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资讯>

古代肉多荤文高H羞耻玩弄 肚兜下玩乳尖NP

发布时间:2022-09-01 10:41 已有: 位 网友关注

路舒瑶的呼吸有些沉重,手指上传来的疼痛还让她无法喘息。

叶昊天嘴角勾起了一个很是诡异的弧度,丝丝的在传递着一种很是危险的气息。一个转身,直接将还在发愣的路舒瑶按在了一旁的沙发上。

路舒瑶的瞳孔猛然的放大,已经红肿的渗透着丝丝的血丝的手指很是用力的握起,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如同魔鬼般的男人,“你要、干什么?”她的声音在丝丝的发抖,身体瞬间变得冰凉,如同是被一盆凉水浇灌过一般,连同着全身上下的每一个的细胞都在颤抖。

“你说呢?”很是冷漠的几个字,从那冰冷的双唇中迸发了出来,那双宽大的大手在那有些发抖的身体上游走着。

传来的那冰凉还有些粗糙的触感让路舒瑶想要逃,头脑中还在回荡着叶昊天刚才的那三个字,她知道那意味着什么。不停的摇着头,身体很不自觉的往后退,想要远离那张可怕的面容。

“不能这样,我求你,不要这样,不要这样对待我……”她的话语有些脆弱,声音不是特别的大,但是,却是充满了恳求的味道。看着眼前的不停的放大的那个如同是刀削般俊俏而又冷酷的面容,她全身上下的每一根神经都在那瞬间绷紧,却是好像在下一秒就会彻底的崩溃。

“你这恳求的表情还真是让人怜惜,不过,你没有这个资格!”嘴角轻轻而又残酷的笑着,很是满意看到路舒瑶这样的表情。

“不要,求你,求你了。”她的声音近似于在哭诉,被叶昊天环在了他的身前,路舒瑶根本就无处可逃。只能用那手臂很是无力的遮挡着,双眸中已经映上了一层的薄薄的水雾,看不清,连叶昊天那冰冷的面孔都变得模糊了。

“啊!”响彻房间的一声吼叫,撕心裂肺般的疼痛传来。路舒瑶仰头,涣散的目光落在了天花板上,模糊了一个个的花纹。

紧咬着下嘴唇,轻轻的闭上了眼睛,一行眼泪顺着脸颊落在了发髻处,沾湿了那有些凌乱的头发。无法选择,只能任叶昊天在她的身上索取着。

回忆却是在那一瞬间慢慢的涌上那已经短路的头脑中,曾经,她跟叶昊诺小心翼翼的呵护着的所有,竟然就是这般的被叶昊天这样的夺走。

在那三年的时间里,叶昊诺很偶尔的会拥着她入眠,却是从来都不会碰他。他不想要伤害她,更是想要将那最为美妙的一天留在他们结婚的那天晚上。

只是,现在呢?双眸不停的颤动着,手掌紧紧的捏紧身下的沙发垫,冰凉的触感,被叶昊天触摸过的皮肤都在瑟瑟的发抖。她疼,很疼,感觉那里好像是被撕裂了一般的疼痛,一次又一次的无休止的疼痛。

下嘴唇已经渗透出了丝丝的红色的血液,竟然就是这般的生生的咬破了,她怕她会喊出声。

叶昊天却是丝毫都不顾及眼前的路舒瑶的感受。放开我,你这个混蛋!”终于是忍受不了,路舒瑶睁大了眼睛,开口喊出了这样的一句话,连她自己都有些吃惊,她不该这样的激怒眼前的这个恶魔般的人物的,只要他一句话,她的姑父就可能会在牢狱中度过一辈子。

她,向来是一个很温柔的人,如今,爆发起来,竟然是同样的可怕。

眼角处还在扑闪着泪光,她想要守护的是她跟叶昊诺之间的那份真挚的爱,而不是被叶昊天这般的践踏。这一刻,这句话是为了叶昊诺,为了曾经他们两个人之间那纯真的爱情。

嘴角只是勾起了一抹噙着危险的笑容,狠狠的咬了一下路舒瑶那美丽的锁骨,完全无视了她那突然想起的话语。眉宇却是轻轻的皱起。

用力,更加的用力的索取着。

“啊!”眉心处挽起了淡淡的弧度,锁骨处传来的疼痛让她隐忍出声,头很不自觉的后仰,精致的锁骨是那么的诱人。

疼,还是疼,有些承受不住,双眸中还在扑闪着泪光,手指使劲的用力,差点将那沙发垫生生的扯碎。狠狠的咬着那早已苍白的嘴唇,她不敢再说话。她完全有理由相信,眼前的这个人会做出更加过分的行为来。

头脑中的意识有几分的迷离,甚至是有些分不清。有些承受不起,不知道是在何时竟然昏厥了过去。

叶昊天却是对路舒瑶不管不顾,好像是恨不得眼前的这个女人可以死在当场一般。

凌厉而又冷漠到极致的眼光扫视了早已昏迷的路舒瑶,转身,拿起了面前的茶几上的一杯水,手臂轻轻一扬,毫不留情的泼到了路舒瑶那看起来有几分的脆弱的面孔上。

冰冷的触感丝丝的传递开来,身体一抖,猛然的睁开了眼睛,从昏迷中清醒过来。映入眼帘的是那张冷漠的面孔,一寸寸的逐渐在瞳孔中放大,丝丝的透露着一种说不清的危险。

很是费力的支撑起身体,拖动着,想要远离那张恐怖的面孔。

“贱女人,你真是长本事了,竟然敢骂我。”冷冷的话语,手臂有力的“啪!”毫不留情的一巴掌再次的打在路舒瑶的右侧的面颊上,头转向一侧,眉头骤然的皱起,拧成了一个哀伤的表情。

嘴角溢出了一丝的鲜血,顺着那姣好的皮肤慢慢的滑下来。之前的那一巴掌,火辣辣的疼痛还在叫嚣着,如今, 再次的一巴掌无疑是火上浇油一般,脸颊瞬间肿起,层层的荡漾着丝丝的红色,还带着那振奋着的血丝。她,何曾忍受过这样的痛苦,如今,却是在一天的时间里全部的体会到了。

用力的捏紧路舒瑶的下巴,还夹杂着丝丝的血液跟水滴,“贱女人,记住,你只是我买来的奴隶,一个畜生而已。”冷漠到北冰洋的话语,瞬间冰封了周围的一切。畜生两个字眼,更是咬的格外的重。如果人生是一道选择题,我可否选择从来都没有认识过你?

畜生?忍受着巨大的疼痛,路舒瑶的耳边回荡着这样的几个字眼,难道这就是曾经的叶昊诺的开朗活泼的弟弟吗?曾经,在她跟叶昊诺交往的那几年中,她也听叶昊诺提起过叶昊天,只是,那个时候叶昊天在国外留学,所以,就没有见到那个叶昊诺赞不绝口的弟弟,可是,如今,站在面前的叶昊天却是如同是一个魔鬼。

或许,他是因为太恨她吧。

“你哥哥的死,我很抱歉,只是,我也不想这样。”路舒瑶隐忍出声,声音却是那么的无力,她不会为她自己找任何的借口,只是不想让叶昊天这般的痛苦。只是,她的话语只能让叶昊天更加的恨她而已。

她也并不想叶昊诺就这样的离开,如果可以,她何尝是不希望他可以好好的活着呢?

为什么所有的人都不懂,她比任何的一个人都要痛苦,一切,都是她间接造成了,不是吗?如果可以,她宁愿,当时,死的那个人是她,而不是那个她最爱的男人。

一天的时间,她的生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如同是从天堂到地狱之间的跌落,这从来都不是她想要的。

“抱歉?你这个贱女人,有什么资格说抱歉,你的一句抱歉难道我哥哥就会死而复生吗?所以,记住,一切,都是你欠我的,欠我们叶家的。”凌厉的话语,使劲的拽着路舒瑶的头发,生硬的把她的头撞在了后面的沙发上。

目光冰冷到了极致,有种要杀死路舒瑶的冲动。随后狠狠的甩开,“把这儿收拾干净!”凌厉的话语,随后,转身,不再看路舒瑶,迈着沉重的步子朝着楼上走去。

突然被放开,路舒瑶直接倒在了沙发上,她真的是很累,看着那个离开的背影,即使是对她做出了这样的事情,她却是找不到任何的去恨叶昊天的理由。

她不是圣母玛利亚,只是眼前的这个男人是她最爱的人的弟弟,他恨她是应该的吧。

垂眸, 长长的睫毛上还在扑闪着泪光,湿湿的。

沙发上,那摊红色的印记如同是一朵正在盛开的玫瑰花,触目惊心。心头上涌现了多种情绪,有些说不清。她的第一次,竟然就是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被叶昊诺的弟弟给夺走了。

这,也是她欠他的吗?

扯动着身上的疼痛,从沙发上坐起来,转身,拿起了茶几上的纸巾,轻轻的擦拭掉那疼痛的印记,只是,记忆却是擦不掉的,她被强暴了,不是吗?

印着红色印记的纸巾被扔进了一旁的垃圾桶,萧瑟的倒在了一边,映入了眼球中,为何看起来是如此的讽刺。

整个人无力的坐在了地板上,目光盯着沙发,好像是要把那里给看出一个洞一样。幸福的与不幸的记忆,一股脑的涌现在头脑中,交织着。

垂眸,一行热泪顺着眼角流了出来,再次的浇湿了那还未完全风干的面颊,冲淡了那层层的记忆


[返回]

温馨提示 所有数据信息 仅供参考