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资讯>

在语文课堂上插英语课代表 边亲边把手放衣服里

发布时间:2022-09-01 10:44 已有: 位 网友关注

夜色迷离,郊区的星星格外的亮,满天的繁星点缀着这不同往常的夜空,映照着这一片的土地,层层绕绕的闪耀着不一样的味道,在周围蔓延开来。

在叶昊天的生拉硬拽之下,路舒瑶坐上了那辆豪华的跑车,急速的行驶在盘山公路上。

坐在副驾驶的座位上,双手轻轻的握紧,明明是开着冷气,她的手心里还是渗透出了丝丝的冷汗,冲刷着手心里的脉络。不再闹腾,只是安静的坐着。

粉唇轻抿,心底划过了一丝的紧张,全身的每一根的神经早已绷紧。

她一向很是安静,在亲人、朋友的眼里,她也是一个乖乖的女孩子,甚至是连大声说话的时候都很少。但是,并不代表对于所有的事情她都可以一味的忍耐,一切,都是有底限的。

如果刚才不是被叶昊天给逼急了,她不会有那样的反应,狗急都会跳墙,更何况,她可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有思想,会思考。她的尊严并不怎么的值钱,但是,也不允许叶昊天如同是踩蚂蚁一般的轻易的踩在脚底。

当那紧紧的守护着的防线受到攻击的时候,她也会反抗,会呐喊,会为她自己争取点什么,即使那样的争取有时候也是那么的微弱。

嘴角无奈的勾起了一个弧度,她怎么会去想这些。

抬眸,看向前方那被车灯照亮的一小片的风景,跑车在行进,这样的光亮也不过是一闪而逝而已。她不知道叶昊天到底要带着她去哪里,叶昊天没有说,她也并没有问。

极为的安静的盘山公路上,黑漆漆的周围,即使是在星光的照耀下,仍然如同是披着一层黑色的面纱一般,层层的树木与天边相接的地方模糊不清,旁边的沟壑更是深不见底。

坐在驾驶座上的叶昊天神情一如既往的冷酷,那张如同是诞生于北冰洋的脸冷的有一丝的吓人。深褐色的眸子透露出那看不懂的光芒,落在了前方。

有力的双手紧握着方向盘,每一根手指好像都是在用力一样,不用想也明白,他似乎很是生气,只是,不知是为何,那一层的愤怒却是在极力的压抑着。

偌大的车厢里很是安静,安静到只可以听得到两个人那浅浅的呼吸声。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许久之后,路舒瑶甚至是不知道究竟是过了多久,面前仍然是那排排的树木,就算是去市区的话,也应该到了吧?

偷偷的瞄了一下离她不远处的导航仪,眯着眼睛看着,小小的原点轻轻的在移动着,不是去市区的方向,而是在市区的边缘移动着。

收回了目光,眉心处淡淡的皱起,这到底是要去哪儿?

折腾了这么久,她已经有些累了,身体轻轻的后仰,微微的倚着椅背,她想休息一会儿。眼睛是半眯着的,她很是清楚,在这样的一种状况之下,她怎么可能会踏实的在这里睡着。

这里,对于她来说,并不是一个安全的地方,甚至是被放上了定时炸弹一样,永远不知道在哪一个时刻就会突然的爆炸。很久之后,跑车陡然的停下,在那半睡半醒之间,猛然的听到了耳边传来了冰冷的两个字眼,“下车!”

全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在那一瞬间顿时变得精神抖擞,顿时清醒。猛然的睁开了有那么的一丝发涩的眼睛,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随即听到了一声很是响亮的关门的声音,坐在驾驶座位上的叶昊天用力的甩门,迈着有力的步子走到了路舒瑶的面前,在路舒瑶还没有看清这到底是哪里的时候就被叶昊天生生的拽住了手臂,那么的用力。

“贱女人,现在我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做小人!”冰冷的话语穿梭着微微的已经降温的夜晚。

手腕轻轻的扭动一下,却是没有办法摆脱叶昊天的那只有力的大手,被拖着一个个的台阶走上去,她清晰的看到了周围的情形葱郁的树林前,一排排的墓碑直立在眼前,是那么的清晰,那般的抢夺着路舒瑶的眼球。

一愣,目光中划过了一丝的吃惊,这里,这里明明是墓地,难道,难道?

手臂在一瞬间变得冰凉,很不自觉的一抖,晃神,有些无法相信。

前面叶昊天高大的身影猛然的停下,脚步声戛然而止。用力的一甩被他拽住的路舒瑶,“你瞪大你的眼睛,好好看看,这是哪儿!”

被甩开的路舒瑶一个没有站稳,直接倒在了地上,单膝跪地,一只手毫无防备的按在了那坚硬而又冰凉的石板上,手心里传递了一种很是冰冷的感觉。

抬头,试探般的朝着墓碑望过去,借着微弱的星光,她隐隐的看到了那几个熟悉的字眼,叶、昊、诺。每一个字眼都如同是一阵强光一样,刺激着她的眼球。

整个人在那一瞬间很是无力的跌坐在地上,瞳仁中的光芒一寸寸的暗了下去。头脑中一片的空白,她,竟然以这样的一种方式跟他见面了。

“路舒瑶,你,才是这个小人。如果不是因为你,我哥哥会躺在这里吗?你这个贱人,你赔我哥哥的命来!”用力的拽住了路舒瑶的头发,狠绝的一推,将路舒瑶直接推到了墓碑前。

头皮被叶昊天拽的生疼,只是,这样的疼痛与那心底传来的一阵阵的麻酥酥的疼痛已经无法相提并论了。

纤细的手指直直的压住了那冰凉的墓碑,用指腹轻轻的触摸着那几个字眼。身子斜斜的半躺着,双眸中的眼泪早就在前一刻就已经决堤,再也控制不住。

昊诺,我们终于见面了,你可知道,我从来都不想离开你,从来都不想,可是,你为什么不跟我打一个招呼就离开了呢?在心底默念着,她似乎有很多话语要说给叶昊诺听,只是,却是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将那额头轻轻的倚着冰凉的墓碑,她,想要好好的陪陪他。那句对不起,迟到了很久,却是再也来不及说出口。

冰凉的感觉渗透进她全身,一点一滴的在每一个细胞里蔓延。

微微的转头,目光落在了那几个闪亮的字眼上。昊诺,你住在这里,冷吗?“你给我跪下来。”直接拽住了路舒瑶的手臂,那么的用力,将触摸着墓碑还在忏悔中的她拉到了墓碑的前方,一个踉跄直接跪在了那冰凉的石板上,膝盖处传来了一股刺冷般的疼。

长长的头发无力的垂到了面前,丝丝的挡住了小半边的脸。双手全部的按在了石板上,身子微微的弓着。

“你这个贱女人只配像秦桧一样的永远跪在我哥的面前,忍受着众人的唾弃。”直立而又高大的身影站在路舒瑶的面前,狭长的眼线轻轻的眯起,杀人般的光芒落在了路舒瑶的身上。

路舒瑶却只是低着头,垂眸,长长的睫毛上闪现着波光闪闪的泪珠。没有反抗,只是静静的沉默着,忍受着叶昊天给予她的所有的辱骂的语言。

她没有任何的一个理由反驳。嘴角在微微的抽动着,对,叶昊天说的都对,她,的确只配跪在昊诺的面前,即使是这样的忏悔一辈子都不够吧。她,终究是一个罪人,是无法饶恕的罪人。

这个人,曾经将她从车祸现场救了出来,可是,她,却是间接的将这个人推入了车祸现场。如果时间可以倒流的话,她宁愿当初她死在了那场车祸中,永远的跟她的爸妈在一起,而不是害死了这个本来不会跟她有任何的一点的交集的人。

咬紧那已经失色的双唇,一行眼泪滑入嘴中,凉凉的,咸咸的,搅动着舌头蕴含了多般滋味。

裤兜里,叶昊天的手机轻轻的震动着,拿出来,闪亮的蓝色划破天际而去,目光落在了屏幕上,只是一瞬间的功夫,眉宇就轻轻的皱起。

薄唇轻抿,谨慎的开口,“什么事?”

“叶总,蓝沁在广告拍摄现场晕倒了,虽然她不让我告诉你,但是,我还是不放心。”贝莹莹的神情微微的有那么的一丝的紧张,站在那长长的看不到尽头的走廊里,轻轻的倚着白色的墙壁,属于医院的特殊的味道充盈在空气中。

从门上的玻璃偷偷的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刚刚睡着的蓝沁,很是小心翼翼的开口。

叶昊天的那好看的剑眉是拧的更加的紧了,声音中也传递出那一丝的并不是很明显的紧张,“到底怎么回事?”

“为了保持身材,她最近一直在减肥。”无奈的开口,终究还是说出了一直在隐瞒着叶昊天的事实。

“好好照顾她,我马上去看她。”冷漠的挂断了电话,凌厉的双眸只是扫了一眼依旧是跪在地上的路舒瑶,脸上的表情阴到了极致。没有丝毫的犹豫,抬步,踩着那并不是那么的平坦的石板朝着山下走去,速度明显的加快。

山脚下,兰博基尼被发动,一记很是闪亮的灯光打在了前面的路上,伴随着那抹灯光的移动,叶昊天从这里离开了。

路舒瑶却是依旧是跪在原地,头低低的垂着,一动都不动。腿早就已经麻了,膝盖更是有些有些承受不住那巨大的力量。


[返回]

温馨提示 所有数据信息 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