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资讯>

迷迷糊糊挺进岳身体 嗯 丫头 你好紧 嗯 嗯 好爽

发布时间:2022-09-01 10:54 已有: 位 网友关注

“系统,我要兑换英魂加持,开启英魂选择!”

“滴,开启英魂选择需要十点绩效,请宿主确定是否开启!”

“确定开启!”

“系统收到,根据宿主现在处境,系统为宿主匹配最佳英魂选择!”

“英魂名:神威马超!”

神威马超,段飞目光火热,

马超的大名,段飞如何不知,

神威天将军,西凉锦马超!

三国武将排行,一吕二赵三典韦,四关五马六张飞!

马超的武力即便是在三国群雄当中都能够排得上前五,更是赫赫有名的蜀汉五虎大将!

这一波血赚不亏!

“系统提示,开启马超英魂加持,需消耗五十点绩效,每延长一日,需追加十点绩效!宿主是否确定,选择马超英魂加持!”

“确定!”

段飞此刻那叫一个心疼,

开启英魂选择十点,选择马超英魂加持五十点,

这就花费了六十点绩效值,而且每过一天,还需要追加十点绩效点,才能够维持马超英魂,

段飞现如今剩下的二百三十四点绩效点,也就能够保持马超英魂半个月的时间!

“滴,系统正在为宿主加持马超英魂!”

“马超,蜀汉五虎将,武力96,统帅90,谋略60,政治55,魅力92!”

“技能一:一马当先,冲锋陷阵,所向披靡,气吞万里如虎!”

“技能二:金戈铁马,加持己军,英勇无畏,杀敌势如破竹!”

“技能三:神威枪法,金枪白马,飞龙在天,枪出龙啸九天!”

“被动:勇力,神威天将军,勇力冠九州!”

……

马超英魂加持,段飞脑海当中顿时间出现一道白马金枪,神威缭绕的银甲大将!

正是那,白银锁甲带金枪,挑落西风霸渭凉,名列三国五虎将,金枪在手无人挡,

打的曹操都丢盔卸甲割须断袍的神威天将军,西凉锦马超!

轰!

英魂之力加持,段飞顿时只感觉自己周身涌动无尽力量,甚至撑的自己都有些难以把握,

但幸好段飞此刻的五项属性都已经达到了八十,能够支撑得住马超英魂之力的加持!

……

“少将军,府中五百名将士都已经在演武场集合完毕,请少将军下令!”

而此刻,赵虎和周豹两人也已经将府中兵马集结完毕!

“少将军,末将愿随少将军前去!”

床榻上王猛挣扎着起身,哪怕此刻王猛已经被包成了大粽子!

但一日为兵,战心不死!

“王猛,你给我乖乖坐下,现在还不是你逞英雄的时候!”

段飞冷喝一声,直接将王猛按在了床上!

“现在你的任务就是给我乖乖养伤,少说废话!这是军令,不得违抗!”

“是,末将尊令!”王猛满脸不甘,但是却只能够遵令而行!

段飞不再犹豫,直接脱下状元袍,换上一身明光铠,来到府中的演武场,

看着演武场当中已经集结完毕的五百名将士,段飞顿时大声说到:

“兄弟们,废话我就不多说了,事情大家也已经知道了,突厥蛮子破关,我父被困凉州,大家说,现在怎么办!”

演武场当中的这些将士们顿时间红了眼睛:

“少将军,这还有什么说的,自然是打回凉州,这些突厥蛮子翻了天,竟敢攻我凉州,简直找死!”

“少将军,打回凉州,我要干死这群杂碎东西!”

演武场当中的三百将士,一时间各个义愤填膺,他们大多都是凉州人,父母家人都在凉州,如今突厥破关而入,最坐不住的当然也是他们!

“好,弟兄们,我段飞也不说那些虚的,突厥蛮子破关,敢打我们的凉州,我们当然要打回去,一个字,干,干死这些杂碎!”

段飞轰然转身,骑上一匹白色战马,扯过一根铁枪,长啸道:

“兄弟们,随我杀回凉州!”

“诺!”

段飞身后,五百将士跟随,生死不计,紧随其后,誓要杀回凉州!

……

皇宫,

御书房,

此刻御书房当中,就仅仅只有李世民长孙无忌,房玄龄,杜如晦和魏征五人而已,

李世民站在窗前,眉头紧皱:“你们都说说吧,此次是战是和!”

因玄武之变,成为大唐功臣第一的长孙无忌,此刻也是紧皱眉头:

“陛下,突厥来势汹汹,李帅,秦帅,尉迟元帅,程帅四人现如今都不在朝中,恐怕难以出击!”

“若是有叔宝和敬德在此,朕也不至于如此束手束脚!”

李世民顿时长叹一声,他如今虽然登上帝位,但是南北边疆不稳,朝中四大元帅李靖,秦琼,尉迟恭,程咬金全都派出去镇守边疆!

本以为突厥安于西北,数年都不曾有大的动作,段志玄领十万军镇守西北足以,

但没想到突厥却突然间来了这么一下子,实在是让李世民此刻有些捉襟见肘!

“启禀陛下,秦帅和尉迟元帅虽然不在朝中,但是我长安城中有五万大军,还有百万之民,突厥大军虽然来势汹汹,但只擅于骑战,并不善于攻城,而且远道而来,料想并无大型攻城器械,以我长安城中的五万大军……”房玄龄顿时间宽慰道,

只是还没等房玄龄把话说完,御书房外顿时间有禁军将士大声禀告道:

“启禀陛下,状元郎段飞除去状元袍,身着明光铠,带领五百凉州兵冲出西门了!”

“什么!!”

李世民顿时间惊愕万分,万万没有想到段飞竟然敢如此大胆,带着五百凉州兵就敢冲出长安,直奔凉州!

御书房当中,房玄龄,长孙无忌等人此刻一个个也是目瞪口呆,

老段的这个大儿子有点猛啊,简直凶的鸭批!

“胡闹,这简直胡闹!”

李世民顿时间脸色铁青,段飞乃是新科状元,才学兼备,带着五百人就敢直奔凉州,这岂不是给突厥送菜吗,二十万大军压境,区区五百凉州兵,能做什么?

“还愣着干什么,持朕金牌令箭,火速去追状元郎,务必将段飞召回长安!”长安西门外,

段飞白马长枪,回头看了一眼巍然耸立的长安城,随后便义无反顾地带着五百凉州军一路向西!

“长安西北方主要是凉州,泾州,凉州地形狭长,绵延千里,泾州也有五百里之广,一千五百里的防御纵深,足够抵挡突厥铁骑,但是现今突厥破玉门关,马踏凉州,只剩下泾州还未曾攻破,但泾州也是一马平川,没有雄关大城,过了渭水便是长安!”

“我手中只有五百人,凭实力肯定是挡不住突厥大军的,但是突厥孤军深入,这同样也是一个机会!”

段飞目光沉稳,他在大唐三年,兑换的技能有很多,但是从始至终却一直有一项技能跟着他,那就是特种作战!

段飞上一世就是国之利刃,特种战兵,自然之晓该如何用最少的兵力,赢取最大的胜利!

“赵虎,周豹,你二人各带五十人,凡遇突厥游骑,必生擒之!”

段飞顿时间下令!

“诺!”

赵虎周豹各分出五十人,搜寻而去!

王猛返回长安之时,突厥大军距长安就仅仅只有一个泾州,此刻段飞又率兵向西而去,

这一去,便是两百里,时间也已到傍晚!

“原地休息一刻钟!”

两百里奔驰,就算人受得了,但是马也受不了了,

唐军少马,一人一骑都已经是奢侈了,

但突厥兵却能两骑乃至三骑,一日一夜,能狂奔四五百里!

就在段飞洗刷马鼻的时候,赵虎飞奔回报:

“少将军,前方十里处有大队人马!”

“具体情况如何?”

“天色太黑,看不清楚,但似乎有我唐军将士,人数不少!正在被突厥军追逐!”赵虎连忙回禀道!

“此处还未到泾阳城,竟然出现突厥大军,莫非泾州已破?”

段飞早已经将凉州地形记在心中,确定此时此刻还没过泾阳城,但突厥大军已至,最坏的可能,便是泾阳已破!

“全军听令,出发,目标,十里之外,突厥蛮子!”

段飞长枪一指,身后四百将士,顿时间轰然而起,

虽然奔驰两百里,但此刻听到这些突厥蛮子的消息,身后将士们一个个顿时间怒火熊熊,恨不能立刻提刀杀人!

……

十里外,

突厥先锋大将阿史那富鲁,正悠哉悠哉的坐在马背上,

脸上带着残酷的笑容,看着前方无数奋力逃命的两脚羊!

“可怜的汉人,逃吧,快点逃吧,你们逃的越疯狂,本将才越有狩猎的乐趣!”

阿史那富鲁脸上尽是残酷无比的笑容,作为突厥十大勇士当中的第十勇士,阿史那富鲁一向都是这么残暴血腥,尤其以虐杀汉人为乐!

眼前这些疯狂逃遁的汉人,阿史那富鲁本可以挥军一拥而上,但是他却选择慢慢追逐这些汉人,让他们在恐惧中感受死亡!

……

而这些突厥大军的前方,

泾州刺史郑远山,此刻正坐在一辆马车当中,身前身后竟有上千将士保护,而在这上千将士身后,则是数以万计的泾州百姓!

“快快,再快一些,不要管这些刁民,快将本刺史安全护送到长安!”

郑远山满脸惊恐,不断向身后看去,仿佛其身后有厉鬼索命!

“可是大人,这些泾阳百姓?”

马车身边,一位络腮胡将军将军此刻不甘的问道,今天早上,突厥大军奇袭泾阳城,泾阳城虽然不是什么雄关壁垒,但城中也有五千守军,

但是这泾阳刺史郑远山见突厥来势汹汹,竟然弃城而逃,突厥大军又怎会放过这个机会,直接对晋阳屠城,泾阳百姓出逃,但突厥蛮子一直穷追不舍!

“陈开,谁让你管这些刁民了,本刺史的命比他们重要千倍万倍,这些突厥蛮子伤了本刺史一根毫毛,你担当得起吗?”

郑远山对后方那些正在被突厥蛮子屠戮的汉人百姓根本充耳不闻,甚至根本不准陈开率领将士去阻挡突厥蛮子!

从泾阳逃出来的这上万百姓对于郑远山来说只有一个作用,那便是迟缓身后这些突厥追兵的脚步!

在郑远山心中,他出身于五姓七望当中的荥阳郑氏,这些刁民的性命又怎比得上他郑远山的性命!

眼见身后突厥追兵追的紧急,郑远山倒是更为急迫了:

“陈开,本刺史的命令,难道你没有听到吗?不许管这些刁民,快带本刺史前往长安!”

不过这一次郑远山话音刚落,顿时间便听得身前有人暴喝道:“你是泾州刺史郑远山,为何弃城而逃?为何不顾百姓?”

郑远山被这道声音吓了一跳,顿时间转过头来,

只见身前不知道何时出现了一道白马金枪银铠的少年将军!

“你是何人,休挡本官去路!”

郑远山眉头顿时一皱,眼见后方突厥蛮子越追越急,顿时间不由呵斥到!

“你是泾州刺史,大战在即,竟然弃城而逃,弃百姓于不顾,有何脸面自称本官,我大唐不需要你这样的败类官员!”

段飞手中金枪紧握,郑远山刚才的行为,段飞看了个一清二楚,此时此刻,段飞恨不得一枪刺死郑远山!

但郑远山是泾州刺史,封疆大吏,官四品,虽然弃城而逃,又弃百姓于不顾,但段飞却没有杀他的权力!

“本官做事,岂容你指手画脚,速速退开!”

郑远山满脸怒容,根本没有把段飞当回事情,

但这一次郑远山错了,

下一刻,还没等郑远山的脑袋缩回马车当中,段飞的金枪就直接顶在了郑远山的咽喉上!

“我乃镇北大将军,凉州都督段志玄之子,新科状元段飞是也!”

“你……你是段飞!”

郑远山顿时间愕然,倒是没有想到眼前的这小将竟然会是段志玄之子!

“不错,我就是段飞!”

“少将军,不是本官不想抵挡,实在是突厥大军来势汹涌,泾阳城现在已经被破了,少将军还是快随我逃命去吧!”

郑远山得知眼前这少年将军是段飞之后,言语顿时间和缓不少,他郑远山虽然是泾州刺史,但段志玄可是镇北大将军,凉州都督!

“呔,郑远山,你敢动摇军心,莫非当真以为我不敢杀你?”

段飞眼中寒光一闪,直接把郑远山吓得不敢说话,这种眼神简直比下山恶虎,还要更为凶悍“你是泾州游击将军陈开,为何不率兵阻击突厥?难道朝廷养兵千日,就是为了让你们临阵脱逃,做缩头乌龟!”

段飞看向一旁的络腮胡子将军陈开!

“我……”

陈开暮然间涨红了脸色,谁说他不想出战,但郑远山却一直压着他!

“陈开,我以镇北大将军段志玄的名义命令你,与我合兵一处,阻击突厥,为百姓逃命,争取机会!”

段飞直接下令!

“不,不行,少将军你想怎么样我管不着,但陈开必须带兵留下来保护我!”

眼见段飞竟然要收缴兵权,郑远山再也忍不住了!

“你放屁!!”

见郑远山这样说,段飞再也忍不了!

“郑远山,睁大你的眼睛好好看看,这些都是我大唐的子民,你身为泾州刺史,不但弃城而逃,弃百姓于不顾,竟然还以百姓做挡箭牌,是可忍孰不可忍,你以为刺史就能保你的命吗?”

段飞此刻当真是怒火万重,好一个郑远山,好一个刺史,天下竟然还有这样的父母官!

“段飞你想干什么?我是泾州刺史四品大官,你……”

“我想干什么,当然是杀你祭旗!”

杀我祭旗!

郑远山神色惊恐,身躯不断颤抖,但下一刻郑远山却再也说不出来任何话了!

因为此刻,段飞的长枪已经毫不犹豫的划过郑远山的咽喉,鲜血喷出,郑远山瞪大了眼睛,拼命捂住自己的喉咙,但死亡却早已注定!

一枪刺死郑远山,段飞没有任何后悔,他虽然没有杀郑远山的权力,

但如此之败类,人人得而诛之,要什么权力!

一枪杀了便是!

“尔等都给我听着,我乃镇北大将军段志玄之子段飞,泾州刺史郑远山弃城而逃,罔顾百姓,已经伏诛,被我段飞祭旗,尔等可愿随我出战!反杀突厥!”

段飞顿时间大声吼道,慷慨激昂!

“我等愿追随少将军,反杀突厥!”

陈开等人顿时间轰然应诺,他们在泾阳未动一刀一兵,就一直被郑远山胁迫着护送他到此,被突厥衔尾追击百余里,简直是奇耻大辱!

“好,如此才是我唐军将士!”

……

陈开领兵与段飞合到一处,两军相合,竟有两千余人!

段飞心头顿时大定,有两千兵马,阻击突厥先锋军足以!

段飞长枪斜指,枪头滴血,嘶吼道:

“兄弟们,我等男儿,参军入伍,为的是哪般?”

“杀敌建功,保家卫国!”

“那兄弟们,我等身前的这些突厥蛮子,杀我百姓,毁我家园,我等该当如何!”

“杀!杀!杀!”

段飞两句话而已,顿时间激发出这两千将士的血气!

而后段飞长枪一指,一马当先,直接向突厥追兵冲去!

神威马超,英魂技能,金戈铁马发动!

身后的两千将士顿时间犹如打了鸡血一般,各个脸色涨红,嗷嗷直叫,各个争先恐后,向突厥追兵冲去!

……

此刻已然夜深,数万泾州百姓一路向东逃来,

但这些百姓身后,数千突厥蛮子,却是一个个疯狂大笑!

“哈哈,孱弱的两脚羊,跑的再快点!”

“你们这些唐人,最大的用处也就是让我们突厥勇士发泄发泄了!”

一个个突厥士兵气焰嚣张无比,手提弯刀不断砍杀着前面奔跑的大唐百姓!

鲜血遍地,但这些突厥蛮子却一个个放声大笑,一个比一个残忍!

“小妞,让大爷我好好爽爽吧!”

一个突厥士兵伸手向前一抓,一个穿着汉服的小姑娘,顿时间被这突厥蛮子给抓到了马背上!

“你要干什么?放开我,爹爹救我!”

这小姑娘被抓到马背上之后,开始疯狂挣扎,但又如何挣扎的过这些如狼似虎的突厥蛮子!

刺啦!

这小姑娘身上的衣衫顿时间被这些突厥蛮子粗暴的撕开,露出白花花的肌肤来!

“该死,你们这些突厥蛮子快放开小青!”

人群当中一个中年汉子,顿时间双目赤红,就要冲上来和这突厥蛮子拼命,

但是中年汉子刚刚冲过去,就被一个突厥蛮子一枪刺中胸口!

中年汉子双眼顿时灰暗下去,整个人无力的倒在地上

只能够听着他的女儿小青痛苦的嘶吼!

这种场景屡见不鲜,此地已经变成人间炼狱!

……

但就在这些突厥蛮子准备进行更加疯狂的屠戮和蹂躏之时!

一道白马金枪银铠的身影,顿时间映入这些突厥蛮子的眼帘当中!

“呵呵,这些唐军不赶紧逃命,竟然还敢回来送死,真是可笑!”

“找死,唐军已经兵败如山倒,竟然还敢回头!”

一时间,这些突厥蛮子顿时间开始疯狂嘲笑起来,从玉门关到凉州,再到现如今的泾州,突厥马踏千里,这突厥士兵们早已经骄狂至极!

但中原有一句话,骄兵必败!

还没等这些突厥蛮子反应过来,段飞一马当先,手中长枪挥舞,接连刺杀而来!

只见长枪挥舞处,血光飞洒,龙吟阵阵!

正是马超的神威枪法,飞龙在天!

枪出,犹如龙啸九天!

一个冲锋而已,顿时间便有六七个突厥蛮子被一枪毙命!

但是段飞却并不罢休,身为军人,最难以忍受的就是家国百姓被人蹂躏!

眼下这么多百姓被突厥蛮子屠戮,段飞早已怒火冲天,又岂能如此善罢甘休?

龙有逆鳞,触之必死!

今日就是这些突厥蛮子,亡命之时!

“众将听令,今日有仇报仇,有怨报怨,血战突厥,不死不休!”

“杀!”

段飞一抖长枪,将枪头上挑中的一个突厥蛮子直接甩飞!

“谨遵少将军将令,血战突厥,不死不休!”

两千唐军,金戈铁马,所向披靡,势如破竹!

这些因为追逐泾州百姓而乱了阵型的突厥蛮子,顿时间便被杀了一个措手不及!

尤其是段飞,金枪银甲,一马当先,势不可当!

……

段飞的疯狂杀戮,顿时间引起了突厥先锋大将阿史那富鲁的注意!

“有趣,没想到唐军当中竟然还有这么一个人物,倒有几分手段,不过对我阿史那富鲁来说,最多三刀,便足以杀他!”

眼见前方段飞越杀越凶,阿史那富鲁脸上顿时间浮现出残酷至极的笑容。

猎物自然还是要反应激烈一些才好,光杀一些两脚羊有什么意思?

“那唐军小将,速速前来受死,我乃突厥先锋大将阿史那富鲁,你是何人?报上名来!”

阿史那富鲁顿时间大声吼到,催动坐下宝马,手中弯刀高举,残忍而血腥的目光向段飞看来!

此刻,段飞枪下已经不知道挑翻了多少突厥蛮子,

两千唐军成为了这些泾州百姓与突厥蛮子之间最坚固的一道壁垒!

面对阿史那富鲁的问话,段飞却并没有任何停下来的意思,也没有回答阿史那富鲁的打算!

这些突厥蛮子所犯之罪,罪恶滔天,罄竹难书,唯有以杀止杀,方能报此血海深仇!

所以在面对这阿史那富鲁的挑衅之时,段飞根本不带任何犹豫!

神威马超,火力全开!

霎那之间,只见得黑夜当中,一道银光直奔阿史那富鲁冲击而去!

“这么着急送死吗,那我,我就成全你!”

阿史那富鲁舔了舔嘴唇,正要爆发实力,好好玩弄一下这个唐军小将!

但突然之间,一道金光闪过,阿史那富鲁只感觉自己周身气力都被抽了出来,不由低头向自己胸口看去!

只见自己胸口,不知何时已经被一柄金枪刺爆!

“好……快……”

阿史那富鲁只来得及说出这两个字,而后瞳孔便彻底涣散!

这位号称突厥第十勇士的先锋大将,连一招都没有来得及出,便直接被段飞秒杀!

“滴,恭喜宿主斩将成功,获得十点绩效值!”

一枪秒杀敌军先锋大将,段飞的表情根本没有任何动容,长枪前指,面对数千突厥蛮子!

“下一个,谁来受死!”


[返回]

温馨提示 所有数据信息 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