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知识>

翁公的大龟挺进秀婷 餐桌下翁公挺进我的密道

发布时间:2022-09-01 11:08 已有: 位 网友关注

整个过程中其实陆暖伊只用了三颗雷暴。至于将军府看起来乱象纷呈的样子绝对是有人趁机在其中也施了力,才会让整个将军府乱成这个样子的。

在莹莹的雪地里面亮起一大串的火花,其实真的是挺好看的。至于剩下的雷暴,陆暖伊直接扔到她院子里面的那个假山里面。这假山造的好看,竟真的弄出一个和岩洞一样的小洞。

她应该觉得万幸才对,就只有她的住处没有起火。

“不好了,不好了,绿芜苑烧死了好几个丫鬟。”

陆暖伊听见的就是这样的声音,她的脸色煞白,到底是谁做的。愧疚的感觉就和潮水一样击中了她。冷汗顿时津津的从背脊上面冒出来。

最糟糕的是她听见那些丫鬟说:“不好了,二小姐不见了。”

“会不会是被烧死了?”

“不会的,老天保佑,二小姐一直对我们这些下人极好的。”

听见那几个丫鬟的话,陆暖伊心里面最后的一根弦终于崩塌了。

她跌跌撞撞的跑到陆暖如的住处如苑,那些下人死劲拦着说:“三小姐,这里危险,不能进去的。”

陆暖伊不管,死劲推开拦着她的那几个丫鬟。她的奔到陆暖如的房间里面,即使大火已经扑灭,却还是有不时掉下来的横梁之类的东西。陆暖伊差点就被一块横木砸到,可是房间里面却一个活人都没有看见。

“小姐,快出去,这房子要塌了。”

外面是春雪的声音。自从起火之后她就到处寻找,生怕陆暖伊被伤到了一点点。

陆暖伊不听,她双目赤红,手指颤抖,如如不能死,如如不能死。陆暖伊满心里面就只有这个念头。如果说从一开始陆家让她觉得还没有那么糟糕就只是因为陆暖如,陆勇毅虽然也待她极好,但毕竟不时女儿家,没有陆暖如的心思那么细腻的。

三妹在外面必定受了不少委屈。

三妹妹,你没事吧。

爹,别打了。

三妹妹的生辰旁个不记得,我总是要记得的。

陆暖伊现在满脑子就是陆暖如说的那些话,她一想到陆暖如那双温柔的眼睛,还有那种温柔的和春风吹过一样软绵绵的语调,她的心就揪疼的受不了。她甚至觉得,要是这一次她找不到陆暖如,她下半辈子就会在噩梦中惊醒过来,再也没有办法睡得安宁。她的眼泪在眼眶里面滚动,她一直强忍着想哭的情绪。

不能哭。一定不能哭,哭就是认输了,如如没有事情,所以她才不要哭,她要笑,还要笑的开心才是。

“小姐,小心。”

春雪死劲的推了陆暖伊一把,她的大腿却被一块横木给砸到了。春雪被砸断了腿,陆暖伊这才惊醒过来。这房子真的是要塌了。

她赶紧把春雪身上的横木给搬过去。春雪焦急的说:“小姐,不要管我,春雪没有事情的,小姐快走。”

陆暖伊一声不吭的扶起春雪,她坚定的说:“不,我不会丢下你的,春雪,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

陆暖伊头发蓬乱,眼睛红的像兔子,脸上还沾上了些许的黑灰。春雪奇怪的看着陆暖伊说:“小姐,你怎么了?”

陆暖伊一路扶着春雪,春雪那没有被伤到的腿也一路跟着蹦跳出去。眼看就到大门口了。整个房子竟然在这个时候再也不堪重负轰然倒塌。陆暖伊绝望的闭上双目,就算是用最快的速度也根本就没有办法冲出去的。只是连累了春雪。

只是陆暖伊等来的却不是被那些横木给压垮的命运,而是一个温暖的怀抱。

陆暖伊意识到是有人救了她,她睁开眼睛就看见一双深褐色的眼。陆暖伊愣了一下,却是她的二哥救了她,陆暖伊轻声叫了一句;“二哥。”

那穿着一身黑色披风的男人应了一声:“哎,傻妹妹,那里那么危险,你还偏生要去闯。我知你与二妹关系素来极好,可也不能这般莽撞的。”

陆暖伊没有想到她这二哥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一直强忍着的眼泪竟然嗖的一下子就掉出来了。正好靠在陆勇强的肩头。陆暖伊的眼泪鼻涕全部都擦到陆勇强的衣服上面。

陆勇强有些无奈的看着自己这个三妹,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却不觉得烦,反倒觉得眼前这个眼泪一大把一直巴着他的才应该是自己的妹妹,陆勇强心里面一甜,还涌上一种莫名的保护欲。他以后一定要把妹妹护的好好的。

陆暖伊哭够了才想起来春雪不知道怎么样了,她从陆勇强的怀里抬起一张花猫一样的脸看着陆勇强问:“哥哥,你看见春雪了没有?”

陆勇强用袖子把她脸上的那堆乌漆嘛黑的东西擦掉。本来外面的披风就给她弄脏了,现在再弄脏一点衣服也就无所谓了。

陆暖伊有点不好意思刚才那样哭,可是陆勇强帮她擦掉眼泪的时候,陆暖伊还是觉得心里面很舒服。被关心了,她今天一直紧绷的情绪总算是放松了一点点。

陆勇强眼睛带着笑意说:“你看后面。”

陆暖伊转过身去,一张脸顿时不可思议的看着,春雪比她哭的还要丢脸,她是被陆暖伊的大哥陆勇坚救了一命,就一直在那里哭,还哭的哇啦哇啦的,和陆暖伊这样静悄悄的掉眼泪一点也不一样。

“呜哇,吓死我了。”

陆勇坚拍拍她的肩膀说:”没事了,别哭。“

“呜哇,小姐没事?”

陆勇坚嘴角可疑的抽动了一下,忍着这强力的噪音说;“嗯,她好好的。”

“哇哇哇,大少爷,谢谢你。”

陆勇坚的表情彻底龟裂了,为什么这怀里的这个女人都不怕他?明明那些名媛小姐,甚至是府里的丫头都不敢正眼看他的。

说起来陆勇坚那眉眼也是极其帅气的,说起来他的身高也是昂长汉子一个,说起来他的体型魁梧的让男人嫉妒。可是,那些女人看见他这样一个好男人,经常就和见了鬼一样。陆勇强一直笑,说他是杀气太重。所以才会吓坏整个盛京的好女子。

而春雪虽然一直哇啦哇啦的很烦人,可是想到这里,陆勇坚的脸上露出了一个春风荡漾的笑容,闪瞎了陆暖伊和陆勇强的眼。其实他们都很想告诉他,老兄,你还是不要笑了,你笑起来也还是很吓人。

“哇啦啦啦,脚痛。”

春雪大惊过后,终于感觉到了不对劲。

陆勇坚声音轻柔的说:“不怕,我去帮你找大夫。”’

说完陆勇坚抱着春雪就一溜烟的消失不见了。

陆暖伊傻眼的看着陆勇强问:“他一直都是这么奇怪吗?”

陆勇强从牙缝里面挤出几个字说:“你应该说他饥渴很久了。好不容易看见一个小白兔一样的女人还不怕他。顿时就春心荡漾了。”

陆勇强形容在春雪身上的那些词眼还真是相当的精辟。

陆暖伊静默了一下眉头紧锁的问:“三哥呢?他去哪里了,为什么一直都没有看见他?”

虽然陆勇强刚才说的很好笑,可是陆暖伊却一点点都笑不出来。

陆勇强担忧的看了一眼陆暖伊说:“你三哥看见二妹被人劫持,就亲自带着一队人马追去了。三妹,现在府里很乱,我还是先送你回房间休息去吧。你也不要太担心,相信勇毅会把二妹安全的带回来的。”

陆暖伊有些瘫软的说:“原来二姐竟然是被歹人劫走的吗?”

还好没有死,陆暖伊这样一松软下思绪,整个人竟然就此昏迷了过去。

陆勇强把她一把捞起来,就把他抱回自己的风华苑,他才不把陆暖伊带回她的竹青苑,那里现在已经被陆暖姿霸占了。她自己的房子塌了,身上又带着伤,二夫人再那么一闹,陆雪华也就允了。

虽然这陆府是大夫人在管家,可是毕竟二夫人才是嫡妻,她们也确实需要安置。这不,陆老爷头一点也就应下了。陆勇强和这三妹虽然素日里并不亲厚,可是今天晚上陆暖伊却刚好触动了他想做好哥哥的那根神经。

再加上陆暖姿素日里面着实是个讨人厌的。竟然对着他个哥哥也多家讥诮。这两加一比较之下,他自然要把陆暖伊保护的好好的,才不会让她去受那等窝囊气。

他可是听说了,那陆暖姿自己脸上破了相,竟然生生的用刀子把晚霞的脸上扎了一刀。现在陆暖伊完好无损的出现在她面前只会比晚霞更加惨。

也是陆勇强其实并不知道陆暖伊的真面目,要不然他肯定不会这样想了。

安置好陆暖伊之后,他想到什么,就说:“吴兴,你带上几个护卫到三小姐的竹青苑,把三小姐的房子看好了,可不许那些手脚不干净的无事生非,要是真的有那等歹人,你也别管那大小姐,直接处置了,就说是我说的。”

吴兴恭敬的说:“是,二公子。”

说完就领着三五个人直接杀去竹青苑去了。

陆暖伊还在昏迷,她都不知道这个哥哥为了她做了这么多。爹,你为什么要我把三妹也带过来?”

陆勇强不解的看着陆雪华,这里是陆家的密室,只有陆家的儿子还有陆雪华这个家主才允许进入的。

“有些事情要问问她。”

陆雪华眼神锐利的盯着床上睡着还没有清醒的女儿。语气阴测测的,听的陆勇毅都皱起了眉。他焦躁的说:“爹现在妹妹都没有找到,你叫我回来干什么?”

陆勇毅就不信三妹妹现在有什么事情可以比如更重要。

陆勇坚和陆勇强对视一眼,目光集中在陆暖伊的身上。

也是巧的很,许是陆勇毅因为焦急的过了头,他的声音实在是太大声了,陆暖伊竟然竟然从昏睡当中醒了过来。

牛油灯很亮,亮的可以清晰的看见陆暖伊浓密的睫毛轻轻扇动了一下。然后慵懒的伸了一个懒腰,美丽的眼睛带着一层朦胧的水泽,柔和的光显得她更加的堪人怜爱。

在场的四个男人看的都是呆滞了一下,虽然他们都是陆暖伊的亲人却并不妨碍他们欣赏这样的风情。

陆暖伊却并没有看他们的意思,她先是把自己所呆的地方打量了一番。此处只有一张床一张圆桌,几张小矮凳,一盏镶嵌在墙上的牛油灯。除此之外,再无他物。怎么看都像是一间密室。

他们看着她不说话,陆暖伊便也不说话。她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指甲,并不去看他们的目光,只是觉得这样的气氛太凝滞,这让她的心情变得很糟糕。

“你心虚了吗?”

终归陆雪华开口了。就只是那短短的五个字,陆暖伊却病不答,她咬着嘴唇,不说有也不说没有。陆勇坚陆勇强莫名的看着他,陆勇毅则显得有些焦躁,他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

“要不然为什么要低着头,把头抬起来。”

最后一句是暴喝。乍响的声音在这个静谧的空间威力尤其大,一时之间,就只有陆雪华的声音在这个静静的空间里面回响并且延绵不绝。他声势迫人,他咄咄相逼。

陆暖伊的头颅如他所愿的仰起来,高高的看着他,露出一截洁白莹润的颈项。陆暖伊的眼神骄傲又充满了挑衅,她看着他的眼带着伤人的尖刺,一下子扎进陆雪华的心底。

“雷暴你是从什么地方弄来的。说。”

说着陆雪华一掌下去把一整张圆桌拍了个稀烂,可见他气到什么地步了。

陆勇坚和陆勇强的眼里透着一股了然,陆勇毅则讶异的看着她,陆暖伊的眼氤氲着雾气看不明晰,她的身子却死死的僵硬了。她脸上的表情瞬时变的阴暗,她的嘴角扬起一抹嘲讽的笑容,她的嘴唇翕动,她说:“不、关、你、的、事。”

这是她醒来以后说的第一句话。这话里透着浓浓的自我厌弃和自暴自弃。

陆勇强诧异的看了她一眼,没有想到她对自己是带着这样的情绪的。陆暖伊没有看见陆勇强的眼神也没有看见陆雪华那一瞬间的惊怒,她现在只有一个人,就是陆勇毅,她只看得见他眼中的惊痛,还有深入到骨子里面的失望还有讨厌。陆暖伊屏息看着他的眼,浑身变得冰冷,她的手无意识的抓住被角。

陆勇毅全然没有看见她的害怕,他眼中燃气愤怒的火焰,他声音嘶哑的说:“三妹,真的是你做的吗?”

陆暖伊死劲的咬了一下嘴唇,她的嘴唇被咬的红艳的能滴出血,她声音低低的搅和着某种压抑的情绪,她说:“是。”

只有一个字,却让陆勇毅恨透了她,他现在失去理智,他口不择言的说:“你说是,那你就不是我妹妹,没有亲妹妹会害自己的姐姐的。”

陆暖伊觉得此刻的她就像是置身最寒冷的冰窖,孤独无助,她冷极了,嗓子和卡住了一样,她什么话也说不出。她被对他这么好的三哥讨厌了。因为她害了如如。是,这就是她该得的,她活该。

看着陆暖伊受伤的染上水汽的眼,陆勇毅一下子就意识到他说得话太重了,重的足以倾覆他们之间的感情。可是他补救不了,覆水难收。此话一出,那伤害就再也弥合不了了的。

“是,我就是这么歹毒。是,我就是这么狠心。是,我就是会害自己的亲身姐姐。是,我就是这么污秽不堪。是,我就是这么让人讨厌。”

陆暖伊这一番话,分明就是剜着她身上的血肉,彻底的践踏她自己的尊严讲出来的。她自己说的出口,却让在场的四个大男人都很难听的下去。甚至是陆雪华。他身上的怒火奇迹般得就那么熄了。

或许是这些话太消耗力气,陆暖伊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才能接着往下说。她大声吼道:“这都是你们逼的。这些年,够了吧。”

这简直就是她内心最深处的呐喊。陆勇毅想伸出手,想说我错了,想像从前一样安慰她,可是他的手却终究只能悬浮在半空中,退缩的放了回去。

陆暖伊的心灰意冷的轻声笑,嘴角勾起一个恶毒的笑容,斜眼看着陆雪华的眼,她啐道:“你们眼睁睁的看着我被陆暖姿那个贱人欺负,没有人帮我,我不可以自己找回来吗?”

她这句话一出,四个男人脸上都带着深重的惭愧。

“她把我卖进窑子里面。我不可以让她毁容吗?”

听她这样说,连他们都产生一种陆暖姿活该如此的心情。

“如果我说,我今晚只放了三颗暴雷,而且都是放在屋外的空地上,我只是想把陆暖姿逼出门再收拾她,你们会相信吗?”

一说完陆暖伊就缩在床脚,低声的冷笑,她的表情掩映在阴影里面看的并不真切,她弯着腰,后脑勺对着他们,她的肩膀微微的颤抖。

四个男人想说话,想说他们相信,可是一个都说不出口。

陆雪华是最清楚陆暖伊说的那些事情的。每一件都是因为他的纵容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是,他恨陆暖伊的娘亲。不管付出多少,始终不把他放在心上,至死不变。是,他看见陆暖伊那张长的那么像她亲娘的脸,就生不出一点喜爱。是,他在放纵,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由陆暖姿欺负她。是,他在迁怒。别的孩子最后一名的时候从来没有挨过板子,顶多被训斥几句,只有陆暖伊每次最后一名就会挨打。

他知道陆暖伊被陆暖姿陷害,呈现在他桌子上的情报说的清清楚楚,他当时却觉得心里的某种怨气被释放了,所以只是轻轻的惩罚陆暖姿。

他知道陆暖伊惹上了君主,明明他这颗深谙兵法谋略的脑袋有无数种办法可以把陆暖伊拯救出来。可是他却只是冷眼看着。

陆暖伊回来,他只是淡淡的任由君主那么安排,虽然陆暖伊撕圣旨的时候他的心里的确有一种这才是我家孩儿的畅快感,可是他却依旧没有想办法帮她彻底的甩脱君主的纠缠。

陆雪华才知道是他一手把陆暖伊逼到这个份上的。

陆勇毅终归是心疼这个妹妹的,他低下头,探过身子,就看见陆暖伊无声无息之间已经满脸都挂着泪,她的眼空茫到极致。

虽然很艰涩,但是他却还是叫了一声:“三妹妹,你别气,都是我这张嘴不会说话,三妹妹,你看我一眼啊。三妹妹,三哥心疼你这样。”

不管陆勇毅怎么说,陆暖伊都只一个劲的流眼泪。那模样像看不见陆勇毅,也听不见他说的话。梨花带雨的样子,好似整个世界都和她一样寂寞。

陆勇毅抱着她的腰,她动也不动,陆勇强受不了她这样,拿手帕给她擦眼泪,她就乖乖的让他擦眼泪,整个人都变成了没有知觉的搪瓷娃娃。

陆雪华大喝:“没用的东西。”

陆暖伊看也不看他一眼。哪里还有刚才挑衅他的神气。

陆勇坚试探的说:“春雪要找你。”

陆暖伊还是一点表情都没有。

她的世界只有流不完的眼泪还有空茫的双眼。

陆勇坚看这样也不是看法,就提议说:“爹,还是先让三妹去休息吧。毕竟后天就要嫁了。”

陆雪华恼怒的瞪他,骂道:“嫁什么嫁,我说不嫁就不嫁。我陆雪华的女儿还能被姓单于的兄弟两人给欺负不成。那两个狗东西,没有一个让我瞧的上眼的,你三妹生病了在家里养着不行吗?”

陆雪华瞪着眼瞧着这个魁梧的儿子,心里暗骂,没眼色的东西。没看见你妹刚才都说成那个样子了。这会儿还在这里添什么乱。

就连陆勇强都对他哥的不合时宜无语了。

陆勇毅直接脆巴巴的蹦出两个字:“不嫁,这我妹,才不嫁给他家糟践。”

身上的血液似乎因为陆勇毅的一句话回笼,可是陆暖伊嘴里却虚弱的吐出两个字:“我嫁。”

陆勇毅眼睛里寒光四射,他看着陆暖伊的眼说:“你说什么?”

陆暖伊重复,这次声音大多了,她说:“我嫁。”

原来,那双眼变成一种绝望的死灰色。心若死,嫁与不嫁又有何区别。

今晚的这些话来得太晚了。陆暖伊的眼太沉静,她决绝的话语根本就没有转圜的余地。

陆雪华沉默了好一阵说:“好,既要嫁便嫁的体面。不可丢了我陆家的脸。床桌器具箱笼被褥衣柜这些日常之物早已为你们备好,布料也已经备齐。我只再给你城南的净月山庄,还有城东的千亩良田,再有就是九千万贯的钱。也算是全了和你的父女之情。”

伤的太重无力偿还,拖的太久,无能偿还。只有送上钱物,至少让这个女儿可以过的有所依仗。嫁妆嫁妆,既是嫁妆就是女儿嫁了,这钱也是属于她的。

陆勇毅嘴唇哆嗦着说:“妹妹。要是过不下去,你且和离,哥哥给你当靠山。”

陆暖伊嘴角挤出一个笑说:“嗯,哥哥。”

陆雪华心里不痛快,他说了那么多陆暖伊连个眼神都不给他,小三就只说一句话。陆暖伊还对着他笑,差别待遇也太明显了些。

陆暖伊却不再看他们,只说:“我累了,想休息了。”

陆雪华一个眼神陆勇毅就把陆暖伊给带回他为她安置的房间去了。

密室里面三个大老爷们在那里大眼瞪小眼。

还是陆勇坚先忍不住问:“爹,你真的要把净月山庄给妹妹吗?”

陆雪华心气不顺,口气不太好的说:“怎么你有意见?”

陆勇坚被冤的一脸血,他委屈的说:“我没有意见,只是想确认一下。”

陆雪华一听心火更旺,他骂道:“你这个臭小子,我陆雪华说一不二,还确认什么?”

陆勇坚没敢往下说,他真想说我没有想到你会对三妹这么好。

瞧着陆勇强不停的对他使眼色,陆勇坚才是不说话了。

说起来陆雪华把净月山庄送出去还真的是有心了。那净月山庄说起来整个部分有上万亩的土地。

其中的一千多亩种的是各种各样的花,一千多亩种的是一些适合的茶叶,一千多亩种的主要是蔬菜。剩下的是两千多亩的山林,全部都种上了果子,上面放羊养牛还有好些别的动物。三千多亩是整个山庄的主体架子。剩下的两千多亩却是盛京最大的水湖烟泽湖,湖里面的水产无数,甚至还有水养珍珠。

陆家并不是一条路走到黑,他们早就为自己找了退路。很难想象以武起家的陆家不知不觉已经成为了商场上的巨头。陆雪华既然说给,那给的就不止是净月山庄还有净月山庄名下的各种店铺。比如茶铺、肉铺、胭脂铺、布料铺、食品铺、油铺、酒铺等等。

也难怪陆勇坚会那么难以相信,陆雪华以前对陆暖伊有多苛待他们都是看在眼里的。

陆暖伊抬眼看着天花板眼中露出淡淡的茫然。她的嘴角勾起一个寡淡的笑容。

整个烟泽湖,这礼给的真够重的。这样的豪气就是天下第一首富也是拿不出来的。为什么这样的厚礼在她的心里面却掀不起一丝丝的波澜?

陆暖伊知道她这是自己在折磨自己,是她活该。三哥可以不怪她,她却不能不责怪自己。如如很好,却被她连累了。如如,你到底在哪里?

陆暖伊的脸色苍白的没有一丝丝的血液。

叮的一声,她看见一只带着箭翎的箭射在她的床头。

“妹妹,别碰,小心有毒。”

陆勇毅火急火燎的走进来。喝止想要用手去拆箭头的陆暖伊。

陆暖伊看了一眼陆勇毅,声音轻悄悄的问:“哥哥,你怎么会在这里?”

陆勇毅眼睛里面带着浅浅的轻愁,他说:“妹妹,我担心你。一直守在外面。”

陆暖伊张口说:“哥哥,我还以为你去找二姐了。”

陆勇毅看了一眼陆暖伊说:“老天保佑,她不会有事的。我不能两个妹妹一起都出事。你的样子看起来实在是太糟糕。”

陆暖伊挑眉,他竟然以为她会寻死,她才不会。死亡的感觉实在是……太痛苦。

陆勇毅一边说着一边打开箭头下面叮着得那张纸,他嘴里不由得发出一个字:“咦。”

陆暖伊问:“怎么了?”

陆勇毅把纸条递给陆暖伊看。只见纸张上面写着一行娟秀的字体。

哥,我没事,无须担心,只回不去,无需寻找。

“这是二姐留的。”

陆暖伊一脸的喜色让她的脸色看起来好了很多。

陆勇毅点头说:“嗯,这样看来她没有事,可是却为什么不回家呢?”

陆暖伊和陆勇毅四目相对,两人也是想不出来什么头绪。可至少这是她还平安的讯息。

陆勇毅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着陆暖伊说:“妹妹,不管怎么样,你总算可以安心的嫁了。”

陆暖伊点了下头,手里把那张信纸拽的紧紧的,她对他说:“嗯。”

陆勇毅看了一眼陆暖伊的情绪已经平静下来就说:“那哥走了,你好好休息。”

只是陆勇毅这话刚说完,陆暖伊的床柱上就又射了一支箭。

陆勇毅暂且闭口,陆暖伊也是惊愕的看着那支箭。如果是二姐的信不应该是两支箭的,那么这只是谁的箭呢?

陆勇毅上前去拔下那个带着黑色箭翎的箭,从下面抽出一张信纸。

伊伊,可安否。伊伊,泽思汝,汝可知否。伊伊,其实我最想说的是你不可以出事,只有朕才可以让你死。

前面的一大段,伊伊全部都是用的瘦金体,剩下的全部用的行楷,只有最后那个‘死’字用的是一个大大的草书。最让陆暖伊觉得难堪的就是,这上面的内容全部都被陆勇毅看光了。

陆暖伊羞愤欲死,陆勇毅脸色很奇怪的看了陆暖伊一眼。妹妹和君主的关系真的很乱。偏偏在这件事情上还什么都帮不了她。

陆勇毅静静的退了出去,帮陆暖伊关上门。

皇城,养心殿内,单于泽还在无可无不可的批阅奏折。嘴角勾起一抹难得愉悦的笑。几个月了,没有看见那个时刻挥动着利爪伤人伤己的女人。却一直都是让人盯着她的,陆府安排的暗哨不是特别多,但是绝对也不少。

没想到再听见她的消息,却是说她放了三颗雷暴把将军府弄的一团糟。还是没有变,一点亏都吃不得。倒是那些浑水摸鱼的人到现在还没有查清楚,想到这里单于泽皱了下眉头。不知道是谁这么大胆包天连将军府的人都敢动?那几个陆雪华那里烧死的丫鬟家丁,恐怕都是细作吧。

单于泽眼中露出一个阴狠的神色。要是被他抓住那个势力的影子等着瞧好了。

“太后驾到。”

恼人的余贵,那声叫唤真真烦人,母后这个时候又找来,肯定没好事。

心里这样想着单于泽却还是只能放缓了脸上的表情,他说:“娘,这么晚了,你怎么来了?”

他手下批阅奏折的动作没有停下来,太后那里不用他管,自然有奴婢端茶送水。他只盼着他这个亲娘看在他这么忙的样子上有些话最好不用说出口。

“阿泽,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单于泽在太后看不见的角度,嘴角露出一个自嘲的笑意。问他什么意思,两个多月了,就那么端着,现在是憋不住了才来质问他吗?听说前两日阿睿在她的德隆宫呆了整整一个下午。

单于泽放下手中的笔说:“娘,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老太后放下茶杯,左手摸着右手上带着的佛珠,似乎是觉得心里会得到某种力量安抚,她才说:“那陆家的三女和你在碧游宫厮混了整整一月,泽儿,你若喜欢你娶回来便是,你若不喜欢,打发了便是。为什么却要把她嫁给阿睿?”

单于泽放下笔,眼睛有些发痛,这仅存的一只眼也果然不行,不能久用的。

他眨了下眼,不温不火的说:“娘亲,你就只觉得他才是你的儿子,对吗?”

单于泽这话不温不火的,却深深的在老太后的心里捅了一下,她尖声道:“我没有这样说,我从来没有说过这样的话得。”

单于泽冷眼看着失态的太后。那些布置茶水的奴才们早就很有眼色的退下了。

单于泽又说:“那为什么我头上这顶绿帽子戴得,他头上那顶绿帽子就戴不得,娘,你还说你不是偏心。”

单于泽豁出去了,不就是撕破脸,他无所谓了。那一口一个绿帽子的样,他根本就是什么都不在乎了。

太后忍不住避过他的那双眼。那里面的恨意太明晰,她承受不了这样的恨,她哀求的说:“别说了,泽儿,是娘对不起你。”

单于泽厌恶的看着她的眼泪。他张嘴说:“陆家三女会嫁给朕的弟弟就是这样。我也要他尝一尝头戴绿帽的滋味。他的那些女人朕不想碰,恶心的很。可朕的女人却偏偏就是要送到他的面前,我倒要看看他敢不敢碰。”

太后看着单于泽眼中狂热的表情,嘴里不停的念着:“你疯了,泽儿,你不是哀家的那个泽儿,你被魔鬼附了身了。泽儿,你醒醒吧。”

单于泽残酷的说:“是,我疯了,那就让他一起陪我下地狱。”


[返回]

温馨提示 所有数据信息 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