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资讯>

英语老师的兔子又大又好吃作文 啊老师你别急我还没有准备好

发布时间:2022-09-01 10:48 已有: 位 网友关注

朱富贵目瞪口呆,过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叫道:“张辰,你踏马的居然敢打我家保镖,你是在找死!”

“啪!”

张辰直接其一巴掌将其扇飞,口中骂道:“快滚回去报信,我要铲平你们朱氏集团!”

朱富贵被打飞后倒在地上,半边脸都肿了起来,嘴角鲜血直流,却用恶毒的眼神瞪着张辰叫道:“就凭你居然敢说要铲平我们朱氏集团,你踏马的是疯了吧!”

张辰不再说话,冲到朱富贵身前,一脚踩向他的肚子。

“啊……呜……”

朱富贵发出一声奇怪的惨嚎,脸色变得如金纸一般,整个人弓成了虾米状,疼得豆大的汗珠滚滚而落,甚至衣服都被汗水浸湿了!

这一脚,张辰并未用力,如果他一用力,这朱富贵会被当场活活踩死!

朱富贵疼痛不已,不敢再骂张辰,缓了好一会才爬了起来狠狠瞪了张辰一眼狼狈离去!

“你快躲起来吧,朱家可是不好惹的?”

何志强终于回过神来,急忙地说道。

“是啊,你快躲起来吧,朱家很可怕的,以他们家的能力让个把人消失也是轻而易举的事!”

何清也急忙地说道。

“没事,我还要带着这三百台挖掘机去把朱氏集团给铲平了!”

张辰平静地说道。

“你疯了吧,那朱氏集团实力雄厚,据说阎王都有股份,惹了朱氏集团的后果比惹了朱家还严重啊?”

何志强被张辰的话吓得声音都微微颤抖。

“是啊,俗话说宁碰四皇,莫惹阎王,据说阎王不但恐怖,人还长得极丑,夜晚婴儿啼哭时只要听到阎王的名字就会吓得止住哭声,百试百灵!”

何清也是一脸害怕的表情说出这话来。

“哦,中海居然有这么牛的人物,以前我怎么没有听说过?”

张辰上山前确实没有听说过什么阎王四皇,看样子这些都是这几年崛起的人物!

他在山上三年,边关一年,总共四年多时间,这中海究竟发生了什么?

居然突然多出来这么多的势力?

这些势力的崛起又意味着什么?

“你别管听过没听过,快逃命去吧,等风声过去了,你再悄悄回中海!”

何志强急切地说道。

“是啊,你快逃吧,迟了恐怕性命不保!”

何清也急忙劝说。

“嗯,你们先处理一下这些被打伤的人吧?”

张辰不想多说什么,转移了话题。

何家父女也觉得先处理伤者要紧,对张辰说道:“你快悄悄跑路吧,别走大路,走小路逃出中海!”

张辰有点哭笑不得,他是堂堂狂龙战神,是击败十八国联盟的强者,怎么可能会逃。

但他此时也不想再多说什么了,只是点了点头!

等何家父女两忙着处理伤员后,他点上一根烟。

刚才他就看出来最前面那个开挖掘机的黑大汉就是这些挖掘机师傅的头,来到他的跟前说道:“命令所有挖掘机前往朱氏集团!”

“你……想干什么?”

黑大汉声音颤抖,刚才张辰打倒一群保镖,又打飞朱富贵的一幕幕他全看在了眼里,知道他是一个一言不合就动手的人,此时被吓得不轻!

“别紧张,我知道你们是朱家请来的,按我说的做就行,事后朱家也不敢找你们的麻烦?”

张辰无比自信地吐出一口烟。

“真的……吗?阎王在朱氏集团有股份,那可是杀不眨眼的主啊!”

黑大汉是左右为难,怕张辰揍他,更怕阎王!

“这么说来,你是不愿意咯?”

张辰逼视着他,那如实质一般的杀气喷涌而出。

“嘶……”

周围的空气仿佛陡然冷了几分,黑大汉吓得激灵灵打了一个寒颤,冷汗直流!

在这样的压迫力下,他哪里还敢说半个不字,颤抖着道:“好……我按你说的做!”

“这就对了嘛!”

张辰收回那可怕的杀气,黑大汉顿时松了一口气,急忙地命令手下几百个挖掘机司机开着挖掘机往朱氏集团而去。

朱氏集团离何氏集团很近,很快,三百台挖掘机就来到了朱氏集团大门口。

公司占地面积极大,办公大楼高达三十层,非常的豪华气派,据说是花了十亿建造而成的!

朱氏集团的所有员工看到三百台挖掘机齐聚在楼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个个心中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

张辰则是用内力对着何氏集团说道:“所有人速度离开,挖掘机要铲平朱氏集团的办公大楼,给你们五分钟时间离开,超过五分钟没有离开的人会连同办公大楼一同被铲平!”

他的声音不大,但通过内力的传导,所有人都能清晰地听到张辰说的每一个字!

顿时,朱氏集团的所有员工不顾一切地逃离公司,那速度简直比兔子跑得还快!

张辰只感觉,生命受到威胁时,人的潜能是无限的!

五分钟后,张辰准备命令挖掘机把办公大楼铲平时,突然,五辆豪车快速开了过来。

从中间的车上走下来一个穿着一身名牌,却丑陋不堪的中年人,和一群黑衣大汉。

他的一张脸比马脸还要长上六分,五官更是长得非常不协调,所以整张脸看起来无比丑陋!

这人长得极丑,看到他的人一个个都露出了惧怕的表情!

他快步冲到挖掘机跟前叫道:“谁敢动朱氏集团?”

“我!”

张辰只淡淡地说了一个字。

中年人的眼睛猛地一眯,他只感觉张辰有点不同寻常,别人看到他都是一副惧怕的样子,而眼前的年轻人却是镇定自若!

他不由得问道:“你是什么人,居然敢动朱氏集团?”

“你又是什么人?”

张辰淡淡地反问。

“小子,他是我们大哥,外号阎王,你要是识趣,就速度滚蛋,否则打得你生活不能自理!”

阎王身后一人 大叫道。

“阎王吗?比起张哥来,谁强谁弱?”

张辰淡淡地问。

“张哥不过是管理一条街的小角色,岂能与阎王相提并论!”

那人一脸傲然地说道。“啪!”

张辰一巴掌就将这个多嘴的人扇飞说道:“这就是乱插嘴的下场!”

众人 大吃一惊,没想到张辰的速度这么快,都没有看清他是怎么出手的,人就被扇飞了!

阎王一惊之后,马上恢复了镇定,威胁道:“小子,虽然你身手不错,但却没有用,现代社会讲究的是人情世故,只是能打是没有用的,十年前我有一个仇家武功不在你之下,最终还不是被人从背后开了一枪,虽然捡回了一条命,但人却残废了!”

“呵呵,你在威胁我?”

张辰点上一根烟,冷冷一笑!

“你可以这样理解!”

阎王平静地说道。

“这么说,今天我是不能铲平这朱氏集团了?”

张辰再次冷笑一声。

“你确实可以这样理解!”

阎王以为他怕了!

“如果我硬要铲平呢?”

“那下场会很惨,不死也得残废!”

阎王狠狠地威胁。

“那好,我正好活动活动筋骨!”

张辰说完这话就想动手,手机却突然响起,是一个陌生的电话。

接通后就响起了一个恭敬的声音道:“张先生,我是傅老的警卫员邓战,我想接您去帮傅老治病?”

张辰一听,顿时就明他说的是自己在半路用“逍遥点穴手”救的那名叫傅玉祥的老者。

此时听这人说是他的警卫员,从侧面证明了傅玉祥是一名军方大佬。

也只有军方的大佬才有可能配有警卫,一般人是绝对不可能有警卫的!

“我现在有点事要处理?”

张辰皱了皱眉头。

“可以告诉我是什么事吗?在中海许多事我都可以办?”

邓战认真地说道。

“我想把朱氏集团的办公大楼给推了,却被一个外号叫阎王的人阻止了,我处理完这边的事就去帮傅老治病。”

张辰如实地说道。

“张先生,这件事我可以解决?”

谁知邓战却说出这样一句话来。

张辰感觉邓战一个小小警卫不可能管得了一个社会大哥的事,便说道:“我自己解决吧?”

“张先生,您要相信我,只要我来了,一句话就可以解决!”

邓战知道张辰在傅佬心中的地位非常高,所以才会急切地说出这话。

张辰听他说得诚恳,便抱着试试看的心理道:“行吧,你多久能到朱氏集团大门口?”

“我就在附近,十分钟之内就能到!”

邓战急忙地说道。

“好,我就等你十分钟。”

张辰说完就挂了电话对阎王说道:“有人说要过来,让你等十分钟!”

“我就知道你要叫人,我阎王收拾人就要把对方收拾得心服口服,我就等你十分钟!”

阎王毫不在意地说着这话,点上一根进口大雪茄抽了起来。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张辰和阎王都没有再说话,各自抽着烟,不一会就抽得一地都是烟头。

阎王看了看表,发现十分钟时间到了,顿时冷笑道:“小子,你找的人不靠谱啊,十分钟过去了,居然没来?”

“别急,你的时间走得太快了,还有三十秒呢?”

话音刚落,一辆奥迪A6就开了过来。

这车看外观就是平平无奇的一辆奥迪,但一看到右侧仪表台上放着的三张通行证,众人就感觉这是天大的大人物来了!

这三张通行证分别是大军区通行证;省军区通行证;中海军区通行证!

能同时拥有这三张通行证的人无一不是部队中的首长!

车子快速停下,从车上下来一个精悍的中年人,他的举手投足都带着一种军人的气势,腰杆更是如标杆一般笔直,绝对是军中最优秀的人!

估计傅玉祥跟他说过张辰的衣着打扮与外貌特征,所以一眼就认出了张辰,直接快速跑了过来说道:“张先生,路上有点堵车,但总算没有迟到!”

阎王一看到来人就眼睛瞪得老大,此时才急忙对邓战说道:“战哥,您怎么来了?”

“我若是再来迟一步,你就把傅老的朋友给得罪了?”

邓战瞪了他一眼。

“什……么……傅佬的朋友?你说这……他是傅佬的朋友?”

阎王张口结舌,怎么想也想不明白张辰为什么会是傅佬的朋友!

按理说傅玉祥是七十多岁的人了,交的朋友岁数也差不多才对,谁知却交这么年轻的一个毛头小伙为朋友?

“还不快给张先生赔礼道歉,他要是发起火来,你恐怕承受不住?”

邓战冷冷地说道。

阎王被吓惨了,居然真的低头对张辰道歉道:“张先生,对不起,我不该冒犯您!”

“哦,那你说这办公大楼要怎么搞?”

张辰似笑非笑地问。

“铲平,直接铲平!”

阎王在说着这话时,心在狠狠地滴血,这可是投资十多亿建的办公大楼啊,其中他的股份至少也占了几千万!

“好,那就铲平!”

张辰说完这话后又大声对挖掘机司机道:“你们也看到了,阎王同意把这办公大楼铲平,快点行动吧,我还有事要办!”

一群挖掘机司机早就看到了阎王认怂的样子,此时对于张辰有着极大的敬畏,连忙回答一声就忙活了起来。

搞笑的是阎王居然亲自指挥着挖掘机怎么样楼铲办公大楼!

张辰有点好奇地道邓战道:“听说宁惹四皇,莫惹阎王,可这阎王怎么这么容易就服软了?”

“张先生,这个什么阎王其实只是傅佬三儿子的一个手下而已!”

邓战叹了一口气,显然有点看不惯这个三儿子的所作所为。

“能具体介绍一下傅老和他三个儿子的情况吗?”

张辰的好奇心被勾起来了。

“当然可以了。”邓战点了点头说道:“傅老有三个儿子,大儿子名叫傅志聪,在中海军区任职,二儿子名叫傅志明,在中海官府任职,唯有这三儿子傅志才不学无术,靠家里的关系到处招摇撞骗,没想到居然还被他把生意做起来了,别人还尊称他为傅三爷!”

“这么说来傅家是横跨军政商三界的超级大家族了?”

张辰反问。

“是的!”

邓战点了点头。“那行吧,你现在就带我去帮傅老治病。”

张辰相信,阎王一定会指挥着三百台挖掘机把朱氏集团总部给铲平的。

“好,张先生请。”

邓战恭敬地将张辰请上了车子,就往郊外开去。

到了一座小山的脚下,眼看着前面无路了,车子却转过一个一百八十度急弯,里面居然出现了一条平坦的水泥路。

一路之上,张辰发出至少有三批人在暗中巡逻,一个个全副武装,身上背着步枪,由此判断,傅玉祥没退休前至少是一个军区的司令!

车子在水泥路上行驶了五六公里,地势豁然开朗,出现了一大片空地,只见一座装修大气古朴的庄园建在空地上,前面有一条河流缓缓流过。

背山面水,这正是最好的风水,张辰心中感慨傅玉祥居然能找到这么一块风水宝地养老!

邓战直接把车停在庄园门口,请张辰下车。

张辰直接走了进去,就看到院子里全是一片翠绿,种满了各种花花草草,人进入其中就感觉到空气清新,神清气爽!

但张辰却发现,暗处至少有十个高手在守卫着庄园的安全。

邓战把张辰请到客厅坐下,泡上一杯茶后说道:“张先生,请您等一下,傅佬可能在午睡,我去叫醒他。”

“好。”

张辰点了点头,自顾自地喝起茶来。

这种茶为军区特供,味道很浓,却全是纯天然的,制作时没有任何的添加剂!

只坐了一小会,一个漂亮的萝莉就进入了客厅,温柔软糯地说道:“张先生,爷爷在午睡,邓叔想叫醒他,我却想让爷爷再睡会,你能不能等一下!”

傅雪今天穿的是一件紧身T恤和紧身牛仔裤,那完美的萝莉身材完全展露了出来。

上围虽然不大,但挺啊,屁股虽然不大,但翘啊,腿虽然不粗,但长啊!

这样的身材配上那绝美的萝莉脸,让人有一种原始的冲动!

张辰听了傅雪的话直皱眉,他是堂堂狂龙战神,来到别人家中看病,还要他等,让他有点不爽!

再想想这女人扇了自己一耳光,心中就更加不爽了。

“你有病,而且病得很严重。”

张辰突然说出这样一句话来。

“什么意思?”

傅雪一脸不解地问。

“啪!”

张辰直接就给他小屁股上一巴掌,扇得她小屁股又疼又麻!

“你居然敢打我,你是在找死!”

傅雪脸色陡然大变,她本就是任性的小萝莉,因为张辰救了爷爷才对他客气,没想到张辰居然敢打她,而且还是打屁股这么敏感的地方!

“我是在帮你治病,你是不是晚上经常做噩梦,来月经时肚子疼得就像被人用刀剐一般!”

张辰却是一点也不生气,似笑非笑地说道。

“你调查我?”

傅雪的脸色越发地看了,心中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觉得张辰在调查她!

“你自己感觉一下,下面那种淤积的感觉是不是消散了许多,如果你此时去小便,一定会非常畅快,而不会像以前一样淅淅沥沥的!”

张辰万分笃定地说出这话来,他的医术可以说是青出于蓝,直接就超越师父了!

傅雪冷静下来,想想张辰能救醒爷爷,此时又能准确无误地说出病情,并且打了自己一巴掌后,病情居然减轻了!

心中暗道:“我身体的这些情况只有我自己一人知道,就算是爷爷也不知道的,而他居然能完全说出来,那就只能证明他是真正神医无疑!”

想明白这个道理后,她脸色马上缓和下来,带着一丝歉意地说道:“张先生,求您帮我治病。”

“嗯,治你这病并不难,打一百下就行。”

张辰淡淡地说道。

“什么打一百下……”说到这里她的脸色猛地羞红,明白张辰说的是要打一百下屁股!

想想自己天天被这病痛苦折磨,她猛地一咬牙,居然手扶在沙发靠背上,闭上眼睛,翘起那含苞待放的小屁股道:“打吧!”

张辰也不客气,直接上手。

“啪啪啪……”

虽然打得不重,但那种又痛又麻的感觉也让小萝莉非常难受,但她还是咬牙忍着。

很快,一百下屁股打完,张辰心中有点后悔,因为这萝莉太诱人了,这样打她的屁股,自己的火气被逗得熊熊燃烧,只差一点就没有控制住了!

幸好是在客厅之中,如果在房间之内,说不定张辰真做出那种事来了!

此时的他突然想到了一句话:强迫女人就是禽兽,而女人就摆在眼前却没有动,那就是禽兽不如!

他突然感觉自己就是那个禽兽不如的人!

当然,这只是张辰的内心戏,人家是萝莉,是真正的处,怎么可能让他轻易得手!

一百下屁股打完,傅雪红着脸说道:“我去洗手间一趟。”

说完就跑向洗手间,不久后她红着脸回到客厅,居然一脸真诚地说道:“谢谢你治好了我的病!”

“嗯,你这病虽不是大病,但这种病就是俗话说的人死病断根的那种病,若不是遇到我,你这辈子都得被这种病折磨!”

张辰说的全是大实话,傅雪心中突然有了一丝波澜,她突然觉得张辰不但帅,还有大本事!

就在这时,傅玉祥带着邓战走进了客厅,有点抱歉地说道:“小兄弟,刚刚我在午睡,让你久等了啊!”

傅玉祥的脸色依然如金纸一般,显然他的病还非常严重!

“没事,你脱掉衣服,躺在沙发上,我现在就帮你治病。”

张辰摆了摆手。

“好!”

傅玉祥知道张辰是要用针灸之术帮他治病,所以照做,脱得只剩下一个裤衩躺在沙发之上。

张辰直接拿出银针来施针。

只见他施针的动作娴熟无比,且潇洒又逍遥,看起来就像是一种艺术享受!

一根根银针准确无误地扎入傅玉祥的穴道之中,他那如金纸一般的脸色慢慢褪去了金色恢复了红润!

半个小时后,张辰拨出了老者身上的最后一根银针来。

“哇!”

让人没有想到的是老者居然猛地吐出一口黑血了,这血又腥又臭,闻之令人作呕!


[返回]

温馨提示 所有数据信息 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