不要紧,终有一天,她会主动带着孩子与他相认。傅南玺眯眼看向暗处,隐约能看到小叔与简云希贴在一起。

他听不见他们在说些什么。

但是那样的画面,让他心里极不舒服。

简雪菱也发现了傅南玺的变化,从简云希出现的那一刻起,他的视线就一直粘着简云希。

这个贱人,为什么要回来?为什么不死在外面?

突然,简云希推开傅禹风跑开了,穿过酒会最热闹的区域,往洗手间方向去了。

傅南玺眸光就是一闪,他说:“我去抽支烟。”

说完就扔下了简雪菱。

简雪菱眸色冷沉,身侧的双拳紧攥。

贱人,气死她了!

之前她和傅南玺没有光明正大只是偷偷来往的时候,傅南玺也是积极主动的。她还特意问过傅南玺,喜欢她还是喜欢简云希?

傅南玺在情动时说:“简云希都不让我碰,哪里有你有趣?”

但自从她设计让简云希捉奸在床以后,傅南玺就对她冷淡了很多。

后来简云希摆了简家一道挑起了邓家与简家的矛盾跑路以后,她很担心傅南玺会因为简家落魄而放弃她。

没想到,傅南玺不仅没有放弃她,还突然跟她说订婚的事情。

后来,他们举办了订婚仪式。

因为是傅南玺主动,她一直很欢喜。尽管订婚仪式很简单,她仍然欢喜。

她以为订婚以后,傅南玺会很快娶她。

结果,等了这么多年,傅南玺始终没有提过结婚的事。

现在简云希这个贱人一回来,他就像丢了魂一样,连蒋正恒都敢得罪了。

越想越气……

“雪菱,你怎么一个人?”孙莉突然走了过来。

“妈。”简雪菱直接扑进孙莉怀里,恨得咬牙切齿:“妈,简云希那个贱人回来了。”

“我看到了。”孙莉眸子里闪动着幽暗的光。

刚才,她和简明峰正与人打招呼,突然就听到这边的动静。

傅禹风搂着简云希的腰让蒋正恒道歉的那一幕,他们看得清清楚楚。

这些年,每次提到简云希,简明峰都是恨得咬牙切齿,恨不得将简云希抽筋扒皮。因为,简云希不止挑起邓简两家的矛盾,丢尽简家的脸面,还用手里的股票套空了他们七十亿,一度让他们陷入最大的困境,让简氏香业濒临破产。

没想到,刚才看到傅禹风维护简云希的那一幕,简明峰竟然说要想办法把简云希接回家。还警告她,一定要好好的讨好简云希,全家人都得想办法把简云希当祖宗一样的供着。

呵,让她讨好简云希?简云希算个什么东西?

“妈,怎么办?贱人一回来,玺哥哥就像丢了魂一样。”简雪菱在孙莉面前,卸下了所有的伪装,眼神阴狠恶毒,“妈,我好恨。”

“我也恨!”孙莉幽幽的冷声说。

简云希这个贱人,比她那个短命的妈难搞多了。

“妈,我好怕这个贱人再抢走玺哥哥。”简雪菱说。

孙莉拍着简雪菱的背,低声在她耳边说:“我有一个办法,可以让简云希永无翻身之日。”

简雪菱顿时眸露惊喜:“妈,什么办法?”

“小点声。”孙莉提醒。

简雪菱立即压低声音,急切的催促:“妈,什么办法?”

孙莉压低声音在简雪菱耳朵说她的计划:“给傅南玺和简云希加点料,让他们在一起!”

简雪菱听着孙莉的话,先是震惊,后是错愕,之后是坚定的否决:“不行,妈,这绝对不行!”

“你好好考虑,菱儿,这是最有效的办法。”孙莉说。

简雪菱摇头:“不!不能是玺哥哥,妈,我是要和玺哥哥结婚的。咱们换其他人,酒保、侍应生或者别的任何男人都可以。”

孙莉看着简雪菱:“换个人的话,就算事成了,她也可以说是被人陷害。毕竟,谁会在这样的场合和一个陌生人搞在一起?但是对方是傅南玺,没有人会相信她是被人陷害的。因为,她与傅南玺曾经公开谈了几年恋爱。别人只会觉得她和傅南玺旧情复燃。再有,只要她与傅南玺有了那样的关系,傅禹风就绝对不可能娶她!只要她没有傅禹风这座靠山,我们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碾死她。”

简雪菱痛苦的摇头,挣扎着。

孙莉又劝:“只是睡一次,又用不坏,你完全不必介意。你就当傅南玺召了一次女人。”

“不行,妈,傅南玺现在对贱人余情未了,他们要是有了亲密的关系,万一旧情复燃,我怎么办?”

孙莉冷笑:“你觉得,简云希那样心高气傲不可一世的性子,就算发生了那种关系,她会要傅南玺吗?而傅南玺,又会要她吗?你忘了五年前她在酒吧找少爷上热门的事情了?她早就已经脏了。”

“妈,咱们换个人好不好?”

“菱儿,你知道刚才你爸爸说什么了吗?”

“说什么了?”

“他说,他会想办法接简云希回家。接回去以后,让我们讨好她,把她当祖宗一样供着。”

“什么?”简雪菱突然气愤。

孙莉冷嗤:“你爸以为,简云希有机会嫁给傅禹风。不过,我看傅禹风确实对那贱人挺上心的。”

简雪菱突然眸光一寒:“妈,就这么办,我就当玺哥哥只是召了一次女人。你说的对,五年前她找少爷的事情人尽皆知,玺哥哥不会要她的。傅禹风那时候刚从国外回滨城来,不知道简云希的那些破事也很正常。呵呵,以后,他会知道的。”她的语气里带着深意。

她绝不容许爸爸把简云希请回去当祖宗供着,她绝对不容许简云希嫁给傅禹风让她叫婶婶。

“好,这个给你,一会儿你放酒里给傅南玺。”孙莉给了简雪菱一枚药片,“喝了酒,就带他去楼上休息。”

“好。”简雪菱将药片捏在手心里,又问,“简云希那边呢?”

“我会想办法!”孙莉眸子里闪动着自信的幽光。

简雪菱点点头。

孙莉走开了。

……

简云希刚从洗手间出来,就看到傅南玺倚在不远处的墙上抽着烟。

看到简云希,他立即掐了烟头大步走过来:“我们谈谈。”

简云希神色疏离冷漠:“我们没什么好谈的。”

傅南玺急道:“我知道五年前你找少爷的事情是为了报复我,为了给我难堪。希希,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我跟你说声对不起!是我没有珍惜你!我知道你不会再给我机会了,但是,我仍然希望你幸福。希希,我小叔非你良人。他的私生活很混乱,他还有一个儿子……”

突然,一道冰冷的声音响起:“我私生活混乱?我怎么不知道?”

简云希和傅南玺倏的抬头看过去。就见傅禹风从不远处走过来。

他西装笔挺,整个人透着清冷疏离的气息。

“小叔,我不是这个意思……”傅南玺顿时尴尬得恨不得找条地缝钻了。

看到傅南玺这副吃瘪的样子,简云希莫名觉得心情愉悦。

傅南玺尴尬得无地自容。

傅禹风走过来,伸手拍了拍傅南玺的肩,语重心长道:“男人别学长舌妇,有什么当面和小叔说!”

“是,小叔。”傅南玺脸色涨如猪肝色。

傅禹风又眸光深邃的看向简云希,简云希立即收回视线。

傅禹风深看了简云希一眼就往洗手间走去。

傅禹风去洗手间了,傅南玺立即看向简云希,解释道:“我是为了你好。”

简云希淡漠的看向傅南玺:“不必了,傅先生,五年前,我们就不再有任何关系了。”

说完,赶紧离开。

傅禹风去洗手间了,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傅南玺望着简云希的背影,想到她那句傅先生,心里烦躁得无法疏解,他又点燃了一支烟,用力的抽着。

他吐出一个一个的烟雾圈,越吐越烦。

他都不知道到底在烦什么?

一连抽了几根烟,他大步回到宴会厅。

简雪菱立即给他端了一杯酒:“玺哥哥,给。”

傅南玺直接端起就一饮而尽。

简雪菱眸光闪了闪:“玺哥哥,我有点累了,我们去楼上休息一下吧。”

“嗯。”傅南玺应了一声,眼神再下意识的扫了一圈,没看到简云希,他蹙着眉,与简雪菱去楼上休息。

……

简云希接到了MYL负责人的电话,他问简云希在哪里?

简云希立即告诉对方,她在宴会厅北侧。

对方让简云希不要动,他过来。

简云希便站在沙发前等着。

“你好,需要酒吗?”一个侍应生走过来客气的询问。

“不需要。”简云希说。

“好的。”侍应生端着酒离开了。

不一会儿,一个气宇轩昂的男人走了过来,他眨巴着一双桃花眼,看着简云希,明知故问:“Ruler?”

简云希立即起身,客气的打招呼:“你好,我是Ruler.”

“你好,我叫陆宴钊,MYL副总裁,与BBR公司的项目,是我负责。”陆宴钊笑着与简云希握手。

英文名真是坑死人啊!

来个真名的话,早几个月BBR集团与MYL谈合作的时候,他家傅爷就找到简云希了。

这几年时间里,他利用黑客技能各种找人,黑遍了世界各地的户籍表。

英文名里面,带云的带星的,他都没有放过。

他们一致认为,简云希取英文名的话,有可能会带着云啊,星星月亮之类的,结果,她取名Ruler。他一直音译露拉,他甚至还跟傅禹风提过,BBR集团与他们对接的人叫露拉,可能是一个皮肤黝黑身材高大的黑女人。

因为,以前通电话的时候,Ruler一口英文实在是太纯正了。他就不自禁的把她想像成一个精明能干一头波浪卷发的黑女人。

命运啊,造化啊!他家傅爷天生是个守活寡的命。

陆宴钊看简云希面前没有酒杯,他朝不远处的侍应生招了一下手,侍应生眸光一闪,立即过来了。

不远处,傅禹风向这边走过来。

看到傅禹风走过来,简云希就下意识的拧眉,她代表新西兰BBR集团和意大利MYL集团负责人谈生意呢,他过来做什么?

好怕他突然又来一句老婆、被窝什么的。他就是个语不惊人死不休的主。

“陆总,好巧!”傅禹风与陆宴钊打招呼。

“啊,傅总!你好你好!”陆宴钊一脸热络。

简云希微松了一口气,原来傅禹风是和陆总认识。

不是来找她的就好。

这时候,侍应生正好也过来了。

傅禹风伸手从侍应生的托盘里端了两杯酒,一杯递给陆宴钊,一杯递给简云希。

他再端起另外一杯,分别与简云希和陆宴钊碰了碰杯。

简云希盯着酒杯看。

刚才,陆宴钊招呼侍应生送酒过来的时候,侍应生似乎有些不太对劲,他没有第一时间过来,而是背过身做了什么。

他背过去做了什么呢?往酒里添点东西?

当然,也有可能只是他的袖扣掉了需要整理一下。

不怕一万,以防万一。

简云希正想委婉的建议他们不要碰会场的酒。

结果,傅禹风和陆宴钊纷纷把酒喝了,还潇洒的倒扣酒杯扬了扬。

简云希:“……”

她默默的祈祷酒没问题,只是她想多了而已。

突然,有个女服务生过来,客气的询问:“请问,你是简云希吗?”

“有事?”简云希微挑眉梢,打量着服务员。

“有人让我把这个给你。”服务员立即把一个卷起来的小纸条递给简云希。

简云希打开一看,脸色不由的一变,纸条上写着:想要怀安居士活命,来888号房。(别让任何人知道,要不然……)后面画了一把刀子。

简云希一双眸子眯起来,缝隙里透着精锐的光芒。

怀安居士是外公的法号,外公已经出家多年,长年在德弘寺讲经礼佛,不应该被人挟持,而被挟持到这种地方的可能性更小。

但是,哪怕只有一丁点可能性,她也不敢冒险。

这大概就是对方的高明之处了,掐住她的软肋,让她明知道是阴谋的可能性大,还是会义无反顾的前往。

让她单独去,等着她的会是什么?

不管是什么,她都得去!

“抱歉,陆总,我有点私事要处理一下,实在是抱歉。合同等你有空的时候,咱们再聊细节,抱歉。”简云希心里已经十分着急,还是顾全大局的与陆宴钊打了声招呼。

“需要我帮忙么?”陆宴钊问。

“不用的,谢谢!”简云希道完谢,立即往电梯方向走。

傅禹风伸手扣住简云希的手腕:“有什么事?”

“一点私事。”

“我帮你处理!”

“不用的,只是一点小事,谢谢!”简云希匆匆走向电梯。

傅禹风和陆宴钊对视了一眼。

简云希走进电梯以后,迅速按楼层,怕万一纸条上写的是真的,傅禹风跟过来会坏事,她从4楼到19楼,每一层楼都按。

这样,傅禹风就不知道她去了哪里,没办法跟了。

简云希进入电梯没一会儿,陆宴钊和傅禹风进入电梯。

不远处,孙莉看着傅禹风和陆宴钊的背影,眸子里闪动着算计的幽光。

傅禹风,原本这个计划里不包括你,是你自己闯进来的。既然你们都中了招,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孙莉看向身侧的年轻女孩:“慧珠,看清楚了吗?”

慧珠点点头。

“去吧,要是睡到了傅禹风,你这辈子就有享不完的荣华富贵了。”

孙慧珠担忧的说:“万一他睡了我却不打算负责呢?”

“那也得赔偿一大笔钱,现在的孙家今非昔比,我孙家的女儿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要是你能够怀上他的孩子,呵呵……”

孙慧珠眸子里闪动着贪婪的幽光:“姑姑,我去了。”

……

简云希到达八楼。

走到888号房门口,她摁下了门铃。

突然,门从里面打开,一只手一把将她拽了进去。

“希希……”傅南玺粗重的声音压抑着巨大的痛苦,猛的将简云希压在门上。


[返回]

温馨提示 所有数据信息 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