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知识>

小茹的性荡生活全文阅读 公交车纯肉超H莹莹

发布时间:2022-09-01 11:14 已有: 位 网友关注

别墅内,权筝按照他的指示上了楼,找到了他的房间。

刚清洗干净,霍司霆人就回来了,敲了敲浴室门,“你要的东西我放在床上,有事再喊我。”

“好,谢谢。”

权筝围着一条浴巾打开门走出来,将她优美的肩颈和大长腿都裸露在外,刚洗完澡的皮肤全身发亮,白皙照人。

走到床前一看,这一大袋的东西令她哭笑不得,各种品牌规格的卫生棉都有,还有一包新的女士内裤,他这是要将店里的货架搬回来吗?

不过下一秒她又犯愁了,卫生棉和内裤是有了,但他没有给她买换洗的衣物?

权筝抬头在他的卧室扫视了一圈,最后,视线定格在衣帽间的方向。

楼下,霍司霆下楼刚为权筝倒了杯热水,门外铃声响起。

走到门前看向显示屏,看清门外的人的时,霍司霆眼里闪过一抹疑惑,大晚上的他怎么跑来了?

封洺,盛京三大家族之一封家的老幺,和霍司霆也是相识多年的朋友。

但他与霍司霆的成长不同,封洺可谓是从小被众星捧月宠着长大的,也因此养成了他洒脱傲慢的个性。

拥有四分之一俄罗斯血统的封洺,一头飘逸的半长金发,发丝柔软,深邃的眼眶,白皙的皮肤,高挺的鼻梁,瞳孔颜色比常人浅,整个五官看起来充斥着国际感。

不同于大哥封腾和其他家族子孙的人生轨迹,封洺选择进入娱乐圈打拼自己的成就,入行五年,便已经拿到影帝大满贯,实力和美貌并存,不过他更喜欢别人夸他明明可以靠颜值,却偏偏要靠实力。

沉重的大门缓缓打开,霍司霆一脸冷漠地站在门口,眼神明明白白透露出“不欢迎”这三个字。

“你怎么这个时间点过来?”

封洺眉飞色舞一脸八卦的表情,嬉笑着说:“刚收工……刚才看到你在小超市门口提着那一大袋红红绿绿的是什么东西?打你电话又不接,就过来坐坐。”

出于男人的直觉和对好友的了解,封洺坚信霍司霆今晚绝对有问题。

竟然被他看到了?

霍司霆拧眉,冷冷吐出一句:“生活用品。”

“骗鬼呢你,堂堂霍氏总裁需要自己大晚上去买生活用品?”

封洺说着推开霍司霆,强行进屋,“老实交代,是不是这屋里藏了人?”

面对好友的质问,霍司霆一如既往的高冷,不回答!

封洺在一楼看了一圈,没人,正要往二楼走去,忽然听到楼上一阵轻微的脚步声,抬头看去,果然啊!

刚洗完澡的权筝带着一股沐浴香走下楼,长发发梢还在滴着水珠,白皙的肌肤因被热气酌滚,微微发红。

身上只套了一件霍司霆宽大的睡衣,长度刚到大腿,随着她下楼走动的步伐,一双凝白诱人的大长腿展露无疑,妖媚勾人。

封洺没想到霍司霆家里不但真的藏了女人,还是个极品美女,这颜值身段比他平时搭档的女明星还要漂亮,看得他眼睛都发直了。

两人四目相对,权筝微微颔首,封洺率先自我介绍起来,“哈喽美女,我是封洺,是司霆的朋友。”

见多了人工后天美女的封洺想再靠近她一点,仔细看看她那张美艳不可方物的脸是不是天然的。

只是霍司霆的动作比他快了一步,将外套脱下挡住权筝暴露在外的长腿,转头看向封洺,沉着一张冰块脸毫无感情地开口:“你该走了。”

“可是我才……”封洺触及霍司霆警示又嫌弃的目光,只得将话又吞了回去。

权筝瞧着这个妖孽美男越发觉得眼熟。

封洺?

好像是在哪儿听说过这个名字?

被霍司霆站在中间挡着,封洺也没办法靠近,只能摆出个帅气的pose,热情的邀约道:“美女,方便留个电话一起喝咖啡吗?”

还想留电话?

霍司霆的眸光危险波动,带着一股子蓄势待发,如一只激怒的兽,吓得封洺立刻闭嘴退出大门外。

他知道他再不滚,这头野兽就真的要暴怒了。

退出大门的同时,封洺懊悔地说:“该死,我忘了拍照!”

说完马上转身回头,却正好迎上一记没有感情的闭门羹。

“哼,要不要藏得这么好?不过……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看到司霆这么在乎一个女人,这下可有八卦聊了!”

关上门,霍司霆转身走回屋内,眼角扫了权筝白花花的长腿一眼,眉头紧绷,“以后不要穿成这样!”

这样?

权筝低头看了眼身上的衣服,撅着小嘴辩解道:“裤子脏了,我没有别的换洗衣服可穿。”

“你都知道去拿我的衣服,就不知道拿条裤子穿上?”

霍司霆看着她的眼睛,心中在忖度着她的心思,如果不是封洺忽然到访,那她穿成这样走下楼来,是想要趁机勾引谁?

权筝美眸流转,看看他的身高,又看看自己,如果是平视的话,她的目光只能看到他的下锁骨水平线。

“你腿太长了,我穿不上。再说你这衬衣也很长,该遮住的都遮住了,我这个当事人都不在意,你着什么急?”她满不在意的说着,还当着他的面转了一圈,向他证明。

霍司霆被她的话给噎住了,听起来又似乎很有道理,但他的眼神还是愈发凌厉,脸色暗沉沉地如同天际铅云,“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1、上楼去选一间客房睡觉,明天早上会有人送换洗衣服给你。2、回主卧,跟我睡。”

“难道没有第三个选择吗?比如,你送我回家?”

霍司霆无声的看着她,眸底沉淀的暗黑,浑然成团,爆发出吞噬的危险,嘴角划过一丝诡异的微笑。

权筝感受到了这种诡异笑容身后的危险,眨了眨美眸,乖巧回答:“我选1。”

话音未落,人已经一溜烟跑上楼去了。圣辉学院。

一座欧式优雅的青砖白柱三拱牌坊式建筑,门楣上刻有书法名家手迹“圣辉学院”四个大字。

校门巍峨壮阔,两侧各开了一个小门作为人行通道,郁郁葱葱的大树从校门外一直延伸到校道两侧,在顶端交叉,形成一条林荫大道,也成为圣辉的一道著名风景线。

学校不乏开着各色豪车来上课的学生,本就是私立的贵族学校,有钱人和豪车在这里的确不算稀罕。

这会儿还没到上课时间,教学楼外的长廊,到处可见三三两两有学生在聚成小团队聊天。

最近学校里最热门的新闻,当属权筝给厉见深下药的事莫属。

“权筝那个丑八怪真的给厉见深下药了?”

“真的假的?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她连给厉少擦鞋都不配,竟还敢妄想玷污厉少高贵的身体。”

“成功了吗?”

“怎么可能成功,听说被厉少直接从窗户扔出去,把腿都给摔断了,所以这几天才没来学校。”

“居然不要脸到这种地步,学校也不开除她?”

八卦向来在人群中都是最能拉起共鸣的,一群人正聊得热火朝天时,一窈窕的身影款款走近。

一个男生不经意转头看了一眼,全部的注意力就被吸引走,惊讶地问:“那个美女是谁,好像第一次见?”

顺着他的视线,其他人也纷纷侧目看过去。

这一看,才知道什么叫做一眼万年。

高挑完美的身材清冷出众的气质,身上穿着一条蕾丝袖连衣裙,脚踩高跟鞋如履平地,走出国际名模秀场压轴的气场。

脸上清透白皙的皮肤,在清晨的阳光沐浴下白得发光,五官端正娇美,身上像是天使般散发着光晕,青春逼人活力四射,一走来将旁人的目光全部吸引过去。

“她穿的是香奈儿上周才官宣的最新夏季新款连衣裙?我都还没买到呢,她怎么就穿上身了?”

“是不是新来的转校生?从没在学校见过这么漂亮有气质的美女。”

“这回本学院的美女排行榜要大洗牌了,权薇那个校花的位置说不定要让位了!”

“我也觉得她好美,把校花权薇都给比下去了。”

权筝越走越近,将那些人脸上的表情变化尽收眼底,却直接无视所有人的夸奖和议论,放空的双眼,透着困倦。

昨晚在霍司霆家过夜,不知是认床还是第一次在男人家留宿的原因,竟翻来覆去睡不着,这会儿正困着呢。

这时,有按奈不住的男生跑上前来,直接堵在权筝跟前:“你好同学,可以加个微信吗?”

周围有人发出一阵阵惊呼,但权筝面对这样的行为权当没看到,直接绕过男生,继续往前走去。

这样高冷的回应却也没把男生惹恼,反而恋恋不舍地看着她的背影,眼神迷恋地说:“有性格,我喜欢!”

忽然,权薇从人群中跑了出来,一把拉住权筝,视线在她身上的香奈儿扫了一眼,故作关心的问:“姐姐,早上在家没见到你,你昨晚是不是又在外面过夜了?”

姐,姐姐?

权薇的姐姐不应该是权筝吗?

难道……这是权筝?

“她不化烟熏妆和死亡姨妈色,竟然会这么好看?是不是我眼花了?”

众人一个个惊掉了下巴,顿时陷入一阵寂静,默默的围观。

而权薇刚才那句话也让众人开始脑补起来,“又在外面过夜是什么意思?是说权筝经常夜不归宿吗?而且不是第一次?”

“难道她身上的当季最新款,也是她出卖身体换来的?”

权薇听着大家的的议论声,脸上划过一抹奸计得逞的笑,但很快又换上礼貌温柔的表情解释道:“你们不要误解我的话,我只是关心我姐姐,没有别的意思。”

她这种做了婊子又要立牌坊的行为,令权筝不耻,目光淡凉地朗声反问:“你什么时候这么关心我了?还是你想问,我昨晚是不是和你的未婚夫在一起?”

未婚夫?

“校花已经有未婚夫了?”

“她不是一直都标榜自己单身吗?养了那么多的鱼,没想到竟然都订婚了!”

“啧啧……真是高段位,这么久都没被人发现。”

“是不是因为追求厉见深失败,所以权筝现在又要勾引妹妹的未婚夫呀?”

被当众揭穿,权薇脸色微变,眼睑低垂,眉梢拂过一丝无奈的解释道:“订婚是我父亲的决定,我根本没办法反抗,我不是有意要隐瞒的。”

自进了圣辉后,她可是一直小心隐瞒着自己有未婚夫的事,享受着被这些富二代追求的感觉,另外也是因为存了私心,要是遇到比杜竞航更好的对象,还能换一个。

权筝涔凉的眸瞧着她这白莲花上身的模样,不咸不淡的开口道:“实话说吧,我昨晚的确是出去见了你的未婚夫,但就他那半条腿要进棺材的男人,我才看不上,留着你自己用吧!”

“你!他只是不喜欢你,就算你心里恨他没有选择你,也不能这样诅咒他?”权薇眼里流动着微弱的泪光,委屈又义愤填膺的轻咬下唇。

这样的演技,直让人看着犯恶心。

权筝双手环胸,红唇轻勾,似笑非笑的回道:“你若不信我的话,那就找那个和你相熟的医生给他检查,就是那个,你找他给我药,让我下在厉见深食物里的医生。”

“什,什么医生,你胡说什么?我哪有认识医生给你药?”权薇矢口否认,眼泪噙在眼眶里打转,楚楚可怜。

“我知道姐姐你担心厉家会报复你,但是你放心,我已经帮你去厉家道歉了,他们不会再追究你这件事,你听我一句劝好不好,不要再去招惹厉见深了,他不是你能爱得起的男人!”

她这伎俩在旁人的眼中,俨然就是一个善良无私的好妹妹,为了营救姐姐而默默付出,还要面对姐姐咄咄逼人的不理解。

要是这场景是电视剧,肯定能创下一个收视率新高,毕竟权薇这入木三分的演技,可不是人人都能做得来的。

权筝也不着急打断她,静静看她演完这场戏之后,才幽幽开口:“既然没机会,我自然不会再去找他,就是辜负了你一直以来给我出主意,教我怎么勾起厉见深的注意,这次还浪费了你给我找来的药。”

“我从来没有给你出主意,药也不是我给你的,姐姐你怎么能因为竞航哥哥的事而迁怒我,冤枉我呢?”

她特意把音量提高,以便让周围的人能够听到她刚才的这一番辩“我从来没有给你出主意,药也不是我给你的,姐姐你怎么能因为竞航哥哥的事而迁怒我,冤枉我呢?”

她特意把音量提高,以便让周围的人能够听到她刚才的这一番辩解。   

只是她解释得越多,就越显得欲盖弥彰,部分早就看权薇这几校花不顺眼的女生,趁机带起了舆论。

“ 她们姐妹俩这是在上演狗咬狗吗?若说权薇丝毫没有牵扯,我可不相信!”

“就权筝那种有胸无脑的智商,她怎么能想到给厉少下药?”

“军师肯定是咱们的校花呀!”

但也有一些男生就吃权薇这种类型,为她打抱不平。

“权薇一直都是单纯善良的存在,反观权筝的黑历史,她说的话你们也敢信?”

“权薇肯定是无辜的,我相信她。”

这样一来,刚刚那些女生就不高兴了,更加言辞犀利地回怼:“啧啧,她一直都是装模作样装清纯,要不怎么说是个心机婊呢,一张脸就把你们这些男人的智商迷得喂了狗。”

“长得好看就是好人了?肤浅!”

“就她这种女人,玩弄男人的手段可是高段位。”

这些负面争论令权薇脸色微微一滞,她一直塑造的大家闺秀完美女神的形象,绝对不能让权筝这样毁了!

“对不起,如果因为我和姐姐的一些误会给大家造成了困扰,我愿意道歉,希望大家不要因此讨厌我……”她的声音轻轻的,一如既往的乖巧温柔。

“快看那边,是霍司霆!”

权薇努力为自己洗白人设之际,人群中忽然有人大喊起来,其他人听到“霍司霆”这三个字,纷纷看向另一边,果然看到霍司霆本人。

欣长的身影早阳光下逆光缓步而来,身上带着一股难以言喻的浑厚气势,凌厉硬朗的俊颜,幽深狭长地暗眸目视前方,从他出现在众人眼中开始,便让人有一种不敢逾越的距离感。

“真是霍少,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他本人,好帅呀!”

“可我听说他已经克死了三个未婚妻?”

“科学时代不要相信这种迷信,要是霍少能看上我,被他克死我都愿意!”

一群女孩子星星眼地看着霍司霆,连眼睛都舍不得眨一下。

只要是他的出现,哪里都会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这样热切的目光和议论对于霍司霆来而言,掀不起任何波澜。

他步履稳健,方向坚定,眼里能容纳的只有一人。

“啊啊啊——霍少朝着我们这边走来了,他好像是在看我!”

“胡说,他看的明明是我。”

“你们站后面一点,别挡住霍少看我。”

一群女孩子明争暗斗,互相挤兑着往前面站,没想到霍司霆还真的是朝这边走过来了,越来越近,二十米,十米,五米……

随着霍司霆的不断走近,周围的女生发出一阵阵惊呼。

他的视线一直固定在某处,明朗深邃,带着一种勾心动魄力量,从头到尾都没有旁落他人。

权筝在发现他的靠近后,下意识的转头避开了他的视线。

这个男人,刚才送她到校门口的时候不是说马上离开的吗?怎么又跑这来了?

真会给我惹麻烦!

生了一张魅惑众生的好皮囊,标准的三庭五眼,完美的九头身比例,真真是个祸国殃民的妖孽男人,难怪能让周围那些女学生如此激动。

权薇的关注点也同样落在霍司霆身上,看着他一步步靠近,她早已在心底祈祷了无数遍,希望这份幸运能落在她身上。

三步的距离,这个如天之骄子般优秀的男人即将走到她面前,果然,今天的幸运儿就是她!

不等霍司霆靠近,她得意地甩了权筝一眼,扭摆着纤细的小蛮腰娇滴滴地迎上前去。

“霍少。”

娇羞地拨弄了下垂落额前的发丝,水眸如烟,含情脉脉地看着他。

众人倒吸了口凉气,各种羡慕嫉恨的仇视眼光齐聚在权薇身上, 但下一秒,某人的美梦破碎了!

“让开,你挡路了!”

霍司霆冷然开口,眼角都没扫她半眼,这句话声音清晰,掷地有声,不但权薇听得清清楚,周围的所有人也都听清楚了。

权薇脸上的笑容骤然凝结,她的美梦被人强势注入了噩梦,一时间尴尬得愣在原地,傻傻的没有任何反应。

霍司霆眉锋紧拧,墨黑的暗眸尽显冷漠,“滚开,你挡着我的陆了。”

权薇脸色瞬间煞白,羞愧地低下头往旁边让路,她刚才有多趾高气扬,现在就有多丢人。

果然,她一让开路,霍司霆直接来到权筝面前,停住脚步。

两人四目相对,权筝挑动眼角努力的向他使眼色,示意他赶紧离开,别给她找麻烦。

有了刚才的参考,旁边见此纷纷叫嚷起来:“权筝你个花痴快让开,别傻站在那挡住霍少的路。”

“刚刚才说放弃厉见深,现在又马上开始倒追霍少了吗?不要脸!”

“这姐妹俩的脸皮一个比一个厚,还真当自己是绝世美人呢!”

可不想,就在这时,这个有着强势气场的男人却向权筝低下头,磁性低沉的声线如大提琴般醇厚:“同学,能带我去校长办公室吗?”

瞬间,周围鸦雀无声,刚才还等着看权筝笑话的人,如今一个个吃惊的干瞪眼,嘴巴张大得能塞进两个鸡蛋。

权薇不甘的在一旁看着霍司霆,发现他那双黑阒的眸,布满一丝不苟的专注在权筝身上,可她明明比权筝更优秀,为什么就不能得到他的青睐?

作为当事人的权筝,还以为他会语出惊人,将昨晚留宿他家的事曝出来,还好他守信,缓了缓紧张的心情,随后换上一双涔亮的笑眼,爽朗的回答:“好啊,跟我来。”

霍司霆性感的薄唇微抿,不觉间扬起一丝宠溺的笑,“谢谢!”

这颠倒众生的一笑令在场的女人们心中沸腾呐喊,压抑住内心的狂喜,满眼爱慕的看着眼前近在咫尺的男人。

可是,这个男人注定与她们无缘。


[返回]

温馨提示 所有数据信息 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