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知识>

翁公在厨房把她腿分得更开 翁公的粗大挺进小婷的咪

发布时间:2022-09-01 11:09 已有: 位 网友关注

单于泽没有说话,只是手从下方握住了陆暖伊的脚掌,放在手里慢慢的摩挲。那双大大的手怒啊暖的,而且有很多的茧子在他的那双手上面,陆暖伊倒是有些吃惊。没有想到这个单于泽却也是个受过苦的。忽然之间脑子里面就想到单于泽也是亲自上过战场的,那眼睛却也是在那个时候被敌国的将领射瞎的。

“你可不要忘了,现在我可是别人的妻子。你这样是想干什么?”

陆暖伊回过神来,冷艳的看了一眼他那顺着脚掌已经摸到腿肚子上面的手。被他这么一弄整的陆暖伊整个都觉得有些麻酥酥的。眼睛斜睨了他一眼,抬起右脚就往他的手臂上面踹。陆暖伊活在陆家,那功夫毕竟不是白给的,要是让陆暖伊踹实了也不会好受。

刚才要不是陆暖伊看他的手看的有些晃神,早就一脚踹上去了。

单于泽自然不会让陆暖伊踹实了,他的手往旁边一躲就躲过了陆暖伊的这一脚。顺带把陆暖伊的脚抓住。

“你放开我,单于泽,你到底想怎样?”

陆暖伊真的对他一点办法都没有。单于泽笑了,他把陆暖伊的脚放到床上。然后拿起那床红色的绸被轻轻的盖在陆暖伊的身上。陆暖伊觉得心里面闷闷的。被他的行为弄的特别的头疼。

“我就是想看看你穿上这身新娘的礼服是什么样子的?”

陆暖伊听了眉头直皱,不耐烦的吼道:“要看也不是给你看。我到底哪里惹到你了,你至于这么不依不饶的吗?你到底知不知道我现在心情有多糟糕,我一点都不想看见你。你走,不要出现在我的眼前。”

单于泽的眼瞳暗了暗,他的手挑起陆暖伊的脸,陆暖伊的眸子里面是忍到极致的怒火,单于泽的眼中夹带着择人而噬的寒冷。两人一个冷一个热,陆暖伊被他眼睛里面的狠绝还有冰冷看的有些害怕,却还是紧咬着下唇狠狠的瞪着他,死不认输。单于泽声音凉凉的问:“到底为什么你这么恨我?”

陆暖伊的舌尖舔了一下红唇,清楚的看见男人的喉结因此滚动了一下。陆暖伊鄙夷的看着他说:“你那么想知道……好,那我就告诉你。”

陆暖伊说的话特别轻,带着一种说不出的软绵暧昧,可是却在这个时候话锋一转,恨意喷薄而出。陆暖伊恶狠狠的说:“因为你是个人渣,那个痛我这一辈子都忘不了。”

陆暖伊说的就是男人第一次强迫她,最后满床的鲜血,那样的情景她就是半夜做梦都会梦见。她这辈子的这个身体,被陆暖姿算计之前可是处子。她被那个不知道是谁的男人夺走第一次都没有那么痛。

陆暖伊经历过了一些事情,所以她没有那么在乎身体的清白。那个男人那样做,顶多算是花心。所以陆暖伊只是小小的教训了他。可是单于泽对她造成的伤害,让陆暖伊有时候简直想掐死他。

“你说我是人渣。”

刚才陆暖伊的那个表情狠狠的刺痛了他的眼。男人眼瞳一缩,莫名的染上一些忧郁。他就用那样的眼神看着陆暖伊,却让陆暖伊害怕起来,他眼神阴郁的时候陆暖伊都没有这么害怕。她声音颤抖着说:“是。

“放手。”

冷飕飕的语调利箭一样扎在他的心里,原来没有放在心上的,当时他只是一心的想惩戒她,没有人可以看见他那么狼狈的样子,谁都不可以。当时没有杀死陆暖伊也只是因为他想看着有人和他一样活的绝望。

可是,当陆暖伊真的一步一步的变成他想象的那个样子,他却觉得心滴血一样的疼。他忽然就想起那个时候的陆暖伊。他拿着匕首要挖她的眼珠子。她却说,可是现在我相信你,你不会这样做的。那个时候陆暖伊的严重还存在侥幸,还带着期待。现在这双眼睛依旧美丽,却大多时候只会带着冰冷的光泽。

想到这里,他的手就停了下来。帮陆暖伊把衣服一件一件的系好。就连她的手也被他松开了。连腰带都帮陆暖伊弄的规规整整的,陆暖伊不敢置信的看着他,这个疯子竟然真的放手了。陆暖伊不想去深究他忽然柔软下来的眼神。只是重重的松了一口气。

单于泽虽然觉得某处火热的地方没有得到纾解可是却难得的觉得心里面特别的畅快,他看着陆暖伊的眼都带着笑意,那种快乐的感觉是那么真实。陆暖伊不去看他的脸,她不明白这个男人怎么会一夕之间发生这样的转变,她只知道这个男人变得和她认识的那个人已经不一样了。这样的转变让陆暖伊变得更加的不安。

可是他却没有做什么,只是在陆暖伊的脸颊上亲了一下,带着一种柔软的神情亲昵的对她说:“我走了。”

走之前还回头冲着她笑了一下,脚步无比的轻快。

“啊,啊,啊,烦死人了,到底想怎样?”

想着郁闷,陆暖伊砸了一个枕头出去,那红色的枕头正好落到单于睿的手上。烛光下,她看着陆暖伊的眼神不慎明晰,陆暖伊刚才被单于泽那么一倒腾脸色红润的样子落到了单于睿的眼中。陆暖伊有些愕然的看着他。单于泽一出去他就进来。那么他到底已经到了多久了?既然到了却还在外面等着。这个人真的是够能忍的。明明气的眼睛都变红了。

“你,这个肮脏的女人,别想让我碰你。”

说完单于睿就鄙夷的看着陆暖伊。

陆暖伊哼了一声,扭过头去,理都不理他。他想看见她难受伤心的表情,不好意思,找错人了,她陆暖伊可不像奉陪这个受刺激的男人。

“我不会承认你的,怎么不敢看我?你还真够放荡,你说,刚才他碰了你哪里?“

陆暖伊转过头,是看他了,可是断然没有他想象的那种委屈或者憎恨的表情,有的只是满眼的可怜,只是可怜的是他。

单于睿终归是受不了陆暖伊那样的眼神,他暴躁的说:“你那是什么表情,本王说错了?“

看着单于睿变得色厉内荏,陆暖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的冷笑,然后眼眉上挑,不屑的说:“闲王,你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真当这天下的女子都盼着你的怜爱吗?说到底我才是那最无辜的人。如果你今日只是想要羞辱我,那只会让我瞧不起你。你……看不上我,我也不想和你有任何关系,你能做到井水不犯河水,那是最好不过。很抱歉,让你失望了,是我不好,没有配合你露出委屈难受的表情。”

单于睿一口气被噎在喉咙里面,这个女人直接把他的目的说出来,他要是再说什么,都只会被这个女人笑话,他倒成了猴子让她看戏了。他气不顺的盯着陆暖伊说:“你……”

陆暖伊嗤笑的看着他说:“你们两人倒是当真是兄弟,有什么事情只会欺辱女人。当真像的很。”

“哼。本王不与你辩。”

单于睿生气了,他才不像那个人。至少他还是个人,那人就是个疯子,看谁不顺眼了就给谁找不痛快。一甩袖子,单于睿离开了,重重的关上房门。也好,这样也不错。既然那个女的和他想的一样,他就当这闲王府多花点米粮多养几个闲人罢了。单于睿重重的叹了口气,无力的靠在门外的柱子上面。到底怎么会变成这样呢?当年那人小时候也是抱过他的,一笔一笔的教他学写字,每次都特别耐心。那眉眼温和的笑着的兄长,当真是现在这个可怕的家伙吗?明明是亲兄弟,却把他逼到这样的境地,单于睿忧伤的看着飘落的雪花,他都不知道他还可以忍多久。实在是太烦躁了,单于睿在走到书房里面静静的坐着。他的手捏着一本话本看,可是却眼神飘忽,一个字都没有看进去。

“我在期待什么?她根本就不会来,桑桑已经变了,变得我都已经不认识了。”

手上面的话本被单于睿狠狠的扔出去。他不要再爱这个女人了。把他伤的这么深,单于睿在烛光下的身影显得很孤独。

咿呀,书房的暗门被打开,从里面走出一个款款佳人。她的身子特别瘦,却不显得瘦骨嶙峋,该丰润到底地方仍旧是丰润的紧,她的那双脚当真是三寸金莲,款款的走过来,风情分外的撩人。她的那张脸,小巧精致,柔美到了极致。

若陆暖伊是那带刺的蔷薇,陆暖如是那温柔的茶花,这女子却是那柔美的丁香。

她穿着白色的外袍,披着紫色的披风,见了单于睿却并不开口说话,这大冷的冬天,却是把那双上面镶有珍珠的绣鞋脱了,单于睿的目光一下子就聚集在那双秀足上,他的眼变得沉迷,变得火热。

那女子嘴角带着柔软勾魂的笑容,赤着足踩在紫色的地毯上。一步一步的走到单于睿的跟前。这书房里三个蛤蟆嘴的瑞兽正烧着瘦炭,不用担心被冷到了。一边走那女子一边解开紫色的披风,然后一把把披风扔在紫色的地毯上面。明明只是简单的动作却是被她做的无比撩人,那颗比飞燕的柳腰款款的,诱人的很。只是单于睿依旧只看她的秀足,因为它实在太完美。却是一双没有被绑过脚的天足。

女人露出一个柔媚的笑容说:“怎么会呢?睿,我的心里只有你一个,我知道这些日子苦了你了,娶一个你不喜欢的女人心里很难受吧。对不起,我没有想到他会发现这件事情。看见他这样羞辱于你,我心里面比你更难受。我这些日子没有能够来看你只是因为我不想你再因为我受到牵连了。”

她说的好听,软软的调子很容易的让男人沉迷轻信。

男人沉醉在这样的调子当中,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桑桑,不,是我让你受苦了。”

单于睿却偏偏没有注意到女子眼中的寡情。

“睿哥哥万万不要这么说。”

阮桑细嫩的手轻轻的捂住单于睿的嘴。

“只是以后我们莫要再相见了。”

单于睿不敢置信的看着阮桑,他说:“为什么?”

阮桑看着单于睿的眼说:“睿,你就只当做是我们有缘无分。毕竟我现在也是你的嫂嫂了。”

“桑桑,你太让我失望了,为什么你现在才这样说,你是我的嫂嫂,你这样也算是我的嫂嫂吗?”

单于睿的手很快的滑过女人身上的几处敏感之处,女人的脸开始变得嫣红。她气息不稳的说:“你说话啊,你是我的嫂嫂吗?”

“睿哥哥,桑桑心里只有你的,你明白的,只是我们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单于睿一把推开阮桑,负气的说:“你走,你走,我再也不想看见你。”

阮桑系好衣服,捡起地上的披风,含着眼泪回头看了他一眼,单于睿,是你让我失望的,不要怪我无情,谁让你没有成为君主呢。

单于睿失神的看着她离去的背影,伤心的掉泪,心想,她终归还是选择他,呵,真是可笑,他不如那个疯子?还是他比不上那高高的位置和桑桑满门的荣宠?

单于睿掉头就离开书房,就只有那三个蛤蟆嘴的瑞兽还在燃烧着。他静静的在长廊中站了一会儿,然后去了桑苑,那里有个女人叫若紫,眉眼长的和桑桑特别像,是单于睿的妾。他敲门,那人问:“谁?”

语气明显带着不耐,这么晚上被打扰谁会心情好才怪了。单于睿只说:“我。”

那边马上传来细细碎碎的穿衣服的声音,那女子赶紧打开房门探出身子说:“爷,您今天不是娶妻吗?怎么却这个时候来了呢?”

单于睿什么也不说,看准了她的唇就啃了起来,力道特别大,不像平日里面那般温柔,若紫什么话都不敢再问了,看他这火气大的。也不知道是被谁惹成这样的。

之后自不必说,一夜被翻红浪,单于睿也就浑浑噩噩的过了一天,只是心里压抑的越发的严重。他总是告诉自己说,那是自己的亲哥哥,要忍着要耐着。可是他的耐心却随着一件一件的事情变得越来越脆弱。

他的眼射出被逼到绝境的阴狠的光芒。纵使希望不会有动手的那一天,可是他却从来没有放松过准备一切。若是真的把他逼急了,叛逆也便叛逆一回,对不起祖宗便也对不起祖宗。纵使不是为了桑桑,他也不想看着那个孩子不能叫他一声爹。

陆暖伊这晚没有了别的叨扰却睡得极好。第二日,陆暖伊早早的就被叫了起来,没有办法。越是嫁给天家的人,这规矩就越大。一大清早就有宫里派来的宫女,帮她梳头,穿衣打扮。然后拼命的叮嘱她见到太后该用什么样的礼节。这平日里见到倒是不需要跪的,这成亲就偏偏是需要用到跪礼的。

只是让陆暖伊松了一口气的是,还好这个身体的这些本能都在,不至于让她记不住那宫女说的话。那宫女却是太后身边伺候的,名字叫秋云。看起来二十来岁,还算是和蔼。她对陆暖伊显得比较真诚,陆暖伊觉得可能是因为她比较好教的原因。

陆暖伊在被折腾了一整个早上之后,总算是见到单于睿了,她在看见单于睿之后,郁闷了以整个早上的心情顿时大好。这单于睿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那眼圈严重的可以去当国宝了。于是两人乘着一个轿子进宫的时候陆暖伊就一直在偷笑。

本来单于睿心情郁闷,不想搭理她。可是她实在太不收敛了,他黑着脸问:“很好笑?”

陆暖伊拼命点头。

单于睿嘴角一勾,烦躁的看着她说:“没良心。”

陆暖伊盯着他的脸说:“那当然,把良心用在你身上,除非我有病。”

单于睿忽然笑眯眯的看着她,陆暖伊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就僵住了,这个男人脸上一露出这种笑容就是不妙的预兆。

“呵呵,你到皇宫就笑不出来了,我现在让你笑个够。”

笑完之后单于睿的嘴角却带着淡淡的苦涩,陆暖伊发誓绝对没有看错,这是怎么回事?

很快的,轿子进了皇宫,陆暖伊和单于睿各自想着心事就再也没有说过话。到了太后的宫殿陆暖伊看在主座上坐着一个虽然年迈却保养的很好的妇人。她穿着蓝色缎面的祥纹锦袍,头上带着玉钗,看起来很是雅致和蔼。

陆暖伊按照那一趟流程给和单于睿跪下并且给她敬茶,然后收到了一对凤钗。

“你就是陆家三女?”

太后等到陆暖伊站起来以后,拉着她的手问,一眼看在陆暖伊手上的佛珠。

陆暖伊答道:“是,小女名叫陆暖伊。”

太后笑着答道:“这名字好听,你的手上带着的这串佛珠是……”

听见老太后这么问的时候,陆暖伊才发现她的手上也拿着一串佛珠在不住的把玩。

陆暖伊脸上带着温暖的笑意说:“回太后的话,小女自秋开始一直不顺遂,小女二姐心疼小女因特去请高僧开了光,把它送给小女,好保小女平安。”

太后脸上笑了笑,眼中不知在想什么。她言:“那咋佛珠可有效?”

陆暖伊淡淡的说:“不管有效无效,总是姐姐一番心意,小女戴着心安。”

太后点点头却是不说什么了,倒是单于睿神色不明的看了她一眼,看来他得到的情报是对的。秋天的时候被单于泽给劫到碧游宫的。他还真是做的出来。就是不知道那买雷暴的人和她到底是不是同一个人。又或者是那伙人?

单于睿这边在想着一些什么东西,那边却是有太监在念道:“皇上驾到,皇后娘娘驾到。”

单于睿那神思不属的样子才算是隐去,换上了和平日一样完美无缺的笑脸。

陆暖伊眼睛里面因为刚才提到陆暖如的暖度也一下子退却了下去。眼神重新变得冰冷。太后把陆暖伊和单于睿的神色全部都看在眼底。

陆暖伊现在终于明白刚才在轿子里面的时候为什么单于睿会是那样的表情了。原来是因为这个,陆暖伊眼睛冷冷的看着从远处走来的帝后,单于睿身子微微的鞠躬,陆暖伊的手挽着在腰的左侧半蹲见礼。帝后很快在老太后的下首坐下。陆暖伊端上茶水给帝后,在皇后给的是一对东海明珠的耳环。陆暖伊弄完这一切本来也就差不多了。她倒是在心里暗暗的赞叹了一声,难怪这个女人能把这两兄弟迷的晕头转向的。也确实是有那个实力,这种柔婉的女子,便是女子看了也是喜欢的。

只是这个时候却出了变故,不知怎么的却忽然有一条蛇爬在了雪白色的羊毛地毯上面,皇后阮桑正好低头却是看见了那条带着血红色透明的三寸来长的小蛇。

皇后吓得大叫一声,眼睛瞪的特别大,这样一来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她看着的地方。

陆暖伊一看,脸上的血色褪尽,受惊的叫着,那声音听起来比皇后的叫声还凄厉。

单于泽皱眉看着地上的小蛇,暗中命令它回到他的袖子里,可是它今日不知怎么的却不听话了,只露出细细的舌头嘶嘶的挑衅单于泽。

陆暖伊实在是太害怕了,她的手抖得不成样子,死死的抱住她身边的单于睿。而那条红色的小蛇不知怎么的就是向准了陆暖伊,一下子从陆暖伊的脚底一直爬到她的脸上,吓的陆暖伊心脏剧烈的跳动,可是最糟糕的是怎么都没有办法昏过去,她的眼睛甚至可以看见鼻尖上那条小蛇的舌头吐出来。

整个室内,就连在一边站着的秋云都死死的不敢动,别的宫女太监更是吓傻了。阮桑死死的抓着单于泽的手,生怕那条小蛇从陆暖伊那里爬到她身上,于是从刚才混乱的尖叫,一下子整个室内变得特别安静。

就只有太后强撑着,脸色煞白但是声音还算有条理的说:“都愣着干什么?去把禁军统领叫来。把那个玩意弄走。”

听见太后的话那些愣住了没有反应过来的人才开始动起来。

单于泽却死死的盯着陆暖伊,他的心里严重的不舒服,那个女人胆敢当着他的面和单于睿抱在一起。真是够了,感受到单于泽的怒气,那条小蛇对单于睿露出不善的目光。单于泽冰冷的看了那条小蛇一眼,那条小蛇总算乖乖的从陆暖伊的脸上爬下来,回到了主人的袖子里面。

陆暖伊却依旧死死的抱着单于睿。她的指甲甚至捏的单于睿的肩膀有些发疼,可见她真的是怕极了。单于睿却是有点愣住了,没有想到她的身段这样柔软,在她抱着他的那一瞬间,单于睿觉得脸都红了。而且,当陆暖伊难得的露出这种小鹿一样可怜兮兮的表情的时候,他感觉他的心跳的很快。居然觉得眼前这个女人真的很美。他的手轻轻的环着陆暖伊,安抚的揽着她。

单于泽看见他们这样,眼睛里面的寒光一闪而过。阮桑隐秘的扫了陆暖伊一眼。她不想和单于睿在一起没错,可是她也不能忍受眼前这个女人得到单于睿的关注。

最近,不管她如何补救,单于泽却再不肯碰她一个手指头,本来就心中气闷,现在更是郁气凝结于心。想到父亲说的话。阮桑看了一眼单于泽。他果真还在看着陆暖伊。

“皇上。”

禁军统领蔡锦不知何时已经到了,他一来就打破了整个室内诡异的氛围。陆暖伊的理智终于渐渐回笼。她慢慢的把从单于睿的脖子上面拿下来,觉得她的脸烫呼呼的,刚才居然做了那么丢脸的事情。

“蔡统领,那条蛇跑了,你带人整个皇宫都搜一遍,看看那条蛇跑哪里去了。”

单于泽淡淡的开口,蔡锦马上应:“是,属下马上就去。”

蔡锦依然是那样严肃,其实心里面却想着,等下一下要告诉兄弟们,贤王夫妻感情很好,以前传的一定是谣言。

紧接着陆暖伊强装镇定的端起淡淡的笑脸,不就是抱了一下,有什么大不了的。

“暖伊,到哀家跟前,哀家看看,刚才累你受惊了,等下吃点东西压压惊,明日你正好和阿睿一起回你家去归宁。”

陆暖伊看了一眼冷飕飕的盯着她瞧的单于泽,说实在的,她是真的不想答应,陆暖伊不报期待的说:“相公要留下吗?”

单于泽没有来得及开口说话,老太后就说:“就这么着了,哀家的话他敢不听。”

单于睿从刚才的迷思中回过神来,刚才那个绝对不是心动,要是换了另外一个女人露出那样的表情他也会像刚才一样的?其实单于睿心里也不是那么肯定,可是他却不想深想下去,暂且放下这个问题。他的眼看着陆暖伊,现在这个会伪装的女人才是陆暖伊的本性,对她动心才是笑话。因此单于睿说:“母后说的是,儿子自然全部都听母后安排。”

陆暖伊又感受到两道危险的眼神在看着她,不得不说在这方面她的感官很敏锐。一道目光自然是单于泽的。只是怎么看都觉得他的怒气来的莫名其妙。不理他,在陆暖伊心里这厮就是个神经病。还有一道眼神是来自皇后的。刚才害怕极了,陆暖伊没有发现,现在感觉这个人也不是个善茬。要是真的把她看成表面上那么柔弱,绝对会死无葬身之地的。

只是陆暖伊心里纳闷,这个女人对自己怎么敌意这么大?忽然想起单于泽睡梦之间说的那些乱七八糟的话。陆暖伊眼神微妙的离着单于睿稍微远了一点。

这顿午餐吃的陆暖伊很不自在,这一桌子的人一个赛一个的细嚼慢咽。特别是那个阮桑,陆暖伊感觉她已经不是在吃饭,而是在故作姿态了。至于陆家,这种将军家庭的,不要指望吃的有多文雅就是了。

“暖伊,吃的可还好?”

这老太后还真是不见外。陆暖伊总觉得她对自己的这份亲切来的有几分古怪的。

陆暖伊干巴巴的笑着说:“甚合胃口。”

老太后慈祥的看了陆暖伊一眼说:“你喜欢就好。”

老太后对陆暖伊这样和蔼是有原因的。人老了。她不盼着别的了,就只希望自己这两个儿子都可以好好的。当时阿泽眼睛被射瞎了,他痛的脸色苍白,眼睛看不见了,阿泽谁也不理,老太后在他的房间里面呜呜的哭。把阿睿换成太子,那是祖制,她一个妇人也没有办法。先皇说换那便也只能换了。

只一件事情让老太后心里不舒服,就是这个阮桑本是和阿泽在一起,阿泽那个时候把她放在心尖尖上。结果阿泽眼睛不好了,被换了,她马上就和阿睿搅和在一起。老太后眼睛毒的很。这个女人不是个好的。要是她再年轻一些,就这样的女人,她有几百种手段让她消失在这世上。只是老了老了,不想沾这些血腥了。

若是她死了,兄弟两人彻底闹僵了,那才真真是要了她的老命了。如果是那样,她到时候还有什么脸去地下见先皇去?因此,便也留着她罢了,总归生下了一个孩子。这孩子,总是她的亲孙子的。

阿泽心里难受,没有谁比她这个做娘亲的更了解。这陆家的女儿她是第一次见。但只一点她知道的就是,自从在碧游宫厮混了一个月回来。阿泽的脾气比先前能控制住一些了。就看这个就值得她对她好。

陆暖伊看着老太后心里在叹气,明明这个太后看起来还不错,生的儿子却没有一个好的。

陆暖伊好歹撑着吃完了这顿,那帝后可算是走了。陆暖伊有点庆幸单于泽这厮是皇帝,还正好是和昏君相反的那种梦想做千明君的皇帝。这种人能自己找事把自己折磨死,还有就是奏折特别多,休息特别少。陆暖伊都有点不明白他厮混在碧游宫那一个月的时间是怎么被他找出来的。现在想起来才发现在碧游宫的时候他闲暇的时候做的事情都只有一件,那就是在披奏折。

都吃完了上了点心还有茶水,老太后说:“阿睿,你和暖伊的房间哀家都让人收拾好了。还是你原来住的那屋。”

陆暖伊端起茶水喝了几口,这东西虽然不太喜欢,不过正好帮助消化了。

一直到秋云领着他们两个到韶光殿的大厅里面。陆暖伊和单于睿一人坐在椅子的一边中间放这个四方的茶几。陆暖伊这才偷偷瞄了他一眼。

“那个……今天,谢谢你。”

陆暖伊一说完就扭过头去,捏起一块茶点,装模作样的吃着。

单于睿斜眼看了她一眼笑眯眯的说:“我可不用你谢,今儿倒是叫我看了一出好戏,倒是没有想到将军府的小姐也会怕蛇。”

这单于睿说话向来是温温润润的,奈何却是绵里藏针,这软绵绵的话愣是把陆暖伊刺激的够呛。她猛的回过头手指指着单于睿的鼻尖说:“我告诉你,我才不是怕蛇,只是最近比较倒霉。算了,这件事情我才不要告诉你。”

果然是太不冷静了,单于泽的事情要是她敢说出去一个字,估计才会看不见明天的太阳。


[返回]

温馨提示 所有数据信息 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