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知识>

第二十三章小莹的放纵 老汉在瓜棚里玩二个丫头

发布时间:2022-09-01 11:12 已有: 位 网友关注

推门走进二楼曾经她居住过的小房间,空气中似乎还残留着一丝陌生的气息。

权筝皱了皱眉,她对这种用酒精和香料调制出的低劣香氛味非常排斥,不用想都知道是假权筝的留下的。

两年来,她虽然很少回来,但是对这个房间也不算陌生,但现在看来根本找不到过去的模样。

原本纯白的墙面被刷成了粉色,桌上摆满了各大高端品牌的化妆品、香水等等,再走到衣柜前,一堆五颜六色布料极少的衣服挂在里面,衣柜侧面塞满了款式各异的名牌包。

佣人把鸡蛋面放下后正准备离开,却被权筝喊住,让她找个大袋子来把这些东西全扔了!

佣人看着这么多好东西,本想确认一下,但是看着她那张冰冷的面孔,又不敢多嘴,连忙收拾好拎走,不敢再多停留一刻。

打开窗散味,看着恢复了几成原面貌的房间,权筝才有心情坐下吃面。

稍后又洗了个澡,换下身上那又脏又破的裙子,但那件男士西装外套却被她整齐的叠好收起来。

收拾妥当,她打开了许久没碰过的电脑,发现电脑桌面是一张恶俗到令人作呕的性感女郎,她真的很想知道假权筝脑子里都装了些什么东西?

快速检查了一下电脑,清理掉假权筝留下的痕迹,手指在键盘上快速敲击下一串熟悉的字母,一个黑色背景的网址页面出现。

网页十分简洁,没有任何多余的图案或文字色彩,输入一串密码后,网页跳转到另一个页面,重复几次后,最终到达了她要去的地方——暗网。

作为一个传说中极其神秘的组织,一般人想要进入暗网都不是易事,但是这些对于权筝来说,不过是个简单的游戏。

生于二十三世纪的她,早就对这个成立于二十世纪末的神秘网站记载资料有所了解。

权业城口口声声说养育,但在这两年中,他除了会支付学费和学校食堂吃饭的钱,从不会再大方的多给她一分,就算是一本普通的学习资料她都买不起。

所以她得自己赚钱养活自己,这两年她一直在研发各种特效药,放到暗网上售卖,赚取金钱维持她的日常生活。

此外,她还经常接下暗网上发布的药剂悬赏任务,也因此结实了各路隐藏在网络背后的高手。

【影博士】这是权筝在暗网上的ID昵称,刚登陆,就发现一连串的私信提醒。

打开私信箱,十几条私信留言跳出页面,都是来自两个ID号的私信留言。

【大魔王】“渐冻人特效药的项目研发资料你有没有兴趣?”

【大魔王】“不在吗?”

【大魔王】“你那边出了什么状况,如果有需要,我可以帮忙。”

【大魔王】“我说的话对你随时有效。”

另一个私信人ID名为【毛利小五郎】

【毛利小五郎】“医药研发大赛你会报名参加吗?”

【毛利小五郎】“最近都没见你上线,很忙?”

【毛利小五郎】“大赛结束了,一个普通的疫苗研发就拿了冠军,资质太差,如果你来,那些老东西都得给你让出评委的位置。”

【毛利小五郎】“你消失六个月了。”

【毛利小五郎】“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找你,是关于细胞再生素!”

【毛利小五郎】“八个月了……”

【毛利小五郎】“九个月了……”

【毛利小五郎】“十个月了……”

看完两人的私信,权筝莹白的手指飞舞地在键盘上给两人回复了相同的一句话——

【影博士】“我回来了!”

此刻已是凌晨一点,对方都不在线,权筝返回首页浏览了近期的悬赏任务,发现一条一个月前的悬赏帖“五千万寻找【影博士】的下落”,悬赏人就是大魔王!

如墨的双眸掀起一丝暗涌,权筝不由好奇,大魔王到底是何许人?

在她涉足暗网的两年,大魔王在暗网出手成金,经常发布悬赏贴购买稀有药材和特效药,每一次出价的悬赏金额都十分高昂。

她以影博士的身份在暗网出行,经常会接下各类疑难杂症的高额悬赏贴,在他们眼里这些都是棘手的病症,但到了她手里不过的常见的小病症。

一时间,“影博士”的名字在暗网人尽皆知,大魔王很快找到她的进行深入交流,不过仅限于病症学术这块,于私事,她从不会对外提起半个字。

论交情,不过就是个网友,一个网友为找她悬赏五千万,在她看来这其中必定另有目的!

不过,她倒是很想知道对方是何身份?

这时,头部发胀的刺痛感再次袭来,折腾了一夜,灵魂回归身体还需要时间融合。

退出网址关闭电脑,她现在最迫切的就是休息,可不想灵魂再归于混沌。

接下来的三天时间,权筝都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食物每天由佣人按时送上去。

一直到第四天,她才恢复到最佳状态,走下楼。晨曦徐徐拉开了帷幕,又是一个绚丽多彩的早晨。

一家三口在餐厅吃早餐,三人都默契的不在提起那晚的事,依旧如往常那般上演着一副母慈子孝的温馨画面。

楼梯传来脚步声,一个亭亭玉立的年轻少女缓缓走了下来。

四月中旬的天气,穿着一件白色蕾丝修身上衣,搭配流苏边不规则牛仔热裤,一双细长凝白的长腿展露无疑,蔓妙的身段在修身衣的包裹下,玲珑勾显。

柔顺的乌发随意扎起,露出优美的颈部线条,未施粉黛的素脸更显俏丽诱人,看得三人同时一楞。

她往日出门脸上总会化上厚重的烟熏妆,嘴唇涂上渗血似的姨妈色口红,穿衣风格偏成熟性感,珠宝首饰尽可能的往身上堆。

明明是二十岁的花季少女,偏偏打扮得像四十岁的贵妇,走出去要说她是权业城的大姐都有人相信。

可她今天这是怎么回事?

前所未有的干净清丽?

看着她那如素描而生的精致五官,还有那晚下跪的耻辱,权薇内心的嫉妒和恨意凝聚成一束束小火苗,但脸上依旧是那副温柔可人的表情,主动向她示好,“姐姐,过来一起吃早饭吧。”

权筝转头用眼角撇了她一眼,完全没有要搭理她的意思,径直往外走去,但又被权业城喊住。

“权筝,你要上哪儿去?”

凉薄的笑意在脸上漾开,权筝知道他这话里的含义为何?背对着他,直言反问道:“你是想问我是不是去报警吧?”

被她点破真实想法,权业城的脸上有些挂不住,面露尴尬。

权薇优雅地擦了擦嘴,解释道:“姐姐你误会了,爸爸是看你三天都没下楼,担心你的身体而已。”

“呃,那你们放心,我绝对不会死在你们面前!”

冷冷地抛下这句话,留给他们一个高冷的背影,快步淡出视线。

门外,抬头对着早晨升起的太阳,蓄热的阳光有些刺眼。

权筝拨了一下长发,轻轻甩动,正要继续往前走去,一辆蓝色玛莎拉蒂跑车从大铁门外驶进来,穿过通道停在权筝身后。

从车上走下来的男人,一身修身白西装,戴着一副金丝边框的茶色墨镜,五官温文尔雅,只是怎么看都透着一股斯文败类的气息。

杜竞航低下头,透过金丝茶色镜框上沿瞄向前方的美女。

据他多年阅女无数的经验,美女目测一米七,体重约莫48公斤,傲人的上围,纤细的腰肢不盈一握,牛仔流苏热裤上圆润挺翘的臀部是完美的蜜桃形。

一双凝白的长腿更是锦上添花的一笔,又长又直,腿型标准,双腿并拢的时候几乎看不到一丝的缝隙,绝对还是个处女!

视线追随着美女的蜜桃臀一路往下,把她一双曲线优美的大长腿细细打量一番,杜竞航的喉结滚动两下,嘴角勾起玩味的弧度。

“嗨,美女去哪儿?要不要送你一程?”杜竞航背靠玛莎拉蒂车身,一手肘往后搭在车顶上,另一手则自以为很帅地插在裤兜里。

权筝转身,一眼认出眼前的人是权薇的未婚夫杜竞航。

脑海里搜索着关于这个人的记忆忆。

杜氏集团继承人,纨绔子弟一枚,权薇十八岁时两家集团为合作达成共识,与他定下了婚约。

读取完这些记忆不过半秒,权筝看向杜竞航,红唇微扬,莞尔一笑:“好久不见,准妹夫。”

美女这一开口,杜竞航就懵了,准妹夫?

再睁大眼细看一番,这眼前的美女好像是……是权筝?

可这打扮气质,还有精雕细琢完美如天使的五官,尤其是那双勾人入胜的眼敛流露出的魅惑,与他一个月前出国时来权家见到的那个权筝相比,完全就不是一个人。

不过她是不是权筝对杜竞航而言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她还未被男人开苞采摘。

朝着权筝靠近上前,在她面前不到半米的地方停下。

“我和小薇还没结婚,现在就喊妹夫是不是早了点,还是换个称呼吧?”

“换个称呼?比如呢?”权筝笑了,眼底充满玩味。

她的声音轻飘飘的,又柔又酥,听得杜竞航浑身一个颤抖,像被电流击过。

身子朝着权筝倾去,却并没有碰触到她的肩,放低声音说道:“就喊我竞航哥哥,你觉得怎么样?”

权筝眸底闪过一丝狡黠的光,抬头面向他,“这可不行,我是小薇的姐姐,反而喊你哥哥,这会乱了辈分的。”

听着她清丽的嗓音如莺啼撩人,杜竞航的心就痒得不行。

脚下也往前再迈进了一小步,把跟她之间的距离拉到极近,“不得不承认,你的变化很大,变得很美,尤其是这双眼睛,像只野性的小狐狸,看一眼就心动,会让全世界的男人都把持不住,想要狠狠调教你这只勾人的小狐狸。”

“是吗?那你会心动吗?”

如此的近距离令权筝对他有些排斥,但她却不动声色,声音特意再放软了几分。

杜竞航眯着眼,享受着美人的柔软气息,“我从第一次来权家拜访时见到你,就爱上了你这双眼睛,虽然我和小薇订婚了,但如果你有困难需要我帮忙,随时可以找我,我会照顾你……就像照顾小薇那样。”

“你照顾我,难道不怕妹妹生气吃醋吗?”

这种低级的伎俩话术,权筝当然听得出来他的言下之意。

“你是姐姐,是她的家人,我照顾你,她怎么会生气呢?”

恰好,权筝眼角瞥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走别墅内出来,嘴角顿时勾起一抹冷艳的弧度,下一秒,身子主动往前靠近,抬起玉臂轻轻搭在杜竞航的肩上。

“既然你说会照顾我,那就送我去学校?”

美人主动投怀送抱,体香扑鼻而入,杜竞航兴奋不已,伸手搂住她的腰肢,高兴地说:“荣幸之至。”

低头侧在权筝耳旁,低声耳语道:“我在长岛酒店长期包了一间总统房,房号是8818,如果你读书太累,可以去那里休息……”

如此露骨的暗示,果然是人面兽心的败类禽兽,还真是让人恶心!

权薇刚走到门前,就看到两人这暧昧的姿势纠缠在一起,急着她立刻冲上前,失控地质问道:“你们在做什么?为什么要抱在一起?”

权筝转头看向她,手臂还搭在杜竞航肩上,故作柔弱地说:“我刚不小心脚崴了一下,竞航哥哥刚好下车扶我起来。”

一声“竞航哥哥”把杜竞航的心都酥化完了。

他聪明地把握住机会,顺着权筝的话把她抱起来,“是啊,刚才小筝脚崴刚好遇到我,她是你姐姐,我总不能坐视不理吧?”

权薇快步走上前,想把杜竞航的视线抢回来转移到自己身上,但杜竞航此刻眼里全部都是权筝,甚至在权薇走到身边的时候,都没有正眼看她一下。

姐妹俩放在一起对比,他越发觉得权薇不管是颜值还是气质,都比权筝逊色不少。

再说了,权薇玩了这么久,他早就已经腻了。

现在怀里的权筝,才是他的新猎物!刚才权筝转身看向他那一刻,他的骨头都酥了,现在抱着她,女人独特的体香就像是强力的诱惑剂,直冲他的脑门,恨不得在这里就马上把她狠狠办了。

看着杜竞航那毫不掩饰的饥渴模样,权薇心里发慌,却又还要保持淑女温婉的形象,连忙换了一个态度,说:“姐姐的脚崴到一定很痛,不如我们先把姐姐送回家吧?”

“只是崴了一下不碍事,我已经好几天没去学校了,再不回去我肯定会挂科。”权筝适时开口,随后抬起头,魅惑的水眸看向杜竞航:“竞航哥哥,你不是说要送我的吗?”

“送,送,马上就走。”

杜竞航抱着权筝快步走到副驾驶那边,把她放上车,随后自己迫不及待小跑到另一侧,坐上了驾驶位。

权筝看向明明生气却又强忍着不敢发作的权薇,假装担忧地说:“怎么办?你送我去学校了,妹妹怎么办?这跑车坐不下三个人?”

不等权薇开口,杜竞航看都没看她一眼,就替她做了决定:“家里不是有司机么,小薇有司机送不会迟到的。”

这可把权薇气得脸色大变,双唇哆嗦着想要骂人,却还要在杜竞航面前保持淑女大度的姿态,只能强忍着硬生生挤出一个笑容,“嗯,我让司机送我就可以了。”

权筝可没错过她精彩的表情,冲着权薇露出一个胜利的微笑,丝毫不给她继续表演的机会,催促着一旁的杜竞航快点开车。

看到权筝的胜利者微笑,权薇明白过来这一切都是她故意的!

眼里升涌起浓浓的恨意,将她整个人全部包围起来,她想不明白,为什么权筝好像一夜之间突然变了?

看着扬长而去的玛莎拉蒂,权薇咬牙切齿地说:“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属于我的,你都没资格染指!”

有了美人相伴,杜竞航一路开车飞驰,心中好不得意。

不时转头看一眼权筝动人的侧颜还有那完美的身姿,虽然还是坐在车里,但他已经忍不住因为权筝而坚硬如刚了。

十字路口的红灯,九十秒的等待时间,久到无聊。

权筝打开车窗,窗外吹进来一丝凉风。

“刚才你没看到我妹妹伤心的模样吗?你这样做是会失去她的哦。”侧颜看向窗外,没有人发现她此刻脸上的冷笑。

杜竞航见她朝外看去,眼睛便肆无忌惮地盯着她的胸部看,饥渴如野兽,“如果我失去了小薇,你会对我负责吗?”

“负责?怎么,你想姐妹通吃?”权筝收回视线,转头看向杜竞航:“玩腻了妹妹,就换姐姐?杜竞航,你可真是个人渣!”

“难道你没听说过,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吗?你妹妹就是喜欢我这种坏,你们又是姐妹,虽然同父异母,但基因上有大半是相同的,挑男人的品味,应该也相同吧?”

杜竞航自信满满,还抬手撩起权筝的一绺发丝,手指一路滑到发尾,再放下。

“别,有一点我想你要搞清楚,我和她可不是什么相亲相爱的好姐妹,我比任何人都讨厌她,所以品味不同,挑男人的口味更加不同。”

看着权筝微微愠怒的表情,杜竞航的心更佳奇痒难耐,对面前这个女人的征服欲也再度加强。

“我知道你是个聪明人,不然怎么能在赵紫茹进门后,还能保全自己。在我看来,你过去的低调不过都是在伪装,现在的你才是最真实的你。”

“你聪明,有魅力,更有计谋。如果你做我的情人,我保证能给予你想要的一切,包括权氏集团人人敬畏的大小姐身份,到时候,你想要翻天覆地,我会全都由着你……”

杜竞航的语气笃定而自信,杜家的势力在,他的确是有这个底气能说出这番话来的。

要不然当初权业城也不会想尽办法在权薇十八岁的时候就跟杜家订下婚约,看中的也是杜家背后的实力。

权筝看向他,眉眼弯弯,哂笑问道:“那你倒是说说,能怎么由着我?”

听到这句话,杜竞航似乎看到鱼儿已经挂上鱼钩,脸上满是得意:“比如,让你手持权氏的股份作为股东参与决策权,又或者权家由你当家做主,只要你想要的,我都能够给你。”

权筝巧笑嫣然,笑得更深也更迷人:“这的确是个很大的诱惑。”

杜竞航眯起眼睛,伸出舌头舔了舔唇角,享受着成功的喜悦:“所以你答案是?”

权筝笑而不语,一双魅眼勾魂摄魄地看着杜竞航的眼睛,右手敏捷解开自己的安全带,主动探身靠近他,嫩白纤细的手指隔着西裤抚摸他的大腿,渐渐往上。

身子越靠越近,杜竞航也全身放松,全盘收下权筝的主动调情。

“像你这么有魅力的男人,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就对你有兴趣了。我觉得我们应该约个时间更深入地交流一下,你说我的这个提议如何?”

她边说着,手上的动作从未停下,趁他不查之际解开了他的安全带,还顺便打开了他那一侧的车门。

沉浸在温香软玉之中的杜竞航,完全没发现权筝的这些小动作,享受着她的调情,身体的反应越发难耐,刚要抬起头吻上权筝近在咫尺的脸蛋,却被权筝忽然用力一推,把他从驾驶位上推出去重重摔在马路上。

与此同时,权筝动作迅速地坐到了驾驶位,看着地上的杜竞航露出一个胜利妩媚的笑容。

“准妹夫,谢谢你的车。”

权筝说完,干脆利落关上车门,踩下油门呼啸离开。

绿灯亮起,她一走,后面的车子也跟着鱼贯而行,等杜竞航从地上爬起来,还要顾着躲开后面的车,一步步往旁边继续退去。

“权筝,你这个臭婊子,竟然敢推我下车!”

杜竞航刚骂了两句,因为挡住后车的道,被人猛按喇叭,又只能连着再往旁边退了几步。

“你知道得罪我的后果吗?回去问问你老子我杜竞航是谁,总有一天我会让你脱光了来求我睡你!”

他被权筝这样突然丢下车,钱包手机钥匙这些都还在车上,现在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只能冲着权筝离去的方向破口大骂。

而刚才发生的这一幕幕,被隔壁车道莱斯莱斯内的男人尽收眼底。

才占了他的便宜没几天,就这么急着勾搭别的男人?

他波澜不惊的脸起了暗涌,目光如隼般锋利,森森然地勾起一丝算计。

司机启动车子之后,后排座位上传来一道冰冷刺骨的声音:“跟上那辆蓝色玛莎拉蒂。”


[返回]

温馨提示 所有数据信息 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