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知识>

不要塞鸡蛋了已经4个了作文 整部剧都在做的美剧电影

发布时间:2022-09-01 11:13 已有: 位 网友关注

独自留在车内的权筝,敏锐地捕捉到车内洋溢着一丝及其清淡的药香味。

虽然车内有清新剂的掩盖,但她还是能够从中辨别出这独特的药味,循着药香味,目标锁定在副驾驶前面的收纳手套箱。

估摸着霍司霆不会那么快回来,权筝动作麻利地爬到副驾驶位置,打开收纳箱,果然看到里面有一个药瓶。

打开瓶子,倒出一颗绿色的小药丸,将药丸碾碎摊开在掌心,低头凑近细细闻了一下,除了寻常的药材外,其中有一味及其稀有的药材,正是她一直在寻找的赤干。

被假权筝夺取身体之前,她一直在研究细胞再生素,但是换了很多个配方做出来的细胞活性度都不高,就差这味药来当药引,提高活性。

但是这味药十分难寻,生长在沙漠中心地带荒无人烟的地方,她在暗网两年,都没有遇到有人出售过赤干,可谓重金难求!

没想到霍司霆手里居然会有赤干制作的药,赤干药性燥热的确可以用来抑制他体内的VIS病毒,只可惜,治标不治本,浪费了这么难得的药材。

车内因为她刚刚碾碎的药丸弥漫了药味,权筝打开车门散味,走到一旁用湿纸巾擦拭手。

就在这时,两名路过的年轻女子眼神肆无忌惮地打量着她,眼里充满了浓浓的羡慕与嫉妒。

“长得还算可以,但也没有多惊艳呀?”

“这年头,越是有钱有颜的男人,品味就越低!”

被陌生人这样品头论足,权筝一头雾水,不明白自己下车吹吹风哪里惹到她们了?

回到车上一会,霍司霆也回来了,拿出还冒着热气的灌汤包递给她。

“怎么那么快?”这条长龙没有十五分钟哪里能买得到,难道是这店老板打包速度飞升了?

“难道你没听说过,有钱能使鬼推磨吗?”

霍司霆的语气平淡,似乎在说一件事不关己的事情一样。

一听这话,权筝秒懂了!

难怪刚才她会被人鄙视,肯定是他这个资本家花钱办事了。

她没有追问过程,欣喜的打开袋子,一股肉香味扑鼻而来,权筝闭上眼睛狠狠吸了一口包子的热气,这才开始张嘴咬了起来。

唔……果然是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

表皮松软而有嚼劲,滚烫的汤汁包裹着手打肉馅一起包在面皮里面经过高温的蒸煮,和面粉的香味融汇混合得完美!

看着她那夸张满足的小表情,霍司霆好奇了,不就是一个普通包子,至于吗?

真的有那么好吃?

察觉到旁边霍司霆疑惑的情绪,权筝转头看向他,没有多想,直接把手里自己咬了一口的包子递到他嘴边。

霍司霆没有犹豫,自然地张开嘴,一口咬下去。

等到权筝收回手再吃的时候,才猛然醒悟,不对啊,这是她吃过的包子,他接着咬了一口,然后她现在又吃一口,那他们这算不算是间接接吻?

看到她忽然停顿下来的动作,还有脸上那变异多番的表情,霍司霆知道她在想什么,眼神暧昧地看着她不发一言。

权筝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继续低头啃包子,倒是没再把手里的包子分给他。

她不给,不代表他不要。

霍司霆干脆伸手拉过权筝的手,把她手里的包子送到自己嘴里,又吃了一口。

面对他的举动,权筝拧眉控诉道:“这不是还有新鲜的,我手里这个我吃过,有口水了。”

“可我觉得沾有你口水的才最好吃。”霍司霆涔薄的唇动了一下,邪笑的盯着她。

权筝震惊地凝视他三秒后,缓缓吐出两个字:“变态!”

自此不再搭理他,一心一意将剩余的包子吃完,满足地打了个饱嗝。

看着她把自己喂饱了,霍司霆才悠悠然开口问:“你动了我的药?”

“是,但那个药对你身上的变异病毒没用,你体内的毒素已经蔓延到肺腑,如果不尽快清除,不出三年,你必死!”

最后一个字掷地有声,重重砸在霍司霆的心上。

他脸上涌起自嘲的笑容,眼底却是掩饰不住的失意和落寞,“我坚持了二十年,最终还是逃不了这样的结果。”

看到他这个样子,权筝突然有些心软了,同时也很惊讶。

二十年?

这二十年他到底是这么熬过来的?

看他的样子不过三十岁左右,那不是从儿童时期就开始备受折磨,忍受VIS毒发时刺骨剔肉般的痛苦。

这样的痛苦,就算是成年人都很难熬,何况二十年前他还只是个孩子……

“介不介意告诉我,你是怎么中毒的?”权筝的神色严肃,她觉得这背后一定隐藏着阴谋。

霍司霆摇了摇头,无奈回道:“我也不知道,只记得十岁那年突然浑身发冷,身体刺痛难忍,所有各科顶级专家都看过,但也查不出病因,更不敢贸然给我用药。”

“甚至还请了玄学大师来,他断言我活不过十二岁。”

回想起这些年的情景,霍司霆的眼底掩藏着一泓孤冷落寞。

“之后每隔几个月我都会发病一次,医学界权威张教授带着他的团队,一直在针对我的病情治疗,但进展不大,只研究出那个药暂时控制我的病情。”

听着他用平静的语气诉说着过去这常人难以忍受的苦痛,权筝开始对面前这个男人有了些许改观。

“随着我年纪的增长,病发的频率也从最初的几个月一次,慢慢缩短到现在的半个月。” 说完最后一句,霍司霆打开车窗,拿出一根香烟点燃。

权筝侧头看着他,这个位置能看到他高挺的鼻梁,烟雾缭绕下的他显得落寞而孤单,就像是一个被困在孤岛上,却又性格高傲不愿服输的王子。

默默看着她落寞抽烟的模样,权筝沉默片刻,似乎是在思考。

“抽烟对身体不好,香烟里含有的尼古丁有很强的中枢神经毒性和器官毒性,还具有成瘾性,烟雾被吸入体内之后会对你的器官和肺部造成不可逆的侵害,诱发多种疾病。”

霍司霆劲瘦修长的手指搭在车窗上,两指之间夹着烧了一半的香烟,声音似乎是在自嘲,“反正我只剩下三年时间。”

就算不抽烟,他也活不到第四年。

死亡并不可怕,但这种被宣判了日期,只能倒计时一样活着去等待死亡的感觉,才是最令人煎熬的。

“呵呵,算你走运遇到我,有我在,你就不是个短命鬼。”

霍司霆猛地转过头看向她,眼神里充斥着激动的神色:“你答应了?”

看着他眼里终于有了一丝生机的神采,权筝娇俏的笑着点头,“不过,我有个条件。”

“你说!”

权筝莞尔一笑道,“我不稀罕钱,钱我有的是,但我要你给我寻找稀有药材,比如你这个药丸的其中一味——赤干!”

霍司霆默默聆听,但除此外,她没有继续提出其他要求,不免有些惊讶。

她居然,只有这么简单的要求?

霍司霆郑重点头,字字清晰地说:“好,只要这世上有,我就一定为你找到。”

“成交!”持续了一整天的晴朗好天气,时至傍晚,层叠深浅不一的晚霞在天边缓缓飘荡。

权筝脸上神采飞扬,脚步轻快地提着今天的战利品回家。

今天她一整天都没去学校,跟霍司霆分开后,打电话问了S市那边她曾经租房的房东,因她突然销声匿迹没交租,所以房东早就把她那些瓶瓶罐罐全扔了。

扔就扔了吧,好在也没什么特别要紧的东西。

未来有霍司霆这个大资本家帮忙找稀有药材,她就完全不用在操心配药原材料问题了。

推门进去,客厅的气氛压抑得弥漫到门口处。

权筝一看,好家伙,一家三口都在呢。

“以后不用等我吃饭,对着你们,我吃不下!”说完,权筝直接转身往楼梯走去,正眼都不往那边瞧。

权业城看她这个态度,怒意顿生,脸色凝重的吼道:“给我站住!”

一听这语气,权筝就察觉到有戏可看,停下脚步转身看向他,等待他的后话。

“你是不是得罪了杜竞航?”

呃,原来是因为这个贱男呀!

权筝阴阳怪气,看着他轻哼冷笑,眼神却愈发地冷,“给我说说他是怎么上门告状的?有没有说他把自己在长岛酒店总统套房8818的房卡给我了,想姐姐妹妹通吃,然后被我一脚踹下车?”

看着那一家三口的脸色变得铁黑,权筝非常满意,继续说道:“如果是因为他那个破车,大不了我赔他一辆,提速慢,反应差,坐着又难受,没一个优点,还稀罕得跟宝贝那样。”

权薇咬着唇盯着权筝那张张扬的脸,双手握拳,越收越紧,气急败坏地喊道:“你胡说!早上明明是你主动勾引竞航哥哥,你明知道他是我的未婚夫,却还要做出这种违背伦理的事……”

说到这,她忽而停顿了一下,语气带着一丝悲伤,“竞航哥哥说要跟我解除婚约,这下你满意了?”

听完之后,权筝却不以为然,一脸无所谓地说:“解除就解除,杜竞航一看就是个纵欲过度的短命鬼,你嫁给他守寡,还不如不嫁。”

“你……”权薇眼眶一红,扑到母亲怀里放声痛哭,那叫一个悲惨模样。

赵紫茹一边心疼地安抚着女儿,一边恶狠狠地瞪着权筝,咬牙切齿地说:“一千万的限量跑车你拿得出这笔钱?最后还不是得让家里为你承担,你对这个家没有任何贡献不说,反而成了累赘!”

累赘?

权筝幽深的双眸冷冷盯着赵紫茹,声音骤然冰冷,“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我母亲才是这个家明媒正娶进门的女主人,至于你和你的儿女,说好听点是个继室,要真说实话,你就是个低贱的小三,带球逼着男人娶你。”

赵紫茹脸上的肌肉因她的话明显颤抖,也不知是生气还是心虚,就连原本埋头在她怀里哭泣的权薇也在这一刻,缓缓抬起头,不敢置信地看向权筝。

“可惜,我这父亲也不是省油的灯,虽然让你进了这家门,但没有给你法律上认可的名分,结婚证上我父亲的另一半依旧是我母亲,这家的户口本上也没有你赵紫茹的名字!”

被权筝当面把老底揭穿,赵紫茹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但这些话偏偏又都是事实,她根本找不到能够反驳的点,不得不在权筝面前窘迫起来。

权薇抬头看母亲的反应,心中震惊不已,转头看向父亲,哽咽着颤抖开口:“爸,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权业城一言不发,没有理会权薇的质问,反而转头看向权筝,只是那眼神,越发的狠厉。

“爸,你告诉我,她说的不是真的,我母亲养育了我和哥哥,她才是这个家的女主人……”

“真是可笑,从没听说过哪家的女主人是一个无名无分的小三!”

权业城耳边响起一阵盖过一阵的嘈杂声,赵紫茹的哭声,权薇的追问,还有权筝火上浇油地补刀几句嘲讽。

三个女人的声音交错起伏,让他倍感到心烦,怒吼道:“你们都给我闭嘴!”

这下子,总算是安静下来了。

赵紫茹和权薇都不敢再发出声音,怯怯地看着权业城。

权业城抬手指向权筝,声色俱厉地吼道:“你,去向杜竞航道歉,无论他提出任何要求,你都必须答应做到!”

婚约倒是次要,最主要是跟杜氏集团的合作项目,如今已经开始注资了,若这个时候解除合作的话,对权氏的打击十分巨大。

权筝抬起手来撩了撩长发,把垂落下来的长发撩到耳后挂住,不屑地说:“就杜竞航那个半条腿进棺材的人,想让我去给他道歉?呵呵,除非天上下红雨!”

“你……”权业城纵是个饱经风浪的老狐狸,此刻也被这死丫头气到了。

“你别拿威胁那母女俩的法子来威胁我,对我不管用,这个家我是呆不下的,等我找好地方我会搬走,还有,如果惹我心情不好的话,那我只能找警察叔叔了。”

撂下这句话,权筝干脆利落地转身上楼去,才不管这三个人等会儿要闹成什么样。

回到房间,门一锁,把今天买的一套银针,还有一些小物件拿出来收拾好,洗了个舒服的泡泡热水澡,权筝一边擦着头发,一边哼着曲儿走出来,打开电脑。

一番熟悉的操作之后,刚登录进入暗网,马上就看到提示有未读的私信。

原来是大魔王!

【大魔王】“失踪十个月是去研究医药项目了吗?”

【大魔王】“我最近得到一批稀有药材,你那边有没有需要的?”

权筝单手撑在桌面上,手掌托着下巴,右手滑动鼠标翻看私信,仔细想了想,她今天已经和霍司霆达成了交易,她往后应该不缺药材。

手指在键盘上快速敲击,给大魔王回了信息。

【影博士】“暂时不需要,谢谢!”

【影博士】“至于那十个月,其实……我是灵魂出窍了。”

看似玩笑话,但她说的却是实话,只是换作任何人都不会相信。

那边大魔王并不在线,而毛利小五郎也没有出现,甚至她发过去的私信都还是未读状态。

这时,桌面上安静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是个陌生的号码。

拿起手机接听,居然是杜竞航。

“怎么不说话?知道害怕了?”

电话那头的杜竞航自打报上名号之后,权筝就沉默了,他以为权筝是在害怕,语气牛逼轰轰,嚣张得不行。

“现在我就大发慈悲,给你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我在皇上皇俱乐部,只要你来向我陪酒道歉,我就不追究你今天的事!”

权筝一听,当下计上心头,说:“好啊,我马上去!”

听到她这么干脆的答应下来,杜竞航也愣了一下,随即高兴不已,想着等下能随心所欲地蹂躏她一番,兴奋地马上报上包间房号繁星之下的霓虹灯拉开了夜生活的帷幕,一阵狂风呼啸扫过,皇上皇俱乐部门口停下了一辆最新款的哈雷戴维森机车。

权筝脱下头盔,甩了甩墨黑的长发,紧身皮裤将完美的腿部曲线勾勒得一丝不苟,搭配一字肩修身黑T、马丁靴,浓浓的朋克风中彰显出属于女人的飒美,也形成了最美的风景线。

美女的出现总能引起男人们的视线,从她下车一直到走进俱乐部,不少男人冲着她吹起口哨,热情邀约:“美女,过来喝一杯!”

权筝一个都没搭理,径直往前走,找到了杜竞航的包间所在,没有敲门,直接推门而入。

包间里此时坐着三男三女,她的突然出现令所有人都一致看向她,尤其三个男人,当发现进来的是个美女时,眼神流露出赤裸裸的意味。

杜竞航仔细打量着今晚的权筝,穿得诱惑迷人,脸上那桀骜不驯像只野狐狸般的表情,更是看得他浑身发痒难受。

一把将原本靠在他身上的女人推开,对着权筝挥手招呼起来:“过来,坐我旁边。”

权筝没有说话,却如他所愿,走过去坐到在杜竞航指定的位置。

瞧她这会儿如此顺从听话,跟早上判若两人,杜竞航心里十分得意,以为是他向权业城施压,所以她迫于无奈妥协了。

他拎起桌上的洋酒,又拿过一个杯子,倒满,“来,喝了这杯酒,今天的事我就不跟你计较了。”

倒酒的时候,杜竞航的眼底闪过一丝猥琐的神色,这可是他提前加了料的酒,就等着她自动送上门来。

权筝也不迟疑,伸手接过低头仔细一嗅,脸上闪过一抹不屑的神色:“这酒的气味虽然被酒精掩盖了大部分,但依旧还散发出微软的药味,我猜这里面有迷幻药和催情药混合的药粉,不过你们难道就这点能耐吗?就不能玩点新花样?”

三个男人一听,交换了一下眼神,来劲了。

“那你说要玩什么新花样?我就喜欢玩点刺激的,越刺激越好。”杜竞航身子又往权筝那边靠了过去,眼神暧昧。

权筝扫视包间一圈,包间内居然有个钢管舞小舞台,舞台上除是一根表演的钢管外,旁边还垂着两根绸带,美眸透着雀跃的笑意,心里已然有了计划。

她款款起身走过去,来到两根绸带前,一手抓住一根,手腕转动两圈,缠住。

用力拉扯了一下,然后扯着两根绸带摆出几个撩人的动作,像是在跳舞,时而往后抬腿,时而又双手拉紧绸带后仰下腰。

婀娜妖娆,腰肢柔软,一双长腿又细又直,从头到脚每一处的弧度和曲线都是如此的魅惑人心。

她背对着杜竞航一个回眸,夺魂摄魄的魅力,伸出粉舌在唇边诱惑地舔了一下。

沙发那头的杜竞航被勾得晕头转向,眼睛都舍不得眨一下,一直盯着权筝那诱人的身姿垂涎三尺。

鱼儿上钩了,权筝勾了勾手指头,杜竞航就像被下了降头似的,连忙站起身,乖乖地走到权筝跟前。

“你可真是个小妖精……”

“那还有更刺激的,你玩不玩?”权筝冲他魅惑一笑。

“玩,当然要玩……”

杜竞航的心神早就被她摄住了,权筝用绸带围着他左右前后摇曳身姿,他丝毫没有察觉到哪里不妥,还痴痴地笑着伸手想要去摸她的脸。

但下一秒,权筝脸上的笑容顿敛,两手用力一拉绳子,杜竞航的身体猛的悬空而起,直接被吊离地面挂起来!

“你你你,你要干什么!快放我下来!”杜竞航被吓得瞬间酒醒了一半,在绸带的缠绕下用力比划四肢,大声呼喊。

权筝看着他那惊吓的模样,娇美的甜笑道:“你不是说要玩新花样吗?这不就是新花样?”

说着,她靠近杜竞航,眸底闪过一丝狡黠的光,抬手抚摸着他的身体,但却是手指流离在他身上移动,在精准触及到他身上几处大穴后,暗劲用力往下摁。

杜竞航的身体明明被捆绑凌空吊着,但此刻却全身酥麻,抑制不住地颤抖,嘴里还发像是跟女人交流到最high时的满足声。

包间内的灯光本来就昏暗,隔着些距离,另外两名男子也看不清这边发生了什么,关掉音乐后就只能听到杜竞航的爽声,纷纷表示羡慕。

权筝看到角落里有一根鞭子,冷冷一笑,拿起鞭子低声问:“怎么样,是不是很刺激?是不是还想要更刺激的感觉?”

杜竞航的身子还在酥麻颤抖着,嘴里除了哼哼唧唧依然说不出话,看着权筝的眼神也越发的迷离浑浊。

“看来杜少还想要更刺激的,别急,我马上就满足你!” 话落,她挥动着手上的皮鞭,直接朝杜竞航抽打过去。

“啪——”

皮鞭结结实实地抽打在杜竞航身上,皮开肉绽的疼痛席卷全身,混杂着身体如电击般颤粟,这种感觉简直是比死还难受。

他想向朋友求救,但说不出一个完整的字,嘴里呜咽不清地承受着这一切。

一鞭、两鞭、三鞭……

不消几下,杜竞航的身体就开始出现剧烈抽搐的反应,包间里的三个女人看着觉得越发不对劲,吓得马上跑了出去。

另外两名狗腿朋友这会儿算是看出问题了,连忙齐刷刷跑上前帮忙,但权筝眼角已经瞥到他们靠近的身影,手里的鞭子扬起,往后重重一甩,打在两人面前的地板上,发出清脆刺耳的声音。

两人愣了一下,还想继续往前,权筝可没跟他们客气,手里的鞭子啪啪上下飞扬,三五下就把这两个弱鸡的男人打得跪地求饶。

“权大小姐饶命,饶命,我们跟杜少不熟的,就是一起来喝酒而已。”

“对对对,是他说今晚有热闹看,喊我们来看热闹的,真的不关我们的事。”

“既然不关你们的事,你们还不走?” 权筝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他们。

两人偷偷看了一眼杜竞航的情况,感觉他好像快不行的样子,想离开,但又担心他若真死在这,肯定跟自己脱不了关系呀。

“那,那个,杜家可就杜少这一个儿子,要是他今晚死在这儿,我们几个都脱不了干系的。”

“警察找上门不止,杜家也一定会报复我们,权大小姐你这也教训过了,要不这次就放过杜少一回吧?”

权筝冷眼看着跪在地上的两人,忽然笑了起来:“这样看来,你们俩还真是够朋友,这样吧,我给你们选择的机会,只要你们其中有人愿意替代他,那我就放过他。”

谁知道,听了权筝的话之后,两个男人你推我、我推你,愣是没有一个人愿意出来换下杜竞航。

“你跟杜少认识时间比较久,你去换。”

“但你跟杜少比较熟,我才跟他喝过几次酒,你还跟他上过游艇开party呢。”

“你去……”

“你去……”

就在两人为了谁去换下杜竞航吵得不可开交的时候,被吊在上面的杜竞航竟然因为抽搐过度,开始口吐白沫,一双浑浊的眼睛睁大,眼球往外凸出,脸色越发惨白扭曲。

这模样看着实在吓人。


[返回]

温馨提示 所有数据信息 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