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资讯>

肉多车速快的糙汉文白色口哨;两个人一前一后攻击我感受

发布时间:2022-09-01 10:53 已有: 位 网友关注

孟波看到何清居然跟一个男人手拉手地走了进来,顿时忌妒心起,叫道:“何清,你来干什么,居然还带来了一个小白脸?”

张辰嘴角猛地抽搐了一下,这是他平生第一次被人称为小白脸!

他长得高大威猛,是什么地方让这个孟波觉得自己是小白脸了!

“孟经理,他是我男朋友,不是什么小白脸。”

何清急忙地解释了一句,这下子就更糟糕了,孟波的脸色越发地难看,叫道:“银行里禁止谈情说爱!”

“哈哈哈哈……”

张辰被他这句话逗笑了,放肆地大笑起来。

“你踏马的笑什么?”

这个孟波的行为根本就不像一个银行信贷经理,倒像是一个素质低下的小混混,居然脏话都骂出来了。

“我笑你明明在和别人谈情说爱,却不让我们谈情说爱!”

张辰猛地止住笑,平静地说道。

“放屁,你哪只眼睛看到我谈情说爱了!”

孟波坚决否认。

“孟经理,你消消火,我们这次来是想谈谈有关贷款的事情。”

何清看这个孟波火气很大,急忙地说明来意。

“有什么好谈的,路已经给了你两条,你选一条就是。”

孟波恢复了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再给一条路吧?”

何清一脸乞求地说道。

孟波听了这话后,看了看张辰,突然笑道:“好,给你第三条路,只要这小子跪在地上,绕着银行爬三圈,我就不再催收你们何氏集团的贷款。”

“孟波,是吧,你若是现在马上跪下向我和何清道歉,并且不再催收贷款,今天的事就算了,否则我不但让你绕着银行爬三圈,还要让你这个信贷经理干不成?”

张辰却是霸气地说出这句话来。

“你踏马的算老几,还敢说这种话,来人,把这两人轰出去!”

张辰刚刚打了两个保安,两个保安已经把别的五个保安叫了过来,此时听到孟波的声音,顿时冲了进来,把张辰和何清给团团围住,但看他们的神情似乎很惧怕张辰。

就在这时,一个西装革履,长相斯文的中年人带着一个漂亮的秘书走了进来。

孟波见到来人,居然只是淡淡地说道:“李行长,你怎么来了?”

原来这个中年人正是这家百花银行分行的行长李玉保,孟波占着自己是总行长林浩然的小舅子,根本就不把李玉保放在眼里。

“我听说有人把保安给打了,便过来看看。”

李玉保沉稳地说道。

“哦,就是这小子打的保安。”

孟波指着张辰叫道。

“不是的,是保安拿出电棍准备要打张辰,张辰才还手的。”

何清急忙地解释道。

“嗯,坐下来说吧。”李玉保示意张辰和何清坐下,转而对几个保安说道:“你们先出去。”

几个保安其实很是胆怯,因为他们听说张辰能一巴掌将人给抽飞,他们自知远远不是张辰的对手,此时只是硬着头皮站在这里,听了行长这话后,几个保安暗暗松了一口气,退出办公室。

“李行长,孟经理想让我们何氏集团提前偿还贷款,我们今天是想过来商量一下,能不能不要提前催收?”

何清急忙地对李玉保说明来意。

贷款这一块完全被孟波把持,李玉保这个行长根本就管不了,只能皱眉说道:“孟经理,你看能不能商量一下?”

“没得商量,而且这小子打了保安,一会我就会报案,让巡捕将他抓起来。”

孟波断然拒绝,让李玉保的脸色都微微一变。

“孟波,原来你连行长都不放在眼里啊,真牛!”

张辰感叹了一句。

孟波听不出来这是反话,得意地叫道:“知道我牛,那就快点到银行外面爬三圈,贷款我就可以暂时不催收了。”

那个会所技师见孟波居然这么牛,连行长都不放在眼里,此时居然当众紧紧挽住了他的胳膊,那巨大的上围故意在他的胳膊上摩擦着。

“孟波,你忘记我说的话了吗?”

张辰却是反问道。

“你踏马指的是哪一句话?”

孟波大骂。

“我说过要你这个信贷经理干不成。”

张辰一字一顿地说道。

“你踏马的以为自己是谁啊,我这经理是总行长林浩然亲自任命的,只有总行长才能撤我的职。”

孟波大声地咆哮着。

“好,既然如此,那我就叫林浩然来撤你的职好了。”

张辰淡淡地说道。

“笑话,就凭你,连总行长的电话号码都不知道,你让他如何来撤我的职?”

孟波狂傲大叫。

何清也急了,感觉这样下去张辰要吃大亏,说不定真的会被巡捕给抓起来,连忙说道:“张辰,要不然我们走吧,贷款的事再想别的办法。”

“何清,你放心,贷款的事可以解决,这个孟波我也要好好收拾他。”

张辰胸有成竹地说道。

“这牛逼吹得也太过了,我今天就要看看你这个小白脸到底有什么本事能让我这个经理干不成?”

孟波一脸鄙夷地望着张辰。

“好。”

张辰点了点头,直接就拨通了傅玉祥的电话。

只响了一声就接通了,响起傅玉祥爽朗的声音,“小兄弟,自从你帮我治好病后,我是吃得好,睡得好,心情好,这种感觉太美妙了。”

“那就好,我想问一下,你知道百花银行总行长的电话吗?”

张辰直接切入正题。

“我不知道,不过我可以让邓战去查,对了,你找总行长有什么事吗?”

傅玉祥回答道。

“银行有个叫孟波的人故意为难我,我想找总行长来处理一下。”

张辰淡淡地说道。

“那好办,我让邓战打一个电话过去就可以解决。”

“好,那就多谢傅佬了。”

张辰说完就挂了电话。

孟波却笑得更加肆无忌惮了,“小杂种,你连总行长的电话都不知道,还敢装逼?”

“别急,好戏在后头。”

张辰说完话,直接掏出一根烟来点燃,深深地吸了一口。

“你踏马的还在装,我看看你能装多久?”

孟波脸上的鄙夷之色越发地浓了。就在这时,张辰的手机突然响起,是邓战打来的,一接通就响起了邓战恭敬的声音:“叶先生,我已经通知总行长林浩然,他说十分钟之内赶过去。”

“好,我知道了,麻烦你了。”

张辰说完就挂了电话对孟波说道:“你们总行长林浩然十分钟之内就到。”

“吹,接着吹!”

孟波根本就不相信他说的话。

“何清,要不然你先回去,贷款的事我再和孟经理商量商量。”

李玉保感觉张辰这牛吹得太大了,连总行长的电话都不知道却说他十分钟内会到,这种话,说给鬼听鬼也不会相信啊!

所以出于好心,他想让何清和张辰先回去。

“谢谢行长。”何清点了点头对张辰说道:“走吧,我们先回去。”

“走,为什么要走,林浩然十分钟就到了啊!”

张辰吸了一口烟,淡淡地说道。

“张辰,我们都是为了你好,你怎么就不明白呢?”

何清被气得大叫。

“这小杂种不是吹牛逼说十分钟能叫总行长过来吗?我就等十分钟!”

孟波却是根本不想让张辰两人走。

“嗯,你等着吧。”

张辰慢悠悠地抽着烟,一点也不着急。

“唉,你怎么会这样啊?”

何清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你相信我,总行长很快就到。”

张辰的样子非常笃定,何清只能无奈地摇了摇头,静静地等待着。

一时之间,整个办公室都安静了下来,张辰则是悠闲地抽着烟一点也不急。

他这烟是军区特供烟,非常地呛人,孟波被呛得有点受不了,大叫道:“小杂种,你要抽烟也抽好一点的,要是没钱,老子送你一包好烟,你这破烟差点把老子给呛死了!”

“孟波,你知不知道为什么你骂了我这么多句,我都没有打你?”

张辰却突然问出这句话。

“因为你不敢!”

孟波傲然地脱口而出。

“错了,因为我要你一会自己扇自己一百个耳光!”

张辰淡淡地说道。

“吹,死命地吹,这牛逼吹得真是越来越过分了。”

孟波大叫道。

就在这时,一个穿着一身LV时装,脚踩芬迪高跟鞋的美艳少妇走了进来。

孟波一见来人,顿时满脸堆笑地说道:“姐,你怎么来了?”

“你姐夫发火了,说什么要开除你,你快离开这里吧?”

美妇急忙地说道。

“姐,这是怎么回事啊?”

孟波大吃一惊。

“你快走,这次他连我的话都不听,打电话给我说一定要开除你!”

孟欣也是真的为孟波着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这些话。

“想走,来不及了!”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门口一个戴着眼镜,一身大牌西装,脚上穿着大牌皮鞋,气质沉稳的中年人带着一个女秘书走了进来。

孟波、李玉保、等人一见来人,顿时大吃一惊,急忙站了起来,恭敬地说道:“林总行长,您怎么来了?”

林浩然面沉如水,对着孟波说道:“你被开除了,马上滚蛋。”

“姐夫,这是为什么啊?”

孟波没想到事情居然会变成这样。

“浩然,你能不能看在我们夫妻的情分上不要开除孟波啊?”

孟欣急忙地说道。

“不行!”

林浩然说得斩钉截铁。

“林浩然,你要是敢这样做,我就和你离婚?”

孟欣不想唯一的亲弟弟被欺负,顿时大叫道。

“好啊,离就离,谁怕谁?”

孟欣做梦也想不到夜夜都在宠爱她,平时把他爱如珍宝的老公,这次居然这么坚决地说离就离。

这下把她给吓惨了,急忙上前拉住林浩然的手说道:“浩然,我刚才是和你开玩笑的,孟波是你小舅子啊,你为什么要开除他?”

“因为他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林浩然大声地说道。

“姐夫,你为什么说我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难道这个小杂种是我不能得罪的人吗?”

孟波指着张辰大叫。

“啪!”

林浩然脸色大变,上前就狠狠给了孟波一耳光,骂道:“你居然敢这样骂张先生,简直胆大包天!”

“姐夫,他不是什么张先生啊,就是一个小白脸,一个穷逼,你看他穿着背心大裤衩人字拖,哪里有半点先生的样子!”

孟波捂着被打得生疼的脸大叫。

“啪啪啪……”

林浩然被气得脸色铁青,上前就是好几个连环耳光,扇得孟波口吐鲜血,脸慢慢地浮肿了起来。

“姐……夫……他就是一个小白脸,一个穷逼啊,真不是什么张先生……”

孟波被打成这样,居然还大声说出这话来。

林浩然还想打人,孟欣却上前紧紧地拉住了他,双眼血红地叫道:“他是我唯一的亲弟弟啊,你为什么要打他?”

“放手,不然我连你一块打!”

林浩然大叫道。

孟欣顿时吓得浑身一哆嗦,她从来没有见过林浩然如今天这般凶狠过。

平时他都是一副沉稳无比的样子,怎么可能会打人啊!

直到此时,孟波才明白事情真的不对劲,急忙对林浩然说道:“姐……夫,你为什么这样对我啊?”

“我说了,你惹了张先生就是该打,就算你姐要和我离婚你也依然是该打,而且我要马上开除你!”

林浩然大声地对孟波说道。

直到此时,所有人都明白了,心中都在猜测张辰一定是什么天大的大人物!

孟波眼珠子转了几圈,突然,“扑通!”一声跪倒在张辰的脚下哀求道:“张先生,我知道错了,求您放过我吧?”

“还记得我说过的话吗?”

张辰吸了一口烟缓缓地说道。

“张先生说的什么话?”

孟波实在不知道他指的什么话!

“我说过,要你自扇一百个耳光,并且绕着银行爬行三圈。”

张辰淡淡地提醒道。

“张……先生,我能不能少扇几个耳光啊?”

孟波感觉一百个耳光扇下去,可能会变成白痴,急忙求情。

“不行,少一个都不行!”

张辰一字一顿,说得斩钉截铁!

“好……我扇……”

孟波猛地一咬牙,准备扇自己的耳光!谁知孟欣却疯了一般的大叫道:“孟波,你不要怕这个小杂种,我叫人来收拾他。”

“好啊,你想叫什么人过来,你尽管叫,我给你时间。”

张辰点上一根烟引了一口。

“孟欣,你不要胡闹,快点出去!”

林浩然心中大急,生怕老婆叫什么阿猫阿狗来,只会引起张辰更大的反感。

“林总行长,她想叫人就让她叫嘛,我这人收拾人就喜欢收拾得心服口服。”

张辰却是淡淡地说道。

林浩然听张辰这样说,只能说道:“好吧,一切听江先生安排!”

“张辰,你疯了吧,她要是叫一群人来打你,那你不是要吃大亏了?”

何清一脸焦急地说道。

“放心吧,没事的。”

张辰笑着安慰了一句。

孟欣却是直接拿起手机打电话:“有人在百花银行滨江路分行欺负我弟弟,你快来帮帮我啊?”

“……”

“好,我等你!”

孟欣挂了电话后,大声说道:“小杂种,你等着,一会儿就有人来弄残你!”

“我等着。”

张辰平静地抽着烟,何清急得不行,再次提醒道:“张辰,我们走吧,好汉不吃眼前亏!”

“何清,谢谢你这么关心我,但是你要相信我,我说过这女人拿我没办法就绝对没有办法,无论她叫什么人来都帮不了她!”

张辰这话说得霸气侧漏,何清听后都感觉好像真是那么回事,便不再多说,但心中依然还是挺担心的。

一时之间,办公室暂时沉默,安静了下来。

十五分钟后。

银行的外面突然传来了一阵嘈杂的声音:

“天哪,怎么阎王都过来了,看这来势汹汹的样子,一定是有人惹得他生气了!”

“是啊,我看这银行里面有人肯定会被打残……”

孟欣听到动静,急忙地迎了出去,带着阎王和他的一群手下进来指着张辰大叫道:“这小杂种欺负我弟弟,你快帮我收拾他?”

“啪!”

谁知回答她的是阎王的一巴掌!

孟欣那张漂亮的脸蛋上,顿时出现了五个鲜红的手指印,嘴角流血!

阎王一脸惊怒地说道:“你竟然敢骂张先生,你是在找死!”

孟欣顿时被抽懵了,她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明明是自己找来的阎王,为什么会抽自己耳光!

众人也是无比震惊,一脸惊恐地望着可怕的阎王,他们不明白,这个杀神为什么会平白无故扇孟欣一巴掌!

阎王却是快步来到张辰的身前,低头弯腰,恭敬地说道:“张先生,您没事吧?”

“我没事。”张辰淡淡地说道:“我还以为这女人要叫什么人来呢,没想到把你给叫来了,你和她是什么关系啊?”

一听张辰这话,阎王的脸色稍稍一变,最终却咬牙说道:“张先生,她是我的姘头。”

“什么,她竟然敢绿我!”

林浩然做梦也想不到老婆居然会给他戴绿帽,上前对着孟欣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孟欣顿时被打倒在地,痛苦惨嚎。

林浩然被气疯了,用尽全身力气,狠狠地打这个荡妇,口中骂骂咧咧:“老子一心对你,你竟然敢绿老子……”

一直打到没有力气了,他才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之上,整个人像是老了十岁一般!

孟欣长得非常漂亮,身材也很有料,胸大屁股翘腿长那种,林浩然爱其美色,一向宠爱她,甚至连孟波都照顾得很好!

他做梦也没有想到深爱的女人居然会给他戴绿帽,而且是找了一个丑八怪给他戴绿帽!

林浩然却强忍着心痛大叫道:“拖出去。”

顿时,几个保安就将这奄奄一息的极品美少妇给拖了出去!

孟波眼看一向倚仗的姐姐都这么惨,顿时面若死灰,猛地一咬牙,猛扇自己的耳光。

“啪,啪,啪……”

整个办公室里回荡着孟波扇自己耳光的声音,在场的每个人就这样看着,心思各异。

不久后,一百个耳光扇完,孟波的脸早已肿得跟猪头一样!

“张……先生,一百个耳光扇完了!”

孟波说话都不利索,实在是因为整张脸都肿了,只能艰难地挤出这句话来。

“那就绕着银行爬三圈吧?”

张辰缓缓说道。

“好……”

孟波不敢有任何的反抗,绕着银行爬行,有无数的人前来围观,对他指指点点:

“这人是孟波吧,他仗着自己是信贷经理,利用手中的权力玩女人,收黑钱,欺负穷人,简直就是罪大恶极,没想到也有今天!”

“是啊,这种人也会有这种报应,真是老天开眼啊……”

看样子大多数人对他都是恨之入骨,平时拿他没办法,此时却看到他如此狼狈,顿时一个个都感觉心中无比畅快!

终于孟波绕着银行爬了三圈回到办公室,一脸乞求地对张辰说道:“张先生,我知道错了,现在可以饶了我吗?”

“我只是让你自己扇一百个耳光再绕着银行爬三圈,可没有说饶你!”

张辰淡淡地说道。

“张辰,你……踏马的耍我……我要你死……”

孟波愤怒到了极致,猛地朝江辰扑来。

“砰!”

他还没有扑到张辰就被阎王的手下一脚踹倒在地,像拖死狗一样拖了出去。

“林总行长,你看何家的贷款怎么办?”

张辰却是望着脸色铁青的林浩然问道。

“当然不催收了,并且给五亿贷款额度,随时要随时可以贷款。”

林浩然急忙地说道。

“好,你还挺会做事的嘛。”

张辰夸了他一句,他顿时高兴了起来,甚至连被绿的伤痛都忘记了!

因为邓战打电话给他说张辰是傅老的好朋友,是那种生死之交,这样的人能夸他一句,他自然非常得高兴,要是能提拔他一下,他感觉他还能再往上升一升!

他却不知道眼前的人就是传说中的狂龙战神,他若知道张辰的真实身份,又会作何感想呢?

“多谢张先生夸奖。”

林浩然一脸激动地说道。

“行吧,我们还有事,先告辞了。”

张辰说完这话,就拉着一脸茫然的何清走出了银行!


[返回]

温馨提示 所有数据信息 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