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知识>

车越来越颠肉岳太深小说 看看发育的小馒头

发布时间:2022-09-01 11:16 已有: 位 网友关注

有校长撑腰,两名千金这会得意洋洋,一左一右站在校长两侧,好整以暇地看着刚从洗手间走出来的权筝,指着她控诉道:“校长,她就是权筝,就是她殴打我们。”

权筝身上的连衣裙虽然被打湿了些许,但即便如此,依旧气场高昂,缓缓走上前,面色漠然地看着校长,“我殴打她们?请问她们身上哪里受伤了?”

“伤都在身上,衣服盖住的地方!哎哟,我全身都要疼死了,也许受了内伤或者骨折!”

“我们都被她打伤了,我们要求去医院验伤,刚才你妹妹权薇也看到你殴打我们!”

听到这话,权筝露出一个不齿的笑容,还骨折?内伤?骨折了你能站得这么好?内伤说话还这么响亮?

“你们还是说实话吧,我可没那么好的身手二打一,还能把你们打内伤和骨折……”权筝顿了顿,脸上的笑容忽然变了意味,那眼神看得两位千金感觉十分不妙。

“我不过就是把你们的脸摁进马桶里,用马桶水给你们洗洗脸而已。”

听了权筝的回答,周围的同学十分震惊,纷纷冲着那两名千金的方向指指点点,议论起来。

“居然用马桶水洗脸,难怪这身上脸上都湿漉漉的,不臭吗?”

“刚才她们还站在我旁边,我就说闻到奇怪的味道。”

“好恶心,她们两个对权筝一个,都没有反抗,难道根本就是自己想试试马桶水的味道?”

“那些有钱人家的恶趣味我们可不懂,听说学校里有三分之二的学生都是花七位数买进来的有钱人。”

从原本被同情的受害者一下子变成了被人议论取笑的对象,两个千金也怂了,理不直气不壮地虚张声势,大声喊道:“你胡说!根本没有这样的事!”

“权薇,你刚才也看到的,你快出来替我们解释清楚。”

其中一个千金眼尖地看到人群中的权薇,连忙指着她点名道姓要她站出来说明。

被人点名,权薇也没办法躲了,只能咬咬牙,仪态优雅地走出人群上前来,眼神怯怯地看了一眼周围的人,微微低着头,一脸犹豫的说:“对不起,我替我姐姐向你们道歉,她不是故意的。”

权薇这简单的一句话,说得模棱两可,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马桶水洗脸的事。

但是这话再细听下来,却是在间接地指出权筝的确对两人下了手。

好一朵盛世白莲花!

权筝忍不住在心里夸了权薇一下,随后朗声表面自己的立场:“等等,我先说明,权薇的言论不代表我,我才是受害者,我不会向任何人道歉。”

眼神转而看向两名千金,黑眸收紧,语气森冷:“相反,我要她们俩人向我道歉。”

在场的人听到这里,满座哗然。

厉见深此时也出现在人群中,安静的听着两方的争辩,忍不住提议道:“校长,我建议不如去看看现场。”

校长一转眼就看到厉见深,整个表情立刻松弛下来,语气也带上了谦恭:“厉见深同学说得有道理,那就麻烦厉同学进去帮忙查看一下,其他人都在这里等着,不许进去破坏现场!”

一转头看向其他同学的时候,校长马上又恢复了那个严肃的模样。

厉见深独自进入事发的洗手间查看,两名千金眼神狠毒地瞪着权筝,心里这会早已经是乐开了花。

权筝这个丑八怪给厉见深下药的事情闹得那么大,厉见深心里一定恨死了她,这次会主动开口要去看现场,肯定是想要用这个理由来锤死权筝,把她赶出圣辉!

有同样想法的,不止她们两人,还有站在一旁的权薇。

“姐姐,你别闹了好不好?我真的很担心你会被赶出学校,爸不一定还会继续帮你花钱找学校读书,你以后可怎么办啊?”

权薇见她依旧一言不发,又故意把音量提高了一些,深思担忧地说:“你快跟她们道歉好不好?我也会帮你一起求情,不然你会被学校开除的!”

此时此刻,权筝才转头看向权薇,盯着她看却不发一语。

她故意在校长面前说这些话的意思,可不就是为了提醒校长可以借此把她开除赶出圣辉吗?这点小心思,权筝又怎会看不出来?

不一会儿,厉见深从里面走了出来,面容依旧是白皙冷清,手里拿着一根断掉的扫把棍。

“这是卡在隔间门把手上的断棍,我仔细比对了断口的位置和模样,可以确定是人为地从隔间里面踹断的。”

“隔间里面和门外的地板上全是水,旁边的地板上还有一个空了的水桶,综上所述,明显是你们俩个用扫把将隔间门反锁,然后用水桶装满水,从隔间顶上泼水!”

厉见深说话的声音有种特别的魔力,让人不敢反驳和打断,也充满了可信度。

被厉见深将事情的经过反推出来,两名千金怂了,低着头不敢说话。

随后,厉见深转头看了一眼权筝,黑阒深邃的眼里充满了疑惑:“不过,你一个女人,竟然能一脚把卡在门板上的木棍踹断?”

面对厉见深的质问,权筝笑而不语。

随后看向权薇,“现在,你能说实话了吗?”

旁边看热闹的人这下子都清楚了,风向立刻全部倒向权筝这边。

“咱们的校花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明明是自己的姐姐被欺负了,还要撒谎帮着外人冤枉自己人?”

“哼,绿茶婊不都是这样的吗?你们男生就喜欢相信这种莲花说的话。”

“啧啧,连自己的姐姐都能睁着眼冤枉,还不知道对外人能多狠呢!”

“幸好她不是我朋友,不然以后怎么死在她手里都不知道。”

面对同学们的各种质问,还有来自校长的追问,权薇低着头,吞吞吐吐地解释:“我刚才进去的时候,的确是看到姐姐拽着她们俩,所以我就以为是……”

权筝脸上的笑容更冷了几分。

“啪啪啪……”

人群后,忽然响起一道有力又缓慢的鼓掌声,众人转头看去,发现居然是霍司霆!

霍司霆一边鼓掌,一边走进人群,泛着清寒无温度的眸子一直看着权筝,眸底的欣赏之色毫不掩饰地表露出来。

走到权筝跟前,霍司霆什么都没有说,低头看了她一眼,权筝也倔强地抬头看向他的眼睛,却似乎在他眼里看到了一丝……心疼?

霍司霆脱下身上的外套,披到她身上,低声说了一句:“别着凉了。”

“谢谢。”

确定她无恙,霍司霆转身看向表情尴尬得不知所措的校长,似笑非笑地说:“谭校长,感谢今天让我看到了这么精彩的场面,难道这就是圣辉的校风?”

“不不,不是,霍先生,你听我……”

校长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霍司霆无情打断:“刚才你提的投资捐建的事,我需要慎重考虑。”

说完,霍司霆欲要离开,但还不忘暗暗投给权筝一个的眼神。

眼看着煮熟的鸭子说走就走,校长憋了一肚子的气,气愤地怒瞪那两名闹事的千金,狠狠的训道:“你们两个马上给权筝同学道歉,回头我再惩罚你们!”

说完,校长马上跟着霍司霆离开的步伐追上去。黑色低奢迈巴赫如同一只急速奔跑的黑豹,驶过主干道拐进霍氏集团的地下停车场,停在总裁专属位置上。

车门打开,一身冷漠气息的霍司霆下了车,助理陆言已经提前在此等候,看到他下车,马上迎了上去,走在霍司霆身后跟随他一起进了VIP电梯。

“衣服已经按照您的吩咐送去圣辉了。”

霍司霆刚从圣辉离开的时候,就已经通知陆言再送一套衣服去给权筝,从圣辉回来不过二十分钟的路程,陆言已经将事情妥当办好。

眼尖的陆言发现他只穿着衬衣,不由问了句:“霍总,您的外套呢?是不是落在车里,我回头帮您取来。”

霍司霆的眸底倏地闪过一丝异样,低声说:“送人了,再给我准备一套过来。”

听到这里,陆言纳闷了,穿在身上的外套都能送人?这跟霍总向来高冷的性格十分不搭啊。

心思细腻玲珑的他转念一想,猜测肯定是送给那位权筝小姐了。

识趣的他不在继续这个话题,正好楼层抵达走出电梯,霍司霆五官冷峻地在前面走着,陆言也快步紧随其后,将早就准备好的汇报内容快速而清晰地向他汇报起来。

“集团上个月刚签了意向合同的新能源项目,早上刚刚收到那边发来的文件,基地那边的土壤检测报告出了问题,需要暂停项目。”

“12点前把土壤检测报告和那边的政府批复文件送过来。”

霍司霆走进办公室坐在办公桌前,眉心微蹙,神色严肃,坐姿挺直已经完全投入了工作状态。

“印度那边的6G网络基站铺设已经完成了三分之一的进度,但是有三个站点被当地居民强烈反对,需要您今天内做出批复,是增加补偿费用?还是另外选址?”

“是加尔各答那边的几个站点?”

陆言点头,“就是那,之前村民们已经签好字拿了钱,临到撤离的时间却都不肯走,说必须再给他们额外双倍的补偿款。”

“既然已经签字收了钱,就必须按照合约办事,派人去谈判,必要时通知当地政府解决,不能耽误站点施工。”

“是。”

陆言快速在平板上面敲击,把霍司霆的回复发送给了那边的同事。

把公司上的事情汇报结束之后,陆言拿着平板的手垂落下来,却还站在办公桌前面没有出去。

霍司霆抬头,问:“还有什么事?”

“大宅那边,让您今晚回去一趟。”

说这句话的时候,陆言的音量也明显比刚才汇报工作的时候要小了许多。

闻言,霍司霆一贯冷若冰霜的脸色变了变,直接忽视,当没有听到过这句话一样。

“通知下去,半小时后开会。”

陆言还想说什么,张了张嘴,看到霍司霆已经低下头开始处理工作,也不敢再打扰,应了一声之后转身退了出去。

上午的阳光透过宽大的落地窗玻璃落在霍司霆挺拔的身躯上,笔直利落的衬衣,浅蓝色调勾勒出他严谨的姿态,俊逸的面容,幽冷深邃的双眸似乎笼罩着一层薄薄的冰霜,冷色覆盖的眸子专注盯着眼前的文件,一目十行,却不会错漏一个标点符号。

修长的手指握着磨砂的黑色钢笔,在白色的纸张上飞舞签注,偌大的办公室里面十分安静,显得那笔尖摩擦纸张时候发出的“沙沙”声音更加清晰。

只要一开始工作,霍司霆就能够秒进入无人的境界,全神贯注用最大的效率快速处理完所有棘手或繁琐的事情。

沉迷在工作中的他宛若被一层金色光圈包围的天使,全身上下都散发着吸引人的迷死人的魅力。

一阵铃声忽然响起来,打断了他的思绪,却也没有完全停下手中的笔,用眼角瞥了一眼手机屏幕上的名字,他才放下工作,接听了电话。

“什么事?”

是商少卿的来电,两人之间熟络的程度,已经不需要再说那些多余的问候语。

听着电话里头那依旧充满禁欲系诱惑魅力的磁性声线,似乎还是跟以往没有区别,可是商少卿总觉得,有些地方是变了。

“昨晚封洺大半夜跟我们说了个八卦,说是咱们霍大少也开始了金屋藏娇的美好生活,藏着个不亚于大明星又纯又欲的美女在别墅里?”

商少卿顿了顿,嘴角勾起一抹八卦的微笑:“我猜,是不是你昨晚在俱乐部带走的那个丫头?”

霍司霆的瞳孔微微收紧,又迅速展开,似有若无地从鼻子里应了一声,表示默认。

这个回应倒是出乎商少卿的意料,按照以往的经验来看,他可是最不高兴别人把他跟女人扯一起谈论八卦的。

“看她昨晚对杜竞航的那套治疗手法以及诊断的快准稳程度看来,绝对是个医学领域的内行人,难道她就是那天晚上……”

“是。”

这一次,甚至不用等商少卿说完,霍司霆就直接默认。

“我正好有事找你,把你储藏室那批药材,全部给我送过来。”

“那可不行!”

商少卿立刻拒绝:“要是普通的药材也就算了,那批药材可都是极其珍贵,有钱都不一定买得到的!就单说其中的绝味子还有红樱画果,那在黑市上都炒到上百万美金一千克了,而且还长期缺货!”

那些药材大部分都是珍贵稀有的药材,商少卿可宝贝着呢。

“你随便开个价。”

一听这话,商少卿立刻暴走:“霍司霆!这是钱的问题吗?”

“既然不是,就送来。”

“你!”

乖乖,又踩到他的套路里了,这么多年来外人都只当霍司霆冷酷幽魅,不苟言笑,却不知道他这一开口,每次都能打中商少卿的七寸,气得他吐血。

深呼吸了几口气之后,商少卿才平复了大半情绪,闭着眼睛无奈开口:“你总得告诉我用来做什么?你又不是药剂师,药材到你手里也没用,应该让它们在懂药的人手里,才能发挥出它们最大的价值,这样才不会暴殄天物!”

最后的几个字,商少卿几乎是咬牙切齿说出来的。

霍司霆的语气却依旧平淡冰冷得毫无波澜:“对啊,所以我现在要你送来,就是要让它们发挥最大的价值。”

这句话,让商少卿陷入了深深的思考之中,随后灵光一闪,喊起来:“难道你是要给那个丫头?”

他的猜测再次得到了霍司霆的默认回应。

这下,商少卿就变得严肃起来了,“霍司霆,你了解那个丫头吗?”

“是,没错,她表面看起来医术不错,但她毕竟那么年纪,接触医学能有多久?就算是天才也不可能拥有比我更高的医学经验,我不相信她能把我这些珍贵的药材发挥出该有的作用来,甚至……她或许连其中十分之一的药材都不认识!”

商少卿从小就智商过人,学医之后更是一直被各大教授盛赞他医学天赋过人,也因此才更加珍惜那些药材。

现在就一个普通的女大学生,能有什么本事?

霍司霆沉默片刻之后,清朗开口:“我的病情一直是高度保密,可那天晚上,她没有用任何仪器检测就能准确找出我的病症。”

商少卿感觉霍司霆更像是被下了降头了,刚想要开口劝,就听到霍司霆继而说道:“她甚至能说出一些你们都不知道的诊断现象,同时,她也断言我的时间只剩三年。”

三年?

这个数字,实在太让人震惊!

商少卿沉默了,其实最近从霍司霆发病频率不断加密的现象,他们也知道情况开始恶化,但是却没想过,只剩下三年……

他才三十岁,再过三年也才是三十三岁,还是一个男人最当年的时候。

良久,商少卿才沉声开口:“药材我会送一些过去给你,但我有一个条件,我要见见那个丫头。”圣辉商学院

一个上午的课程,午休时间,坐落在学院中部的食堂餐厅此时人声鼎沸,好不热闹。

沿袭着圣辉学院欧式风格的主调,外面看起来有三层高,全白的油漆将房子的外围包裹得严严实实,顶端的三角弧形结构造型,如同城堡的顶端一样,显示出高贵和独特。

进去之后,会发现其实这里的实用地方只有一二两层,外面看起来的三楼其实就是里面挑高的天花板,旋转拔高的设计装饰着五光十色能够折射太阳光线的玻璃,斑驳投影在桌上,地上,路过的同学身上。

餐厅内菜式多重多样,中西餐一应俱全,还有甜品和点心,现点炒菜和预定餐也有,价格也足够昂贵。

此时在二楼开放式雅座,厉见深和几名富二代同学在这用餐,桌上摆满了各式佳肴,但座位上的人却对这里的饭菜很是嫌弃。

“就这也叫鲍鱼?连我们家喂狗的鲍鱼都比它个头大。”

“什么虫草水鸭汤,难喝死了。”

“我可都是吃国外空运回来的新鲜有机蔬菜,这里的青菜吃了不会拉肚子吧?”

厉见深一直默不作声,动作优雅吃相斯文地进餐,旁边的一个朋友忽然问道:“厉少,今天早上你怎么帮着权筝说话?她可是刚对你下过药,意图不轨的女人啊!”

“一码归一码,我是这种公报私仇的人吗?”

厉见深放下手中的银制叉子,看了一眼刚刚提出问题的伙伴,接着说:“下药的事情我自然会调查清楚,不过今天这事确实是那两个女人做的,我只是站在真相这边,没有偏帮任何人。”

对面的阔少也八卦地说:“我听说她们被校长抓去办公室训了一个小时才放出来,这一个小时咱们谭校长的怒骂声就没断过。”

“说起来,你们不觉得校花也有问题吗?她平时看起来可清纯可无邪了,没想到居然会明里暗里陷害自己的姐姐,真是看不出来。”

最开始提问的那个阔少不屑地冷哼一声,说:“这种女人你也喜欢?听说她早就已经有未婚夫了,说不定早就被开发了,解锁了各种姿势,在你看不到的地方风.骚.又妖.娆的,还清纯个屁啊!也就在你们这些傻逼纯情男面前装装婊.子。”

几个人本来也无心吃饭,聊起这些事情来倒是兴高采烈,乐此不彼。

与此同时,权筝也出现在食堂餐厅。

“快看,是权筝!”

“她这么快又换了一套衣服?”

“这套可不比早上那套差,CC家最新款的夏装,昨天才空运到这里的,据说只有两套,另一套据说是名模薇薇安拿到了。”

在众人的议论声说,权筝目不斜视地走了进来。

坐在二楼的厉见深一桌,本来就是靠围栏的位置,看下去就正好是对着餐厅大门的方向,当然也看到了权筝。

“真是说曹操曹操到,不过你们有没有发现,权筝洗掉了脸上那大浓妆,其实长得也挺漂亮的,那种纯天然的漂亮。”

“长得漂亮是不假,那性格就跟野山椒一样火辣,你要是敢咬一口,保准呛死你!”

“我说厉少,既然她暗恋你那么久,长得也不算太差,要不你就收了她?”

被旁人这样起哄,厉见深却面色无异,低垂眼眸冷冷说了一句:“吃饭的时候不要说这么多废话!”

权筝丝毫没有理会旁人的议论和围观,径直走去挑了几样她喜欢的菜,走到空位上,单独坐下来吃饭。

餐厅一楼的桌子距离比较近,旁边人议论声在此刻显得更加清晰大声,字字传入权筝的耳中。

“看,她一个上午就换两套衣服,都是限量款,权氏企业这么有背景吗?”

“权氏就一家中产企业,权薇作为校花也没这么出风头,我猜肯定是外面的男人给她买的。”

“那就是傍大款了,呸,真不要脸!”

各种难听的话传来,权筝依旧面不改色,安静享用自己的午餐。

虽然在那些有钱的阔少千金眼里,学校餐厅的饭菜都很一般,可是权筝却真心觉得味道很不错,食材也都新鲜上乘,比她以前念的寄宿学校的时候要好太多了。

一粥一饭,当思来之不易。

她才不会为了那些人的流言蜚语浪费粮食。

这时,权薇和一名身材高瘦的长发男生一起有说有笑地走进来,这个穿着偏向乐队风格的男声,正是骏马制造集团的太子爷方启翔。

同时也是权薇忠实的舔狗追求者之一,从见到权薇的第一眼他就彻底沦陷,简直把权薇奉为女神一样盲目痴迷。

权薇看到了权筝独自坐在那边吃饭,换上一个更加甜美的笑容,领着方启翔走过去,“姐姐,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启翔,我们就坐这里陪姐姐一起吃好不好?”

权筝抬头扫了一眼她那娇嗲的模样,有些为难地将嘴里的饭菜强咽下去,似笑非笑地看着权薇说道:“你这演技,不去做演员真是浪费了,奥斯卡都还欠你一个小金人。”

对上权筝那明亮有神的眼睛,权薇似乎是被吓到了一样,颤抖着往旁边方启翔的方向倾倒了一些。

旁边的人看着好戏,也大声议论起来:“还好我没买饮料,不然现在喝绿茶都要喝撑了。”

“亲姐妹都能这样陷害,可真是绿茶婊里的战斗机。”

“长着一张清纯的初恋脸,做的都是老小三的恶心事,真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表里不一极了。”

这些话让权薇摆出一副更加柔弱受伤的模样,柔弱无骨地轻轻靠在方启翔的身边,肩膀一抽一抽的像是在害怕发抖。

她这个模样可是彻底激发了方启翔的保护欲,当下就挺起胸膛为权薇出头:“小薇才不是那样的人,你们不能血口喷人!”

说罢,又转头冲着权筝呵斥道:“小薇她没有看到全部过程,但是一进去就看到你拽着两个女同学,换了是任何人都会认为是你在殴打她们。”

“她不过实话实说而已,她又有什么错?错的是你这种心思恶毒,故意引导舆论的人,看你这脸就是写满了野心和算计!”

权筝一边吃饭,一边听着方启翔情绪激动的骂声,在心中默默感叹,为什么这个世界上真的会有这么蠢钝如猪的男人呢?


[返回]

温馨提示 所有数据信息 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